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百五十一章 :一箭双雕(书号:13651

第五百五十一章 :一箭双雕

作者:枪手1号
    “他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秦武烈王有些震惊,看着李儒,问道:“这便是老师与蒋家权的学术分歧所在么?”

    李儒沉默片刻,点头道:“下民不可富,富则惜身,富则易惰,富则易失进取之心,富则易顾小家而不顾大家,长期以往,则国无敢战之军,军无敢死之士。”

    “缘何征东军如此之强?”秦武烈王继续问道。

    李儒微微一笑,“大秦与征东军何以比乎?”

    秦武烈王点点头,两者的确无法相比,秦国疆域宽广,雄霸天下,秦军之强,凌驾诸**队,可以说根本没有什么对手,而征东军势小力薄,外敌环伺,处于这种环境之下,稍有不慎,便会满盘全输,一无所有,是以他们必须有一支强大的军队来保护自己,而秦国不同,秦国是主动向外进攻,扩展自己的地盘和势力。

    李儒是对的,如果秦国之内,人人都富有,这种情况之下,的确会失去进取之心,而如今,虽然国富,但民却穷,为了向上爬,为了改变自己的生活和社会地位,秦国百姓便只能走军功一途,以军功论爵位,使得秦军人人敢战,个个争先,这是秦军赖以生存的基础,一旦失去,秦军必将失去现在的战力。

    “然则高远与征东军,必须进入我们的视野之内,从他猝然袭击山南郡,并与兰联手的动向来看,他已经认识到,我大秦设立山南郡对他的威胁,也就是说在他的潜意识,我们大秦亦是他的敌人。”秦武烈王若有所思,“不得不说,此人无论谋略还是武功,都是上上之选,审时度势。少有人能及,现在坐拥辽西,河间,而且正在蚕食草原。一旦坐大,必成我大秦之患。”

    钟离点头应是:“王上所思,臣下认为极是,此人现在虽然弱小,但如果势起,则必难对付。”

    “老师以为呢?”秦武烈王看向李儒。

    “关注此人,是必须的,但也无需太过担心,至少在现阶段,我们不必太过于重视此人。一来,他还没有资格站在我们的身前,我们对付他的手段也很有限,二来,我们现在的重点。仍然要放在彻底拿下韩国,并恐固在韩国的统治,并使韩国成为我们进攻魏国的基础,这样一来,国内的经济压力必将大减。拿下魏国之后,天下大势,便将握在我们手。赵楚虽强,但却被我们从一分为二,难以形成合力,直有到了这时,我们才能行有余力。”李儒淡淡地道。

    “老师所言,的确是老成谋国之言。高远虽强,终究还是一只幼虎,能不能长成还很难说,如果他能击败东胡,将辽东辽西以及草原尽数纳入麾下。才会有资格站到本王面前,现在,还用不着为他多费神。钟离,这件事情你关注一下。”

    “是,王上,对付现在的高远,一来我们可以派人潜入草原,笼络拉拢草原诸部,许以金帛,官位,引诱他们去对付高远,袭扰代郡,二来,我们可以为东胡提供征东军的情报,使东胡能够在与征东军的作战,占据一定的优势。”钟离笑道。

    秦武烈王大笑,“甚好,如此一来,可谓付出不多,但一旦有收获,就可能是大惊喜,可谓惠而不费。”

    “王上,失去山南郡,虽然对我大秦的整体战略影响不大,但这事关我大秦的颜面,总不能听之任之,势必要派军夺回,不知王上属意何人?”钟离想了想,问道。

    “李大将军率主力军团在外,王逍大将军又在函谷关与赵国对峙,楚国方面,蒙恬亦不能动。”秦武烈王在脑里将国内大将逐个过了一遍,竟是觉得没有一个能独挡一面的大将,不由有些踌躇,倒不是秦国就找不出人来了,而是有些人,秦武烈王并不能放心使用。

    “钟离,你可有人选?”秦武烈王问道。

    钟主了思忖片刻,“王上,臣倒还真有一人可推荐,说来此人,王上也是熟悉的,那就是王逍大将军的儿王剪将军。”

    “王剪?太年轻一点了吧?”秦武烈王的脑里浮起一张略显稚气的面容。

    “王剪虽然还不到二十,但随其父上阵征战,已有数年时光,有王逍大将军言传身教,才能自然是不差的。而此次去山南郡,所要面对的不过是代郡一名寂寂无名的将领,倒正好可以拿来练练手,让这些年轻人去历练历练,说不定将来便又是一员如同李大将军一样的名将!”钟离道。

