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百五十章 :重新认识高远(书号:13651

第五百五十章 :重新认识高远

作者:枪手1号
    这老者能登上这黑冰台,能在秦武烈王面前如此泰然自若,随意说话,在大秦,自然只能是一个人,那就是李儒,秦武烈王的老师,他的学术,在秦武烈王的全力支持之下,打造了一个如势凌天下的大秦王国,即便是其余国通力合作,也不过是能与它形成鼎立之势而已。本由 。。 首发这样的一个人,却又不求权势,不求财货,所求的只不过是自家的学术能在天下形成一家独大之势,自然在威凌天下的秦武烈王面前极是洒脱。

    李儒已经快要成功了,至少在他自己看来,快要成功了,他已经打造出了一个强大无比的秦国,一待秦国横扫天下,自家的学说自然也能随着秦国的铁蹄传遍天下,从而将其它诸派学说彻底击败。

    所以他很骄傲。

    但娇傲如他的人,也不能不对自家的师弟抱以重视,他很了解自己的师弟,那是一个和自己一条骄傲的人,当他输给自己之后,情愿隐姓瞒名,窝在渔阳郡数十年,在一个没什么前途的郡守之下当一个可有可无的师爷,也不愿意显露自己的身份。但现在,他居然出山了,而且前去扶佐的人,居然只是一个偏居一地的暴发户。

    是的,在李儒看来,高远的确是一个暴发户,而且还不是那种势力很大的暴发户,这样的一个根基浅薄的人,或许在下一波浪潮之,便会成为一点尘埃,在无边的暴风雨之,迅速就被雨打风吹去。

    虽然高远名震天下,但在李儒看来,高远现在所取得的成就,还远远不如菁儿在南山之下的那一句待我长发及腰时,君来娶我可好能流传千古。

    但自家的师弟居然去了,而那个高远也是一个妙人。名不见经传的蒋家权一去到他哪里,就立即身居高位,看起来,这个高远也是一个识货的人。能将名声不显的蒋家权一下拔擢到他的副手的位置,这个高远,倒也是一个颇有魄力的人物。

    钟离是有见识的人,他亲自去了辽西,扶风一趟,自然对这位高远,对他麾下的征东军。有着最直观的认识。是以他直接开口便问。

    秦武烈王也很感兴趣,虽然他一直吩咐黑冰台在收集高远的资料,但这些字上的东西,自然没有钟离这种亲身而至来得更具体一些。

    钟离点点头,在心默默地又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回味了一番,这才抬起头来,看着两人,这两人,一个是大秦至尊。一个是帝师,随便谁一句话,都有可能改变一个人,甚至一个王朝的走势。现在两人都开始关注远在数千里之外的一个势力并不大的人,也不知是这人的幸运还是不幸。

    但这并不关他的事,他要做的,就是将自己的所见所闻。自己的所思所想,用最客观的语气表述出来,而不能带上自己的好恶。因为自己的好恶极有可能会让决策者产生偏见,从而在政策的制定上出现偏差。

    一旦出现偏差,短时间内便不可能将其纠正过来了。

    作为黑冰台的首脑,能安坐数十年而巍然不动,甚至因功封候,钟离自然有他的一套行事准则。而正是这种行事准则,使他能得到眼前这二位的信任。

    “王上,李师,如果要用最简单的一句话来形容现在的扶风,辽西,臣想用四个字,欣欣向荣。”钟离开口了。

    秦武烈王与李儒对视一眼,能当得起钟离这四个字的评价可是不容易的。

    “臣去辽西,去扶风,说来不过是兴之所致,想去见一见那个长发及腰,君来娶我可好的男主人公!顺便看一看那名满天下的南山梅花。”说到这里,钟离不由笑了起来,而秦武烈王与李儒也是会心一笑。

    “不过臣此去,最后却觉得不虚此行,大有所获。那时候,高远尚没有得到辽西郡,他也去了东胡征战,臣倒是没有如愿,到时根据一些情报和信息来判断,高远此去,只怕是一去难复返,心不免有些遗憾,当然,后来证明这一切,都是臣猜错了。”

    “高远此行,早有定策,可笑燕国上下,竟然连高远自身的实力都没有判断准确,连他麾下到底有多少兵将也没有摸清楚,就想暗算于他,当真是可笑至极。”说到这里,钟离脸色便有些嘲弄,虽然燕国人没有弄清楚,他自己也没有搞清楚,但是这里头有一些其它的原因,因为秦人说到底,还根本没有将高远作为一个对手,也没有在他身上投入多少人力物力,而燕人将其作为大敌,却还犯下如此致命的错误,当真是输得不冤。

