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百四十一章 :吴家小姐(书号:13651

第五百四十一章 :吴家小姐

作者:枪手1号
    第一眼看到吴心莲,贺兰燕不由惊叫了一声,一下目登口呆,不只是她,便连随着贺兰燕一起出来迎客的乌拉与苏拉也都瞪大了眼睛,因为今天的吴心莲完全换了一身装束,不再是燕人女打扮,她居然穿上了一整套的匈奴女装。

    看着那满头的小辫,贺兰燕眨巴着眼睛,半晌才问道:“心莲,你这得用多长时间才装扮好啊?”

    看着对面几人的惊讶模样,吴心莲却是很开心,“半天,早上起来后,家里的丫头帮我弄的。”笑眯眯地从身后从人手接过硕大的食盒,“这是家里过年时准备的点心,我每样拿了一些,想着姐姐家里肯定没备这些东西,便送了过来。”

    贺兰燕笑着接过来,递给乌拉,“也不说早些送过来,这年都快过完了。”

    “哪里就过完了,要一直过到正月十五呢!”吴心莲道:“过年快活是快活,可也挺麻烦的,祭祖祭天啊,走亲访友啊,反正事儿一堆一堆的。”

    “你这身打扮,你爹不生气?”贺兰燕问道。

    “不生气!”吴心莲摇头道:“他还夸好漂亮呢!”

    贺兰燕点点头,牵起了吴心莲的手,“我也觉得你这身打扮,是真的漂亮。”她压低了声音道:“哥哥看了,也一定很喜欢。”

    吴心莲一下低下了头,脸上浮起两朵红晕,看着吴心莲娇羞难抑的模样,贺兰燕便忍不住格格的笑了起来,这位吴家大小姐,自从一次贺兰雄去拜记吴凯认识之后,也不知怎的,就看上了自己那跟一头熊似的大哥,为了这个,这位娇滴滴的大小姐可是吃了不少苦头。以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小姐,竟然开始学着骑马,射箭,贺兰燕可知道,这是要吃大苦头的,不说别的,以前吴小姐那软软的白白的一双小手,现在摸在手里,可是已经有了茧,也有劲头多了。

    “走。跟我骑马去,我新近为了弄了一匹马,纯黑色,那毛皮就跟缎一样,摸着可舒服了,最重要的是,性温顺,最适合你这种刚刚会骑,骑术又不怎么样的新手了。”贺兰燕笑道:“这匹马送给你了。这可是我专门为你找来的。”

    “辛苦姐姐了!”吴心莲感激地道。

    “可别这么多礼。”贺兰燕摆摆手,“说不定我以后要叫你嫂嫂呢!”

    吴心莲刚刚恢复正常的脸色,再一次变得血红,看着贺兰燕。不知道说什么好,就算是晓得眼前这位女心直口快,但这样截了当的说出自己的心思,还是让人觉得不好意思。

    “乌拉。把食盒拿到后头去,对了,警告大哥。可不许偷吃,等我们骑会儿马之后,再温上几壶好酒,一起吃。”贺兰燕牵着吴心莲的手,向着后头走去。

    “晓得了!”乌拉格格娇笑着,提着食盒一溜烟向后走跑去,贺兰燕的意思她当然懂了。

    “贺兰大哥在家啊?”吴心莲抬头,瞄了一眼后面。

    贺兰燕微笑点头,心道,你当然知道我大哥在家,不然你巴巴地这么急跑来做什么?不过吴心莲这女她喜欢,不说别的,一个娇滴滴的大家小姐,肯为了自己大哥拉下脸皮,跑来跟自己学骑马射箭,单这份心思,就很不错了。

    后堂之内,贺兰雄看着桌上的食盒发了半晌呆,听到后面校场之上马蹄声响,不由得凑到了窗户跟前,将窗户悄悄地推开了一条小缝。

    校场之上,苏拉牵过来一匹神骏的大黑马,将缰绳递到了吴心莲手,接过缰绳,吴心莲利落地翻身上马,看着此时的吴心莲,贺兰雄眼睛不由一亮,这身打扮,这份利落,如果不是他知道对方的身份,铁定以为对方是一个匈奴人家长大的女儿。

    轻叱一声,大黑马扬起四蹄,缓缓启动,贺兰燕和乌拉一左一右,相伴在吴心莲的身侧,大黑马虽然温顺,但吴心莲毕竟学骑不久,她们也生怕有意外发生,在这个位置,即便吴心莲发生什么事,以两人的身手,也可以轻而易举地展开援救。

    马儿愈跑愈快,吴心莲满头小辫飞扬,看得出来,他很开心,小脸通红,伴随着轻脆的动人心菲的格格轻笑声,贺兰熊不由砰然心动。

    关上窗户,缓缓地退回到桌边坐下,打开食盒,内里的点心极其精致,平常极少见到,想来也是,即便是在以前的扶风时代,吴凯家也是家财巨万,自然是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两手轻拈起一块糯米糕,放进嘴里,慢慢地咀嚼起来。

