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九十章 :一片混乱(书号:13651

第四百九十章 :一片混乱

作者:枪手1号
    征东军数千骑兵突然出现在辽西城外,旌旗招展之,这些骑兵肆无忌惮的纵马绕城飞奔,他们很清楚,辽西城现在几乎就是不设防的,骑兵不能攻城,但并不妨碍他们在城外炫耀武力。

    城内一片混乱,张君宝出征之前,曾向全郡发出征东军将军高远里通东胡的布告,随即又统率大军前去征讨高远,这件事情,虽然有人信,有人不信,但现在的事实是征东军已经兵临城下,而这座城原来的主人,却不知所踪。

    不知所踪自然就代表着他的败亡,张君宝打输了。对于习惯了在张氏统治之下的辽西城人来说,这不谛是大祸临头。

    张守约镇守辽西郡数十年,东胡人便没有再能兵临城下,他们最多也就是在辽西郡的边境各地骚扰一番,几十年下来,辽西城的百姓几乎忘了战争的威胁这样一件事情。

    但猝然之间,战争便降临到了他们的头上。

    而更让他们恐惧的是,敌人打来了,城却没有了以往那些威武的辽西郡兵,城内,尽是一些从各地抽调起来的青壮,这些从各县抽调而来的青壮们,还没有表现出他们杀敌的本领,却早早地表现出了他们祸害百姓的能力,让整个辽西城人怨声载道。而现在,敌人已经到了城外,这些本应上城杀敌的家伙,却在城内乱成一团糟,要么缩在宿营地当缩头乌龟,要么便趁火打劫,奸淫掳掠,无恶不作。

    而更让辽西城内崩溃的是,留守辽西城的最高官员,辽西郡的长史彭彬,居然在这个要命的时刻失踪了,当那个去通知各县县尉往郡守府议事的小官再也找不到彭彬之后。辽西城内的官员们都明白,这位长史大人潜逃了。

    他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没有知会其它人的情况之下,便跑了,想必那个时候,城门还没有关闭,此刻的他,只怕早已经远离了辽西城。

    辽西城的防守几近于无,而城外率先抵达的骑兵却也没有什么攻城的意思,在他们绕城疾奔的同时。一支支羽箭带着一张张布告射进了城。

    这些布告在城,引起了轩然大波。

    郡守府,留守的最高长官长史彭彬已经逃亡,而应张君宝召集令而率兵前来的十数个县的县尉,却是走出走不了,留又不敢留,竟是陷入到了两难的境地当。城外的征东军骑兵或许对于单个的逃亡者不加理会,但绝不会放纵成建制的县兵离开。

    他们可不能学着彭彬跑路。

    这些县尉大都是张守约曾经的亲兵,在驻守地呆了许多年。在当地早已生根发芽,开枝散,这一次集合全县县兵,然后再募集青壮。每人手下都有上千甚至近两千人,本以为是来守卫城池,防备东胡人的,但没有想到。最后竟是这样一个结局。

    高远的大名,征东军的名声,他们哪个不知。哪个不晓,如果让他们去对敌高远的征东军,与拿鸡蛋和石头碰有什么差别?

    “王老县尉,你是我们这伙人资格最老的,手里头的兵也是最多的,现在彭彬这个王八蛋跑了,你便牵个头吧,眼下这事儿到底该怎么办?”一个胖得有些离谱的县尉如同一个皮球一般站在大堂央,看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将,其它十几人亦是同声称是,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这位老将。

    老将满面愁容,摊手叫苦道:“我能有什么办法?现在张郡守他们生死不知,城内一盘散沙,便是神仙下凡,也没有法。”

    “王老县尉,咱们这些人手下汇集起来,也有近两万人,不见得便怕了高远,不若便由你来领着大家守城,只要守住了辽西城,将来张郡守回来了,自然是大功一件,那高远既然是叛逆,朝廷还能不管不顾,眼看着他攻打辽西城么?”一精瘦的县尉跳脚道,“高远叛贼,人人得而诸之。”

    此人一通叫喊之后,却发现整个大堂内立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他,如同瞧着一个白痴一般。

    “怎么,我说得不对吗?”他怒道。

    王玉龙叹了一口气,白眉耸动,“魏兄啊,攻打积石城和高远,那是张郡守与檀锋统领周玉将军的联合行动,现在高远都打到了辽西城下,说明了什么,说明郡守他们已经战败了啊,不说我们辽西了,便是朝廷,现在又哪里还有兵来救我们?”

