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百零七章 :政治(书号:13651

第五百零七章 :政治

作者:枪手1号
    高远肯定兰会来,但没有想到兰来得如此之快,当听到放在外面的哨探回来禀告时,高远还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要知道,这里是东谷县,是代郡的边缘地区,从西陵过来,就算是天气上好,快马也得两三天的功夫,但从冯发勇出发回去报信,这一来一去,竟然也只花了天,看起来正常,但要知道,冯发勇是武将,经常在外奔波的人物,骑马赶路于他而言是家常便饭,兰可是当世有数的贵胄,平素出行,大多是用车,骑马奔波,于他而言,恐怕是极少见的。

    但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兰现的处境是大不妙,急于找到盟友,解除当前危局的他,才会有这种动力。

    高远亲自迎到了村外。哪怕现在自己身为大燕征东将军,割据一方,但真要与这位比起来,自己的身份还是差了一些。

    这一趟赶路,兰的确是吃了大苦头,他太小瞧了骑马赶路的苦处,哪怕是马鞍之上,垫上了厚厚的软衬,几天奔波下来,两胯之间,也是磨得起了水泡,轻轻一碰,便是火辣辣的疼痛。此刻,终于看到了目的地,心亦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前面就是了,郡守!”冯发勇指着隐蔽于山谷之的村,话音未落,村口已是走出了一队人,为首一人,正是高远。

    “那打头一人,就是高远!”冯发勇低声道。

    兰微笑点头,轻振马缰,向前缓缓行去,离对方还有数十米时,他翻身下马,大腿内侧碰到马鞍,顿时疼得微微皱眉。

    “郡守大人!”高远双手抱拳,一揖到地。“在下高远。”

    兰亦是双手抱拳,以平辈之礼向高远还了一礼,直起身,笑道:“久仰大名,今日终见真人,比我想象的更俊朗。难怪大小姐能于南山之睛留下了那惊世之言,传闻天下。”

    没有想到是这样的开场白,高远不由有些尴尬,好像现在自己每见到一个生人,对方的开场白都会变成同样的一句话。

    “菁儿与我。青梅竹马,两情相悦,倒与相貌无关,我可谈不上俊朗。”高远道:“郡守说笑了。”

    看着高远尴尬的面容,兰开心的大笑起来,这位名震天下的将领,终于还是露出了面嫩的一面,被自己这样一说,居然有些羞涩了。

    高远长得的确很英俊。而比英俊更重要的是,这些年来他慢慢地形成的一股威严,眉目之间,不经意的一瞥。总是让人感到极大的压力,兰能感受到这种与普通人不一样的特质,因为他自己也是这种人,而与自己不同的是。对面的这个年青人,还带着他征战沙场的那极重的杀伐之气,这两者结合在一起。即便是兰了,也感到稍许压力。

    “郡守远来辛苦,高远收拾了两间房,备好了热水,郡守先洗个澡,去去乏,活活经脉。”高远伸手一让,请兰先行。

    兰也不客套,“说来我是地主,倒让你替我准备这些,当真是不好意思,我赶了这几日路,的确也是累得慌,那便不客气了。”

    高远微笑,“郡守洗沐完毕,我这厢还略备薄酒,我成婚之时,郡守不远千里,送上厚礼,高远甚感惭愧,无以为报,今日终见郡守,一定要好好地敬相爷几杯,以表谢意。”

    “扶风美酒,天下闻名,既然是高将军做东,那酒自然是极好的,一定会多喝几杯,不醉不休!”

    虽然从外表看,这只是一间破烂的民居,但内里,却收拾得清清爽爽,一个半人高的大木桶里,热气腾腾的水汽冒将出来,兰只是看了一眼,便觉得浑身的酸痛一下全都冒将了出来,只想将自己全身扔进去,将这几天的疲乏一股脑儿的全都泡出来。

    脱下衣服,将自己浸在桶里,两胯内侧被热水一泡,一股钻心的疼痛让他嘶嘶的闷哼了起来。但伴随着疼涌的,却是一阵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的舒坦。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两手攀在桶沿,将头也搁在了上面,眯起了眼睛,高远的确很年轻,还有很生涩的地方,但一股枭雄的气质,已经隐隐形成了。

    虽然还是第一次见面,但此人却有一种一见面就让人如沐春风的感觉,这种不知不觉之间,便能让他人将他当成朋友,可以信任的特质,可不是谁都拥有的。

    回思此人出道以来,大大小小的战斗,竟然找不出一起败绩来,有些完全可以用奇迹来形容,就比如这一次的东胡突围,在那样的环境之,周渊的十万大军都无法得脱,最后只能壮士断臂,才让周玉跑了,但高远在只有不到一万人的情况下,居然带着大半人跑了出来,还重创了东胡数个部落。

