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百二十章 :决裂(书号:13651

第五百二十章 :决裂

作者:枪手1号
    赵军采有的纯粹就是人海战术,欺负的就是山南城守卫人数稀少,这样的不分主次,全面进攻的策略,会对进攻者造成比较大的伤亡,但只要有一点突破,便能导致整个城墙的失守,更何况,冯发勇还知道高远给他埋伏了后手,在双方激烈的搏杀之,冯发勇的心思其实并没有放在城墙的攻防战上,这样的进攻,其实不需要什么指挥了,纯粹就是乱拳打死老师傅的节奏。

    冯发勇一直在想着,高远伏下的到底是什么后手。

    马上,他就知道了后手是什么,因为城,突然传来了震天的喊杀声,冯发勇甚至听到城内传来了急如雷霆声的马巴蹄声。

    城内,竟然有高远的细作,而且是骑兵,是数量不少的骑兵,这一瞬间,冯发勇当场石化,高远,到底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冯发勇呆若木鸡,孙澳波同样如此,他回过头来,看着城下街道之上,一队队的骑兵风驰电挚而来,挡在他们前面的秦人,被毫不留情地劈翻在地,其一部直奔城门,而另一部,竟然踏着上阵的阶梯,直接杀上城来。

    城下的赵军齐声欢呼起来,他们看到了城上守卫的秦军突然之间乱成了一团,看到了在城墙之上往来驰骋,纵情劈杀的骑兵,蚁附攻城的士兵们瞬息之间,觉得体内一下多了无数的能量,奋勇向上攀登,跃上了城墙,加入到了攻击秦军的行列,短短的数息时间,本来防守还算严密的城防体系顿时千疮百孔。

    孙澳波看着隆隆打开的城门,看着那轰然落下的吊桥,绝望地闭上了眼睛,那个在城上疯狂来回砍杀的骑将他是认得的。这些天,曹天赐出入郡守府,孙澳波也见过好几次。现在他明白了,一切都是陷阱。

    城外的秦军必然已经全军覆灭,秦国在山南郡的军事力量到此刻为止,已经没有剩下一丝了。他疯狂地大笑起来,举起了还滴着血的佩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大吼道:“王上会为我们复仇的。”

    钢刀用力向内一勒,鲜血迸溅。孙澳波的身影从城上向一块石头一般坠落下去,砰然坠地。

    山南郡城破。

    路超只是被缚住了手脚,并不像其它的郡守府官员那些五花大绑,四马攒蹄,毫无尊严地被扔在大厅里,他被单独关在一间小花厅里,门口站着两个带刀的征东军士兵看守他。小花厅里还有一个人,那就是路超的母亲,路夫人。

    路夫人在流着泪。从事发的那一刻,从征东军士兵冲进后院,将所有的仆从都捆了起来,将她与路斌带到这间小花厅。看到被绑着的儿,她被明白了一切。

    从她流露出要离开辽西,前来与儿团聚,一个巨大的阴谋便开始在谋画当。当她启程的时候,便是这个阴谋启动的时间。

    什么马匪袭击,什么保护自己前来山南郡。一切都是假像,高远要利用的是她的身份,将这些征东军士兵带进山南城。

    自己亲手毁了儿辛辛苦苦才建立起来的这一片基业,他的事业,只怕要到此为止了。秦人极为苛刻的律法,注定儿将会受到极为严厉的处罚。

    路夫人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想这么多干什么,现在自己一家都落到了高远的手,秦人的律法又还有什么用?

    现在她只是企盼,高远能看在往日的情份之上,留下路超一条命,只是超儿那么要强的一个人,能如接受这个屈辱的命运么?

    从看到路超的那一刻起,他便一直闭着双眼,不言不动,宛如一具僵尸,就这样坐在哪里,如果不是胸膛还在微微起伏,路夫人简直怀疑自己的儿是不是还活着。

    城内的喊杀声已是愈来愈微,显然,赵军已经进城,而且扑灭了任何有可能的反抗,山南城,已经全数落到了赵军手。

    小花厅外,有脚步声响起,门口两名侍卫闪开身,曹天赐出现在门边,略微停顿了一下,他走了进来,走到了路夫人身边,躬身一揖,没有说话,直接转身到了路超身边。

    “路公!”曹天赐开口道:“山南郡城已经破了,赵军已经入城。”

    路超的身微微抖了一下,缓缓地睁开眼睛,“何仰光将军他们是不是已经死了?”

