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百四十三章 :贺兰府中(中)(书号:13651

第五百四十三章 :贺兰府中(中)

作者:枪手1号
    虽然明知自己酒量不佳,但此时,这未免不是一个极好的借口,高远两掌一合,“三碗倒,昔年往事也,士别三日,当刮目看,老贺,今日便让你瞧瞧我的酒量,来,摆酒,今日不醉不归。”

    贺兰雄大笑,“难得你肯与我对饮,这等机会,以后只怕再难遇到,当然不能放过,来人,上菜,上酒,上大翁酒。”

    贺兰雄是快意的笑,这两个找上门来的家伙在酒桌之上,都是菜得不能再菜的菜鸡,活该今日自己大展雄风,将他们一气儿放倒。

    一边的吴心莲亦是拍手叫好,“我来做司酒令,谁也不许耍赖。”

    贺兰雄脸色一变,“你当司酒令也行,但只许监督众人喝酒,不许要大家说什么典故。”

    吴心莲脸色一红,当初在吴府,吴凯酒量不敌贺兰雄,但硬是用这个诌诌的字游戏,将贺兰雄喝得大败而归。

    众人簇拥着高远夫妇进了大堂,贺兰雄一迭声的吩咐着下人去整菜摆酒,却浑然没有注意到,进来的三个人,眼睛都落在了大堂与后堂连接的侧门处,贺兰燕正自俏生生地立在哪里,一双妙目从高远脸上一直看到菁儿身上。

    “燕!”高远呐呐地叫了一声。

    贺兰燕脸上浮起一丝笑容,从容地走进大堂,向着高远与菁儿夫妇欠身一礼:“高远,夫人,你们来了。”

    听到贺兰燕的称呼,曹天成脸色顿时古怪起来,只听贺兰燕的这个称呼,就算不那么聪明的人,也能猜到里头的古怪,在积石城,征东府,菁儿叫高远为大哥。其他人以前称将军,现在叫都督,直接称呼高远名字的,唯有贺兰燕一人耳。便连她的大哥贺兰雄,以前称高远为兄弟,但随着高远威权日重,他不知不觉之,便已改了口。

    不过贺兰雄亦是灯下黑,自己改了口,对于妹妹一直直呼高远的名字。却是丝毫没有觉得异样,也许他对妹妹与高远的感情纠葛习以为常了,是以今天贺兰燕当着菁儿的面直接这样叫了起来,他也没有察觉出什么。

    “难得你们夫妇二人联袂来我家,更难得高远居然要与哥哥拼酒,我自然是不能作壁上观,我来作陪!”贺兰燕看了高远夫妇一眼之后,便垂目看着下人们快手快脚地布满了一桌的菜,伸手提起一大翁酒。随手将桌上的数个大碗都一一斟满,率先端起一碗来。

    “来,高远,我敬你们夫妇一杯。祝你们琴瑟好合,百头到老。”

    看着贺兰燕端酒欲饮,贺兰雄一把拽住贺兰燕的手臂,“你还是算了吧?以前你是一碗倒。喝醉了不过是大睡而已,现在却是一碗疯,喝一碗便发酒疯。可不能在客人面前出丑。”

    贺兰燕一使劲,挣脱了贺兰雄的手,笑道:“难得高远与夫人一齐来做客,便是醉了也是值得的。”

    一直没有做声的菁儿轻笑一声,走到贺兰燕跟前,径自伸手,从对方手取下酒碗,“妹妹,与男人拼酒,我们可是先天不足,不比也罢,等会儿肯定还有几位客人来,便让他们这些大男人去拼酒吧,我们不必理会他们,不若我们姐妹去你屋里头说话,说起来我可还没有进过你的香闺呢?今日既然来了,自然得去看看。让他们疯去。”

    菁儿从手夺去酒碗,含笑说了这番话,贺兰燕却是直直地站在哪里,脸上有些苦色,看了一眼高远,显然为难之极。但菁儿却似乎没有看到贺兰燕的脸色,挽了贺兰燕的手,径直便向内走去。

    高远呆在了哪里,曹天成急得搓手顿脚,两人谁都没有想到,一直温温柔柔的菁儿竟然忽然有了如此强的攻击性,上得门来,便直指目标,一下便抓住了软胁。

    直肠的贺兰雄此时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是就是,男人拼酒,女人就不必在这里捣乱了,吴小姐,你也去吧!”