    谋而后定,不打无把握之仗。兰在心里给高远下了一评语,他既然来这里找自己,想要联合自己拿下山南郡,那就肯定是有把握的,所以这一次与高远的会面,重要的不是怎样拿下山南郡,而是今后双方的合作。

    门吱呀一声被轻轻推开,冯发勇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郡守,这是高远送过来的伤药,是匈奴人特制的,对治疗外伤极为灵验。”

    兰嗯了一声,接过瓶,“这个高远,倒真是心细如发,竟然连我大腿被磨破了也能看出来。”

    “这倒不难,大人大腿内侧磨破受伤,无论是走路还是站立,哪怕您强忍着疼痛,像高远这种长期在马背上的人物,只消一眼便能看出来。”冯发勇笑道:“郡守,我来给您搓背。”

    “好!”兰坐在木桶里,享受着冯发勇那有力的双手在背上搓动。“发勇啊,虎豹骑就不要回去了,到代郡来帮我吧,左军将军的位置可还满意?”

    冯发勇身微微一僵,旋即恢复如常,“郡守,我们在虎豹骑的人已经不多了,我再一走,可就真没人了。”

    “你不走,也有人会撵你,你赖着不走,搞不好连命都没了。”兰没有睁眼,“明面上的人物都撤出来,跟你去左军,暗底里的人也都埋下来吧,暂时不要动了。”

    冯发勇沉默片刻,“是,郡守,我听您的安排。”

    “这一次打山南郡,我们这边便由你负责,带着左军去配合高远作战,我估摸着,他来的肯定是骑兵,步卒方面肯定要我们出。”

    “郡守,您已经决定答应了?都还没谈呢!”冯发勇惊讶地道。

    “这不是重点!”兰微笑道:“高远肯定能拿下山南郡,现在,我只是很好奇他如何拿下山南郡。对于这样一个还从来没有打过败仗的将军,我真是很期待呢。”

    “我也很期待,在吕梁山,我与他交过手,说来惭愧,我连还手之力都没有,便缴械投降了。”冯发勇道。

    “你怎么看高远?”

    “高远此人,志向远大,控制扶风,暗建积石城,现在又拿下了辽西,恐怕等不到过年,河间也会纳入他的控制之,最恐怖的是,此人现在已经有效地将匈奴人纳入到了他的麾下,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势力会越来越大,这一次他要拿下山南郡,如果真打下来,的确对我们有利,但对他更有利,秦人不再是他的威胁,但我们却仍然要面对秦军,我们挡在前头,他却在后头暗地里发展,如果有一天他取燕王而代之,一统燕国,只怕会是我大赵的大敌。”冯发勇想了想,道:“我在辽西,扶风替他培训过谍探,他的谍探组织架构很庞大,虽然我很想搞清楚这一点,但他们防范甚严,虽然如此,但我亦然得窥一斑,这显然不是曹天赐这个小能搞出来的,定然是高远的杰作,曹天赐所做的,只不过是往内里填充颜色而已。有时候我真是觉得奇怪,都说术业有专攻,这个高远怎么像门门皆精?”

    兰笑了起来,“你是谍探里的拔尖人物,但里指挥打仗,也不输军大将,怎么到了他身上,你就奇怪了呢?”

    “这不一样!”冯发勇摇头道,“我只是虎豹骑的一员,虎豹骑的发展,历经了上百年的沉淀才有如今的规模,高远的这个情报组织才只有几年,但发展这迅速,让我极为心惊。”

    “你在东胡那头还有人吧?”

    “还有,不过一直没有启用。”

    “让他动起来,给高远找点麻烦。不要吝惜金银珠宝,一定要让东胡人不停地骚扰他。”兰道。

    冯发勇一呆,与高远的联合还没有开始谈,这头却又开始暗算对手了。

    “拿下山南郡之后,正如你所说,我们面对秦人,替高远挡住了这个大敌,那怎么也不能让这家伙太轻松啊!”兰笑了起来。“谁输谁赢不要紧,我估摸着,还是高远会赢,但怎么的也能拖一拖他的后退,将他崛起的速度越往后拖越好,如果檀锋与周玉能争气一点,真的将燕国经营的强大一些,那就更好了。”

    冯发勇沉默下来,他只是一个谍探,或者还是一个不错的将领,但他还远远算不上一个政治家。(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