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百五十五章 :再见周渊(书号:13651

第五百五十五章 :再见周渊

作者:枪手1号
    牛栏山大营足够大,五千归来的燕军独自占据了营地一角,在他们四周,是全副武装看守的征东军士兵,这些刚刚从东胡归来的燕军,情绪极度不平稳,必须加以防范。除了不允许他们擅自离开营地之外,供应这些归来燕军的一应物资却是一应俱全,一样不少。

    “想不到你会亲自去接我回来?”周渊看着对面的高远,苦笑着道。回到牛栏山大营,重新洗沐了一翻,周渊有些颓废的精神略略振奋了一些,但内心的尴尬和煎熬却不曾稍减半份,如果有选择,他情愿高远对他的到来不闻不问,置之不理。“原本以为会是淳于燕过来。”

    高远笑了笑,“不管怎么说,您曾是燕国太尉,而我是燕国征东将军,不谈这上下属关系,总还有同袍之谊。”

    听到前太尉三个字,周渊目光闪动,“你不记恨我?”

    “您说呢?”高远呵呵一笑。

    周渊点点头,“这才是正理,不过高远,我现在倒更是高看你一眼了,公是公,私是私,你倒分得清楚。”

    “这没有什么不好分的,东胡人今天送你归来,打得是我大燕的脸,我自当回击。”

    周渊沉默片刻,“我虽然羁于东胡,但却也知道不少关于你的信息,你还自认为大燕之臣?”

    “为什么不认!”高远笑了起来:“我亦是燕人。只是我有些奇怪,周太尉,你为什么一直要算计我?不管是在以前蓟城,还是这一次的东伐之战,你为什么一定要置我于死地呢?”

    周渊呵呵一笑,“高将军,我的目的一直都是要将天南压服,在蓟城。只是为了将他拉下相位,而东胡之战,却是不想天南在拥有琅琊郡这样的富裕之地后,还有你这样一位手握军权的将领在外,所以,对付你,只是搂草打兔,顺带的事情。不过现在看起来,我竟是本末倒置了,天南来是最大威胁。你才是。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在渔阳郡的时候,我一定会想个法直接将你除掉干净,而不是让你一步步坐大。”

    他叹了一口气,“现在看起来,对燕国威胁最大的不是东胡,反倒是你了,高远,你也无需掩盖。更不需巧言辩解,有些东西是瞒不了明眼人的,你的目标从来都是颠覆燕王朝,如果说东胡人只不过是一些打家劫舍的强盗。你却是要剖腹剜心的凶手。”

    “周太尉落到了如今田地,还在想着这些没用的事情么?”高远冷笑,的确,事情到了今天这一地步。落在周渊这等人眼,自是无需隐瞒,也隐瞒不了。“周太尉恐怕还不太清楚燕国如今的格局吧?”

    “正要请教。”周渊点点头,“我在东胡,他们只会告诉我他们想让我知道的事情,对于如今大燕的政局,我还真是不大清楚。”

    “如今周玉担任着燕国太尉,檀锋任御史大夫同时统领燕翎卫,正在竭尽全力协助燕王收回分封给贵族的领地,如今燕国境内,除了渔阳,河间,辽西之外,已尽数被燕王拿了回去,燕国,已经正式开始实行君王集权的郡县制了。您的领地,宁大夫的领地,已经被折分成了十数个直辖县了。”高远幸灾乐祸地道:“周太尉,您可算是一无所有了。”

    “可还平静?”周渊问道,“如此大的动作,国内没有反对的声浪?”

    “反对?”高远哈哈一笑:“有您的得意弟周玉的通力协作,掌控着燕仅存的军队,敢反对者,现在已经灰飞烟灭了。现在只剩下我控制的区域和实力强劲的渔阳郡,其它的贵族领地都已不复存在,渔阳郡只怕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周渊深吸了一口气,“如果这能使燕国强大起来,我亦无话可说,但愿他们没有做错,不会使燕国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你倒是心胸宽广。”高远呵呵一笑,“看来这一次东胡之行,你收获不小,不过宁则诚马上就要被燕王明正典刑了,不知周太尉作何感想?”

    周渊霍的抬起头,两眼之充满了惊讶之色,“宁则诚?明正典刑?杀他?”

    “当然!”高远点头道:“已经诏告天下了。”

    周渊一下沉默下来。

    “现在您该知道为什么是我来接您,而本应该出现在这里的淳于燕却不见踪影了么?”高远盯着周渊,问道。

    “他们也想杀我?”

