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九十二章:奇怪的状况(书号:13651

第四百九十二章:奇怪的状况

作者:枪手1号
    人心向背,对于原先以部族游牧为主贺兰雄来说,或者没有什么深刻的体会,但对于高远来说,的确是生死关。张氏经营辽西数十年,自己想要取代它,并且得到整个辽西的支持,如果仅靠甲坚兵利的话,只怕没有什么好下场。高远没有时间来慢慢经营这块地盘,因为他马上面临着东胡人有可能到来的侵略和挑畔。

    而且辽西郡上下都知道,张守约对高远不错,在以前,可以说不遗余力的支持,而现在,自己要将张氏唯一剩下的张君宝也干掉,就不能不考虑辽西人的反应。

    以一个和平的方式,取代张氏在辽西的统治,是高远的必然选择。毕竟辽西与河间有极大的不同,高远有大把的理由去找严圣浩的麻烦,就不能以同样的手段对付张氏的辽西。

    不得不说,高远对待辽西的策略是异常聪明而正确的,在征东军骑兵抵达辽西城三天之后,辽西城内百姓的恐慌开始慢慢地消除,因为他们发现,征东军骑兵根本没有攻打辽西城的意图,他们在远离辽西城数里开外的地方扎下了大营,除了第一天抵达的时候,示威性的绕城奔驰之外,再也没有其它的举动。

    被王玉龙指派守卫西门的何保田大着胆打开了城门,当城门的千斤闸在吱吱呀呀的绞盘声缓缓升起的时候,何保田的手都是汗水,因为此时站在城楼上的他,可以清晰的看到,有大约百骑的征东军哨骑正在西门不远处临视着这里。在他的身后,他麾下的县兵们,都是紧张地咬紧了嘴唇,脸色有些发白,手里紧紧地握着刀枪,弓弩,一台台床弩的头高高扬起。瞄准了前方。

    何保田强自镇定,他仍然忍不住心里发慌。

    城门缓缓打开,吊桥落下,远处的征东军骑兵没有丝毫的动作,在吊桥落下的轰鸣声,他们也只是转头看了这个方向一眼。

    城门已经打开了一柱香的时间,别说没有征东军前来攻城。连先前在这一段游戈的哨骑也不见了踪影。

    何保田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了身旁的一台床弩旁,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哪怕已是寒冬腊月,他仍然是满身冷汗,此时心里停当下来。冷风一吹,只觉得浑身凉嗖嗖的极是难受。

    看到县尉坐了下来,放松了表情,西城门上上下下的县兵们,一个个都是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这一两千人同时吐出一口气,汇在一齐。便成了一个异常巨大的声响,将何保田吓了一跳,抬头看着身周一片的喜色,不由啐了一口,“没出息的东西!”

    嘴里啐骂着,他心里何尝不是欢喜万分。高远没有想着攻打辽西城,那他们也就不用与恐怖的征东军作战,要知道。这可是一支杀得东胡人都胆寒,将大燕常备军打得溃不成军的强大力量。

    “看来可以平安回家与家人过年了!”他在心里念叼了一句。“来人!”

    一名兵曹跑了过来,“县尉有何吩咐?”

    “去跟王县尉说,我按他的吩咐做了,征东军没有攻打城门。一切安好!”

    “明白了!”

    兵曹跑步离去,何保田站了起来,向着城楼内走去。必须洗个澡了,身上都汗湿了,这个天气,搞不好是要得病的。

    有了西门带头。其它三门陆陆续续的都打开了,城内的居民在起初胆寒了一阵之后,有胆大的开始出城,必竟这寒头腊月的,城内需要大量的柴禾,木炭,也需要巨量的菜疏。

    又是两天的时间过去,城门大开的辽西似乎不设防,而在不远处设营的征东军也没有任何攻打的意图,辽西城便在这种奇怪的状态之下,恢复了日常的运作。城门口开始忙碌起来,进城出城的人络驿不绝,大大小小的商队,无数推着小车,挑着担的货郎将无数的商品运进运出。

    辽西城内老百姓们去除了对高远的恐惧,转而忆起他在这些年,对东胡人作战所立下的赫赫功勋,想起了他在扶风留下的一系列传奇,而张君宝的弑父杀弟的事情亦是愈传愈广,辽西长史彭彬的逃亡,张守约的夫人自杀身亡,无一不是在这张君宝做下的这些恶事之上,再敲上了一枚枚钉。

    有来自扶风赤马的商队,更是在城内信誓旦旦的声称在碧秀峰见到了那些死难将士的坟墓,而立坟者便是这些战士之幸存的黄湛将军。

    渐渐的,被张君宝栽在高远身上的那些罪名开始被所有的辽西城人嗤之以鼻,一个如此丧尽天良的人所说的话,怎么能取信于人?像高远将军这种顶天立地的汉,怎么会跟他一样。如果高远将军真像他所说的那样,在现在这样的局面之下,怎么会不挥兵攻城,拿下辽西?而只是驻扎在城外?

