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百零九章 :山南郡(书号:13651

第五百零九章 :山南郡

作者:枪手1号
    山南郡,是秦国在击败匈奴人之后设立的一个新的行政郡,他的地点选择极为巧妙,既扼守着霍兰山口,保持着对大草原之上匈奴人的既可攻,又可守的态势,同时又牢牢地封锁着赵国的代郡。

    匈奴人已被击败,山南郡更大的目的,其实是为了征服赵国而准备开辟的又一条进攻线路。,数年的经营,当初一片荒凉的这块土地,如今已经耸立起了一座等规模的城市,高高的城墙,飘扬的军旗,宣扬着秦人对这里的主权。

    每时每刻,都会有新的移民抵达这片地方,城市之外,一片片新的居民区正在形成,秦国之内,百姓需要负担的捐税是极其重的,为了让这个荒芜的郡制尽快地兴旺起来,秦国朝堂特意为山南郡制定了全新的政策,免费获得土地,同时,免三年税收。

    不需要其它的刺激,单单这一条,便让极多的秦人背井离乡,来到这片完全陌生的土地,开始了他们的打拼。

    山南郡的征政规模是郡,但他现在的规模,充其量亦只有一个县的大小,但因为这里特殊的重要性,特意高配为郡。

    刚刚垦荒的土地,产量并不高,并不能满足这里的百姓与军队消耗,仍然需要从内地调运大量的粮食来弥补这里的不足。

    而且因为这里人口不足,又极为贫穷,也极少有商队来这里交易,因为一趟所获得收益,往往还抵不上往来的路费和消耗。这也使得这里的日用品极其缺乏。

    总之,这里很穷。

    山南郡郡守。何仰光,这是一员武将。因为山南郡的特殊,这里的最高长官,只能是带兵的将领。何仰光是一个纯粹的武人,带兵打仗是他的特长,对于如何治理民生,就完全是外行了,所以给他配的司马,便是一个擅治民生的官。而这个官,却是高远的熟人。燕人路超,路鸿唯一的独。

    秦人在秦武烈王手完成了央集权,建立了真正的郡县治之后,世袭贵族们虽然仍然占据着绝大部分的高职,但一些有用的人才也开始投奔而来或者被秦人想法设法地挖来得到重用,与这些人相比,虽然是燕人的路超更有一个这些比不了的优势,他的老师是李儒,一个在秦人之受到普遍尊崇的人。

    今年刚刚二十四岁的路超。就任山南郡司马,是实打实的五品官,二十余岁的年纪,在秦国能坐上这个位。是极其罕见的。

    一开始何仰光看到这个年轻娃娃的时候,是抱着极大的怀疑的,如果不是路超有着李儒弟这样一个光环。他几乎就要向上司开口换人了,但两人合作一段时间之后。何仰光不得不感谢上司给自己找了一个好搭档。

    治理民生,路超是一把好手。他从小便在县衙里长大,对县衙里的那些事情,本来就是门儿清,而山南郡号称是郡,其实也就是一个县的规模,而且人口还不多,而李儒的学术,并不仅仅光是理论,还有很多的实践,路超跟着李儒两年时间,走遍天下,不仅继承了李儒的学说,更是将他从小便在县衙里学来的那些知识完美的融合在李儒的理论之。

    处理山南郡的事务,于他而言,只不过是小菜一碟。

    与何仰光合作半年之后,何仰光便将麾下军队的后勤配给权利一股脑地交给了路超,而他,则完全从这些事务之脱身而出,专心训练他的军队,他很清楚,一旦战事爆发,他的军队绝对是前锋。

    而两个月前,一支五千人的新军被调来加入到了他的麾下,看到这支军队的抵达,何仰光明白,开了春,或许就会有一场战事了,而这场战斗,毫无疑问,将是针对赵国代郡的。

    调来的是五千新兵,何仰光并没有太在意,眼下秦国正与韩国开战,大将军李信带走了主力,函谷关的防守从来没有放松,因为他直面的是秦国最为重视的对手,赵国赵牧,大将王逍便驻扎于此,这两个地方,几乎集了秦国最为战斗力的军队,山南郡,从一开始驻扎着数千骑兵,近万步卒,由赢英统帅,随着草原之上匈奴被完全击溃之后,便开始逐步抽调兵力向这两个地方补充,到最后,何仰光的手下,只剩下了一千步卒,一千骑兵。但是这两千人马,却是久细战阵的老兵,现在有了五千新兵,将这些老兵打散分配到新兵当担任基层军官,何仰光有把握在这个冬天让这些新兵变成一支精锐。