    “更准确的说,他们不想让你活着回到蓟城。”高远道:“你与宁则诚不同,你在军影响很大,军门生弟众多,这一点宁则诚无法比,宁则诚掌控的燕翎卫已经完全被檀锋所控制,但周玉却无法完全控制军队,军队的规模,毕竟不是燕翎卫能比的,所以,你不可能被明正典刑,光明正大的杀死,那就只能用些魃魃伎俩了。如果我料得不错,他们一定会想办法让你死在我辽西境内,这样,给我高远的头上再抹上一点屎尿。”

    “这便是你来接我的原因?”

    “虽然我也很想你死,但我不想你死在辽西。”高远毫不掩饰自己对周渊的厌恶,“所以我必须亲自来,因为这一次来辽西主持这件事的是李云聪。”

    “李云聪?”周渊一惊,反问道。

    “不错,此人已经投靠檀锋了,他的本领,想来周太尉也是知道的。此人一到辽西,便刺杀我与另一位征东高级官员,险些儿便让他得手。”高远道。

    周渊冷笑起来,“即便我现在落魄了,但也不是几个刺客能近身的?”

    “我知道周太尉身边的亲卫都不是泛泛之辈!”高远道:“但如果您的这些亲卫当,也有不可靠的人呢?”

    “这不可能!”周渊矢口否认。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你以前可曾想过周玉会在背后插您一刀,反戈一击?”高远不介于在周渊的伤口之上狠狠地洒上一把盐。“所以周太尉,您在辽西境内的安全,由我来全权负责,您的亲卫,都将被排除在之外,等出了辽西境,就没有我什么事了。”

    周渊突然觉得浑身泛起一股无力感,默叹一声,今昔不同往日,高远虽然是要保护自己的生命安全,但其行事之间,却是满满地充满恶意。但他却无法拒绝,也根本不可能拒绝。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随你!”心暗叹,但周渊毕竟是武将,倒也放得开。

    “好,希望这段时间,能与周太尉相见甚欢。”高远击掌笑道:“此事撇开一边,周太尉,我见跟随您回来的诸将之,怎么不见了熊本将军?”

    “熊本不愿回国,他要呆在东胡,什么时候最后一批被俘的燕军被释放回国,他就什么时间回来。”周渊有些惆怅,心却知道,熊本已经与他彻底分道扬镳了,在与东胡的最后一战之,自己为了让周玉能脱身而回,下令前线不明内情的熊本率本部人马发动了不惜代价的一战,熊本麾下,死伤惨重,十停这剩不下一二停了。

    “看不出来熊本将军倒还是一条汉,比这些跟着你回来的将领们要有胆色多了。”高远击节叹道:“熊本,还有那个胡彦超,周玉,太尉麾下原本人才济济,可惜这一仗却打成了这般模样,太尉,你在东胡一呆数月,不知可有什么较为特别的事情,能否相告呢?”

    周渊目视高远片刻,点点头:“想必接下来,你与东胡便要开战了,看在这一点上,我倒是愿意坦承相告,如果你真能击败东胡,那也算是替我复仇了。”

    “不是击败,而是彻底灭亡他们!”高远笑道。

    周渊摇摇头,他是不相信高远能做到这一点的。

    “我在和林,倒也没受到什么拘束,可以随意走动,东胡政局正在发生剧烈的动荡,索普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倒与姬陵差不多,部族势力被急剧削弱,东胡王庭的宫卫军急速澎胀,可以想见,接下来的数年之间,原本分散的部落联盟会变成一个高度统一的央政权。”周渊道:“如果让东胡形成了这样一种体制,只怕就会成为一个极可怕的敌人。”

    他看向高远,突然笑了起来,“所以我是真希望你能与东胡多打上几年,这样,大燕能够有足够的时间来重新壮大自己。高远,你可要多支撑几年。”

    高远大笑,“不劳太尉劳神。”

    “索普挟此次击败我大燕的威名,再加上阿固等部族实力大伤,做起这事来,几乎便没有什么阻力,这也是我看好他能成功的原因。”

    “此人的确雄才大略,不输米兰达!”高远点点头,并不因为对方在自己手下吃过败仗便轻视对手,“此人正在筹谋着整个东胡的大变革,从游牧转向农耕,虽然最后效果如何还不知道,但敢这样做,已经值得敬佩了。”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你需要注意!”周渊突然道,“东胡境内虽然有丰富的矿藏,但他们冶铁练铁的水平低下,原本不足为虑,但我在和林,看到了齐国的大批工匠,以及为数不少的齐国人,虽然他们极力掩饰,但一眼就可以看出,他们是军人,如果我所料不差,齐国与东胡已经狼狈为奸了。”

    高远一下坐直了身,这件事情,却是值得他重视的。(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