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零二章 :对叶枫的安排(书号:13651

第五零二章 :对叶枫的安排

作者:枪手1号
    高远不无担心地看着菁儿,自从知道了父母的噩耗,她已经哭昏过去了好几次。

    “裘先生,菁儿她,没事吧?”看着开完方正在收拾药箱的裘得宝,高远担心忡忡地问道。裘得宝是原来扶风县里最有名的医生,高远初到这个世界,便是由他医治的,这些年,随着高远的势力越来越大,他的地位也跟着扶摇直上,如今,已是征东军里的医官。

    “高将军不用担心,夫人主要是伤心太过,再加上这一段时是忧思过度,两相叠加,这才使得夫人不支倒下,只需静养数日,便可恢复原状,只不过将军,夫人这病,主要还在心里,心病尚需心药医,这个,属下就没法了。”裘得宝道。

    “谢谢裘先生了。我送裘先生出去,接下来还得麻烦裘先生多跑几趟了。”

    “这是属下的份内之事。”裘得宝躬身道。

    高远点点头,站了起来,“我送裘先生出去。”

    “不敢当,属下哪里当得起将军相送!”裘得宝慌忙摆手。

    “没事,我还有事问你呢!”高远笑了笑,陪着裘得宝往外走去。“裘先生,医馆那头有什么问题吗?如果有,直接来找我。”

    “没有,一切都很正常。”

    “裘先生,医馆里传授学徒的事情,还请多多费心,这些人去你哪里,倒也不必学什么高深的医术,只需要懂得一些急救的手段以及治疗外伤的人员,这些都是军急需的。”高远道:“属下明白,将军放心,属下不敢误事。”

    送走裘得宝,回到房,看着床上脸色惨白的菁儿脸上犹自挂着泪水,不由心怜惜之意大生。伸手握住了对方冰冷的小手。

    “将军,我来照顾小姐,您也去歇着吧!”曹怜儿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低声对高远道。

    “不用,我陪着她!”高远摇摇头,“她醒来要是看不见我,会不安的。你去帮我弄点吃的来,再在屋里加个火盆就好了。对了,你去我书房里,将那里要批复的件也给我搬到这里来。”

    “是。将军!”曹怜儿转身走了出去。

    菁儿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裘得宝给她开的方,本来就只是一些养神静心的药物,睁开眼睛,她第一眼看到的便是正在桌上俯案疾书的高远。

    挣扎着想要起来,刚刚一动,便惊动了高远,搁下笔。走到了床沿边,按着菁儿的双肩,“菁儿,别动。好好地睡一觉,裘先生说,你这段时间忧思过度,需要静养。”

    伸手握住高远的手。菁儿又抑制不住流下泪来,“大哥,我没有爹娘了。”

    高远叹了一口气。坐下来扶起菁儿,将她拥在自己的怀里,“岳父岳母走得太突然了,不过菁儿,你还有我,还有枫,不是吗?”

    “我不明白,爹娘为什么要这样做?”

    “这只怕与我也有些干系!”高远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对菁儿说实话,“重跟我说得很明白,其实在天河郡的时候,岳父便已经决定要这么做了,他想要帮我。”

    “他曾经是燕国的国相,难道他活着,对你的帮助不会更大么?”菁儿泪水涟涟。

    高远摇头,“你也知道,你爹是一个何等心高气傲的人,其实当初从蓟城被迫辞职回蓟城的时候,他并没有死心,或者说那时候他还在养精蓄锐,那时候的岳父,知道只要氏再一次强大起来,外头再加上我,他回归蓟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檀锋与周玉他们主导的这一次政变,却彻底粉碎了岳父的想头,他明白,他的政治生涯已经结束了,对他这样的人来说,呆在蓟城,或许可以苟全性命,但这样的日,他还不如以自己的性命做最后一搏,他想用自己的性命为我铺就一条光明大道。”

    “他总是这样,做事情,只为他自己考虑,从来就没有考虑过我们的感受,他难道不知道,这样一来,我与枫儿就成了孤儿吗?娘为了他,吃了这么多年的苦,还没有过上几天好日,又陪着他去死,他,对得起我们吗?”菁儿语气幽怨,口的他,自然是他的父亲。

    “岳父这样的人物,自然不能用常理度之。”高远摇摇头,其实他心里也清楚,天南的这种行为,其实也是为了氏的将来,自己如果成功,那么必然不会忘了他现在所做的事情,以他的眼光,在清楚了自己所有的作为之后,岂有不明白自己想干什么的道理?

