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百四十章 :女人们(书号:13651

第五百四十章 :女人们

作者:枪手1号
    前头的男人们说着军国大事,后头的女人们却在谈论着风花雪月,菁儿的香闺之内,曹怜儿被她拉着手并肩坐在床头上,也不知菁儿与与曹怜儿讲了一些什么,曹怜儿满脸通红,便跟刚刚染出来的红布似的,低着头,只是不言声。本由 。。 首发

    菁儿格格笑着,曹怜儿随着她数年,早已情同姐妹一般,她自是有些担心这个妹,高远私下里的柔情蜜意,自然不能为外人道也,但孙晓可是一个蛮汉,哪有高远的半分风情?

    “他对我蛮好的!”看着菁儿,曹怜儿期期艾艾地道。

    “当真是女大留呢!”菁儿笑着,“这才嫁过去几天日,便向着他了,姐姐可是怕你吃亏哦。”

    曹怜儿低下头,只是不言声。

    看着曹怜儿的模样,菁儿换了一个话题,“说起来你的婚礼可也真够热闹的,来了这么多的客人,便连我成婚时,也没有如此热闹呢?”

    “我们哪里能跟小姐比,小姐成婚时,来得客人哪都是什么级别的啊?我们这边,一堆大头兵,再就是一大群商人。”曹怜儿道。

    “可别说,你结婚时,贺兰燕那一曲《求郎》当真是惊艳全场,啊呀呀,真正想不到,贺兰教头在战马之上巾折煞无数须眉,可脱下武装,换上红妆,竟然如此艳压全场。你可不知道,那天回来之后,我可跟高大哥好一顿埋怨。”

    曹怜儿眉头一阵乱跳,“小姐跟高将军埋怨什么?”

    “埋怨他当初去琅琊郡与我成婚的时候,没有带上贺兰教头啊,哎呀呀,这样好看的舞蹈,如果当初能在琅琊演一出就好了。”菁儿一脸的幽怨。

    “高将军怎么说?”

    “他能说什么,只是嘿嘿的笑。就是不答我的话,可把我气坏了!”菁儿笑道,说是气坏了,可看她的模样,却没有一丝的气恼。

    曹怜儿沉默了片刻,抬头看见菁儿明艳的样,咽了一口唾沫,脑里一时之间陷入到了矛盾之,贺兰燕那一曲求郎自然让她也欢喜不已,婚礼过后与孙晓也说起过这件事。但万万没想到,孙晓接下来的一番话,却记她陷入到了惊惧到。

    原来,贺兰教头与高将军之间居然有着纠葛不清的一些事情,虽然孙晓郑而重之地告诉她,千万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菁儿,但此时看到菁儿那因为毫不知情而欢欣的模样,曹怜儿便有些不忍。

    想了片刻,终于咬了咬嘴唇。还是决定将这件事情告诉菁儿,小姐将自己当作妹妹一般,自己可得站在她这边儿才是。

    “小姐,您对贺兰燕了解多少?”她轻轻地问道。

    “嗯?”菁儿有些惊讶曹怜儿的这一问。看了她一眼,道:“以前倒真是了解不多,只是知道将军麾下有这样一位骁勇善战的女将军,听闻征东军的骑兵几乎一小半都是她亲自训练出来的。而且这一次积石城之战,也让我看到了她的确如同传闻一般,是一位女豪杰。”

    曹怜儿在心斟酌了一下措词。“贺兰教头与高将军认识很早,在高将军还是扶风县兵曹的时候,就很熟识了。”

    菁儿本自冰雪聪明,听了曹怜儿这句话,立时便意识到曹怜儿没有说出来的意思,显然是吃了一惊,呆了一呆,这才道:“你是说……”

    曹怜儿用力地点点头。

    菁儿脸上笑容慢慢敛去,半晌,才摇摇头,过了一会儿,又摇摇头,“高大哥本是人之龙,年轻女儿家心怀春,视他为心佳偶,也没有什么错处,我当年不也是这样么?”

    说到这里,她微微笑了起来,“贺兰教头年纪与将军相约,又经常并肩作战,即便是喜欢高大哥,那也是正常的。”

    曹怜儿提醒道:“可是小姐,如果单单是贺兰教头对高将军的单相思那也罢了,可我听孙晓说,只怕高将军对贺兰教头也不是没有意思,当初小姐跟着相爷回蓟城的时候,军有很多人可是很赞成高将军与贺兰教头好的。”

    “这,这话从何说起?”菁儿惊讶之极。

    “小姐,孙晓跟我讲过许多贺兰教头与高将军之间的事情。”曹怜儿的声音更低了一些。

    “你都讲给我听听!”菁儿道。

    在曹怜儿娓娓与菁儿说起贺兰燕与高远的往事的时候,在离此不远的贺兰府,贺家兄妹俩却也正在进行着一场谈话。

    匈奴人没有过春节的习俗,不过贺兰雄身份高贵,在这条街上自然也有他的一席之地,街坊邻居都持上了红灯笼,贴起了大红的春联,他便也入乡随俗,亦样办理,不过府内,就没有什么过年的气氛了。

