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九十七章:善后(书号:13651

第四百九十七章:善后

作者:枪手1号
    辽西城的大门彻底为高远打开,当第二天凌晨,第一缕阳光洒落在辽西城那古朴的城墙上的时候,高远在王玉龙等一众人的簇拥之下,带着征东军骑兵开始进城。大开的城门之,正在进出城门的民众让向了两侧,在众人的眼,除了理所当然应当这般之外,再也看不到什么何其它的情绪。

    所有人没有任何的惊讶,征东军在城外驻扎了这么久,众人都知道,高远入城,只是迟早的事情。高远入城,反而让城内的民心更加安定了一些,征东军军纪严明,这在辽西是有口皆碑的,他们进城接管防务,兴许还能让那些兴风作浪的县兵们收敛一些,不再祸害普通老百姓了。

    所有人都是怀着期待,看着征东军的骑兵缓缓入城。

    “高将军,这就是民心所向啊!”王玉龙看着高远,膺服地道。

    “不是我有多高的威望,而是张君宝实在是太失人心啊!”高远摇头道:“老县尉,也许当真如你所言,现在的辽西城需要我来为大家来做些什么。”

    “高将军进了辽西城,辽西便有了主心骨了。”王玉龙道:“辽西这么多年来,一直面临着东胡人的强劲的威胁,这一次大燕伐东胡失败,只怕东胡人的报复马上就会到来,辽西需要一个强力的领袖,当年张老郡守是这样,如今,又迎来了高将军,这是辽西人的福份啊!”

    “老县尉过奖了,老郡守创下的功绩,我如何能比得的!”高远笑着道。“老县尉,你先前跟我说的要解甲归田,含贻弄孙,我可是不能答应的。您也知道,现在辽西正处在最危险的时候,作为张郡守身边的老人,怎么能在辽西最危险的时候。自顾自便去享乐了呢?这辽西还有大把的事情等着您来做呢!”

    “我已经老了。上不阵,杀不得敌,又没有读多少书,实在是有心无力了!”王玉龙道:“还望高将军准我告老。”

    “告老可不行!”高远微笑,“王老县尉可是一尊大神,我还指望着您帮我镇守辽西呢,这辽西司马一职。我已经决定由王老县尉来担任了。老县尉年纪虽大,但需知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啊,老县尉即便想要去享福,那也得等辽西真正稳定下来之后,才可放心地告老还乡啊!”

    王玉龙长长地吸了一口气。面露惊容,辽西郡司马一职,可谓是真正的位高权重了,他从来也没有想到,这个位置会落到自己的头上。

    他虽然想告老还乡,但这只不过是形式所迫,认为高远绝不会重用于他们这些老人。与其被人赶走,倒不如光棍一些,自己腾位,这样还能让对方对自己有些好感,以免将为与自己为难,如果说他真是没有了功名利禄之心,那就是在自己骗自己了。

    “司马一职?”王玉龙看着高远,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老县尉,现在辽西正如你所说,处在极度危险之,东胡人说来就来,所以我们要抓紧时间来整军备战,老县尉对辽西各县熟悉得紧,现在城内的这些县尉所统带的两万余县兵。我准备要从间整编一支新军,这个任务,还得交由老县尉来做,我方才放心。”高远道。“也不瞒老县尉。现在这些县兵的战斗力,我是不大信任的,如果对上东胡人,我怕他们撑不住。”

    王玉龙这一下明白了,高远要整编城内的两万县兵,这些人虽然战斗力现在不咋样,但高远练兵之能天下皆知,这些人到了他的手下,焕发生机哪是迟早的事情,但整编这么多人,必然会引起一些反弹,他就需要像自己这样的一个人去替他镇着场,将不利的因素转化到最低。

    虽然将高远的用心想得很清楚,但王玉龙并没有多少不快,相反,心还很高兴,这说明,自己于高远来说还是有用的,怕就怕自己对他没用,那才是最可怕的事情。将这件事情作好,自己的后半生便算有了保障。

    “将军说得对,这些兵的确需要好好的练练,现在这个样,如果对上东胡人,要么便是一哄而散,狼狈逃窜,要么便是白白送死。这件事,将军放心,我一定替您做好。保管不会出任何的意外!”王玉龙拍着胸脯道。

    “有老县尉负责,我就放心了。”高远微笑,“重将军将担任辽西留守一职,负责辽西军政,原扶风县令郑均会被调来辽西任长史,负责民政,这辽西郡守一职嘛,便暂时由我兼任。不过我在辽西城不可能留太多时间,到时候,还请老县尉与重,郑均二人一齐同心协力,将辽西经营好。”