    “王县尉,不是我说泄气话,我手下这些儿郎,大都是没有经过训练的青壮,呐喊助威还差不多,真要与征东军这种百战精锐对阵,那完全不够看,真要打起来,只怕立时便得全军覆灭,这叫我怎么回家乡去面对父老乡亲,如果是抵抗东胡人那也罢了,反正东胡人如果破了辽西,那谁也讨不到好,但现在来得可是高远,高远在咱辽西名声不错,说他通敌卖国,我是不大信的。”另一个县尉坐在哪里纹丝不动,冷冷地道。

    “何保田,这么说你是要投降么?”主战的那个县尉大怒,一步跳到了他的身前。

    “如果能保全我辽西不受战火荼毒,便是投降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投降东胡人。”何保田嘴角上翘,反唇相讥。“我又不是张君宝的嫡系,没什么好怕的。”

    眼看着两人便要打起来,王玉龙直气得白胡一翘一翘的,“都闭嘴,吵什么吵,郡守不在,彭彬跑了,城里不是还有老夫人在吗?到底怎么做,我们去请示老夫人,站在这里的人,几乎都是老将军带出来的亲兵,老夫人说打,哪我们就算是死光了,也打到底,老夫人说不打,我们就不打。”

    “王县尉此言有理,便去请示老夫人。”主战的县尉心一喜,心道老夫人哪有拱手将张氏基业让于他人的道理。

    众人起身,在王玉龙的带领之下,闹哄哄的出了大厅,正欲向后院去,大门之外,却有十数人奔了进来。

    “不好了,各位大人,出大事了!”十几个乱七八糟地叫道,众人都是心一惊,这些跑进来的大都是他们各自的亲兵。

    “王县尉,这是城外射进来的布告!”为首的一个大汉将手的布告递到了王玉龙的手。

    展开布告,王玉龙一看之下,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这布告之上,列举了张君宝鸠父杀弟的桩桩罪行,而且张君宝,吴溢,张灼等人尽数被征东军生擒活捉,竟是要押到辽西城来了。

    十几张布告都是同样的内容,所有的县尉看完布告,抬起头来面面相觑,众人都是不敢置信,如果这些事全都是真的,那张君宝当真是绝情绝性,天地之间第一无情之人了。

    王玉龙咽了一口唾沫,“郡守等几人落在对方手,这些布告上所说的事情,只怕不可信。”

    何保田大声道:“我信此事不假,这样的大事,高远他敢胡说么,这布告上说得清清楚楚,伏击叔宝将军,路鸿将军,得胜将军的地点在碧秀峰,参于这件事情的士兵为数不少,必然有活口,而且还有黄湛与他的骑兵这些目睹者,在那个当口,能够知道叔宝将军的撤军路线以及有实力伏击他们的人,除了张君宝,还有哪个?再者老郡守之死,张君宝虽然现在落在征东军手,但他的亲信管家可还在城,抓到了他,自然就一清二楚。如果这些事都是真的,像这样的忤逆不孝天怒人怨的家伙,我们还要替他卖命么?”

    众人尽皆默然,便连先前一力主战的那个县尉也沉默了下来。都拿眼睛看着王玉龙。

    王玉龙在心哀叹一声,何保田说得不错,这样的大事,没有真凭实据,高远是断然不会大张旗鼓的宣扬的。

    “保田,你带几个人去擒拿那高管家,我去见老夫人,大家伙都在这里等着吧,有什么事情,等我回来再一齐商议,拿个章程。”

    众人齐齐称是,如今之局,众人却是不想去见老夫了,没的尴尬,不知说什么来安慰这个可怜的女人,丈夫被大儿杀了,小儿也被大儿杀了,而如今,唯一剩下的一个又落在了对头的手,罪行被昭告天下,眼看着也是活不了,对于一个母亲来说,还有什么比这更凄惨的。

    王玉龙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向内院,尚未到院门口,便听见里面一阵鸡飞狗跳,哭叫声此起彼伏,心不由大惊,几步抢了进去,伸手抓住一个惊慌失措的家丁,“出了什么事情?老夫人可安好?”

    那家丁急赤白脸,看着王玉龙,道:“外头有人拿了一张叛军射进来的布告进来,夫人看后,一言不发便回房去了,过了一会儿,房里的丫头们却发现夫人服毒自尽了。”

    夫人没了?王玉龙呆呆地站在院里,唯一的主心骨也没有了。

    外头院里,一群县尉看着王玉龙脚步沉重地走了出来。(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