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百一十八章 :行动的第二步(书号:13651

第五百一十八章 :行动的第二步

作者:枪手1号
    一百多鲜血淋漓,伤痕累累的士兵或躺或坐在哨卡之外,而路夫人此时则躺在哨卡之的一具竹躺椅之上,这也是这个哨卡之内最舒适的一个卧具了,在路夫人的身则,路斌与曹天赐两人一左一右侍立。。。这个哨卡是进入山南郡的最后一道盘查,这一百多人虽然伤痕累累,但仍然是军队,没有得到城内的允许,自然是不能进城的。

    哨卡的伍长小心翼翼的在一边服侍着,只可惜他这里除了能奉上一点热水和一盆炭火之外,却也拿不出其它东西了。

    路夫人是山南郡司马路超的母亲,他自然是不敢怠慢的。

    远处传来马蹄之声,路夫人紧闭的眼睛猛地睁开,或许是母连心,她直觉到路超来了,她刚刚撑着竹躺椅的扶手坐起来,马蹄声已经倏然到了哨卡之外,路超飞身下马,直奔哨卡,慌乱之间,竟然忘了他还穿着长长的官袍,险些被长长的袍服前端绊倒,一个踉跄之下,路超竭力稳住身,跨进了哨所之内,看着躺椅之上怔怔看着他的母亲,路超眼里蓄满泪水,卟嗵一声双膝跪倒,膝行到路夫人身前。

    “母亲,您受苦了。”

    路夫人张开双手,将路超紧紧地拥在怀,放声大哭起来,路鸿死后的惶恐,伤心,绝望以及雪原之上的亡命,在她的哭声之尽情渲泄着。

    好半晌,路夫人才勉力控制住情绪,两眼死死地盯着路超,似乎怕他又从眼前消失一般,手在身边摸索了几下,一边的路斌会意地解开身上的包袱,解开,从里面掏出一个木匣,递给了路夫人。

    路夫人双手捧着匣。轻轻地摸裟着盒的表面,一时之间,又是老泪纵横,“超儿,我将你爹带来了。”

    从路夫人手接过骨灰盒,路超紧紧地将小小的盒搂在怀里,泪如雨下,数年之前,与父亲分别之时,父亲还龙精虎猛。那个时候,却万万没有想到,再见面时,居然只是一抔骨灰。

    有了路超这张最好的通行证,一百余征东军就这样大模大样地进入了山南郡,住进了守备森严的郡守府,对于这些浴血拼命,损失超过一半人马才将自己的母亲护送到自己这里的征东军将士,路超异常感激。

    郡守府内的卫兵。绝大部分卫兵已经随着何仰光出征,空出了不少的房间,路超便将曹天赐等人安置到了这些房间内,随即又召来了城内的大夫。替这些士兵治伤。山南郡本来缺少药材,但恰好四海商贸的商队逗留在山南郡城内,于是这些药材立即便被路超购来,用在了替这些士兵治伤之上。

    感谢的话不必多说。毕竟对方损失了如此多的人命才将母亲送到,大恩不言谢,路超自觉得无法报答对方。只能在这个方面给予他最大的能力。

    曹天赐站在屋檐下,仰天看着天空,晴郎了两天的老天爷在今天晚上终于又开始飘飘洒洒下起雪来,冰冷的雪花落在脸上,一丝冷意透过面郏,将心头里的燥意慢慢地浸透,今天晚上,他喝了不少的酒。

    他更没有想到的是,路超设宴感谢他,居然还邀请了易彬,看来一切都进展顺利,易彬一行人等也取得了路超的信任,这样一来,在山南郡,他能动用的人便超过了两百人。这大大地保证了行动成功的可能性。

    凭良心讲,路超是一个不错的人,有情有义,对他们这些心怀叵测的人毫无怀疑之心,在席间的交谈,让曹天赐了解到山南郡于路超而言,就像是他的一个孩一般,从无到有,都是路超一手一脚找拼出来的,但马上,自己就要向他举起刀,夺走他珍爱的这一切了。

    只能怨彼此站在不同的地场之上。借着雪的冰凉浇透了内心的燥热,曹天赐大步走回房间,准备大睡一觉,行动应该就在这几天展开,自己和自己的兄下,都必须保证有良好的体力。

    路超丝毫没有感受到近在眼前的危险,他也没有想到远在辽西的高远,居然将主意打到了山南郡,于他而言,此时的曹天赐一行人是保护救助自己母亲的恩人,而易彬的商队,则会使他的山南郡在经济之上更上一层楼。

