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百四十二章 :贺兰府中(上)(书号:13651

第五百四十二章 :贺兰府中(上)

作者:枪手1号
    曹天成看着高远夫妇二人在侍卫的簇拥之下,突然改变了方向,不由一楞,“将军这是要去哪里?”

    孙晓摇摇头,这条大街之上的住户,大都是征东府的高级官员,他如何能猜到高远要去哪里?

    “也许,高将军他们是去贺兰府!”身边传来一个弱弱的声音,曹天成回头,看着自己的女儿,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怜儿,你说什么?”

    曹怜儿有些胆怯地向后退了一步,半边身都缩到了孙晓的身后,“我说,高将军与小姐或许是去贺兰家。”

    孙晓转过头,看着自己的小妻,“怜儿,你是不是跟夫人说过什么?”

    曹怜儿点点头,“嗯。”

    “你说了多少?”孙晓的声音都有些变了,高远与贺兰燕的事情,在征东军的高层之,几乎是无人不晓,传得沸沸扬扬,但所有人都心照不宣地对菁儿保持着秘密,虽然蒋家权已经谋划着此事,但以他们的老到,自然会选择一个合适的时机来与菁儿挑明这件事情,而前去挑明的也不会是曹怜儿。

    曹怜儿跟着菁儿数年,感情深厚,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如果让曹怜儿去说,极有可能将一件好事变成一件很不好的事情,

    “都说了,你跟我说的我都对小姐讲了。”曹怜儿突然昂起头,“我觉得,你们这样瞒着小姐是不对的。”

    孙晓急的直跳脚,曹天成一时之间,竟然怒不可遏,扬起巴掌,想要一巴掌扇过去,但看了一眼孙晓,却又放了下来,“你这个不经事的小丫头。知道什么,你惹祸了。”

    曹怜儿此时突然显得倔强起来,“我哪里错了,我只是跟小姐挑明了这件事情而已。”

    “你懂个屁啊!”一急之下,曹天成已是原形毕露,“换了是普通人也便罢了,顶多也就是小夫妻闹个意见,但将军是什么身份,贺兰家又是什么身份,要是夫人今天闹将起来。这会导至征东府内乱的。严重起来,会影响积石城燕人与匈奴人的不和,将军先前的种种努力都会化为泡影。”

    曹怜儿怔怔地站在哪里,她何曾想过这么多?

    “老曹,现在怎么办?”一急之下,孙晓浑然忘了曹天成已经是自己的岳父了,脱口便是以前的老称呼。

    “我马上也去贺兰府,孙晓,你去报信。先去找蒋议政,再派人去找吴凯。”

    “要不要叫重和真?”

    “你傻啊,这个时候能叫重和真吗,他们以前可是夫人的家将。去了还不得给夫人撑腰啊!”曹天成连连摇头。

    “那好,我马上去的蒋议政。”孙晓拔脚便走。

    “等一等!”曹天成突然省过味来,“你刚刚叫我什么?”

    “老曹啊!”孙晓再一次脱口而出,三个字出口。突然看见了一边的曹怜儿,顿然恍然大悟,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我走了,赶时间!”竟是如飞一般的跑了。

    曹天成哼了一声,撩起袍,追着已经走远的高远一行人跑去,左右大家都住得很近,倒也省了不少事情。

    随着离贺兰家越来越近,高远心愈来愈忐忑,看着菁儿的神色,他心确认,自己与贺兰燕之间的那点事情,已经被菁儿知晓了。而他也想清楚了缘由,定然是孙晓将这件事情当作闲情逸事讲给了他的小妻曹怜儿听,而曹怜儿又告诉了菁儿。

    回头得好好收拾一下孙晓,这个大嘴巴,讨好自己的老婆,也不想想曹怜儿与菁儿之间的关系,这下自己可就要糟糕了。

    说起来高远与贺兰燕之间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举动,只不过高远自己心里清楚,面对着贺兰燕的**攻势以及深情告白,自己不是没有心动,自己也不是不喜欢贺兰燕,只不过因为自己心里头的那一点点坚守,这才使两个一直保持着理智。

    这应当算是精神出轨了吧!高远叹了一口气,自己不想伤了菁儿的心,但现在看起来,自己不仅伤了贺兰燕的心,又要伤了菁儿的心了,早知如此,便应当及时跟菁儿坦白,也比现在要好多了。

    眼看着贺兰府就在眼前,高远也横下了一条心,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不管菁儿如何生气,自己总不能让贺兰雄因此而与征东府离心,也不能让刚刚归附的匈奴人因此而生出异心。

    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高远回头,便看见曹天成屁颠屁颠地赶了过来,曹天成虽然出身军队,但从扶风开始,高远从来没有要求过他参加军队的训练,一直负责着军队后勤的曹天成长年案牍,这体能自然是堪忧。此刻心发急,一路狂奔着追来,自然是累得够呛。

