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百一十九章 :里应外合(书号:13651

第五百一十九章 :里应外合

作者:枪手1号
    周澄带着两千秦军出了城,这使得城内的守军只余下一千,这点人,即便是手牵着手站在城墙之上,也只能勉强将山南郡的城墙站上一圈,这点兵力对于山南城来说,着实是薄弱了一点,好在路超认为山南郡所处的地方,应当不会有大规模的敌人来犯,即便是马贼绕过外面的大军来袭,以他们的装备,以极难打下山南城。

    一千秦军全都上了城墙作必要的戒备,这使得城内极度空虚,曹天赐呆在郡守府内,发现整个郡守府内竟然没有了一个卫兵,只有一些侍女仆人进进出出。他现在麾下只有一百余伤兵,但这些伤兵都是高远精心挑选出来的,看起来的确都受了伤,但并不影响他们作战。更何况,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还有易彬率领的四海商贸的一百余人,这些人自然不是什么商队伙计,一个个都是实打实的征东军士兵装扮而成的。

    曹天赐在等待着那最后的时刻到来。

    一天过后,曹天赐盼望的时刻终于到来了。

    今天,雪并没有怎么下,上午干刮着刺骨的寒风,到了午后,簌簌下了一阵雪籽之后,老天爷便收兵回营了。路超刚刚视察了一遍城墙,他倒不是来看士兵们用不用心,而是来看城上的士兵能不能在这个寒冷的天气之喝上一口热汤,城只剩下这一千士兵,全都上了城墙,天气寒冷,呆在城墙之上,即便是他身着重裘,也感到冷得难受,何况这些士兵身上还披着凯甲,自然是更冷。

    视察的情况让他感到很满意,后勤对军队的保障还是很到位的,午饭时刻。一锅锅热腾腾的汤便抬上了城墙,看着士兵们啃着窝窝头,喝着热汤,脸上露出满足的表情,路超自己也觉得插满足。

    和士兵们一齐吃了一个窝头,喝了一碗热汤,路超决定回到郡守府,前两天易彬与他商谈的事情,他决定答应易彬,只是现在预料之的母亲带来的财产已经尽数丢在了雪原之上。只怕易彬的条件要有变化,不过凭着自己山南郡司马的身份,也足以拿到足够的筹码。

    一只脚已经踏上了下城的台阶,一声尖厉的嘶鸣之声,让路超跨出去的脚骤然僵住,那是鸣镝,是前方哨所射出来的鸣镝。

    每支军队都会有示警用的鸣镝,不同的军队,所采用的鸣镝的响声并不相同。这是秦军所独有的鸣镝声音,不只是一声,而是在第一声响过之后,又连接有两支鸣镝响起。

    三支鸣镝响过。山南郡城之上轰地一声,所有正在吃饭的秦军都站了起来,扔掉了手的窝头,汤碗。一起扑到了城墙边,睁大眼睛看向远处。

    虽然没有下雪,但天地之间。仍然有一层薄薄的雾蔼,视线并不是太好。从哨所那方,隐隐约约有数十骑快马正在向山南郡奔来,而哨所,已是冒起了股股青烟,短暂的片刻功夫,哪里已是浓烟滚滚。

    “有敌来袭!”一员偏将大叫起来,路超或许不清楚,但这员偏将却清楚不过,先是三响鸣镝,接着将哨所自燃,只能说明来袭之敌数量众多。

    “孙澳波,孙澳波!”路超转身奔了回来,大声地叫着。

    偏将小跑着过来,“路司马,有敌来袭,敌人起码有数千人,马上关闭城门,准备作战。”

    “你来指挥,马上!”路超大叫道,指挥作战,他并不擅长。

    吊桥缓缓升起,城门在吱吱呀呀的声音之,开始关闭,路超突然大叫了起来,“等一等,等一等,那是周澄将军。快,马下吊桥,城门别关严,等周将军回来。”

    最前方,那奔腾而来的数十骑,正是一天前,带着两千秦军出城而去的周澄,此时,在他身边,只余下了数十名骑兵,全身是血的他们,正一路向着这里狂奔而来。

    而看着他们身后的追兵,路超与孙澳波两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黑压压的一片骑兵正风驰电挚而来,而在骑兵的身后,还有数量更多的步卒正在向着这里奔来。

    “不能放下吊桥,马上关闭城门!”孙澳波脸色惨白,“拉起来,将吊桥拉起来,弓箭手,床弩手,投石机,准备身击!”

