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百二十九章 :拉皮条(书号:13651

第五百二十九章 :拉皮条

作者:枪手1号
    自己与贺兰燕之间缠杂不清的感情,让高远亦一直很困惑,在这个上头,高远不像一个在沙场之上杀伐决断的将领,反而是优柔寡断,畏畏缩缩,思来想后,这大概与自己的前生息息相关,上一辈,自己每日活在惶恐与血腥,黑暗之,除了利益,金钱之外,感情这玩意儿是可望而不可及,便是想想也觉得是很遥远的事情。|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就有一个注册过°小°说°网的账号。

    而正是这种经历,让他对于感情极度渴望,也愿意伤害任何一段美好的情感,对菁儿如是,对贺兰燕也是一样,进一步,可能伤害菁儿,而退一步保持现状,却又让贺兰燕伤心不已。进退不得,左右为难,这便是高远现在的心境。

    于是他缩起了脑袋,装无知,装糊涂,不愿意勇敢地面对这个问题,但现在,被蒋有权毫不留情地戳破了自己的伪装,高远不免有些恼羞成怒起来,坐在哪里翻阅了一会儿积存下来的公务,总是觉得蒋家权在似笑非笑的盯着他,不由更加心烦意乱起来,一甩袖,丢下一句,“这些芝麻绿豆的小事,你看着办!”,然后竟自扬长而去了。

    看着高远径自离去的背影,蒋家权呵呵的笑了起来,“虽是英雄,终是年轻,面皮也太薄了一些,这可不行!”

    “谁面皮薄?”蒋家权话音刚落,门外却传来一句问话,吴凯笑嘻嘻的出现在门口。

    “我们的将军。”蒋家权笑道:“刚刚我与将军说起贺兰教头的事情,将军面皮薄,恼将起来,拂袖而去了。却将这满案的牍扔给了我。”

    “哈哈哈,谁让你嘴快!”吴凯大笑,“活该你倒霉。你便慢慢批阅,我去了。”

    “吴城守,你来这儿不是为了等着看我的笑话?”蒋家权不满地道,“有什么事情?”

    “本来是要见将军的,但将军被你气跑了,我自然也就走了,这满案的书,看来你连轴转得忙上好几天了。”吴凯幸灾乐祸。

    蒋家权却拉住了他,“却慢些走,这件事,说大不大,但说小也可不小,你是将军的老朋友,这事,你可也得使使劲。”

    吴凯一撇嘴,“这种拉皮条的事情,我可不做,再说了,我与将军不但是上下属的关系,也是老朋友,夫人也是旧日相识,这事儿,我做不得。”

    “什么拉皮条!”蒋家权也恼了,绷起了面皮,“我可是与你说正事,先不说将军与贺兰教头两人郎有情妾有意,只不过将军心有在顾碍,这才弄成现在这般模样,这岂不是生生毁了贺兰教头,如果贺兰教头是一个普通女也便罢了,但你好好想想,她是普通人家的女儿么?她是贺兰部的公主,现在更是整个匈奴部族的天之骄女,有些事情,哪些匈奴人些在还没有搞不清楚,等时间一长,他们都清楚了,不免会心有怨,这大大不利于将军的大业。而将军与她如能成就好事,不单是他们两个会开心,也能让整个匈奴部族更加归心。将来是要生了一个儿,嘿嘿,那可就是名正言顺的匈奴之主。你明白了么?”

    吴凯眨了眨眼,“长史,你慢点说,我被你绕糊涂了。不就是男女之间的那点事儿么,怎么被你弄得如此复杂?”

    “换作普通人,那自然仅仅是男女之间的那点儿事,但如果这事落作了将军和贺兰教头身上,那就是关乎到我们所有人切身利益的大事。”蒋家权严肃地道,“匈奴部族,是将军整合天下的一个不可缺少的重要部分,所以,能将他们更牢地绑在将军的战车之上的事情,我们自然要不遗余力的去做。”

    被蒋家权按在椅上,喋喋不休地说上了小半个时辰,吴凯终于是弄明白蒋家权是非常认真的在看待这件事情,不由两手一摊,道:“这男女之间的事情,我们怎好插手?将军自己都当了缩头乌龟,明显是怕伤了夫人,咱们横插一杠,这事儿不好?”

    “所以还要你帮忙。”

    “我能帮你什么?将军在你这儿都恼羞成怒,拂袖而去,我如果在他面前说这事儿,他定然跳脚将我大骂一顿,说不定还找个时间赏我几个漂亮的婢女,阴我一把,让我有嘴说不清,家里葡萄架倒了,却也不是好玩儿的。”

    蒋家权大笑,“此事,就是要你夫人帮忙。”

    吴凯张大了嘴巴,“我老婆?”