    “老曹?”高远瞪大了眼睛,惊讶之余,又暗自高兴,总算是来了一个救场的。

    “都…督!”曹天成努力地想让自己露出些灿烂的笑容,但如火一般燃烧的肺部,让他的笑容实在是有些不好看,“我听说都督要去贺兰府,正好,今年过年,我还没有去他府上拜年呢,正好与都督一块儿去。我不敢一个人去啊,一去贺兰府,贺兰雄那家伙就要找我拼酒,我这把老骨头,如何与他较量,喝一次输一次,一听到他喊要喝酒,我就发抖。”

    高远干咳了几声,也亏得曹天成这家伙,气喘吁吁的赶来,还能在短时间内找到这个也算说得出来的借口。

    “好啊好啊,今儿个我们一起去,他要是想找你拼酒,我来给你撑腰,咱不将他灌倒便绝不罢休。”高远赶紧接嘴,一边说一边偷觑着菁儿。

    菁儿嘴角仍然噙着笑容,显然不以为意,但没有回头与曹天成打招呼,脚下却更是走得快了一些,显然心有气,高远冲着曹天成使了一个眼色,菁儿冰雪聪明,焉能猜不到曹天成心急火燎地跑来是干什么的么?

    曹天成连喘了几口大气,总算是气顺了一眼,悄悄地作了几个手势,示意孙晓已经去搬救兵了,高远的心里才停当了一些,呆会儿人来得多了,菁儿自然不会发作,等回去之后,自己再与她好好分说,道歉吧!

    贺兰府大门前,两名看守府门的卫兵惊讶地看到高远夫妇与曹天成等人联袂而来,赶紧上前见礼。

    “见过都督。”

    高远点点头,“今天我们几个来与贺兰将军拜年,贺兰将军可在家?”

    “在家,在家!”卫兵连连点头,“都督请。”一边伸手将众人往里让,一边示意另一个卫兵赶紧去内里禀报。

    “不必了,又不是外人,我们自己进去便了,你们几个,还是守着府门吧,说不定呆会儿还有不少大人们要过来呢!”菁儿突然道。

    那个正欲跑进去报信的卫兵一呆,眨巴着眼睛看着自己的同伴。

    “是啊是啊,不用去报信,自家兄弟,那来这么多礼节。”高远苦笑,菁儿已经猜到了曹天成的后手了,只怕心里郁积的气更重。

    曹天成也是苦着脸,他从来没有看到过菁儿有如此厉害的一面,平时见她,都是温温柔柔,娇娇怯怯的。

    菁儿打头,众人一路长驱直入,径直向后而去,跨过前后堂的月亮门,众人看到的一幕,却让所有人都呆住了。

    校场之上,两匹马并列,一个正是贺兰雄,另一个女一身匈奴服装,手举着一张弓,正弯弓搭箭,瞄准着远处的一块靶。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却是贺兰雄的上身前倾,一手帮那女持着弓,另一手握在那女的手上,助她拉开弓弦,贺兰雄的这个姿式,自然便是将那女几乎拥在怀。

    嗖的一声,那箭脱弦而出,流星一般,正数十步外的靶心,那女高声欢呼起来。

    高远,菁儿与曹天成三人都张口结舌地看着那女的侧脸,他们都认得,这是吴凯的宝贝小女儿吴心莲,前段时间高远为吴心莲向贺兰雄提亲,但贺兰雄不是拒绝了么,这才几天功夫,两人便搞到一起去了?这个姿式,不由得众人不暇想连篇。

    “好箭!”惊愕过后,高远首先感到的便是一阵欢喜,两手拍得啪啪作响,缓缓走进了校场。

    听到掌声,全身贯注投入的贺兰雄与吴心莲两人一齐转过头来,而此时,他们仍然保持着先前的姿式。

    “好箭!”高远鼓掌而行,“箭好,人更好,贺兰老兄,好兴致!”

    听到高远的调侃,贺兰雄这才发现自己与吴心莲的姿式有些问题,触电一般松开了手,翻身下马,走向众人,一张老脸却是通红。

    “你们怎么来了?”

    “来得的确不巧!”曹天成大笑不已,转头看着高远,“都督,要不我们改日再来?”

    “来都来了,还说什么改日再来,老曹,我看你又想享受被抬回去的滋味吧?”贺兰雄不怀好意地看着曹天成。

    “今儿个我有援兵!”曹天成大拇指向后一翘,得意洋洋地道:“谁躺下还不一定呢?”

    贺兰雄哧的一笑,“你是说都督?别的我比不上都督,但要说到喝酒么?哈哈,征东府谁人不知都督的酒量?三碗倒也!”

    高远脸色微红,他的酒量的确不佳,贺兰燕是一碗倒,他是三碗倒。(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