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百五十八章 :不速之客(书号:13651

第五百五十八章 :不速之客

作者:枪手1号
    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一个驿卒一手提着一个木盆,一手提着热气腾腾的木桶走了进来,进得门来,放下手的物事,转过身去,又将房门掩好。

    “将水倒在盆里便好了!”邓公明坐在椅上,除去了靴,又脱下厚厚的袜,伸手揉了揉脚板,道。

    “大人,小人有一手按摩穴道的本领,不知大人要不要试一试?”驿卒垂着手,低着头,声音之带着讨好。

    “哦,你还有这手本领?”邓公明大为惊讶,抬头看了一眼驿卒,可惜驿卒所站位置,正好背光,他又低着头,却是没有看清对方的容貌,足底按摩,在蓟城,也只有那些上好的堂里才提供这样的服务,邓公明亦去尝试过,那一遍按摩下来,当真是遍体舒泰,只不过是收费也的确高了一些。

    那些地方,提供按摩的都是一些容貌姣好的女,不过在扶风这种小地方,有人会这个玩意儿已经很不简单了。

    “好,好,那本官就让你服侍一回,按得好,重重有偿。”邓公明兴致勃勃地道。

    驿卒弯腰蹲身,端起热气腾腾的脚盆,放到邓公明的身前,脚没入热水,邓公明舒坦的长出了一口气。

    驿卒蹲在他的面前,手伸入水,轻轻地替邓公明揉洗了片刻,抬起对方的脚,擦干水迹,放在自己的膝盖之上,翘起大拇指,对准脚底一个穴位,轻轻一按,一股酥麻顿时只传到心里,邓公明长长的哦了一声,舒坦的闭上了眼睛。

    “邓老爷,这些日想必烦燥难安,虚火上升吧?是差事有些麻烦?”驿卒笑道。

    邓公明嗯了一声。忽地反应过来,一个小小的驿卒,安敢打探自己的公事,也太不懂规矩了,霍的睁开眼睛,便想训斥对方几句,恰在此时,那驿卒也抬起头来,四目相对,驿卒脸上满是笑容。邓公明却如同被雷电劈一般,整个人都僵在了哪里。半晌,一只手抬起,指着驿卒的头,“你,你……”

    驿卒的手按着邓公明的腿,如果不是这样,这个家伙这个时候铁定会跳起来。

    “邓大人,安静!”

    邓公明紧绷的肌肉慢慢地放松下来。只是看着对方,眼仍然充满着不可思议的神色,压低了声音问道:“李大人,你怎么会在这里?”

    李大人。自然就是潜入辽西的李云聪了,他奉檀锋之命潜来辽西完成两项任务,一个就是刺杀严圣浩,另一个就是干掉周渊。

    第一个任务已经失败了。严圣浩虽然受了伤,但性命无碍,当确认这一点之后。李云聪毫不犹豫地便离开了积石城的控制范围,像严圣浩这样的征东府高官,你没有把握住机会,便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给你,如果有,那也绝然是陷阱。

    李云聪丝毫没有想过完不成任务的后果,他只是知道,此事已经不可为。

    征东军的监察院正在满世界地打他,他却无事人一般出现在了辽西城。

    “我在这里,自然是奉了檀统领的命令。”李云聪无事人一般,不紧不慢地替邓公明按着脚底的穴位。

    “积石城外刺杀严圣浩的事情,是你做的?”邓公明问道。

    “可惜,没有成功,让这叛贼逃脱了。”李云聪遗憾地道:“我低估了高远对于危险的直觉性,当然,如果不是部下行动时有误差,其实还是能成功的,他们将手里的弩箭分散射向了数个目标,如果当时所有的弩箭集攒射严圣浩的话,他是绝对活不下来的。”

    说到这事儿,李云聪到现在仍然感到很恼火。老一发的燕翎卫被清洗得很严重,自己这一次来,带的却不是自己用惯了的心腹用下,一帮新丁,做事的时候,不是这里出问题,就是那里出问题,这让他泛起了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你来找我干什么?”邓公明隐隐感到有些不妙,被李云聪这样的人盯上,铁定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李云聪看着他,淡淡地说了一句让他魂飞魄散的话,“上头的意思,是绝不以允许周太渊活着进入蓟城,所以,他必须死,而且要死在辽西境内。”

    “这不行!”邓公明立刻道:“周太尉如果死了,我怎么交差,你这是要置我于死地么?”

    李云聪嘿然一笑,“邓大人,你莫非糊涂了么?周渊不死,你才难以交差,如果他死了,短时间内,或许会让你受些委屈,但从长远来看,你做下这事之后,檀统领还记不得你么?”

