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百一十三章 :大戏开演(书号:13651

第五百一十三章 :大戏开演

作者:枪手1号
    当马匪再一次出现在车队的前方之时,马力一直自信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慌乱,与先前的数骑不同,这一次,马匪的数量到了数十人,他们仍然在里许之外,像一头头野狼一般在打量着他们的食物。

    “曹将军!”马力霍地回头看着曹天赐。

    “不行!”曹天赐想也没想,直接便回绝了马力,“马校尉,我们绝不能再派出人手了,派得少了,这是给对手送脑袋,派的多了,哼哼,他们只怕正希望我们被激怒,一股脑地全军出击吧!”

    “你是说?”马力问道。

    “这是一个陷阱。”曹天赐断然道:“马校尉先前说过,这很有可能是从远方流窜而来的一股马匪,现在看来是真的,他们肯定缺少食物,身缺少被给,所以盯上了我们,哪怕我们是有军队护送的车队,”

    “他们的人应当不多!”马力沉吟道。

    “是不多,我估计着,他们应当在五十到一百之间,如果超过了一百的话,他们就会强攻,而不是弄些鬼魅伎俩俨引诱我们了。”曹天赐点头道,丝毫不顾忌马力有些难堪的脸,“他们期望着我们被激怒,然后全军出击去追击他们,然后呢,他们藏起来的人便会来袭击我们的车队。”

    “我们分兵一半出去,应当与他们有一战!”马力道。

    “不行!”曹天赐摇头拒绝,“马校尉,这些马匪既然能从远处一路逃窜至此,他们的战斗力便不容低估,再说了,我的任务是护送路夫人,而不是歼敌建攻,将路夫人送至山南郡路公手。我便算完成了任务,我不想节外生枝。不必理会他们,我们走吧,他们人也应当不多,只能采取这种诡计,只要我们聚拢在一起,他们便不处下嘴。”

    “我死了三十个人,你也同样死了三十个,你不想报仇?”马力想再努力一次。他带着的数十骑人马,此时只剩下了十个人。如果这样回去,免不了要受军法相责。

    “战场伤亡,谁也无法预估,就算是想要报仇,那也是将自己的任务完成之后再说。”说到这里,曹天赐的语气已是冷了下来,“马校尉,不必多言了,等我们到了山南郡。完成任务之后,我会带着我的兄弟们去草原上寻找这些马匪,将他们杀个精光报仇。”他回头看了一眼车队,摇头道:“现在。不是时候。”

    马力叹了一口气,他知道曹天赐是对的。

    几十名马匪在一侧窥伺,这前进的速度自然也可想而知了,半天时间。还没有走出十里地,这期间,曹天赐也曾摆出分兵而击的姿态。但只要他的人马一出动,马匪就立即后退,而曹天赐收兵,他们便又逼近,便如同牛皮糖一般粘在这支车队之上。

    有这样一支马匪呆在一边,大家的午饭便只能啃着冰冷的干粮,和着地上的雪花胡乱地吞咽下去,稍事休息,便又开始赶路,远处的马匪看到始终不能再引诱出对方的人马,似乎也有些心不在焉了,终于开始缓缓向远处退去。

    “看来他们是见着无机可趁,退走了!”马力松了一口气。

    “不见得!”曹天赐反而更担心起来,“马校尉,我担心他们会集结人马来强攻。”

    “那岂不是更好么?”马力道:“他们一齐来了,正好聚而歼之。”

    “我担心打不过他们。”曹天赐叹着气,“我们要分心两处,一边要保护路夫人的安全,一边又要与敌作战,要知道,马匪可不在乎路夫人是死是活,而路夫人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俩,就算打赢啊这场仗,只怕也活不了吧?高将军会要我的命,而路公会饶了你?”

    马力脸色微变。

    但让马力更惊恐的事情在一个时辰之后出现了,正如曹天赐所说,马匪聚集了起来,在这个距离之上,他们完全可以数清楚对方的人数,竟然超过了一百五十骑。

    咕咚一声,马力与曹天赐不约而的咽了一口唾沫,互看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眼看到了畏惧,一百五十骑马匪,再加上先前马匪表现出来的战斗力,这仗,只怕是不好打了。更何况,他们还要分兵保护路夫人。

    “他们为什么还没有展开进攻?”马力强压住心头的惊惶,看着曹天赐,问道。

    “我怀疑他们还有人手。”曹天赐的声音很低,有些颤抖。“这肯定不只一支马匪队伍盯上了我们,先前那一支想吃独食,但发觉我们有些扎手,又不肯上他们的当,无法可施,现在恐怕是去联络更多的人手了。”

    “那怎么办?”马力也怕了起来。

    “你先前不是说,你们何将军的人马离这儿不远吗?”曹天赐问道:“要是你快马去求救兵,这一来一回,要多长时间?”