    “现在看起来,高远早知道周渊宁则诚有对付他的心思,是以在出兵之前,便早已另遣一军,穿越草原,渡辽河,至河套,准备接应他的归来,即便是周渊灭了东胡,想要算计他时,他也能在事先的安排下,安然无恙的归来。”

    “说到高远,便不能不说他的军队,王上,高远的征东军,是我见过的战斗力最强的军队!”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看着秦武烈王。

    “哦?”秦武烈王果然大感兴趣,“比之李大将军的军队如何?”

    李大将军,自然便是李信了,李信带着秦军,不到半年,便横扫韩国,所率之部,自然是秦军的精锐。

    “钟离不敢隐瞒,只强不弱。”钟离正色道,“我虽然没有看到高远带出去出征的军队,却看到了他的留守部队,看到了后来的积石城攻防战。他们的装备,他们的士气,以及后来我了解的一些作战细节,这支军队,绝对不会弱于我们秦军。如果要说有什么缺点的话,那就是他们的人数太少了,高远麾下,到目前为止,不会超过两万人。”

    “这是准数?”秦武烈王问道。

    “是,臣不会犯下燕人的那些错误。”钟离笑了一笑。

    秦武烈王点点头,“军队再强,亦要有强力的政权,源源不绝的后勤,否则已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这一点,倒不用太过在意,我秦军扫灭天下,碰到的强军不知凡凡,最后还不是倒在我们的铁蹄之下。”

    “王上说得极是,这便是我想说的第二点,扶风,高远的根基所在,欣欣向荣。此地本是燕国偏僻之地,人烟稀少,穷困潦倒,这本是臣去扶风之前对哪里的映象,但我真到了哪里之后,看到的却是另外一番风貌。”

    “哪里的人很富足,人人都很忙碌。一望无际的良田,层比叠次的工坊,川流不息的商队,一片繁华景象。”钟离正色道:“如果不是我知道这是在扶风,我真会认为是到了某个大城之,以前的扶风不过一小县城,但现在,他们已经扩充到了可比美一地州城。人口几乎翻了十倍。”

    “但这不是重点,我在扶风呆了很长时间,哪里的百姓,无论官民,对于高远的拥戴,可以说是无以复加,在扶风,没有燕王,只有高远。扶风,居里关,赤马等地,已经连成一片,在哪里,匈奴人,燕人和平共处,甚至可以说他们之间的关系相当亲密,我亲眼看到匈奴人居然在哪里也开有工坊,开有商行,在他们的这些生意之,不少的燕人在为他们作工,而当地的官员,对这些匈奴人,并没有丝毫的不同,也就是说,在高远的统治区内,他们将匈奴人也视作自己的民。”

    李儒脸色微变,哼了一声,“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高远此举,将来必反受其害,一旦匈奴强大的,必然会反脸相向,那时候,就有他受得了。匈奴,可以利用,绝不能相信,更不能引为腹心,听闻高远麾下,骑兵多由匈奴人组成,一旦其成势,高远必不能制。”

    秦武烈王却对钟离所说的扶风人对高远的忠心更感兴趣,作为最高的统治者,他很是关心高远是如何得到这些人的如此拥戴的,收买人心,能做到这种高度,自然有他独到的地方。

    “扶风,没有征发,没有徭役,农税极低,而商税极高,但控制着商业的主要却是四海商贸,而四海商贸,征东军却是最大的的股东。”钟离缓缓地道。“哪里的百姓,居者有其屋,食有肉,穿有衣,富足无比。”

    “没有徭役,没有征发?”秦武烈王震惊地看着钟离,作为秦国的统治者,他当然是了解秦人的徭役是有多重的。

    “是的,征东军辖区内,无论要做什么,老百姓去做工,不但提供食宿,还有工钱可拿,当然,这个工钱并不高,但对于农闲期间的百姓来说,却是额外的一笔收入。而且随着扶风商业的兴盛,这个工钱正在逐步提高,因为如果在工坊或其它地方收入更高的话,老百姓可以自由选择去哪里做工,征东军并不强迫。”

    秦武烈王与李儒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看到了震惊。(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