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百四十四章 :贺兰府中(下)(书号:13651

第五百四十四章 :贺兰府中(下)

作者:枪手1号
    贺兰燕的闺房,比之原女儿家的闺房却是有着相当大的差别,红粉胭脂几乎没有,倒是墙上挂着不少杀伐之器,室内陈设虽然价值不菲,却都简洁之极。

    一行人进了房间,贺兰燕坐在床榻之上,菁儿亦径自寻了一把椅坐下,两人一个仰首看天,一个侧头看着窗外,都是沉默不语。门边,苏拉乌拉两人面色有些惊惶,垂首站在哪里,起先一脸兴奋跟进来的吴心莲此时也觉察到了气氛的异常,看看这个,瞧瞧那个,脸上的笑意慢慢被惊愕所代替,一时之是,只觉得手足无措,走也不是,站也不是,浑身便似爬满了毛毛虫,浑身上下都是不舒服。

    片刻之后,贺兰燕却是叹了一口气,“吴小姐,你却去前厅吧,你是司酒令,却却监管他们,免得他们喝酒耍赖。”

    得此一说,吴心莲立时如蒙大赫,当即向两人欠了欠身,飞一般地便退了出去。

    “苏拉乌拉,你们也下去吧!”贺兰燕看向自己的两个贴身丫头。

    苏拉乌拉担心地瞥了一眼贺兰燕,无声地退出房门,在轻手轻脚地将门掩上。

    房再一次沉默下来。

    房时间没有过去多少,但房两人,却似过去了许久。

    “贺兰妹,你难道不想跟我说些什么么?”菁儿淡淡地问道。

    贺兰燕脸色有些发白,“夫人是来兴师问罪么?”

    “贺兰妹何罪之有?需要我来兴师问罪?”

    贺兰燕眉眼低垂,苍白的脸上陡地浮起一丝红晕,显然是被菁儿激得有些恼了,她本是敢爱敢恨之人,性更是极烈,被菁儿这一逼,反而激起了胸傲气。当下淡淡一笑,“是啊,我何罪之有,贺兰燕自问行事光明磊落,没有半分对不起夫人之事。如果夫人是为了我心慕高远一事而来,我倒愿意与夫人分说分说这件事情。”

    菁儿转过头来,看着陡似换了一个人一般的贺兰燕,心暗叹一声,此女不但艳丽不可方物,可兼英气逼人。比起自己这等原女,自有另一股风姿。

    “愿闻其详!”

    贺兰燕站了起来,走到菁儿身侧,自寻了一张人凳坐下,抬眼看着窗外然飘飞的雪花,眼神陡地有些迷茫起来,“数年之前,我便识得高远了,那时的他。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兵曹罢了。”

    贺兰燕语气平静,将她与高远之间的纠葛娓娓到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时而迷茫。时而激奋,时而情意绵绵,说到最后,竟是情难自已。泪水潸然而下。

    听着贺兰燕的情绪变化,初时还算平静的菁儿已是动容,这种深爱之而不能得之。近在眼前却又似远在天涯的感觉,她也曾经历过,只不过她最终丕极泰来,得偿所愿,此时看着贺兰燕,竟似看到了两年前的自己。

    从袖掏出手帕,递到了贺兰燕的面前,柔声道:“擦擦吧!”

    接过手帕,贺兰燕轻轻拭去脸上的泪痕,“高夫人,我与高远之间的纠葛,便是如此,不错,我是深爱他,但我与他两人之间,却是清清白白,从未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而且他亦从来没有应承过我,说起来,也只不过是我对他的一厢情愿,单相思罢了。你如生气,那我亦无法可施。”

    菁儿叹了一口气:“贺兰妹,高大哥于你只怕也不是毫无情意,如果他真对你没有意思,你与他之间的事情,他应当早对我说起了,但事至今日,他却从来没有在我面前吐露过只言主半语,直到今日,我才从怜儿口得知此事,突如其来,到你府上,高大哥却是有些惊惶失措,如他对你毫无情意,又何须如此?自是坦坦荡荡。”

    贺兰燕默然片刻,眼虽然闪过喜意,但终究亦只是一闪而过。也就如此了。

    “请恕我直言,贺兰妹,如果高远不娶你,你当如何?”

