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百五十七章 :回程(书号:13651

第五百五十七章 :回程

作者:枪手1号
    数天之后,自蓟城而来的迎接这批自东胡返回士兵和将领的官员才姗姗来迟,这个叫邓公明的官员,以前藉藉无名,看来也是这一次燕国内变之的受益者。

    对于大燕的前太尉周渊,邓公明倒是极为有礼,“太尉,卑职奉命前来迎接太尉归朝,周玉周太尉请我向您致歉,因为齐*队最近动向频频,周玉太尉怀疑他们有进犯大燕的可能,必须要有所应对,是以不能前来亲迎太尉,还请太尉恕罪。”

    周渊嘴角微微撇了一下,周玉是周氏本族人,哪怕只不过是一个旁枝末族,但总也是周家人,是以当他表现出在军事之上的才能时,周渊便大力扶持,如果没有周渊的一力力捧,周玉如何能以这个年纪,便在军坐到了如今的地位,只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却是这位他视为嫡系的嫡系的远房侄,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刀。

    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不管怎么说,他也算是周氏一族,自己这一脉的嫡系一族,这一次恐怕是难逃劫难,但好歹周氏不会因此而没落,没了自己,还有一个周玉,周氏不会像宁氏那样一败涂地,一蹶不振。“国事为重,我一个败军之将,卸职官员,也不敢劳动堂堂一国太尉前来迎接。”周渊淡淡地道。

    邓公明有些惶恐,他刚刚被提拔上来不久,对于这位以前声名赫赫的太尉,骨里仍然有一种畏惧。

    “太尉言重了。太尉羁留东胡,周玉周太尉是日夜忧心啊。”

    周渊嘿了一声,却是不置可否。邓公明不敢再与他对面。转而对周渊身旁的孟冲道:“有劳孟将军了,下官请拜见高远高将军。”

    孟冲大大咧咧的一挥手,“我家都督早就离开这儿了。都督日理万机,来见周太尉一面就不知累积了多少公。哪有空在这儿等着你。来人,将兵册交给这位邓大人。”

    听了孟冲的话,邓公明又羞又恼,孟冲话里的意思很明白,高远来见周渊,但不会见你,因为你没资格。别看他在周渊面前惶恐,胆怯。但在孟冲面前,却自觉身份要高了不少,怎么说自己如今也是大燕的上大夫之一,你一个微末小将,居然也敢大厥词,一挺腰杯,正想发作,一边的周渊淡淡地插了一句话,“邓大人,这里可是辽西。”当下硬生生的吞下这口气,接过燕军的兵册,一看头里的总数,便不由为了颜色,五千燕军的总数。已经被一支粗粗野之极的改成了四千五百之数,那一道狂野地划去原先数目的墨杠。让邓公明几乎气得七窍生烟。

    “孟将军,东胡人释放的应当是五千人。为何却少了数百人?”他将兵册举到孟冲的面前,大声质问道。

    孟冲抬起眼皮,瞟了一眼,不以为然地道:“怎么啦,死啦!”

    “这怎么可能?”邓公明大声咆哮起来,“东胡人释放他们的时候,还是五千人,这才过了几天,就死了几百人?他们是怎么死的?”…

    孟冲咳漱了一声,啪的一声,一口浓痰直接标到地上,看得邓公明眼角一阵乱跳,“怎么死的?胀死的!”

    “你说什么?”邓公明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死的?”

    “我说胀死的!”孟冲提高了音量,“邓大人,你是不知道啊,这些士兵一个个都饿得皮包骨头啊,显然是从来没有吃饱过饭,咱家都督一看这样,就生了恻隐之心,这都是燕人啊,都是咱们的袍泽啊,怎么给饿成了这个样呢?于是就下令我们杀猪宰羊,肉哪是一盆一盆地往上端啊,白面馍馍那是一筐一筐地往上抬啊,就是想让这些可怜的士兵吃了顿饱饭,可哪里知道,这几百人许是饿得狠了,又吃得太多,就给胀死了!”

    孟冲说得是一本正经,邓公明却是气得发疯,翻开兵册,更是眼前一阵阵发黑,里面的名册上,那一个个被划掉的名字,绝大部分都是基层军官,校尉一级的便有数十人,其它哨长,兵曹更是占了大多数,什么被胀死的,明显这些人都是被征东军扣下了。

    他喘着粗气看着孟冲,孟冲也一脸无辜地看着他,双手一摊,“邓大人,这事儿,我们是办错了,但也是好心啊,你要是痛惜这些人的死,不妨就去他们的坟前拜祭一翻吧!”