    “重?是原蓟城禁卫军统领重将军么?”王玉龙惊道。

    “正是,重将军离开了蓟城,现在正在我军。老县尉认为他担任这辽西留守一职,可还能胜任否?”高远笑问道。

    “胜任,胜任,重将军名满天下,怎么可能不胜任!”王玉龙此时心却是感慨万千,重以前于他而言,那是高高在上,可望而不可即的大人物,所交之人,无不是王候将相,现在居然成了自己的顶头上司了,能在这样的人手下担任一任职司,也是自己的荣光了。

    “还烦请老县尉告诉其它各县县尉,让他们放心,我高远不是卸磨杀驴的主儿,他们之,有才能的将留在军任职,即便不能胜任,也可回到原县继续去担任县尉,保一方平安,我相信他们还是能做到的。”高远勒停了战马,郡守府已经近在眼前了。

    “多谢高将军,说实在话,他们现在正有些忐忑呢!”王玉龙不由大喜:“有了将军这句话,他们可以放心睡个安稳觉了。”

    听着王玉龙的话,高远不由笑了起来。

    “高将军,郡守府到了,您这便请入府升堂,召集官员议事吧!”王玉龙翻身下马,替高远牵住了马缰。

    “不!”高远跃下马来,“这不急,我要先去祭拜一下张老夫人,张郡守于我有恩,我今要入主辽西,却不能忘了张郡守的恩情,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张郡守于辽西有功,老夫人不幸故去,我自当前去吊唁。”

    后堂之内,一具棺木之内,躺着辽西曾今的女主人,过去身份显赫,如今却是凄凉孤单的躺在寂廖的大堂之内,棺木之旁,除了几个忠心耿耿的老仆人,其余人等,早就作了鸟兽散,灵枢之前,连一个披麻戴孝的孝孝孙都没有。

    看着这场景,王玉龙也不由得唏嘘不已。

    点燃三柱清香,插进了灵枢前的香炉之,高远规规纪纪地在灵前行三拜大礼,跟随他而来的征东军诸将,以及辽西的一些官员,也依次上前行礼吊唁。这些人的到来,终使得这里有了一些人气。

    脸上皱纹深叠的张府老管家哆嗦着走了过来,向高远叩拜为礼。

    将这个忠心耿耿的老家人扶了起来,高远轻声安慰道:“张府诸人,逃亡者甚众,你能在此守灵,足见忠心,张郡守与夫人英灵不远,必然会感谢于你。”

    老管家突然号淘大哭起来,挣脱了高远的搀扶,又是卟嗵一声跪了下去,“请高将军开恩,饶大公一命吧。张家不能断了香火啊,请高将军开恩啊!”

    听到老管家的号哭,高远的脸色一下了沉了下来,张君宝杀与不杀,于他而言,并没有什么要紧的,但是留下他来,或者说张家还有后人的话,于辽西的将来而言,便是不能预测的变数。

    一边的王玉龙也变了颜色,沉声喝道:“老管家,你糊涂了么?张君宝弑父杀弟,罪大恶极,这样的人,怎么能容忍他活着贻笑天下,老夫人听闻此事之后,便自尽而去,便是气愤张君宝的畜生不如啊!”

    “王县尉,可是张君宝一死,张家就绝后了啊!”老管家仰起了一张泪眼婆娑的脸庞。

    高远仰起了脸,淡淡地道:“辽西不会忘了张郡守,王老县尉,此事也便由你一并代劳吧,在辽西城内,为张郡守建一座祠堂,供奉张郡守,为张郡守塑金身,另外,为叔宝将军,路鸿将军,得胜将军,还有顾长卫将军也在这祠堂之内塑金身为张郡守供卫。建成此堂后,辽西官员每年都必须去祭拜,百姓亦可自由前往,我们要让所有辽西人记住张郡守对于辽西的恩情,至于张君宝,此等孽,有不如无。”

    “属下遵命!”

    “老管官忠心耿耿,此堂建成之后,便由老管家率人看守,一应所需,都有辽西城供给!”

    “是!”

    “就这样吧!”高远对此事定论,向着张夫人的灵枢合什一揖,转身而去。身后,老管家的号淘之声,仍在响起。

    “尽快公审张君宝,然后处决!”一边大步向前,高远一边道。“另外,马上遣人去碧秀峰,迎回叔宝将军,路鸿将军,得胜将军的遗体,我希望他们与那千名将士的遗体在公审当天入城。”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