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百五十九章 :死节(书号:13651

第五百五十九章 :死节

作者:枪手1号
    周渊的这间房比起邓公明所住的那一间要大得多,间用屏风隔开,外间用来会客,内里才是休息的地方,邓公明推门而入,眼眸之,看到的却是空荡荡的外间,不由一愕。

    “太尉,您休息了么?”他问道。

    屏风后传来周渊淡淡的声音,“倒没有休息,李云聪李副统领,别来无恙?”

    周渊话音刚落,邓公明肩头一沉,整个人便如同一个皮球一般被扒到了一边,双腿一软,已经狈狈不堪的作了滚地葫芦,而他倒下去的过程,看到在他身后的李云聪手多了一具黑黝黝的骑弩,手臂扬起,哧哧之声不绝于耳,三枚弩箭鱼贯而出,卟卟有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过了屏风。

    弩箭出手,李云聪丝毫没有停顿,整个人向前疾扑,藏在长袍之下的佩刀如同一汪秋水,映着屋内的烛光,向前直刺而去。

    李云聪刚刚起步,屋间的那扇屏风已经凌空飞起,劈头盖脸砸向李云聪,屏风之后,一道人影似闪电,如流星,紧跟而来。

    刀光如虹,飞起的屏风被绞得粉碎,两条人影纠缠到了一起,一连串叮叮当当的兵器碰撞之声不绝于耳,点点火星在两人之间飞溅,倒在地上的邓公明撑目结舌地看着两个斗在一起的人,那人身着周渊亲兵的服色,但此时的身形,他愈看却愈象一个人,一个他刚刚见过不久的人。

    他不应该在这里。

    但他却偏偏出现在这里。

    邓公明有些绝望地越过两个激斗的人的身影,屏风已碎,周渊自然就出现在他的眼前,此时,这位昔日名震天下的太尉只是身着一身普通的棉衣,坐在椅上,两眼之,透出的却是悲哀的神色。在他的身边,站着另一个年轻人,年轻人手里提着一面盾牌,盾牌之上。先前李云聪射出去的三枚弩箭还插在上面。

    一切皆在对方的算计当,可笑李云聪还自以为得计,认为十拿十稳,却不想对方早已布置好了圈套,就在这里等着翁捉鳖呢!

    该死的李云聪,自己找死不说,还将自己也陷进了里面,这下好了,用不着等到回蓟城周太尉和檀统领收拾自己了,自己在这里不要交待了。

    想到这里。他浑身颤抖,怎么也没有力气爬起来,在地上蠕动了几下,直到背脊靠着了墙壁,这才撑着身坐了起来。背脊靠着墙壁,目光转向屋激动的两人。

    邓公明不是武将,也不懂武功,但他能够看出,场这两人可算得上是势均力敌,打到现在,两人腾转闪躲。竟然都在方寸之间,出手之快,以自己的眼光,根本看不清楚,只是凝神瞧了一会儿,便觉得头昏眼花。几乎要吐将出来。

    李云聪没有退一步,可也没有向前再前进一步。

    门外传来阵阵脚步声,火把一根接着一根亮了起来,一个个的人影被火把投射在窗棂之上,这里。已经被死死的围了起来,那些密密麻麻的人影如同钉一般矗立在外头,却偏生没有发出一点点声响,邓公明甚至听到外头火把的燃烧之声。

    他无力地靠在墙上,泪流满面。

    兵器的碰撞之声突然密集了起来,一阵几乎连绵在一起的兵器交击与拳脚相交的声音之后,一声闷哼传来,正在急斗的两人,倏地分了开来。

    李云聪退到了门边,但却没有回头,执刀的手垂了下来,两眼死死地盯着已经退回到周渊身前的那个亲兵。

    “高远!?”他叫道。

    周渊身边的亲兵笑了起来,他的手上,握着一柄一尺多长的三棱军刺,另一只手,一只无柄薄刃在手指间灵活盘旋。

    “李副统领好功夫!”这人自然就是高远,此时的他,身上的衣服破开了十数道口,衣衫破碎,筋筋道道的垂了下来,看起来十分凄惨,但是他却在笑。

    “功夫再好,还是不如你!”李云聪吐出了一口浊气,随着这口浊气的吐出,他腿一软,已是单膝跪倒在地,血迹自胸口慢慢渗出。那是一道长约尺许的血线。

    “你心乱了!”高远摇头道:“高手相争,输赢就在一线之间,你心一乱,手上自然不稳,手上不稳,输就是一定的事情。”

    看着对方,高远还是十分佩服,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上这宾,遇到的第一个能与自己正面相抗而丝毫不落下风的人物,号称东胡第一猛将的颜乞,也远远不如他。如果不是他心乱了,自己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没有付出一点代价就击败他。

    前世长时间游走在生死线上的高远,无论在怎么绝望的情况之下,都能保持一颗心古井不波,而这一点,对方却做不到。

    就算对方心不乱,长时间斗下去,高远也有信心击败对手,但只怕要付出不菲的代价。

    李云聪苦笑起来,“心怎么能不乱?苦心筹谋,却都落入对方算计之,任务已经失败,又突然发现对手是你,心怎能不乱?”