    经过两个月的训练,新兵已经由最初的生涩开始有了一些模样,何仰光甚至开始考虑要不要拉着他们去草原上走一趟,去找那么一两个倒霉的匈奴部落让他们练练手。

    在这个过程,他对路超更是满意,因为路超将多达七千人的军队的后勤安排的井井有条,完全让他没有了后顾之忧。

    更让何仰光感叹的是,路超即便是对着他这个没有读过多少书的家伙,从来也都是彬彬有礼,并没有任何的轻视。

    对此,他只能感叹盛名之下无虚士,李儒大家教出来的弟,果然是人之杰,此人的将来不可限量。

    正是因为一一武是配合得如此默契,哪怕何仰光比路超级别更高,但他对路超却是异常尊重,他很清楚,如果没有路超的努力,自己或许会把山南郡弄得一团糟。现在的山南郡除了驻扎的军队,人口也一日多似一日,眼看着便一天比一天更兴旺了。

    这让何仰光很兴奋,因为这将成为他将来晋身的资本。

    天气很冷,讨厌的雪总是下个不停,何仰光走进山南郡的郡守府,身上的甲页碰得叮当作响,上面沾染的积雪簌簌的落个不停,他刚刚带着士兵完成了一天的训练。

    夏练三,冬练三伏,何仰光是打仗打出来的将领,他没学过多少兵法,但他很清楚,如果连这点苦楚都受不了,那就根本算不得一支精锐。

    一踏进郡守府,他便看到了路超。前不久从燕国辽西方面传来消息,路超的父亲路鸿战死了,而让路超悲愤的是,他的父亲不是死在与东胡人的战斗这,而是在辽西的内斗之死于张君宝之手,这让同为武将的何仰光也是唏嘘不已,这大概是一个武将最大的悲哀了。

    路鸿身着官服,但腰间却不是平素的玉带,而是用一条麻绳代替,何仰光知道,路超这是在替他父亲服丧,山南郡现在如此繁忙,何仰光本来还担心路鸿要离开这里回燕国去办理丧事,那山南郡就要乱成一团糟了,即便上头马上派来新人接任,短时间内也不可能上手,这肯定会影响到明年的对赵作战的。

    路超的表现让他异常敬佩。这名年轻的官员,并没有因此而荒怠公事,反而更加勤奋。何仰光很清楚路超的心思,当明年对赵开战之后,如果秦国能借此击败赵国,那么,失去了赵国屏障的燕国,便会直接暴露在秦**队的面前,到了那时候,路超的仇恨将会轻而易举的得报。

    但随后由黑冰台转来的消息,让何仰光与路超两人都是惊讶无比,路超的仇人死了,张君宝落到了高远的手,与暗算他父亲的一群帮凶,统统被高远斩首示众,辽西城落到了高远的手。

    高远,何仰光并不太清楚,他只是隐隐约约地听人说起过这个人物,对于秦国的普通人来讲,燕国着实太遥远了一些,高远对东胡的那些赫赫战绩,他们并不太清楚,倒是高远与菁儿的那一段传奇爱情,倒是传唱甚广,但偏生何仰光对这些风花雪月的事情并不感冒。

    直到燕国内部发生剧烈的改变,高远一举控制辽西,并在积石城下击败数万燕军,迫使燕国新的掌权者檀锋,周玉签定城下之盟,何仰光在得到情况通报之后,才开始重视此人。

    上头要求何仰光派出人手,探听关于积石城的事情,在草原深处,耸立起一座城池,这不是秦人想看到的。因为这件事情,何仰光找到了路超,因为他知道,路超也是辽西人,是扶风人。

    他一次听到了路超与高远的关系时,的确张大了嘴巴,惊愕不已。其实路超与高远的关系并不是特别亲密,因为那个时候的高远,的的确确是一个不良,而路超却是一个优秀青年,作为优秀青年的路超,自然是看不惯高远的,如果不是两家的关系特殊,路超甚至不会去搭理这个家伙。

    但四年过去,当年自己离家之时,他还是一个被父亲安排到县兵之混日的家伙,居然做出了一件件让天下人震惊的大事情。这的确让路超有些嫉妒,相比之下,自己以前为之骄傲的那些事情,都不能算是什么事儿了。

    但高远能替他亲手斩杀了杀父仇人,也总算父亲没有白疼他一场。

    他将他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何仰光,但何仰光却无法将他嘴里的那个高远,与现在的高远联系起来。

    四年时间,足以让一个人改变许多,何仰光派出了一些人手潜入草原,但恐怕在短时间内,他们是回不来的。

    “何郡守!”路超向他拱手为礼。

    “(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