    “军马何来?”秦武烈王摸了摸浓密的胡须,“王剪现在应当在函谷关吧,如果从那里抽走他与他的部属,涵谷关未免便有些薄弱了。”

    “王上,何必从涵谷关调军?”李儒笑道:“可以这王剪为将,但所需人马,则可征调各地民团以预备役士卒。”

    “如此伤亡可就会增大了!”钟离皱眉道:“镇守山南郡的代郡兵,可是训练有素的军队,并不输给赵国常备军多少。”

    “拿不拿得下并不要紧!”李儒淡然道:“攻打山南郡,只是表明我们大秦的态度,其实以我之意,倒并不着急,倒是可以拿来练练手,难得有这么好一个陪练!”

    “陪练?”钟离讶然道。

    “李师莫非又有妙计?”秦武烈王睁大眼看看着李儒,笑问道。

    “一箭又雕耳!”李儒微笑:“一来,我们可以以山南郡为练兵场,不断地将国内的预备役和民团轮调过去,利用这里的赵人,替我们练出一支支的精兵,在将来与赵国的大战之,必能派上大用场。二来,我秦人不断攻击山南郡,却不能拿下,甚至多有败绩,代郡肯定士气高涨,兰在赵国之内,名望当可大涨,要知道,赵无极在位,对上我们大秦虎贲,十战输,如今兰却以一郡之力,让我秦人无可奈何,赵人岂不兴奋?”

    “离间之计耳,想来赵无极必然又惊又怒,又恼又恨!”秦武烈王大笑。“如果赵无极为了自己王位的安稳而收拾掉了兰,那就妙之极矣。”

    “正是这个道理!”李儒亦笑道:“一箭双雕,何乐而不为?”

    “当是如此!”秦武烈王附掌而笑。“那便如此,调王剪前往山南郡,着他组建新军,便命名虎贲军,吾要亲自替他授旗。”

    三人都大笑起来,秦武烈王亲自授旗,无形之便给了外界一个错误的信号,这支军队乃王上亲兵,如果这样一支军队在山南郡屡战不下,便可更强烈的凸显代郡兵的战斗力,想来赵无极更加恼火了。

    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到极致,这自然是秦武烈王的作风,至于他亲自授旗的军队如果屡遭败仗,会不会损害他的颜面,他根本就不在乎。

    秦武烈王的面不值钱,大秦的面才值钱。他就是这样想的。

    路超踏出大牢的瞬间,不由眯起了眼睛,在大牢里呆了近两个月,每日都不见天日,此时却是有些不适应外面的光线了,虽然没有太阳,触目所及之处,只有白茫茫的片片积雪,但仍然感到双眼一阵酸涩,将眼睛眯缝起来,过了好一会儿,这才适应了外面的光明。

    释放来得很突然,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来自刑部的官员面无表情的念完了对他的处罚,因为缴纳了相当数目的议罪银,路超的罪过已被赫免,但是,他的官职,他的爵禄,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了,现在,他又成了一个白丁,一个秦国最底层的百姓.

    但路超不在乎,他相信自己用不了多长时间,便可以重新崛起,而为了这个目标,他会不惜代价,不择手段,因为只有重新站到某个位置之上,他才有可能在将来站到高远的面前,并且亲手将高远的终结.

    母亲没有来,路斌也没有来,显然,.

    拉过大牢门前的一个狱卒,问清楚了地址的所在,路超裹紧了单薄的衣裳,大踏步地走了出去.

    街上的积雪很厚,一步踏下去,便是一个深深的脚印,脚印向远方延伸,直至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推开虚掩的蓠芭门,路超走进了小小的院,这是一幢相当破败的房,坑坑洼洼的墙壁,伸出墙头的烂了的椽,还有那窗户,连窗纸也没有贴,竟是钉上了木板,或许这样能阻挡一部分寒气,但是,屋内也就失去了光线.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抱着一捆柴禾,佝偻着腰正自走到门边伸手欲推门,看那背影,不是路斌还是哪个?

    “路管家!”路超眼睛有些酸涩.

    老者霍地转过身来,手里的柴禾哗拉啦掉落在地上.

    “少爷!”路斌转过身,下一刻,他拼命地吼叫了起来,”老夫人,少爷回来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