    无论是曹天赐,还是易彬,他们所处的地方,都是山南郡最要命的所在。

    山南郡在平静地过去了两天之后,终于嗅到了不平常的气味,何仰光的军队已经整整两天,没有发回任何信息了,这让路超感到有些不安,按照先前的约定,每天,何仰光都会向山南城派出一拨信使,回报他们的所在以及现在的行动,而信使也将带回山南郡现在的状态。

    但整整两天,何仰光没有派回信使了,如果是一天还可以理解,但两天都没有,就值得警惕了,何仰光是标准的军人,所有的行动都会遵照条规,这样的事情出现在他身上,让路超感到不安。

    但他又找不到这种不安的源头,何仰光带着一千铁骑,三千步卒出去拉练,这股力量在方园百里,甚至整个草原之上,根本找不到对手,唯一有这个力量的赵国人,距离他们的距离实在太远,而且,也没有任何情报显示赵国现在有对秦国对武的意思。

    路超在焦燥不安之又度过一天,何仰光依然没有任何信息,这一次不仅是他,便连留守山南郡的副将周澄也坐不住了,找到了路超,开始商议这不同寻常的事情。

    “派出去哨骑了么?”路超看着周澄,问道。

    “昨天已经派出去了,但天气又变得恶劣了,我们不知道何将军的具体行踪,只怕很难找到。只能出去碰运气。”周澄也是坐卧不安。

    “何将军要去扑灭的几股匈奴人的大营在哪里,何将军就应当在哪里!”路超大声道:“怎么会找不到?”

    “这些部落的地点我也派人去了,在哪里发觉了匈奴人的营地,已经被扑来池,但就是没有找到何将军的踪迹。”周澄脸色发苦,“现在哨骑已经开始扩大范围了。

    “还没有回?”路超追问道。

    “昨天的都还没有回来,今天我又派了一拨出去了!”

    路超楞怔了片刻,突然道:“我母亲过来的时候,曾遭遇过人数超过两百的马匪,何将军是不是遇到了他们?”

    “两百余马匪,又如何是何将军的对手!”周澄摇头否定,“他们这点人手,也没有力量撼动何将军。”

    “我听曹天赐说,袭击他们的马匪是几股不同的马匪组织在一起的,周将军,你说会不会方园数百里的匈奴人和马贼都纠集到了一起,突然袭击了何将军?他们每一股的人手是不足,但如果合在一起,只怕也是一个不少的数目。”路超道。

    “这怎么可能?”周澄讶然,“匈奴人已经是一盘散沙,互相之间也是攻伐不休,哪有人能有这个本事,能让他们放弃仇恨,纠集到一起?”

    路超点点头,周澄说得也是事实,但转念一想,却又道:“这两年,何将军每到冬季,便会派出军队去袭击这些匈奴部落和马贼,已经有了规律可循,有不有可能匈奴人已经意识到这一点,想到何将军会出兵,他们这才联合起来。”

    这话一出,周澄也动摇起来,的确,这两年,他们每到冬季便会以匈奴人作为练兵对象,出兵袭击他们,已经形成了规律,如果真如路超所言,匈奴人知道了这个规律,为了避免再被何仰光这样予取予求,暂时的放弃矛盾,联合在一起,与何仰光并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可即便是这样,也不该没有信使回来了?”

    “那些马贼骑术精奇,我怀疑他们遮蔽了何将军与我们之间的信使通道。”路超道:“何将军,这两天你派出了不少信使,哪个方向上的一直没有回来?”

    被路超一提醒,周澄顿时毛骨悚然,霍地站了起来,“路司马,我要带兵出城去接应何将军,你所猜想的,只怕是真的。”

    “城内只有三千人。”

    “我带两千人去,留下一千人由你指挥防守,这些马贼没有攻城的能力,一千人应当够了,我建议山南郡马上进入战备状态,所有士兵准备上城,预防匈奴人的突袭,就算他们突然来了,但只要城内戒备,他们根本不可能打破山南城。”

    “那就这样吧!”路超站了起来,“周将军,你一切当心,但你这次出去仅限于城外五十里,一旦在这个范围内找不到何将军,你必须马上返回。”

    “我明白了!”

    曹天赐是在军号声被惊醒的,他披着被,凑到窗前,便看到一员将领正全身披挂的走出了郡守府,而在他的身后,一波秦将依步依趋,他微微一笑,又跳回到床上,将自己捂了一个严严实实。

    第二步,已经展开了。从山南城出去的秦军,等待他们的将是全军覆灭的命运。(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