    “那是周将军,周澄将军!”路超大叫起来。

    “路司马。”孙澳波霍地转身,看着路超,“周澄将军与敌人太近了,如果放周澄将军进来,敌人的骑兵便跟着冲进来的,城里只有一千士兵,要是让他们冲进了城内,那就全完了。”

    向着城门狂奔而来的周澄看着吊桥越升越高,而吊桥之后的城门也轰然关上,脸上不由露出绝望的神色,回过头来,追击的骑兵离他仅仅只有数十步之遥,这个距离,对方不放箭射击,只能说对方是想跟在他的身后,冲进山南城。

    周澄一带马缰,沿着城前的壕沟,向着一侧狂奔。

    “孙澳波,守住山南城!”他大声嚎叫着。

    “将军放心吧,我一定守住山南城!”城上,孙澳波厉声喝叫道,“放箭!”

    嗖嗖之声不绝于耳,城头之上,密集的箭雨射下,床弩的尖啸之声与投石机的隆隆之声交相响起,冲在最前头的一批追击者立时便石头般的栽了下去。而与此同时,在他们的身后,亦是射出了一排排的羽箭,绕城而走的周澄等数十骑便在这一阵箭雨之纷纷倒下,栽倒在了城下的壕沟里。

    “是赵军,赵国人!”孙澳波看着城下的敌军,愤怒的大叫起来,路超两手死死地抠住城墙的砖缝。

    周澄身死,追击的赵军骑兵便向后退去,退到了羽箭的射程之外,列开了阵势,而在他们的身后,源源不绝的步兵正在集结。

    “无耻的赵国人,竟然偷袭!”孙澳波紧紧地握着拳头,“路司马,起码有一万人。”

    “能守住吗?”路超霍然转头,看着孙澳波,“能守住吗?”

    “我尽力!”孙澳波看着路超,“敌人太多,而我们的人太少,路司马,马上派人求援吧,希望我们能撑到那个时候,赵军既然抵达到了这里,只怕何仰光将军也凶多吉少,赵国人与马匪和匈奴部落勾结起来了。”

    路超不再说话,转身便向城下走去,“守城的事情交给你了,我不再这里给你添乱,我下去给你调运军械,组织民壮,城内所有秦人,都应该走上城墙,捍卫秦人的国土。”

    路超走下城头,再不回头,而城外,震天的呐喊之声,隆隆的战鼓之声响起,他知道,赵人的进攻开始了。

    他骑着马直接冲进了郡守府,他要在那里,集合起所有郡守府的官员,马上给他们分派任伤,让他们去分头召集城内的秦人,打开军械库,分发武器,将所有人都动员起来,走上城头,去与赵人决一死战。

    战马一进郡守府,他便看到了让他惊讶的一幕,郡守府内宽广的校场之上,曹天赐全副武将,手牵着战马,凛然而立,而在他的身后,一百余征东骑兵也都披持齐整。

    “曹将军,这是我们秦人与赵人的战争,你们不必上去,我希望你们就待在郡守府,如果我们守不住了,拜托你带着我的母亲冲出去,我不能在母亲身边尽孝了,请将母亲交给高远,母亲的后半生,便托附给高远了。”路超冲着曹天赐深深的鞠了一躬。

    曹天赐的脸色却很复杂,他缓缓地走到了路超身边,向他行了一礼,“路公,对不起了。”他扬起了手,在路超讶异到了极致的脸色之,一掌劈在路超的后颈之上,路超大大地瞪着眼睛,不敢置信地倒了下去。

    曹天赐伸手扶住了晕过去的路超,身后两名士兵奔过来,一左一右挟住了路超。

    “将路公带到后宅,与路夫人关押在一起吧,留几个人看守。”曹天赐吩咐道。此时,郡守府内,山南郡城几乎所有的官员,都被五花大绑地丢在了大堂里。

    “上马!”曹天赐厉声喝道。

    一百余骑兵翻身上马,一手持刀,一手拔出骑弩。

    “出发!”曹天赐一夹马腹,向着府门冲去,随着他冲出府门,身后一名骑兵扬手射出一支鸣镝。

    而在距离郡守府不远的易彬,听到了那声鸣镝的脆响,立即兴奋地吼道:“所有人,上马,准备战斗!”

    一百余商队伙计利索地牵出了马匹,跨上坐骑,他们用来拖货物的马儿,本身便是战马。

    易彬的队伍冲出他们的居所的时候,恰好曹天赐的队伍奔行过来,两支队伍合并在一处,向着城门处狂奔而去。

    此时,城外的冯发勇,已经指挥着全军向前压上,他并不知道高远的布置,但高远告诉他,全军抵达山南城时,立即全军压上狂攻,到时候,会有意外的惊喜给他。

    冯发勇不知道这意外的惊喜是什么,但他明白,在这样的大事之上,高远是不会糊弄他的,因为他打不下山南城的话,对高远没有任何的好处。

    近万名赵军呐喊着冲了过来,每个手里都提着一个装满了积雪的袋,将袋仍在壕沟之,片刻之间便填出了一条百多米的通道,赵军举着云梯,靠近城头,蜂涌而上。(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