    “只怕要一天时间。”马力道。

    “一天便一天。”曹天赐咬牙道:“你马上出发,去找何将军讨救兵,你最好快一些,不然就替我们收尸吧!”

    “你们能挺一天?”

    “我会找一个有利的地方扎下营来,不走了,守。”

    “守得住?”

    “守不住也得守。”曹天赐指了指身后那些马车,“那里头,我们还带着一些防守器械,本来就是担心碰到这种情况,马校尉,你觉得怎么样?”

    “好,我去。我这十个人也留下来帮你。”马力咬了咬牙。

    “算了吧,多十个人少十个人于我们没有多大帮助,马校尉,你以为你可以轻轻巧巧的便跑去救援啊,马匪肯定会拦截你的,带上你的兄弟吧。”曹天赐淡淡地道:“让他们掩护你,如果你们都被马匪截住了,那我们可就真的完了。”

    “好,那你保重!”马力伸出手去,用力地握住曹天赐的手,“一切都拜托你了。”

    十余骑秦兵从车队之奔出,向着一侧狂奔而去,果然不出曹天赐所料,那些马匪立刻便分出数十骑人马,绕过车队,向着马力一行人狂追而去。

    看着马力远去的身影,曹天赐嘿的一声,偷笑了起来。“前进,加快速度,前进!”

    不知是不是马匪的援军没有到,不远处的马匪一直没有发动进攻,就这样一直尾随着车队缓缓前进,直到夜幕降临,曹天赐决定停下来扎营,马匪就在不远处,自然不可能再好整以暇的搭帐蓬,众人将所有的马车围拢过来,卸下了马匹,将所有的马车连接在一起,形成了一个车阵。

    车阵里只生起了一堆篝火,路夫人与路鸿坐在火边,有些担心地看着不远处的马匪,他们也扎下了营地,数十堆火熊熊燃烧着,隐隐约约地传来马匪们的怪笑之声。

    曹天赐走了过来,坐在火边,满脸的沉重之色。

    “曹将军,会不会有危险?”路鸿的声音里透着惊慌。

    曹天赐低头想了片刻,抬起头来,“路夫人,末将不敢瞒你,情况糟得很,现在土匪的力量已经不比我们弱,他们一直没有进攻,只怕是在等待着援军,如果他们的同伙一来,我们只怕就挡不住了。”

    “哪怎么办?”路鸿惊叫起来。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曹天赐道:“路管家,我派十名最好的士兵,由你率领,再过两个时辰,便悄悄地离开这里。我们留在这里吸引对方的兵力,这样,或许还有一条生路。”

    “十个人?”路鸿瞪大了眼睛。

    “这个时候,并不是人多就好,也许,人少更能逃出去,马匪肯定想不到我们会来这一招,他们的主意力只会集在我们身上,现在的他们,以为我们是他们毡板上的鱼肉,警惕性已经降到最低,如果你们还留在这里,那就真是有死无生了。”

    “我们走了,你们怎么办?”路鸿看着对方,虽然这样潜逃,危险亦然很大,但留在这里,却是一点生路也没有。

    “我估摸着,等他们援兵一到,就会发动进攻,我们能拖他们多长时间便是多长时间,如果命好,我们能逃出来,会来找你们的。”曹天赐道。

    “曹将军,是我连累了你们。”路夫人眼角含泪,曹天赐这是拿这数百条人命在掩护她逃走,由不得他不感激。

    “路夫人别这么说,既然被马匪盯上,我们便是想逃也逃不了。”他看了看车阵之的马车,“就是这些财物,只怕都带不走了。”

    “钱财不过身外之物。”路夫人摇头道。

    “那就这样吧,我去为夫人挑十个最好的士兵。”曹天赐站了起来,离开了路夫人两人。

    午夜时分,十名士兵护卫着路夫人与路鸿两人跨上了战马,马蹄之上包着厚厚的布皮,嘴也被勒了起来,在夜色的掩护之下,十余人悄悄地离开了营地,向着远处悄无声息的离去。

    看着路夫人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之,曹天赐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路夫人当然是安全的,没有马匪会去追击他们。

    “大戏开演了!”他得意地笑了起来。(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