    相反,此时兄妹两人之间的气氛还有些紧张。贺兰燕瞪着一双漂亮的丹凤眼,恶狠狠地看着哥哥贺兰雄,贺兰雄也是丝毫不相让。

    “燕,你今年已经二十了,年纪已经很大了,与你差不多的族女,现在都是几个孩的妈妈了。”贺兰雄道。

    “哪与我有什么关系?”贺兰燕懒洋洋地道。

    “怎么没关系!”贺兰雄气得跳了起来,“燕,你清醒一些吧,你与高远是没有结果的,早点跳出来,你这样下去,会毁了自己的。征东府英才何其多,而现在又有不少的匈奴部族聚集积石城,这些人,你难道就没有一个看得入眼的吗?”

    “没有!”贺兰燕的回答更干脆。

    贺兰雄气啉啉地看着崛强的贺兰燕,但在对方明亮的双眸对视之下,终于还是败下阵来,颓然坐下,“燕,在这世上,我只有你这一个嫡亲的妹妹,我不会眼看着你这样下去,长兄如父,你的终身大事,我不能任由你这样随性,等过了年,我会替你张罗。父母都不在了,你的事,我可以作主。”

    贺兰燕冷笑,“父母临终之间,都只嘱咐你要带着贺兰部好好地活下去,可没有让你替我张罗丈夫。”

    “我还就管了,怎么着?”

    “好啊,你只管去张罗,去看我怎么收拾那些能入你眼的英才。”贺兰燕看着贺兰雄吹胡瞪眼的模样,突然卟哧一笑。

    贺兰雄顿时便菜了,妹妹的功夫他是知道的,本来就是一等一的身手,后来又跟着高远学过一段时间的近身搏击,当真动起手来,便连自己也不见得能轻易拾掇得她下来,一般的人,又岂是她的对手。

    “燕!”他有些哀怨地叫了一声。

    “大哥,你还是先别管我的事吧,你自己倒是应该先成家了,你是大哥,哥都还没有娶嫂,我急什么?等你娶了小嫂之后,才来操我的心吧!”贺兰燕看着垂头丧气的贺兰雄,不由有些心疼起来,急生智,先想了一个招儿来拖着这事儿。

    “当真?我如果先娶了老婆,你就得听我安排,让哥给你找一个如意夫婿?”贺兰雄眼睛一亮,问道。

    “好啊!”贺兰燕无可无不可,闪烁的眼神,却暴露出她根本就没有将贺兰雄的话当成一回事。

    贺兰雄却不管贺兰燕是如何想的,反正先将话头丢在这儿了,等到了时候,就不怕贺兰燕反悔,只是,急切之间,自己却去哪里找一个老婆呢?

    坐在哪里摸裟着下巴,正自寻思着,外头向起了一阵脚步声,一名匈奴士兵跑了进来,“族长,公主,吴家小姐过来了。”

    贺兰雄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吴家小姐?那个吴家小姐?”

    贺兰燕却是格格笑着一跃而起,“还有哪个吴家小姐?自然便是吴郡守家里的三小姐吴心莲了,这几个月,你不在家,她可是隔三岔五地便往我这里跑。”

    “她跑到我们家来干什么?”

    “要我教她学骑马!”贺兰燕俏皮地一笑。

    “骑马?那个小丫头片,我可见过,娇滴滴的能吃得了这个苦?”贺兰雄不屑一顾。

    贺兰燕大笑起来,“那倒是真的,她来找我学骑马是假的,其实啊,她是找我来拉关系的。”

    “找你有什么关系好拉的,她爹吴凯还有什么摆不平么?”

    “她爹当然摆不平。”贺兰燕走到门边,回过头来,看着贺兰雄,“因为她要做我的嫂,自然便要先摆平我这个小姑。喂,吴家丫头今天又带了什么好东西来?”

    “吴家小姐提了一个大食盒,里面装得什么看不清。”侍卫亦是贺兰部族的人,听着贺兰燕的话,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来又带了好吃的东西来了,哥,一起去。”

    “我可不去!”贺兰雄拉下了脸。

    贺兰燕翻了一个白眼,“她今天,可是冲着你的,说是来找我,只不过是一个托辞,你当真不去?我觉得那丫头挺不错的。”

    贺兰雄怒道:“你的嫂,自然是要能骑得烈马,拉得开硬弓,舞得起马刀的巾帼英雄,吴家小姐,娇滴滴的大小姐一个,我可坐候不起。”

    贺兰燕哈的一笑,“你的要求倒高,我只怕你这样的话,永远也找不到老婆,嗯,不过这样也好,我也不用着急了,哈哈!”

    看着贺兰燕大笑着飘然而去,贺兰雄气得跳了起来,冲着摇晃的门板狠狠地踹了一脚。(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