    邓公明瞪着孟冲:“这些人都有家人在原藉,不知我能不能将他们的骨灰带回去?”

    “当然可以啊!”孟冲一挥手,“来人啊,去将前些天下葬了的那些燕军士兵挖出来,遗体烧了,捡些骨灰让这位邓大人带回去。”

    外头传来响亮的应答声,邓公明一下便懵了,这些人要是真死了已经下葬,因为自己再被挖出来,那可是要被人咒祖宗十八代的。

    “够了!”一边的周渊低吼了一声,孟冲是无耻,这位邓公明则是无能,既然心明白这些人都被高远截留了,难道还能要回来不成,最明智的方法,就是装作不知道,难得糊涂,这样也就保住了自己的颜面,几百人而已,真要惹恼了高远,一股脑儿地全扣下来,你能奈他何?

    “走吧!”大袖一拂,向着屋外走去,邓公明脸色发紫,跟在周渊身后,向外急步而行,显然,他也想明白了这其的关窍,不过明白的晚了一些。

    近五千燕军,开始从牛栏山大营向外开拔,与刚释放时不同,在牛栏山在营,高远给他们每人发了一件冬衣,这些东西,原本就是燕军为东征准备的,现在还给他们一些,高远倒也不可惜。至少能收获这些大头兵的感激,这些人回去,不论是还回到兵营当兵,抑或是就此退役回家务农,能帮自己传传仁慈的名声,那也是不错的。

    随行的征东军是由贺兰雄麾下将领贺兰捷所率领的一千骑兵,这一千骑兵,既是保护,也是押送,必竟是数千人的队伍,要是途出了什么乱,也是极麻烦的。

    虽然天气寒冷,道路尽被积雪所掩没,但好在也冻得结实,这些好不容易得返故国的士兵们急于返家,走得倒是不慢,一天下来,竟然走了将近百里,远远的已经可以看见远处扶风的城墙,眼见着已经快要天黑,邓公明便下令全军扎营。

    大军不可能被放进扶风城内,但像周渊这样的大人物,自然是不会在城外硬捱苦寒的,早已得到消息的扶风新任县令刘新已经带着县内各级官员,迎了出来,亲请一众高级官员进城内休息。

    城内,早已腾空的驿馆内,已经准备好了所有的用品,洗了一个热水澡,用过了丰盛的酒宴,邓公明心满意足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屋里地龙烧得极旺,一走进房间,一股热气便扑面而来,刚刚喝了不少酒的邓公明,顿时觉得浑身都是燥意,脱掉外头的棉袍,坐在桌边,自取了一杯茶水,一口饮尽,一杯凉茶下肚,燥意这才平复了一些。

    这个扶风县令刘新倒是一个一个知趣的人,比起孟冲那个武将有礼多了,邓公明在心暗自道,大头兵,就没有几个知礼的。

    门外响起轻轻的叩门声。

    “什么人?”邓公明发声问道。

    “邓大人,我是驿馆的驿卒,给您送热水过来了。”外头传来一个谦卑的声音。

    “嗯,进来吧!”邓公明很是满意,这个驿馆的服务,比起蓟城内的那些驿馆都要周到的多,知道老爷一天骑马奔波,疲乏得紧,这个时候,好好的烫一烫脚,去去乏,美美的睡一觉,明天,便又可精神抖擞了。

    这一次出京,是檀大人亲点自己前来迎接周渊周太尉,哦,应当是前太尉,自己可得小心在意,千万不能学了那陈茂言,押送氏夫妇上京,结果让氏夫妇横死在车,让上到王上,下到檀大人,都险些无法下台,许茂言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官职一撸到底,现在已经成了燕翎卫最普通的一个探,数十年的功果,一朝尽付流水。

    说是迎接,但实际上是押送,这一点邓公明亦是清楚得很,对这位周太尉如何处理,朝还没有定论,周玉周太尉和檀大人都保持了沉默,王上也没有明言,倒是朝其它人吵成了一团,到现在也没有论出个所以然来。

    但不管怎么说,自己也得小心地伺候好这位前太尉,哪怕他下野了,哪怕他有罪,但周玉周太尉可也是周氏一族人,哪所现在他与周渊两人已经成了陌路,但一笔也写不出两个周字,出了问题,只怕周玉周太尉会借机找自己的麻烦,好给周氏族人一个交待,哪自己可就冤死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