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百四十九章 :小事而已(书号:13651

第五百四十九章 :小事而已

作者:枪手1号
    大牢之,不见天日,路超只能凭借着一天吃饭的大体时间来推断现在是什么时辰,大牢之,一早一晚各有一顿,吃晚饭的时候,外面应当已经天黑了。

    从山南郡返回,便被刑部官员直接拿捕下狱,母亲现在到底如何,他也不知晓,但路超对此倒并不什么担心,一来路斌会照顾母亲,二来,老师现在仍然在咸阳,有老师在,母亲倒也不至于会受人欺负。

    牢门哐当一声又被推开,路超抬起头,借着牢的火把发出的光芒,他看到了牢头带了两人进来,他霍地站了起来,几步扑到栅栏跟前,卟嗵一声跪了下来。

    “母亲!”

    路夫人此时早已没有了在扶风和辽西时的养尊处优,脸上尽是在严冬之奔波过后而生出的冻疮,原本斑驳的头发,在短短的一个多月的时间内,便尽数变成了白色。看着路超身上连着的长长的铁链,她不由得一声悲号。

    隔着栅栏,母两人紧紧地拥在一起,跟着路夫人身后的路斌忍不住老泪纵横。

    “母亲,你还好吗?找到地方落脚了吗?”路超忍住心的伤悲,问道。

    “我好,我很好,路管家租了一处小院,我们已经安顿了下来。超儿,你,你受苦了。”摸裟着路超削瘦的脸庞,路夫人生生地忍住了眼泪。

    “我很好,这一个多月,倒是我这几年最清闲的时候,吃了睡,睡了吃,再这样下去,都快要成猪了!”路超笑着道。

    “公,你都瘦了一圈了,这里头,哪里能住人啊?”路斌一边抹着眼泪。一边道。

    “怎么不能住人?我一个待罪之人,哪里还有这么多要求!”路超摇头,“路管家,我吩咐你的事情。做得怎么样了?”

    “这段时间以来,我与夫人便一直在为这些事奔波,已经有了一些进展,不过夫人从辽西带来的资财也全部都送出去了。”路斌蹲了下来,低声道:“为了能让公以银赎罪,光是送礼,夫人就送出了十万两银。”

    路超点点头,“以我丢失山南郡之罪,应当是斩立决,拖到现在还没有判决。应当是那些银起了作用,银没了就没了,只要人能活着出去,就能再挣回来,路管家。你见到老师了么?”

    路斌摇摇头,“李大家一直住在王宫之,我与夫人哪里见得着?”

    路超默然半晌,“我料老师不会不管我的,路管家,家里所有的银都拿了出去,母亲和你现在怎么过活?”

    “虽说大笔的银都送出去了。但老奴也还有些积攒,撑过这个冬天是没有问题的,不过再过几月,便会出现亏空了,我已经将从家里跟来的一些家丁都打发了,这样也能省下几张嘴。切省一些口粮。”

    “现在家里就只剩下你和母亲了?”

    “是!”路斌垂下头,“公,是老奴没用,连老夫人身边的几个丫头也打发了。”

    “辛苦你了!”路超微闭双眸,“等我出来之后。绝不会亏待了你。”

    “公这是说什么话,我这条命都是老爷救回来的,做这些,都是老奴应当应份的,只要老夫人平平安安,公早险脱去这场灾难就好了。”

    “等着吧,一切都回好起来的。”路超点点头,拖着铁链走到墙角,从哪里摸出一大迭纸来,“拖老师的福,在牢里,我倒没有吃什么苦头,还能要来笔墨纸砚,这是我这些时日总结的山南郡的治政得失,以及我们大秦如果再次经营这些地方要注意一些什么,你带出去,想法送给我老师吧。”

    “是公!”

    “你和母亲回去吧,这大牢里阴寒得紧,母亲身弱,在这里呆得久了,会伤身体的,母亲,您也去吧,放心,儿很快就能出来了。”路超看着路夫人,低声道。

    咸阳王宫,那位于最高处的大殿之内,秦武烈王如同往昔一般,盘腿坐在黑色的大理石地面之上,那上面清晰的线条,勾勒出整个原的地理图,与以往不同的是,以前的韩国版图,现在已经被纳入到了秦国的版图之内,新郑虽然还没有拿下,但在秦武烈王看来,这只不过是一个时间问题了。

    在他的对面,一个清瘦的老者坐在一张棉垫上,正微笑着翻看着手里一叠纸张,而在他的侧方,另一人眼观鼻,鼻观心,安坐不动,却是黑冰台的首脑,关内候钟离。

    虽然丢了山南郡,但秦武烈王看起来却还是心情不错,手指扒拉着身下的线条,兴趣盎然,的确,山南郡失去,虽然是一个损失,但对于秦国现在的战略来说,倒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这本是一着闲棋,用以牵制赵国而已,攻打赵国,灭亡赵国,现在的秦国还力有未逮,只有在拿下了韩魏,打残了楚国之后,秦武烈王才会将他的目光真正转向赵国。

    “小师弟心高气傲,这一次受了重重一击,恐怕心里边是很难过的。“秦武烈王敲着大理石地面,当当作响,大笑着道:”特别是这个击败他的人,居然是他一向瞧不上的那个高远,恐怕更让他心里憋曲。”

    对面的老者放下手的纸张,微笑着道:“路超天资很好,又勤奋好学,吃得起苦,他这份吃苦的劲头,便是你当年也无法比拟的,当然,你们的身份地位也是天差地别。”

    秦武烈王大笑起来,“知道老师你看重这个小师弟,但没有想到居然如此看重。”

    “当然看重!”老者淡淡地道:“你以我之学术强大了大秦,更会在将来一统天下,但我更看好让路超来发扬光大我的学说,继承我的道统。但他太心高气傲,这一次受一个重重的挫折,于他而言,是一件好事,宝剑锋自磨励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不吃几次苦头,安知做一件事的难处。”

    “哪倒是!”秦武烈王点头道:“这一次看来小师弟的确是受了一些教训,他从牢里总结出来的东西,老师怎么看?”