    高远曾与他说起过与吴氏联姻的事情,那时候的他一口便回绝了,自然不仅仅是因为个人的考量,作为一个匈奴人,贺兰雄不是没有自己的想法,一直以来,他便想着重振匈奴,再建匈奴王庭,如果与吴氏联姻,与原人之间便愈发的纠缠不清,再难脱身了。

    而且他也相信,高远尽力撮后他与吴氏的姻缘,也不仅仅是兄弟情谊,这里面,自然也有着政治的考量,到了他们这个位置,婚姻,已经不仅仅是两个人或者两个家庭的事情了。

    但这一段时间以来,随着他与高远走遍了积石郡周围的村寨,这个想法,慢慢地淡去,他震惊地发现,就在这两年前,匈奴人与积石城的燕人之间,竟然已经交汇融合到了这样一个程度,双方已经形成了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你有我,我有你,很难再区分开来了。

    不说别的,单是自己的贺兰部,与本地人之间联姻的便大有人在,双方不仅在血缘之上,而且在经济之上,都已经融合成了一体,而更多的匈奴骑兵,现在都在积石郡有了自己的家庭,土地,财产,而且日过得比以前要好上了无数倍,每每出征回到这里,看到士兵们那急于归家的迫切的心情,贺兰雄便知道,自己想要重建匈奴王庭的理想,只怕是离自己愈来愈遥远了。

    自己的根基,便在征东军,离开了这里,自己与现在还在草原上流浪的那些匈奴部族之主有什么区别?

    他缓缓地遥头,现在回过头来想想,当初高远的那些举动,无不是怀着深意的,但当时,无论如何自己也是预料不到今天这个结局的。

    “这个家伙!”贺兰雄咽下了嘴里糕点,“难怪外头都说他深谋远虑,算无遗策,我算是被他绑上了战车,再也无法下来了。”

    重建王庭的理想淡去,接下来的,自然便是要在征东府站稳脚跟,坐上更高的位置,自己已经成了征东府的匈奴系的一面旗帜,只要自己好好的,总能为匈奴人争取更多的利益。那么,与吴氏联姻便是一件不错的婚姻,而且外面这个丫头也着实不错,家学渊源,知书识礼,比起草原上的女,自然是胜上不止一筹,而且,他还能为了自己而力求改变来迎合自己,这样的原女,只怕极少了。

    他站了起来,推开门,大步向外走去。

    出现在校场之上的贺兰雄,不仅让贺兰燕有些吃惊,正在策马奔腾的吴心莲显然也吓了一跳,一个不稳,便要从马上摔下来。

    离她不远的贺兰雄一个箭步窜上去,一手勒住大黑马的嚼头,一手托住了吴心莲,“小心些!”他大声叫道。

    一边的贺兰燕笑了起来,向身边的乌拉和苏拉打了一个手势,三人翻身下马,牵着马匹向马棚走去,“大哥,你来得正好,我正渴了,要去喝杯水,你替我照看一下吴家小姐吧,小心些哟,要是跌坏了吴妹妹,吴郡守定然会打上门来找你问罪的。”

    伴随着银铃般的笑声,三个女飞一般的消失在校场之上,贺兰雄苦笑,你还能再明显一点吗?

    吴心莲骑在马上,虽然满脸飞红,却仍是努力地让自己镇定下来,睁大了双眼,看着贺兰雄,贺兰燕说过,他们匈奴男人,可不喜欢女人家娇娇怯怯的作小女儿状。

    “我来教你吧!”贺兰雄牵起了缰绳,有些不敢看吴心莲的眼睛。

    吴心莲满心快活地看着与自己并辔而骑的雄状男,心思早已不在如何控制胯下的战马上了。

    曹府,以曹天成为首的一大家,恭送高远夫妇出了府门,两家相距不远,自然也不用骑马,高远牵了菁儿的手,向曹天成点头示意了一下,举步便向着不远处的将军府走去。

    走了几步,菁儿突然站住了,“大哥,今儿反正是出来了,不如我们再去别家串串门吧。”

    高远有些讶然地看着菁儿,“你想去哪家串门,难得你有兴趣,我便陪你去好好玩一玩,要不然我们去吴家?晚上就在他哪里赖上一顿好酒,这家伙屋里总会藏着一些难得的珍品的。”

    菁儿笑着摇摇头,“吴家我也不知去过多少次了,不去了,不若我们去贺兰将军府上吧,他家我还一次都没有去过呢!”

    “贺兰雄家!”高远怔了怔,心里隐隐感到有些不妙。

    “对呀,贺兰兄妹替征东府立下无数功劳,我们上门去拜访一番,也是应该的。”菁儿笑咪咪地道。(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