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百二十三章 :人心浮动(书号:13651

第五百二十三章 :人心浮动

作者:枪手1号
    坐在大堂之上,看着下头吵吵闹闹的一干武官员,严圣浩脸色阴沉之极,高远抵达河间郡城已经三天了,但三天以来,征东军没有发起一次进攻,只是看到忙忙碌碌的步卒们拖着一车车的木料进到大营,一看便知,这是在打造攻城的器械,从真兵临城下开始,这种工作一直便没有停止,天知道他们现在到底打造了多少攻城器械。。

    杀人却用钝刀磨,这便是严圣浩现在的感受,一柄刀老是悬在头上,但又迟迟不落下来,比唰地一刀砍下来,更让人难受之极。

    这些废物官员们吵来嚷去,没有一个人能拿出一点实实在在的主意,这让严圣浩觉得自己这些年来,当真是白白地养活了他们,亏得以前还觉得这些人都是一些饱学之士,有识之人,真正大难临头,却没有一个人能挺身而出。

    愤然站起,便欲拂袖而去,却被外头突然爆发出的一阵阵惊呼呐喊之声惊到,城外马蹄的奔腾之声,让整个地面都在微微震颤,莫非征东军已经开始进攻了么?严圣浩立即转过身来,以最快的速度奔出大厅。

    阵阵喧嚣之后,却没有了下,征东军来得快,去得也是极速,众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莫名所以,难道对方就是想吓唬吓唬城内的守军么?

    惊愕之下,严鹏从外面飞奔而来,手里却拿着一叠纸张。

    “怎么回事?”严圣浩厉声喝问道。

    “爹,您瞧,刚刚征东军用箭射进来这些东西。”严鹏将手里的那叠纸递给了严圣浩,展开只描了一眼,严圣浩脸上便已变色,将这些纸捏成一团,紧紧地握在手,“马上将这些东西。全都收缴起来,一张也不许外漏。”

    严鹏脸色苦涩,“来不及了,我已经尽可能地收缴,但对方射上城来的太多了,已经有不少落到了士兵手。”

    “严令拾到这些纸张的士兵立即上交,否则杀无赫!”严圣浩喝道。

    “是,我马上去办!”严鹏转身迅速地离开,看着严鹏的背影,严圣浩脸色苦涩。他已经知道对方想干什么了,但却无法可施,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将影响降到最低。将手里的纸团狠狠地砸到地上,严圣浩转身向后堂走去。

    身后的官员们惊诧地看着严圣浩的背影,一名胆儿大的官走上前去,捡起纸团,展开皱巴巴的纸张,仔细看了一遍。脸色亦是难看起来。

    纸张在官员们手一个个的传递着,所有人的脸色都是变得精采无比,这是一张告士兵书,内容极其简单。全都是大白话,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煽动士兵们放弃抵抗,向征东军投降。

    城内士兵的异动在军官们的强力弹压之下。终于平静了下来,一直关注着城内动静的严圣浩虽然觉得精疲力竭,但却毫无睡意。他知道,高远的这一击,的确打在他的软胁之上,城内绝大部分的士兵都是临时招募起来的,他们的绝大部分都来自周边县乡,而现在这些地方,已经尽数落在了征东军手,如果说士兵们没有别样的想法,那是痴人说梦,但没有想到,高远竟然作得如此之绝。

    土地,他竟然给每一户百姓按人口分了土地,发了地契,这绝对是能让所有人发疯的一件事情。

    虽然严鹏反应及时,但是哪有可能一张不漏的全都收缴,这便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谣言一旦开始,便不可能停下来,而且,这极有可能不是谣言,而是真实的事情,因为同样的事情,在征东军很早就控制下的保康,营口,便早已开始了实施,这些消息很早便在河间郡内盛传,河间郡其它地方不少的失地农民,在几个月前,便开始悄悄地向保康和营口奔逃,因为盛传只要去了那里,便能分得土地。

    保康比邻大草原,以前一直是匈奴人侵袭的重点,地多人少,而先去的哪些人也的确分到了田地,消息一传十,十传百,要不是自己反应迅速,立即勒令各县加强防范,严控人口外流,只怕有的县会十去七八。

    “郡守,郡守!”一名身着巡捕官服的官员急匆匆地跑了进来,脸上满是惊惶之色。

    “又出什么事了?”严圣浩不耐地问道。

    “城内大街小巷,突然被贴上了无数的传单,内容与白日里外头射来的内容毫无二致。”官员脸色有些发白。

    严圣浩霍地站了起来,“城内有奸细,你这个巡捕官是怎么当的?马上把这些人找出来,抓起来,砍了脑壳示众。”

