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零零章 :深谈(书号:13651

第五零零章 :深谈

作者:枪手1号
    似乎看到了高远眼的异样,菁儿有些羞涩地笑了起来,挥舞着手掌,用力地拍打着沾在身上的絮毛,但却怎么也无法拍打干净,终于,她放弃了这个无意义的行动,下一刻,她又恢复成了高远熟悉的那个小女孩,如同一片云彩飘了起来,奔行到高远的身边,张开双臂,紧紧地拥住了高远。

    紧紧地抱住了那强壮的身体的时候,这段时间已经被她深深隐藏起来的柔弱这一时刻,突然爆发了出来,将头埋在高远的怀里,她放声大哭起来,身剧烈的颤抖着,如同一只受到极大惊吓的小猫一般,缩着身,恨不得将整人都融入到高远的怀里。

    轻轻地拍打着菁儿的后背,高远很理解菁儿此时的心情,从蒋家权哪里,他知道那一夜,菁儿勇敢地做出了什么样的事情。此刻他的脑海里,就浮现着一袭白袍的菁儿平静的走在积石城的大街之上,在她的身后,无数的积石城百姓手持着棍棒,刀枪,石块,一起走向城墙的场景。

    那隆隆的战鼓,那宛如仙临凡的擂鼓的身影,在那一夜,也不知激励了多少人拼死战斗到最后一刻。

    “好了,一切都会好起来。”他轻声道。

    “我害怕!”菁儿声音弱弱地道。

    “有我在,你不用再害怕。从今以后,你再也不用害怕了。”看着菁儿的泪脸,高远的心突然悸动了一下。他不知道菁儿如果知道氏夫妇死亡的消息之后,会怎么样。

    他没有马上将枫带来见菁儿,而是先将枫交给了真,他准备先与菁儿谈一谈。

    “身上怎么沾了这么多羊毛?”伸手摘去菁儿头发之上的几根羊毛,高远好奇地问道。

    菁儿牵着高远的手,向着屋内走去,一边走一边道:“城里每个人都在劳动。都在为你的积石城出着一份力量,我却不知道做什么好,每每站在府内的高处看着忙碌的百姓的时候,我都有些惭愧,后来怜儿告诉我可以纺线织布,我便拿了一些钱出来,委托吴凯给我弄了这么一个工坊,招了一些妇人,一起纺线织布。”她抬头看着高远,骄傲地道:“我们已经织了十几匹布出来了。”

    “你真厉害!”探了探菁儿鼓起的腮帮。那上面,还有未干的泪滴,这一场战争,改变的不仅是燕国的局势,自己今后的道路,他更心变了无数人的命运。

    菁儿本来就不是那种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贵族女,从小的困顿让她有着比一般人更为强大的内心,她的行动或者是无意。但对于高远来说,这却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对于他聚拢积石城的人心,极有帮助。

    菁儿或许还没有想到这一层。但吴凯,真他们一定都想到了,所以才没有阻止。

    走进房间,菁儿先是快手快脚的替高远泡上了一杯热茶。她身边的丫头都去工坊了,此时也没有跟着回来,便只能亲历亲为。“你先喝着茶,我先去洗一下,一身的羊毛。”看着高远,她嫣然一笑。

    高远牵住了她的手,“菁儿,我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你先别走。”

    菁儿歪着头,“什么事啊,还是等我先去洗一下,换一件衣服,别让羊毛沾在你的身上。”

    高远摇头,“不是,菁儿,这件事情,很大,我希望你有个心理准备。”

    看着高远严肃的面容,菁儿的神色也渐渐地凝重起来,不安地看着高远,“高大哥,怎么啦?”

    “枫已经到了积石城了,现在他在真将军哪里!”高远轻声道。

    “枫来了!”菁儿脸上顿时现出惊喜的面容,“他在哪里?大哥你也真是的,尽吓我,他来看我了,这是好事啊!”

    高远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慢慢地,菁儿有些回过味来,“枫在父母的身边侍奉着,前段时间,我听蒋大人说过,琅琊郡可能有麻烦,这个时候,他不在父母身边,怎么到这里来了?”

    她的身抖了一下,脸上骤然现出惊惧的模样,“高大哥,我父亲和母亲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高远轻轻地按着她的肩膀,“菁儿,我希望你能坚强一些,岳父岳母两人,已经不在了。”

    盯着高远的眼睛,菁儿眼神之有些迷茫,“不在了?去哪儿了?”

    “两位老大人已经仙去了!”高远慢慢地道。

    菁儿眼睛眨巴着,盯着高远的脸庞,嘴唇微微蠕动,似乎在想着高远话里是什么意思,高远也盯着她的眼睛。

    两腿骤然一软,菁儿整个人便向地上溜去,早有防备的高远一把便搂住了她。

    在城门口,蒋家权说要去好好睡上个一天一夜,实则上以他现在所处的地位,根本就没有可能让他去好好的休息一番,他刚刚安定下来,吴凯与曹天成已经联袂而来。看着两人,蒋家权不由露出一丝苦笑,“二位,就不能让我好好歇一会儿再过来么?”