    城内的民心开始逆转,人们在悼念老郡守的时候,也在痛骂着张君宝。

    开始有小商贩推着小车到了不远处征东军驻扎的营地外,摆开了摊,所贩卖的自然是这个时节所特有的菜蔬,摊刚刚摆开,军营内的军需官便已经走了出来,将他的东西一扫而空,所给的价钱,比起城内的价格还高了一成。

    当这个小贩欢天喜地的回来准备他的第二趟时,得到消息的更多的人,开始兴冲冲的向着征东军骑兵的营地出发了。

    此时辽西郡的老百姓都反应了过来,为什么要怕征东军呢?征东军不也是大燕的军队么?高远将军不仅身受老郡守的大恩,而且与二公张叔宝交好莫逆,这在辽西城可是人尽皆知的大事。

    高远将军不是敌人,那征东军自然也不可能是敌人了。

    站在营地内的箭楼之上,贺兰雄目瞪口呆地看着远处大开的城门,络驿不绝的进出的人流,以及快要围住他们营地的各类贩。

    “这是我见过的最奇怪的一次攻城掠地的行动!”他看着身边的步兵。

    步兵微笑着,手掌有节奏的拍打着身前的栏杆,“贺兰将军,这便是人心向背,你瞧,现在辽西城人已经不将我们当敌人了,我敢与你打赌,等高将军一抵达,这城内的官员们将领们,便会前来恭迎高将军入城,而高将军一入城,这辽西从此便要改姓高了。”

    “我才不与你打赌。”贺兰雄摇摇头。“算我服气了。”

    步兵放声大笑起来。

    城内,以王玉龙为首的一帮县尉们聚集在一起,长史彭彬跑了,老夫人死了,剩下的一帮官们,本来也不在这些将领们的眼,现在整个辽西城,却是以王玉龙为首。

    不用打仗,所有人都是松了一口气,但这些人大都是张守约的亲兵,在松口气的同时,却也不约而同的有些伤感,这种情形之下,辽西城易主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诸位,我已经派人出去联络征东军骑兵的将领了。”王玉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等高将军一到,我等便出城恭迎高将军入城主持辽西事宜。相信大家都有了这个心理准备,但是大家更要明白,我们都是张氏的老人,高将军入主辽西,大概也不在需要我们这些人了,一代新人换旧人,这是铁道理.我请各位来这里,只是想叮嘱各位,不要无事生非,在最后的时刻如果还恋栈不去,那会惹来杀身之祸.老兄弟不多了,我不想你们一时糊涂掉了脑壳.能留着命安度晚年,于我们而言,已经是不错的结局了.你们,都明白了么?”

    众人无言点头.

    “约束兵众,千万不要在城里生事了,我听闻高将军御下极严,手下士兵军纪森严,不要让这些家伙到时候枉送了性命,都是家乡人,死了谁,回去都不好面对家乡父老,以后我们也是平头百姓了,四邻八里,都不要得罪的好.”

    这话说得凄凉,众人都是哀声叹气.

    “就这样吧,在高将军没有到的时候,大家还是各安本职,维护好城内的治安,站好最后一班岗吧!”王玉龙站了起来,挥挥手,意兴阑珊地道.”希望我们的合作能让高远将军满意.”

    而与此同时,辽西城内,重与枫也是面面相觑,重见多识广,但这样的场景却也还是第一次看见,半晌之后,他摇了摇头,想了想,又摇了摇头.

    “高远,果非常人也,我远不能及,公,原本我还想着要掩藏形迹,现在看来,毫无必要,我们收拾一下出去去找征东军吧!”重苦笑着道.”我真是做梦也想不到,他竟然会是用这种方式来占领辽西城.”

    “姐夫本来就了不起!”枫扬起头,很是有些骄傲地道.

    “的确了不起!”重点头.

    而在更远的辽西与河间的接壤处,檀锋与周玉正准备分兵而行,周玉将带着几乎所有的剩下的常备军穿过河间,直抵渔阳,而檀锋则带着燕翎卫回蓟城,当信使带着辽西城的情报出现在两人面前的时候,两人对视一眼,都是仰天长叹了一口气.

    事实总是与他们期望相反,两人不再多言,双手抱拳一拱,默然作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