    官员脸色发苦,“郡守,属下人手有限,现在所有人都在忙着撕这些传单,尽量不让他们流落出去,实在没有人手再去搜捕奸细,而且属下担心,一旦在城内展开大搜搏,会引起惊慌。”

    严圣浩狠狠地盯着对方,半晌颓然坐下,对方说得没有错,城内本来已经是草木皆兵了。

    “你下去吧,加强巡视,人手不够,去找向司马,借调士兵,加强巡逻,现在最重要的是,防止这些东西流传出去。”

    这个官员刚刚走,却又来了不少的军官,他们反应的内容毫无二致,都是在军营之发现了类似的传单,手拥有传单的士兵已经被抓了起来,但他们却不敢随意处置,整个军营之,已经如同一个火药桶,所有人的情绪都绷到了极致,稍不小心,便会给炸个底儿朝天,营啸的后果,每一个军官心都是一清二楚。

    严圣浩仰天长叹,无法可施。

    一夜,便在他的长吁短叹之艰难地熬了过去。

    征东军仍然没有展开攻城行动,只有他们的骑兵近前骚扰过数次,每一次射上城来的羽箭,都是绑着类似的传单,城内守军已经没有心思去收缴了,因为从昨天到现在,也不知有多少这样的东西流落了出去,再强行收缴,不过是掩耳盗铃罢了。

    所有人都知道,河间郡城,已经是危如累卵了,也许征东军这一刻发动进攻,下一刻,他们已经攻到了城内。

    晌午过后,征东军大营之内,突然人头攒头,一批批人从大营之内鱼贯而出,城墙之上,立刻警钟长鸣,因为过度的疲劳而小眯了一会儿的严圣浩又不得不奔上了城墙,指挥着士兵们准备抵御对方的进攻。

    但马上,弓上弦,刀出鞘的士兵们都呆在了哪里,从远处走来的并不是征东军的士兵,而是服色各异的老百姓,老老少少,男男女女,足足有数千之众。

    这些人走到城下,刚好在羽箭的射程之外,便在征东军军官的指挥之下停了下来,下一刻,城下立刻便热闹了起来。

    “大牛啊,回家吧,我们现在有十亩地了。”

    “孩他爸,别打仗了,家里分了田了,官府还借牲畜,可我不会使啊!”

    “爹,回家吧,我想你了。”

    “儿啊,你老娘病倒了,就想见你一面啊!”

    城上陷入到了死一般的寂静之,严圣浩脸色发青,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高远在传单之后,紧接着的却是这样一招。

    城上安静了半晌,突然当啷一声,一支长枪掉在了地上,一个士兵扑到了城头,扒着墙垛,声嘶立竭地叫了起来,“爹,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抓起来,将他抓起来。”一名军官扑上去,小鸡一般地将这个士兵拎了起来,狠狠地掼在地上。

    几名士兵上前按住这个年青人,五花大绑地将他捆将起来,但接下来的一幕,却让所有人都傻了眼,更多的士兵扑到了城头,看着城下,大声地喊叫起来,城下的百姓似乎也看到了他们的亲人,不顾征东军士兵的阻拦,奋力地冲到了城下,仰头大喊着,城上城下,这一刻,却都是乱成一团。

    “将这些士兵都撤回军营,调亲卫营上来!”严圣浩看着乱成一团的城墙,手脚发抖地吩咐了一句,转身便走。

    城上已无斗志,城下却也没有攻打的意思,到得现在,严圣浩已经知道了对方的用意,但他却无法可施。

    现在城内的一万多新兵已经成了最危险的一群人,他们随时有可能倒戈相向。

    “爹,怎么办?”回到府内,严鹏看着父亲,喃喃地问道。“兵营内郡情汹汹,只怕是压制不住了。就算压制住了,又如何敢让他们上阵作战。”

    “鹏儿,你派人出城,去见高远,就说我要见他。”

    “爹,你要投降?”

    “不投降又怎么办?被他们破城之后,抓住砍了脑壳么?”严圣浩苦笑:“高远如此做法,是不想硬攻,他这是在迫我投降。既然是如此,他就不会杀人,这也是我们唯一的出路了。否则,刚刚哪些老百姓撤下去之后,他马上挥兵攻城,只怕我们已经守不住了。”

    “投降?投降!”严鹏喃喃低语,无力地垂下头。

    “我会尽量去争取好一点的条件,最不济,我们父还是可以做一个富家翁的。”严圣浩安慰地拍了拍儿,“事不可为了,强自撑着,只是枉丢了性命而已,智者不为也。”(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