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百零六章 :防患于未然(书号:13651

第五百零六章 :防患于未然

作者:枪手1号
    这是一个几乎完全被废弃的村落,高远与贺兰雄两人在村走了许久,也只看到有两三户人家,而看这个村的规模,原先应当有百来户人家才对。

    “这就是战争!”高远叹息道:“连如此偏远的村落,也是十不存一,完全荒废了,看来兰在代郡的努力,还是只限于那些靠近城镇的地方。”

    贺兰雄的脸色却有些古怪,听了高远的话,干咳了两声,却没有接嘴。

    “你怎么啦?脸色不太好看!”高远看着贺兰雄,笑道:“我看你这模样,对这村倒似乎熟悉得很,莫非是你来过这里?这里的人不是你杀光了的吧?”

    贺兰雄脸色大变,踌躇半晌,“你说得不错,这个村我的确来过,而且在这里藏了不短的时间,这个村里的人,都是死在我贺兰部族的刀下。”

    这个回答大大出乎高远的意料之外,眨巴着眼睛看着贺兰雄半晌,才喃喃地道:“怪不得这两天,你一直有些不对头,上一次你们进攻赵国的时候,你就在这里,这里如此偏僻,你怎么会找到的?”

    “那个时候,我们所属的部队主将瞧我不顺眼,冰天雪地的打发我出来探路,我又不是傻瓜,自然是要找一个偏远的地方躲上一躲,便到了这里,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最后才能逃过一劫。”贺兰雄坦然道:“为了保密,不泄露行踪,这个村里的人被我杀光了。”

    高远沉默了一会儿,“算了吧,这事儿不用再提了,那个时候,敌我泾渭,这也怪罪你不得。我看见那边山坡上有不少的坟墓。回头我们去上柱香,烧些纸吧!”

    贺兰雄点点头。“那时的我,倒也不觉得是什么罪过,不过这几年跟着你,想法改变了不少,我杀人如麻,从来没有愧疚的时候,但这一次随你到了这里,看到这个熟悉的地方,不由想起那些倒在我刀下的百姓。竟是心有些发闷。”

    “两军对垒,杀死敌人,这没得什么可说,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但这些老百姓,以后还是不要侵扰,贺兰,你也无需太介怀了。当年我,燕率军去突袭榆林的时候,在途,便杀了一个东胡部落上上下下数百口老弱妇孺。与你还不是一样。”高远神色愀然不乐,“战争,将人变成野兽啊!”

    “想要以后不杀,现在就得杀!”贺兰雄伸拳重重地击打着身旁的一株大树。一拳下去,树上积雪簌簌而落,“蒋长史告诉我。只有建立一个大一统的国家,才能弥合彼此之间的分歧,才能使各族人等和睦共处,所以高远,我会帮你打败你所有的敌人的。”

    “蒋长史什么时候告诉你这些了?”高远惊讶地问道,“他找过你?”

    “没有。”贺兰雄摇头,笑道:“积石城里不是开了这馆么,不论是原孩还是匈奴娃娃,都可以去学,我们部族有几个娃娃也去了,我是想去看个稀奇,恰巧有一天碰到了蒋长史在那里亲自授课,便与他聊了一会儿。”

    “他倒清闲,居然还有时间去给娃娃们启蒙!”高远摇头笑道,这学馆,便是在他一力主导之下,由蒋家权主持来做的,但凡积石城内不满十岁的孩,都须得强制入学,化,始终是融合两个不同民族最关键的东西。只是他想不到,蒋家权会亲自去上课。

    “蒋长史说,这些娃娃们是未来,万万轻忽不得。”贺兰雄道。“他的确是一个博学多才的人,从他哪里,我学到了很多。”

    “那以后有时间的时候,便去他哪里多学学吧,有你这样一个学生,他会很高兴的。”高远大笑。

    “兰会来么?”贺兰雄换了一个话题,“你们两人从来没有见过面,自然也谈不上信任,他会离开西陵城,到这个偏僻的地方见你?要知道,燕赵现在关系紧张得很,你怎么说也还是燕国的征东将军,他就不怕你拿了他去献功。”

    听着贺兰雄的话,高远不由忍俊不禁,“我和他啊虽然没有见过面,但也算是神交已久了,此人在赵国深孚众望,是赵王赵无极最大的对手,因此也为赵王所疑,纵有一身本领也难得施展,赵王反而想尽一切办法削弱他的实力,如果不是这样,当年你们匈奴人想长驱直入到西陵城下,那有如此容易,这里头也有赵无极的纵容啊!现在兰回到了代郡,与赵王离翻脸也只剩下最后那一层纸了。秦军在山南郡虎视眈眈,他现在可是内外交困,想要寻找盟友的心情,比起我来更为迫切。而且此人眼光独到,当年我还只是一个小小县尉的时候,就抛来了媚眼儿,我成亲之时,更是大手笔的送上了十万两银的贺礼,冯发勇也帮了我们不少忙,他当然也是在兰的授意之下,他为我做了这么多,现在我找上门来了,他岂有不来这理?如果我还只是一个小县尉,他或许懒得理我,但我现在岂然已经拥有了不若的实力,已经够资格与他坐在一起了,他岂有不来之理,放心吧,等不了两天,兰必定会来的。”