    “周玉周太尉岂会放过我?”邓公明颤声道。

    “如果没有周玉周太尉首肯,檀统领岂会任意做下这样的决定?邓大人,周玉周太尉现在已经是周氏一族的领头羊,如果周渊回去了,周太尉如何自处?而且周太尉已经与周渊分道扬镳了,难不成你还认为周太尉会维护他不成?”李云聪笑咪咪地换了邓公明的另一只脚,继续按摩起来。

    “杀了周渊,你我如何脱身?”

    “邓大人何必担心如何脱身?你是蓟城派来的特使,莫不成高远还敢扣留你不成?而我,更不用你担心了,就算不能脱身,落在对方手里,你也不要担心会牵扯到你。”李云聪淡淡地道。

    “李大人,你……”听到对方语气之透露出来的信息,邓公明不由一阵悸然,蓦地想起李云聪的出身,顿时明白了过来,李云聪是无路可退。

    “你想让我怎么做?”他问道。

    “我在积石城外行刺严圣浩,已经惊动了对方的监察院,或许他们也猜到了我有可能还要刺杀周渊,所以现在周渊身边防护严密,我根本无法走近到周渊身边,你要做的,便是将我带到周渊房就可以了。”李云聪替邓公明擦干净了脚,拍拍手,却仍然蹲在地上。

    “据我所知,在周渊的房,仍然有两名亲卫。”邓公明道。“一旦动手,必有动静,外面的护卫就会破门而入,你哪有机会得手?”

    “只要进了周渊的房门,我就有机会,而且机会很大!”李云聪微笑着道:“对于杀人的本领,我还是有几分的,两个亲卫而已,我完全可以在他们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便得手,至于后面嘛,反正我只要杀了周渊,能不能逃出去,便听天由命了,而你,事后只消将所有事情都推到我身上就可以了。”

    “你真这么有把握?”邓公明疑惑地问道。

    “当然,邓大人,你也应当知道我以前是干什么的?这几十年,我一直就在干这个!”李云聪站了起来,眼的笑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冰冷。

    邓公明激凌凌的打了一个寒战,檀锋和周玉要杀掉周渊,如果自己不肯附和这个李云聪的意思,只怕回去之后,也没有好果吃。

    他突然后悔起来,当初这个任务派到自己头上时,自己还以为这是一个露脸的好机会,谁知道,却是一个大大的火坑,现在由不得自己跳不跳下去,而跳去之后,能不能爬起来,却是一点底也没有。

    “那个箱里有我的一些便服,你我身材差不多,且穿上吧,我带你去见周太尉。”邓公明横下一条心,周渊已经过气了,而自己却是万万不能得罪新科太尉周玉与御史大夫檀锋的,否则,不仅自己难以善终,只怕连家人也会受到牵累,更何况,此事之后,自己也不见得全有性命之忧,正如李云聪所说,自己可以完全推到他身上,声称自己是受到了他的胁迫。

    片刻之后,邓公明带着李云聪出现在了周渊所居房门之外。

    “邓大人!”门外,一名卫兵迎了上来,“时候不早了,不知这个时候邓大人过来有什么事情?”

    邓公明脸上带着笑意,“是这样的,明日我们便要出发,但这四五千人的后勤啊什么的一些繁杂事务,我想来请示一下太尉,我是一个官,这些东西,实在有些搞不懂,周太尉戎马一生,这些事情却是门儿清,我想请教太尉一翻,这样免和在路上出了什么问题手忙脚乱而误了行程?”

    “这位是?”卫兵看向邓公明身后的李云聪。

    “他是我带来的吏员,正是负责军队后勤调拨的,带他来向太尉禀报,可比我说得要清楚多了。”

    卫兵点点头,“原来是这样,邓大人,您请吧,太尉还没有歇着呢,你再晚来一会儿,可就不成了。”

    “多谢多谢!”邓公明点头示意,与李云聪两人向着房门走去。

    在他身后,刚刚还笑容满面的卫兵,此时脸上却露出了奇异的笑容。站在哪里,凝定不动,背在身后的手,却做了几个手势。做完这几个手势之后,那名卫兵紧跟着两人走向了门边。

    邓公明轻轻敲响了房门,“周太尉,邓公明求见!”

    “公明啊,请进吧!”内里,传来了周渊沉稳的声音。

    邓公明只觉得一颗心咚咚的跳了起来,回头看了一眼李云聪,伸手推开了房门,屋内的灯光,一下将两人照亮。(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