    “对,你老婆,这事儿,我想了又想,还得从夫人哪里下手,咱们两个大男人,平素难以见着夫人,即便见着这了,这种事儿也不好开口,但你夫人就不同了,没事的时候,让你老婆去拜见夫人,有意无意地与她说起这些事情,嗯,装作是你老婆关心夫人,在变相地提醒她小心贺兰教头便好了。”

    吴凯瞪圆了眼睛,“长史,你这可是将贺兰教头卖了,这我可不答应,你不知道,贺兰教头与征东军之间的渊源,这样做,可是要得罪一大批人的。”

    “你想哪里去了!”蒋家权哼了一声,“夫人是那种小心眼的人吗,让你夫人措词用心一些,既要点出贺兰教头对将军一往情深,又要明里暗里说出贺兰教头在征东军的特殊位置以及她的特殊身份,总之,要让夫人意识到,如果将军娶了贺兰教头,那对于将军的大业,着实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夫人不是那种醋坛,或许会一时不高兴,但思虑之下,必然会出面促成这件事,夫人只要一出马,自然万事无忧。”

    “女人在这种事情上,有哪么大方么?”

    “夫人是一般的女人么?”蒋家权不屑一顾,“你忘了,积石城危如累卵之时,她自引百姓上城,素衣于城楼之上击鼓激励斗志的那一幕么?别忘了,她可是氏孙,血管里流着家的血。”

    吴凯沉默良久,“比起前些年扶风县里那个既羞却怯的小女儿,现在的夫人倒的确变了不少。不过这活太复杂了,你认为我家那个老太婆能办得了?”

    “她办不了,你能办啊,你在家里教你老婆,然后让她去鹦鹉学舌便好了。”蒋家权起身,掸了掸袍,“这件事办成了,感谢你的人多着呢!贺兰雄便会对你感激不尽,这家伙对他这个唯一的妹妹,可是一直担心不已。”

    吴凯搓了搓手,“既然如此,便试上一试。”

    丢下一堆公务直奔回后院的高远,自然不知道他的两大心腹此时正在谋画着什么,反而是心有些惶然。

    “夫人呢?”回到后堂,却没有看到菁儿,高远倒是松了一口气。

    “夫人去后边厨房了!”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有些胆怯地看着高远,小声道。

    曹怜儿马上就要出嫁,菁儿身边便没有了贴身的丫头,加之现在积石城将军府极为宽敞,菁儿干脆便从积石城内挑了一批少男少女充实到后宅之,这些少男少女都是孤儿,他们的父母在上一场大战之跟随着菁儿上城御敌,都是不幸倒在了对手的刀箭之下。

    “去后厨了?”高远楞了一下。

    “嗯,夫人说将军您这些天一直在外奔波辛劳,今天回来了,要亲自去为将军您做一些可口的饭菜,让您舒舒服服地吃一顿饭。”小丫头怯怯地说道。

    高远点点头,走出大堂,来到后头,站在长廊之上,隔着窗户看到厨房里忙碌的菁儿的身影,听着她不断地吩咐着几个小和丫头,眼里头不禁有些湿润,当初在扶风家之时,自己第一次对菁儿产生这种异样的感觉,便是因为这一幕,没有人会了解,一个终日活在生死线上的人对于一个安逸的家的渴望.

    想着自己与贺兰燕之间缠杂不清的事情,高便便感到了十二分的愧意,自己已经对不起一个女人了,难道还要对不起第二个么?

    他使劲地揉了揉自己的脸庞,使自己看起来更自然一些,然后背负着双手,施施然地走进了宽敞的后厨,用力地抽了抽鼻,夸张地大叫了一声,”好香啊!”

    忙碌的菁儿惊喜地回过头来,一声欢呼:”高大哥你回来了,我还以为你怎么也要忙到晚间呢?”

    屋里的丫头小们却都是唬得都跪了下来,他们这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见到积石城的主人,征东军的大将军.

    “.”高远大笑着,伸出手来,捏了捏菁儿的鼻尖,那上面,一滴亮晶晶的汗珠便也随之滚到了高远的手上.

    “尽说些疯话,你又不狗鼻,哪能闻到这么远?”菁儿话一出口,突然看到一边跪着的丫头小们,不由羞红了脸,这下完了,与将军的这些小话儿,却是让他们全听去了.

    “你们都下去,今天这顿饭,夫人主厨,我来打下手!”高远呵呵笑着,挥手让那些丫头小们尽数退了下去.”夫人,今天要弄些什么菜,尽管吩咐!”他笑嘻嘻地道.。.。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