    “是!”曹天赐点点头,“我们护送老夫人过来,沿途袭扰的马匪,都是我征东军骑兵,真正的马匪,早已被我们在前期肃清,我们的目的就是引诱何仰光率骑兵来援,我们来到这里的骑兵足足有三千人,所以,何仰光将军的一千铁骑,被我们包围,尽数战死于沙场。然后我军与赵军合作,突袭了那三千步卒。最后,赵军再次设伏,击败了周澄率领的二千出城援兵,在我们的支援之下,周澄仅仅带了数十人突围,当然,最后的结果你也看到了。”

    路超的身剧烈的颤抖起来,喃喃地低声道:“都是我,都是因为我,才会导致现在的局面,我该死,我该死。”

    “路公!”曹天赐向前一步,伸手按在了路超的肩上。

    “叫我路司马,我是大秦山南郡司马路超。”路超鼓起了眼睛,狠狠地盯着曹天赐。

    曹天赐皱眉,松开了双手,后退了一步,看着路超,“好吧,路司马,其实就算没有老夫人这回事,何仰光也难逃我们与赵国的联合攻击,这一件事,充其量只是减轻了我们攻破山南郡的难度而已。”

    “为什么不杀了我?”路超看着曹天赐,冷冷地反问道。

    “超儿!”路夫人惊骇地大叫起来。

    曹天赐摇摇头,“从头到尾,高将军就没有想过要杀你。高将军说,希望路司马能够回辽西去,以你的才能,足以和他一起做一番大事业。从小你们便是兄弟,路将军就像是他的父亲一般,将军希望你们仍然能像过去那样。”

    路超哈哈大笑起来,“好一个兄弟情份。连我的母亲,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妇人也要利用,高远还有脸说这些,人,不能无耻到这个份儿吧!”

    曹天赐沉默片刻:“高将军说,希望你能体念他的难处,如果任同山南郡发展壮大,终有一天,秦人会向他出手,为了征东军的未来,他不能不出手。这是两国征战,讲不得情义,但他对于路氏一家的感情从来没有变过,他希望你能回去。”

    路超呸地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你去告诉高远,要么干净利索地杀了我,我没有什么可怨的,要么便放了我,我是大秦山南郡的司马,这辈这要不死,便一定会以他为最大敌人,一辈会以灭杀他为最终目的。”

    “路公!”曹天赐厉声叫了起来,“请不要自误。”

    路超凄厉地笑了起来,“滚,就这样对高远说,哈哈哈,他派你来与我说这番话,是不敢面对我吗?是不敢看到我母亲吗?还是不敢面对我父亲的骨灰,滚出去!”

    曹天赐手按在刀柄之上,躇踌片刻,终于还是重重地跺了跺脚,一个转身,冲了出去。“看好他们。”他对门口的卫兵道。

    “超儿!”路夫人双泪长流,“是我害了你!我要是不来你这里就好了。”

    “不,母亲!”路超摇着头,“既然高远已经动了这个念头,你即便不想来,他也有的是办法说动您,让您过来。”

    “公,您可以假装先答应他,然后伺机逃脱。”路斌亦是后悔不已,“想不到老爷照顾了几十年的高远,竟然是如此的一个白眼狼。”

    “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活,我是不会向高远低头的,哪怕是假装。”路超厉声道:“路管家,这种话,以后提也不要提。”

    小花厅里,陷入到了沉默之,只余下路夫人轻微的啜泣之声。

    入夜过后,外头再一次响起了脚步之声,曹天赐重新出现在了路超等人的面前,跟在他后面的,还有数名护卫。

    “松绑!”他挥了挥手,护卫们一涌而上,解开了路超与路斌身上的绳。路超站了起来,轻揉着手腕,冷眼看着曹天赐。

    曹天赐也狠狠地还瞪了他一眼,“带他们走。”

    两名护卫上前,抬起了路夫人坐着的那把大椅,其余的人上前,拥了路超与路斌便向外行。路斌脸色惨白,这是要杀头了么?当路超严辞拒绝曹天赐之后,路斌就感觉到,只怕路氏的路要走到头了。

    一行人没有在城停留,而是径直走到了城外,那里,一列由数十两马车组成的车队正停在哪里,而车队的两旁站在的士兵,却是在这一次攻城战被俘的秦国士兵。

    路夫人被放进了最前方的一辆马车,在哪辆马车身旁,一个人静静地站在哪里,看到那人,路超的两眼顿时燃烧起了怒火,只恨不得冲过去,将那个人生生掐死。

    那个人,自然就是高远。(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