    “还是很肯的。并没有因为这一次的失败而昏了头脑,对于这一次失败的总结也很到位,并没有将一切归咎于高远的狡滑,而是反思了我们大秦在山南郡的施政的得与失,这才是最重要的,将来我们重夺山南郡,他的这些心得,倒是可以派上大用场。”老者拈须微笑。

    “不错,我们当初击溃了匈奴人之后,只想着不让匈奴人再次凝聚在一起。却没有想到将这些匈奴人纳为己用,这一个失误,却是让高远抓了一个正着,如果我们能拢络几支匈奴部落加以扶持,这一次他们如何能轻易得手啊?”秦武烈王叹道。

    “这件事对高远来说是极容易的。但对于我们来说,却很难。”一边的钟离摇头道:“匈奴败于我大秦之手,连他们的王庭也被赢英王灭亡,而王逍在霍兰山口以一气杀了数万匈奴俘虏,这让匈奴人极端仇视我们,反观高远,与匈奴部落一直交好。他做此事,事半而功倍,我们,恐怕就是事倍功半了。”

    “话虽如此说,但这世上不乏趋利避害之辈,高远的实力与我大秦相比。实在不值一提,亡着补牢,为时未晚,钟离,这件事情。你要着手去做。高远拿下了山南郡,却转手送给了兰,无非是想牵制我们,如果我们能扶植起一两支匈奴部落来,侵袭代郡,切断代郡往山南郡的后勤通道,那山南郡在不久的将来,必然会重归我手。”

    “王上这话是正理,赵国内部不靖,兰得不到赵王的支持,以一郡之力应付我等,本来就很吃力,除了这个,还应派人到赵国,不断地就赵王与他之间的矛盾推波助澜,众口烁金,积毁销骨,时日一长,这两人之间便然会出现难以调和的矛盾,以赵无极的心胸,多半要对兰下手,如果当真如此的话,哪代郡必乱,我军取代郡便易如反掌耳。”老者道。

    “是,下去之后,我马上安排此事!”钟离欠身道。

    “老师,小师弟罪也差不多受够了,而且朝也有人提出了让他议罪纳银,以赎其罪,倒是正好就此借坡下驴,只是老师认为要将小师弟安排到哪里去,方才最合适呢?”秦武烈王笑嘻嘻地道。

    “让他去李信军戴罪立功吧!”老者道:“李大将军拿下韩国指日可待,而路超治理一方亦是极有才干,让他去韩国,为李大将军就地筹措军粮物资,让李大将军能够心无旁骛的在接下来的日里谋算魏国。”

    秦武烈王双掌一合,“老师之言,正合我意。小师弟是有相才的,让他去磨励几年,将来必能为我大秦之股肱。”

    一边的钟离亦笑道:“路大人家却是豪富,这一次为了请动那人提出议罪纳银,居然送了那人十万两银,而据我所知,路夫人愿意倾其所有,救路大人出狱。”

    “光是请人说项便送出了十万两银。”秦武烈王瞪大了眼睛,“难怪那人这一次如此着力,倒省得我另想办法,不知路夫人准备了多少议罪银?”

    钟离伸出了一个巴掌,“五十万两!”

    此语一出,即便是秦武烈王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想不到小师弟家居然如此富有?”

    “超儿之父以前与高远合伙做生意,几乎垄断了整个燕国的酒业,攒下如此家产,倒也毫不意外。”老者淡淡地道:“大王,这一次超儿的议罪银,便定为五十万两,李大将军用兵,虽然连战连捷,国库却也是空虚得紧,正好拿来贴补。”

    “这个嘛,好像不大好意思吧?”秦武烈王摸着下巴,干笑道。

    “正是要让超儿就此一无所有,才能激发他最大的动力!”老者笑道,“不逼到绝路,何能让他真正成才?”

    秦武烈王咽了一口唾沫,这位老师,倒也真是狠心,不过想起当年他是如何对付自己的,也就不以为异了。当下笑了笑,转过头对钟离道:“钟离,那位收了银的人,也别让他好过罗,等小师弟这事结了,你寻个错处,非得让他将那十万银吐出来不可。”

    “属下明白,定然会将这十万两银也纳入国库!”钟离点头道。

    他们三人在这里三言两语,便将所有事情都定了下来,也随之将这件事情抛到了脑后,对他们而言,此事实在不值一晒。

    “钟离,你这一次出去,在辽西呆了许久,也见到了我哪位师弟,说说吧,你对那位高远,究竟是如何一个看法?”老者对钟离道:“说实话,这位高远以前我也没有放在心上,但既然我那师弟也奈不得寂寞,跑去投了他,我倒是有些感兴趣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