    吴心莲脆声应了,走到贺兰燕与菁儿的身边,拉住了贺兰燕的另一只手,她这些时日在贺兰府上来来去去,早就熟悉得很了。

    看着三人转瞬之间便消失在后堂门口,高远不由呆若木鸡,他总不能跟到贺兰燕的闺房去,转过头看着曹天成,曹天成干咳一声,转头看向别处。

    “夫人说今天还有客人来,不知还有谁来,你们是约好的么?”贺兰雄问道。

    高远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外头已是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门口的卫兵已经跑了进来,“族长,蒋长史,孙将军夫妇,吴郡守夫妇来访。”

    其实根本不用卫兵来禀报,贺兰雄已经透过敞开的大门,看到了正急步而来的一行人,孙晓跑在最前头,吴凯居,蒋家权在最后,除了孙晓面不改色心不跳,他身后的吴凯与蒋家权都是气喘吁吁,至与落在最后的吴夫人,此时正被曹怜儿搀扶着,饶是如此,仍是双手扶膝,显然是累得坏了。

    大家都在这一条街上住着,得到孙晓的报信,众人是急急忙忙地便跑了出来。

    看着众人的模样,贺兰雄终于察觉不对劲了,狐疑的目光在众人面前一一扫过,“你们真是来找我喝酒的?”

    高远缓缓坐下,曹天成哀声叹气,蒋家权一踏进门来,两眼扫过屋内,径直问道:“都督,夫人呢?”

    高远指了指后头,蒋家权脸色亦是一变,也跌坐在桌边。

    吴凯站在门边,大声吆喝着自家媳妇,“快过来,快过来,还在哪里喘什么?”

    曹怜儿扶着吴夫人进门,吴凯当即道:“快,去后头,去找夫人与贺兰教头。”

    吴夫人应了一声,在曹怜儿的搀扶之下便向后走去。

    “慢着!”蒋家权突然抬起头来,叫住了两人。

    “议政!”吴凯转过头,看着蒋家权,“她们两个在后头可不行,万一起了冲突可咋办?”

    “纸里包不住火,这件事情,在征东府,根本算不得什么秘密,只是瞒了夫人一人,迟早都会知道的,本来我与曹吴二位一直在计议这件事情,准备找个妥当的时机不解决这件事情,今日既然已经瞒不住了,倒不如借此机会摊开来说,一劳永逸。”蒋家权道:“贺兰将军,你看如何?”

    贺兰雄脸上的笑容渐渐笑失,愣了半晌,突然重重地一拳捶在桌上,震得碗儿碟儿一阵乱响,深吸了一口气,强自压下心头的怒气。

    “高远,高都督,你既对我妹无意,又何必招惹她?你与她有什么?你夫人想干什么?是来捉奸的么?好得很,议政说得好,正好借此机会摊开来说,也不必藏着掖着了,我去叫她们出来,大家当面锣对锣,鼓对鼓,说个清楚明白,也好让我妹死了这条心,早些找到如意郎君。”

    丢下这几句话,贺兰雄转身便向内里走去。

    “孙晓,拦住他!”蒋家权大喝道。

    孙晓一跃上前拦住贺兰雄,双臂一张,已经将贺兰雄一把抱住,大叫道:“贺兰将军,稍安勿燥。”

    贺兰雄大怒,“松开,夫人今天是来者不善,我可不能看着我妹吃亏,我只有这么一个妹。”

    “贺兰教头怎么会吃亏?”孙晓大叫起来,“她勇冠三军,只怕连你都打不过她。”

    “她能对夫人动手吗?夫人说什么,她还不是只能听着。”贺兰雄怒道。

    “贺兰教头,夫人是什么样的人,你也应该略知一二,我想了又想,夫人绝不会做无礼之事,或许,今天便是契机,也许会两全其美。”蒋家权站了起来,走到贺兰雄面前,双手按在他的肩上,”也许,我们现在要做的,只是做在这里,饮酒,静静地等待.”

    “什么两全其美?”贺兰雄稍稍冷静了一些,但仍是摇头不已,”高远已经有了夫人,我家燕也绝不会与人做妾,这便是无解的难题.”

    “贺兰将军,没有谁说要贺兰教头做妾,贺兰教头不仅是你贺兰族的公主,亦是匈奴一族的凤凰,更是对我征东府有大功,谁会委屈她?”

    “那你能有什么法?”贺兰雄问道.

    “一正两平!”蒋家权淡然道:”我与曹吴两位大人,.”

    “一正两平,那是君王才有的规仪!你别欺我不知你们原人的规制礼仪!”贺兰雄话一出口,陡地楞住,”你是说?”

    “不错,便是君王.”蒋家权重重一点头,”我们戮心同力,辅佐都督成就大业,只要都督做了君王,平妻之位,当不至委屈了你家妹,如何?”

    贺兰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表情慢慢舒展,孙晓看着他不会再暴走,这才松开了手去.

    贺兰雄坐到了桌旁,思虑片刻,转头看着高远,”都督,你却如何说?”

    不等高远开口,蒋家权已是接口道:”都督当然没有问题,其实我们都知道,都督与贺兰教头早就相知相识相爱,只不过相逢恨晚而已,以前都督势力微弱,自然不能开这个口,但现在都督已经雄据数郡之地,麾下雄兵数万,杀灭东胡,不过翻掌之间,到时候挟辽西辽东河间草原之地,拥数万精锐大军,兵锋所指,必将所向披糜,贺兰将军,可有意马踏天下乎?”(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