    “联合他一齐取山南郡,他会毫无疑心地将军队交给你来指挥吗?”贺兰雄仍然有些怀疑,在他看来,这几乎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如果他不管应,那我就只能自己做了,那会有不少的困难,现在就看兰的心胸如何吧,假如他答应,那么他能得到的,必然会远远多于他失去的。这是他的机会,就看他能不能把握得住。”

    “虽然是联合他们,但到时候,主力仍然是我们,你要将山南郡交给他,可着实让人有些不甘心。”贺兰雄不满地道。

    “话不是这么说!”高远摇头道:“我们要打下山南郡,是要去除秦人对草原的威胁,让我们有充足的时间来发展,山南郡距积石城太远了,而且拿下容易,要守住,可就不那么简单了,我们兵力不够,隔得远了,粮草辎重都是问题,而且还要抵挡秦人以后持续不断地反扑,这样的事儿,还是交给兰去头疼吧!我只要一个稳定的草原。”

    “我知道,我们现在最大的敌人,肯定还是东胡人。”贺兰雄点点头,“就是心里不舒服罢了,没有我们,赵国人怎么可能拿下山南郡,而且你还要牺牲那么多,至少,从此以后,你与路家可就要形同陌路了。”

    高远眼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有时候,必要舍得,有舍才有得。我们不可能同时在两方面迎战秦人与东胡人,只能将这一头交给兰,我们专心去对付东胡人,贺兰,索普与大燕签下如此优厚的和平条约,无外乎两点,一是他要巩固内政,巩固他的统治,另一点,他的触角也会伸到草原上来的。我在收拢你们匈奴人,索普也一定会想这么做的。”

    “所以你在牛栏山布下重兵!”

    “牛栏山只是另一个方面。”高远淡淡地道:“你们的主要任务是进攻,牵制住东胡人一部分的力量,而我与蒋长史更看得的是另一个地方,河套地区。许原已经带领先锋出发了,他们的任务便是在河套平原建立一个先锋营地,而在打完这一仗之后,你去牛栏山大营,而步兵会率另一部骑兵去支援许原,年后,孙晓将率领整编后的主力部队赶往哪里,河套,将是我们与索普争奔的主战场。”

    “为什么不让我去河套?”贺兰雄不满地道。

    “你去牛栏山与孟冲配合,以进攻为主,这更适合你。我们在河套,只怕在很长一段时间,要当缩头乌龟的,你这性,不合适!”高远笑道。“河套平原土地肥沃,只要有足够的人丁移过去,那里,将成为我们最为重要的粮食产区,也是以后我们征战天下的粮仓,那里,需要一步步的扎稳根基,孙晓是不二人选,而步兵与他配合的时间更长一些,两人联手,更能默契。”

    “那倒也是!”贺兰雄服气地点了点头。

    高远很满意自己的说辞,不派贺兰雄去河套平原,他所说的其实只是次要原因,更为重要的是,河套平原周围,聚居着许多匈奴小部落,贺兰雄过去,也许可以以更快的速度收复这些小部落,壮大军队的实力,但同时,也会让贺兰雄自己的实力更加强大,高远是想将匈奴人控制在自己手,而不是控制在贺兰雄手。

    现在的征东军,已经隐隐形成了以贺兰雄为首的匈奴系,赫连勃来归,让这些人有了一些分化的迹象,而这一次,步兵带走了布依族的洛雷和公孙族的公孙义,等他们归来之时,这两人的实力也应当差不多与贺兰雄旗鼓相当了。只有将他们分散各地,有效制衡,才能保证匈奴人永远效忠于自己。

    贺兰雄是兄弟,但他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杰,如果让他手聚集了绝大部分的匈奴人之后,重建匈奴王庭的心思,说不定便会成为他的,高远不会忘记以前的贺兰雄便是以此为目标的。

    他不想有朝一日兄弟反目,所以,尽早地将这可可能扼杀掉,便是最好的办法。蒋家权所谋划的这一条分而治之的策略,的确高明之极,不动声色地便将匈奴人分成了几个不相统属的部分,以后,他们之间,也只会有竞争。

    防患于未然,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情。(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