    贺兰燕惨然一笑,“那又如何,大不了终老一生,孤苦零丁罢了。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爱过高远,何人再能拨动我心弦。”

    “贺兰妹,你有没有想过,我既已是高大哥正妻,即便他愿意娶你,你亦只能为妾,你是贺兰一族公主,现在在匈奴一族之身份特殊,即便你愿意,你大哥,还有那许多匈奴族人又怎能如你所愿?”菁儿问道。

    “爱便爱了,哪想得这许多。”贺兰燕叹息一声,看着菁儿,“高夫人,我知道我给你们带来了困挠,惹你心不喜,你不喜,高远自然不快活,明白我便离开积石城,远远的离开你们,你不必担心我会给你们带来麻烦了。”

    “离开积石城,你要去哪里?”菁儿摇头道:“你的族人,亲人可都在这里。”

    “天下之大,何处不可去得,草原广袤,哪里不能安家?”

    菁儿双手前伸,握住了贺兰燕冰冷的双手,“贺兰妹,在你心,我就是这种善妒之人么?”

    贺兰燕身一震,眼眸抬起,盯着菁儿。

    前方大堂之,人数虽多,却是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不安地等待着,除开蒋家权还算镇定之外,其他人神色都是有些不安。特别是高远与贺兰雄,更是显得焦灼不已,高远是始作蛹者,当事人之一,而贺兰雄却是心悬他那唯一的妹,关心则乱,自是难以心安。

    吴夫人已经是第三次站了起来,“我还是去看看吧?”

    蒋家权摇头,“不必,心莲不是说了吧?她们二人之间,不会起冲突,而且贺兰教头的两个丫头就守在屋外,如有什么事,她们必来报信,既然没来,就说明不会有事。”

    吴夫人惴惴不安地又坐了下来,在她身侧的曹怜儿脸色苍白,显然是后悔不已,早知会惹出如此大的风波来,便是打死,也不会将此事泄露出来了。

    在众人的焦灼等待着,内里传来了轻盈的脚步声,众人神色一振,都是站了起来。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之,菁儿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

    所有人的目光随着她的脚步移动而移动着。

    菁儿径直走到了高远面前,“高大哥,你不去看看贺兰妹么,她有话与你说。”

    高远迟疑片刻,点点头,大步向内里走去,贺兰雄迟疑了一下,准备跟上去,脚步刚一移动,菁儿的眼光已是看了过来,“贺兰将军,还请留步,我有话要说。”

    贺兰雄惊疑不定地看了她一眼,迈出去的脚步又收了回来。

    菁儿缓缓坐下,目光扫过蒋家权一行人,众人在她眼光逼视之下,不由都是将头垂了下来。

    “蒋议政,这件事情,你们是不该瞒我的。”

    蒋家权咳漱了一声,“夫人,不是我等瞒你,实是一直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想来夫人也明白,此事干系甚大,我等不明白夫人心意,不敢冒昧行事。”

    菁儿双眼微闭,若说她心不委屈,不在意,哪怎么可能?从来她都一直以为高大哥心在意的只有她一个女,现在陡然发觉,原来在高大哥的心,还有一个影一直便存在于哪里,怎不叫她伤心难过?

    如果她还是数年之前的那个扶风县普通女儿家,如果知道此事,自然是难以容忍,但随着身入相府,见识逐渐开阔,而嫁与高远之后,随着时局的发展,他对于高远所处局面自然亦是一清二楚,贺兰一氏,对于眼下征东府的整个布局实在是太重要了。

    更重要的是,高大哥太优秀了,像这样的男,有女儿家倾心爱慕,太正常不过了,只不过她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贺兰燕亦是其之一而已。

    自己嫁入高门,身为高远的夫人,自然得为高远的未来谋划,为他的基业添砖加瓦,而不是添乱,即便心有不愿,也得促成此事,更何况,如果自己一力拒之,不但会使贺兰氏离心离德,更会使匈奴一族心怀不满,更重要的是,只怕高远心也不快活。

    想到这里,她睁开双目,看着蒋家权,“议政,贺兰妹身份高贵,自然不能以姬妾身份嫁入高氏,议政可有法解决?”

    此语一出,屋内顿时传来一片长长的呼气之志的,显然刚刚所有人都是紧张之急,一口气憋在胸,此时方如释重负,吐了出来,不过这么多人一齐吐气,却是显得有些怪异了。

    “这么说,夫人是同意了?”蒋家权大喜。

    菁儿美目闪动,看着蒋家权,“在蒋议政心,我亦是那种不能容人的妇人么?”

    蒋家权笑道:“自然不是,自从看到夫人白衣素手,城楼擂鼓助战之时,吾便知夫人非常人也。”

    “想来此事议政谋划已久了吧?却不知议政准备如何解决?”菁儿不动声色地刺了蒋家权一句。

    蒋家权微微一窘,心道夫人心终究还是不爽利的,不过相对于大局来说,夫人对自己的那一点不满,终是算不得什么。

    “此事,我早已想妥当了!”他胸有成竹地道。(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