    “你不该来的。”高远摇头叹息,“刺杀严圣浩失败之后,你就应当知道,你的任力,已经全盘失败了。我虽然设下圈套,但却没有把握你一定会来,你如果不来的话,我还真不知道怎么找到你。”

    “怎么能不来?”李云聪仰天长叹,“我之生死,非操之我手,上既有命,我便要想法设法完成,哪怕因此而付出自己的生命。”

    “哪怕这个命令是错误的?”周渊突然发声问道。

    “我是燕翎卫,我只知执行,不问对错!”李云聪看着周渊,冷然道:“周太尉,当你下达命令之时,下属如果因为你是错误的就不执行,你认为这可能么?如果真是这样,就不会有大燕数万大军覆灭于东胡,数万大军耻辱地成了俘虏了。”

    周渊脸上掠过痛苦的神色,“吾即便有罪,也应付之国法审议,如此刺杀,哪里来的道理?”

    李云聪哈哈一笑,不再理会周渊,转头看着高远,“以前听闻高将军武功独步天下,今日当真是见识了,盛名之下,果无虚士,我输得口服心服。高将军,我想请求你一件事,能答应我么?”

    高远抬手,“请讲。”

    “请让我有尊严的死去!”李云聪昂起了头,“我或许不是一个好人,但我自问我这一生,对得起大燕,作为一名燕翎卫,我不管曾级做过什么,但却一直希望大燕能够强大起来,以前也好,现在也好,都是如此!”

    高远皱起了眉头,“何必要死?人生道路千万条,有无数条可供选择。也许另选一条,就是光明大道。”看着对面的李云聪,他已是起了爱才之念,此人的确是一个人才,如果能收为己用,那绝对是一大助力。

    “我没得选择!”李云聪低头看了一眼胸前的伤口,那里的鲜血涌出来的已是更急了,“不过我仍然要感谢高将军你给我了选择的机会。宁大人倒台下狱,我投靠了檀统领,也不仅仅是为了家人的安全,更重要的是,檀大人所代表的仍然是燕翎卫,但是高将军,你知道你在做什么,我也知道你在做什么,试问,我怎么可能背叛我效力了一辈的燕翎卫而投靠到你的麾下来呢?我知道,你手下有监察院,而监察院必将成为燕翎卫的敌人。”

    高远点点头,“既然如此,我也不多说了,你的请求,我答应你。”

    “多谢!”李云聪以刀拄地,站了起来,向高远认真地行了一礼,只是微微欠了欠身,胸前便喷洒出一片血迹。

    他转过身,向着门外走去。

    “都督!”举着盾牌的曹天赐有些担心,以李云聪的战斗力,外头的士兵可拦不住他。

    高远摇摇头:“他的伤很重!”

    伸出手去,拉开了门,李云聪踉踉跄跄地跨出门外,门外,一排排的士兵严阵以待,看到李云聪出现,不约而同地爆发出一声大喝,手刀枪瞬时之间举了起来。

    屋内,高远摆了摆手,带队的军官会意的点头,大声喝了几句,士兵们立时向外退去,空出了一大块场地。

    李云聪走到了院当,双腿一软,终于是坐倒在地,他竭力地坐直了身,盘起了双腿,向着蓟城方向深深地,长长地看了一眼,手腕陡地翻转,没有丝毫犹豫,佩刀插进了自己的胸腹。

    高远,周渊,曹天赐走出了房门,没有人去看一眼瘫软在地上的邓公明。

    “他虽然要杀我,但我还是很敬重他。”周渊看着跌坐在院的李云聪,“正如他所言,此人的确为大燕立下过汗马功劳。于大燕而言,他是功臣。本来我是想求你放他走的。但话到嘴边,却又收了回去。”

    “为何?”高远问道。

    “他如不投你,你必杀他,这样的人,你不会留着让他成为你的敌人。”周渊淡淡地道。

    “太尉所言,正是我想。”高远毫不讳言,“他如不投我,我绝不会留着他,否则我也不会亲自来这一趟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