    天南就这样死在王宫门前,对于现在的燕王来说,就是黄泥巴掉在裤档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我要见枫儿。”菁儿转头,看着高远,“你能把枫儿叫来么?”

    “明天吧。枫儿现在在真哪里,这些日,他也累着了,先让他好好的歇一歇,不要担心他,他长壮了,长高了,都开始长胡了。是个男人了!”高远微笑着,对菁儿说。

    听着高远描述着枫现在的模样,菁儿还挂着泪水的脸上,绽开了一丝笑容。“大哥,我现在没有了爹娘,只有这一个弟弟了。你可得好好待他。”

    “这个自然,你也知道,便是当年在扶风的时候,我也将他当作自己的亲弟弟!”高远微笑着点头,“对于枫儿的未来,你想过没有?”

    “大哥,你是怎么想的,准备怎么安排他?”

    “这要看你了,如果你想让他平平安安的,那就让他呆在积石城,哪儿都不要去,就在你的身边,让你看着他长大,娶妻生,开枝散。”高远道。

    菁儿呆了一会儿,摇摇头,“怎么说他也是氏的孙,岂能如此平庸的过完这一辈?”

    “如果你想让他有出息,那便让他去从军。军队是最磨励人的地方,只不过你也知道,军队是要打仗的,打仗便有风险。即便我们再怎么照顾他,危险也说不定会随时降临。”

    菁儿脸上露出矛盾的神情,挣扎半晌,终于道:“大哥,让他去从军。他是男汉了,他是氏现在唯一的男丁了,他应当去撑起家的脊梁。只是大哥,你能好好的为他安排一下吗,尽量地让他离危险远一些。”

    “好。”高远点点头,“枫儿年纪虽小,但功夫不错,在相身后,蹈武略也学得很好,比起我麾下那些只知道猛冲猛打的将领们强多了,这一路上,我也考较过他几次,只要磨上几年,未来无可限量,我准备重建亲卫营,便让枫儿来亲卫营当副统领吧,先跟在我身边做上几年,再放出去统兵,这样一来,资历也够了,不会有人指摘他是靠着你的关系。”

    听着高远的话,菁儿高兴的连连点头,“好,一切都随着大哥的安排。”在高远身边当亲卫副统领,那上阵打仗的机会自然也就少了,即便是去打仗,有高远在身边照料着,也不会有什么事,菁儿对于高远的战场上的本事,一直是深信不疑,因为这么些年来,他就从来没有看到高远吃过败仗。等过上几年,枫放出去,至少也是一个将军了,不必从最基层做起,那危险性,便自然降低了。

    “到时候,你能不能将他派到重哪里去!”菁儿道。

    “这可不行!”高远摇头,“菁儿,重是大将,统领一方,但他又是你们氏以前的家臣,如果枫儿去了他哪里,让他如何自处?将枫儿高高供起,还是对枫儿言听计从?这不仅对我们整个征东军的大计不利,也不利于枫儿自己的成长,我将枫儿带在身边,会倾囊相授,当我觉得他可以出去带兵打仗的时候,就会放他出去,便我再不会给他特别的照顾,只能按照军功来一步步的升迁他,别说不会让他去重哪里,真哪儿,他也不能去,他必须自己去奋斗,能走到哪一步,得看他自己。菁儿,你要明白,温室里,是养不出能历经风雪而傲然开放的梅花的,只有历经风雪雨暴的考验,他才能长成一株参天大树。如果他去了重,真哪里,他永远也不会得到真正的考验。”

    菁儿抿着嘴,他能明白高远的意思,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枫要面临的危险,便会大幅度的增加。

    “你好好想想吧,也许,我们还要听听枫儿自己的意见。我们替他的安排,终究代替不了他自己的决定。”高远轻抚着菁儿的肩头,“他的路,终究是需要他自己走的。我们只能为他创造一些必要的条件。”

    菁儿点点头,高远所说的这些条件,于一般人而言,已经是很难得到的东西。“我明白,让他自己选吧,我不会勉强他。”

    “那好,明天枫儿就会过来,现在你需要好好休息。”扶着菁儿躺下,轻轻地替她掖好被角,高远柔声道。(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