    吴凯和曹天成两人都呵呵的笑着,这段时间,积石城里每个人都忙得脚不沾地,吴凯负责着整个积石城的运转,以及战后的恢复,而曹天成则在处理着这一战收获和堆集如山的物资辎重,燕国为十万大军准备的物资现在都落在了征东军的手,这其大量的物资都是征东军和积石城用得着的,另外的用不着的部分,都发卖给了四海商贸,由他们经手卖出去,跟吴凯一样,他们两人一天也最多能休息一两个时辰,两眼之上,黑黑的眼圈分外醒目。

    “你是长史,很多公你不批复,我们就不能做事啊!”吴凯笑呵呵地递上了一叠厚厚的公,曹天成亦极有默契的拿出一叠,与吴凯的合在一处。

    蒋家权不由哀叹一声,不过吴凯与曹天成二人都能听出,这哀叹不是伤心。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只有他们有明白的幸福。

    他们不怕有事做,不怕事儿太多,就怕没事做,有事做的人是幸福的,是充实的。吴凯忙自己的生意忙了几十年,却觉得现在自己做得事情更有意义,而蒋家权曾因为心恢意冷,在渔阳郡磋砣十光数十年,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师兄名满天下。他却无人听闻,现在,他终于有了一个施展自己能力的平台,怎么不激情满怀。

    “先放在这里,明天,明天我一定全部把他做完。”他看着两人。

    “也好,在路上奔波了十数天,以你的身骨,也的确够呛。”吴凯点点头。“不过长史你还得真快点,积石城里的事情太多了,我准备在这个冬季完成积石城的全部大型的建设工作,剩下的。就只是修修补补的事情了,一开春,就要春耕,那就没有足够的人手了。”

    “我哪边也是大事小事一大堆。大量的军械物资要运回积石城,长史你也知道,东西太多了。而许多又是我们需要的,四海商留只能吃下一小部分,剩下的,我们不能卖,我们现在没有铁矿,铜矿等战略资源,这些东西,我们不可能放弃,都要运回来。而且大战过后,军队出需要补充这些物资,如何分配,也是一个问题,不能让各军之间为了这些东西而产生矛盾。”

    “放心吧,我会很快处理好这些东西。”蒋家权扫了一眼厚厚的卷宗,看来睡个一天一夜的,是永远也不可能出现的。

    “既然如此,我们便告辞了。”吴凯笑道:“晚上我准备了一点吃食,我们把将军请来,好好地聚一聚,好长时间没有再一起喝酒了。”

    “说得是。是该好好聚一聚了,咱们与将军也有近半年时间没有在一起喝过酒了。”曹天成连连点头。

    “别忙着走!”蒋家权却是拖过了椅,“天成,我正有事儿要与你说呢。”

    曹天成小小地惊讶了一把,吴凯却道:“既然你找天成有事,我就先走了,我哪里可是忙得不可开交。”

    “不不不,吴大人,你也得留下来。”蒋家权微笑着道。

    吴凯微微一楞,突然意识到接下来蒋家权要说的事情,恐怕没有哪么简单。

    曹天成也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蒋家权找自己有事,却又特意留下了吴凯,这是要找一个见证人,这几年来,曹天成也不再是昔日吴下阿蒙了。

    “这一路我与将军从扶风回来,虽然有风雪阻隔,但我们也借此机会,将今后的发展构建了一个大致脉络。”蒋家权沉吟了一下,“这里头有我们大致的战略作向,也有我们现在的组织机构,军队建设等等。”

    “这些事情,我不大懂,有将军与你两人就够了。”曹天成道。

    蒋家权点点头,突然换了一个话题,“将军说,怜儿与孙晓年纪也不小了,该完婚了,等做完眼下的一件大事之后,就让两人完婚。”

    “这是好事啊!”吴凯哈哈大笑起来,转头看着曹天成,“老曹,令爱大婚,来贺的人肯定不少,我给儿说说,到时候好酒给你打个七折。”

    曹天成却是盯着蒋家权,他知道,蒋家权突然说起这事,后头肯定还有话。

    果然,蒋家权看着曹天成,不紧不慢地道:“老曹,你是跟着将军的老人了,深得将军信任,所以有些事情,将军没有想到,或者想到了,却不曾在意,但我作为长史,却不得不想,也不得不说,所以,接下来我的话,只是我自己的想法,与将军没有什么关系,但我希望你能好好地听一听。”

    听着蒋家权的话,吴凯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莫名地看着蒋家权。(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