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八十九章 :困守城中(书号:13651

第四百八十九章 :困守城中

作者:枪手1号
    重端着一碗熬得浓浓的草药,顺着狭窄的楼梯爬上了二楼,推开了一扇紧闭的房门,走了进去。这是辽西城一间极为简陋的客栈,所处的地段,也在辽西城最为贫穷的西城,这一带所居住的都是那些为一日三餐而奔忙的贫民百姓,这个地方的客栈,条件如何,也就可想而知了。

    房间极小,屋里除了一张脏兮兮的大床之外,便再无其它物事,一踏进房门,便有一股极其难闻的霉味传来。外头很冷,但屋里的温度比外头也好不了多少,亦是如同冰窖一般,这样的一家小小客栈,你是不用想着还有火盆这种取暖工具的。

    重坐在床沿之上,伸手扶起了躺在床上的一个少年,将他的头倚在自己的胸前,轻声唤道:“公,醒醒,该喝药了。”

    这个病重的少年,赫然便是天南的儿,菁儿唯一的弟弟,枫。

    重在天河郡想要救走天南,但遭到拒绝,天南心另有盘算,无奈之下的重,只能带走了枫,一路向着辽西方向而来,当他们终于抵达辽西城的时候,噩耗传来,天南死于燕王宫之前。

    重心早有准备,但枫却吃不住这样巨大的打击,伤心之余,竟然是病倒在了辽西城。重只能在辽西城寻了一处地方住了下来,手下还有一批弟兄,重也尽数将他们放了出去打探消息,自天河郡逃出来后,身后一直便缀着燕翎卫的探,重可不敢掉以轻心。这辽西城现在可是敌人盘踞的地方,要是泄了行踪,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任你武功滔天,几百人把你一围。你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如果再配上弓弩手,更是连一丝儿的机会也没有。

    枫自幼就没有受过什么打击和挫折,即便在氏一门最为困苦的时候,他也被氏与菁儿护着,而这一次,他终于被击倒了。

    “重叔,我们还在辽西城么?”虚弱的睁开双眼,看了一眼重,他有气无力的问道。

    “是。公,我们还在辽西城。”

    “姐夫哪儿有消息了么?”

    重摇摇头,“没有,派出去的兄弟还没有回来,还没有他的消息,不过你放心,你姐夫他不会有事的。”

    “我要去找他!”枫挣扎了几下,奈何全身酸软无力,身只不过稍稍挺了几下。便又无力的软倒在重的怀里。

    “公,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便是养好病,等你养好了病,我们便去找高远。”重安慰道。

    张嘴喝了一口,枫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一些,“好苦!”

    “良药苦口利于病,公。你喝了药,好好的睡一觉,病便好得快一些。你要是想早些去找你姐夫,便得快些好起来,是不是?”在重的眼,枫的确还是一个孩。

    “我喝!我喝!”枫张开了嘴,大口大口地吞咽着汤药。

    喝过药后的枫,又是沉沉睡去,伸手触了触他仍然滚烫的额头,重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隐藏在辽西城,他根本不敢去找大夫,虽然他也粗通一点医理,自己去抓了一些草药,但这几日下来,枫却是时好时差,总是好不了,看来,还是必须去找一个大夫了。

    他站了起来,从墙角一大堆杂物之,摸出一把短刀,藏在了怀里,不能再拖下去了,这样反复的发烧,搞不好会将枫的身体完全拖垮的,枫这几年的身体已经煅炼得非常强壮了,若非如此,他早就顶不住了,但这样下去,也不是一个事儿。家就这么一个根苗了,是万万不能出事的。

    走到门边,回头看了一眼沉睡的枫,他一咬牙,走了出去。想要找一个医术高明的大夫,在这西城肯定是找不到的,在这个地方,江湖游医倒是很多,但他们的医术,只怕连重都比不了,又如何给枫瞧病。

    走出这家小小的客栈,重裹紧了身上的棉衣,一顶毡帽遮住了他的大半个面孔,低着头,急步向前走去,辽西城认得他的人极少,但追来的燕翎卫的人,想来都已经看过了他的画像,虽然这段日以来,自己的容颜已是大改,可以瞒过一般的人,但在这些家伙面前,任何的小心都是不为过的。

    辽西城现在很乱,周渊兵败东胡的消息传来,辽西郡便开始了全郡动员,各县的县兵都在向这里聚集,前期张君宝带了一批去攻打高远在草原之的积石城,后来的,都是辽西长史彭彬的指挥之下,准备固守辽西城。

    现在城内,临时汇集而来的青壮大约有两万人,但在重看来,如果东胡人打来的话,真凭这两万青壮守城,只怕坚守不了几天。

    城内人多了,而且多的是一些年青力壮的家伙,辽西城内的将领又大多跟着张君宝出去攻打积石城,辽西城内,能掌住事儿的,便只剩下一个彭彬,顾头不顾腚,哪里忙得过来,这城内的治安顿时便乱了起来。偏生城内辽西郡兵最后的一支精兵也出征而去,城里根本无人能压服这些青壮。

    前方传来一阵吵闹喧哗之声,夹杂着怒骂与哭喊之声,重身尽量靠到街边,将毡帽又往下拉了拉,抬眼看去,却是前方一家小饭馆内,几个身着县兵服饰模样的人一边剔着牙一边向外走着,身后显然是这家小饭馆的老板紧紧追着,看那老板鼻青脸肿的模样,定然是这些县兵吃了饭不给钱反将老板揍了一顿,看着那老板哭喊着追在身后,重不由摇了摇头,这可真是要找苦头吃了。

    果然不出重所料,走在最后的一个大兵回过头来,挥舞着没有出鞘的刀,将老板直接拍在了店门口,在众人敢怒不敢言的眼神之,大摇大摆的离去了。

    辽西自张守约一死,已是一天不如一天了。重心暗叹,可惜了张守约一世英雄,最后竟然是落得如此下场。张叔宝死了,张君宝显然是沦为了檀锋手的棋,张守约一生的奋斗,就在短短的几个月之间,便化为了泡影。

    看着那些渐行渐远的县兵,重突然想起了高远和他的积石城,不知道他们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如果积石城被攻破,高远败亡,那自己就只有带着枫从此隐名埋姓了。

    一念至此,身上的寒意便更重了一些,使劲裹了裹衣物,重埋头向着东城疾行,当务之急,还是要将枫的病治好了再说。

    耳边骤然传来急促的警钟之声,重陡然如同一根钉一般扎在了地上,抬头赫然看向远处那高耸的钟楼,不同的钟声代表着不同的意义,而这般急促的钟声,只代表着一件事情,那就是辽西城有敌入侵。

    东胡人来得这般快吗?不可能啊!一瞬间重脑转了无数个念头。

    辽西城郡守府,长史彭彬全身都在颤抖着,看着站在面前那个满面风尘之色的信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就这么输了,几万大军都没有打下积石城,反而被高远打得大败亏输?

    “檀锋,周玉,你们这些无耻之徒!”彭彬声嘶力竭的怒吼起来,他怎么也想不到,到得最后,居然是檀锋与周玉两人在战败之余,竟然无耻地将张君宝卖给了高远,以此为换取他们的安然离去。

    颓然坐倒在椅上,只觉得浑身泛力,战败意味着什么,他当然明白,先前所有的努力都付之了流水,接下来等待他的必然是灭顶之灾。

    张君宝,吴溢,张灼尽数落在高远手,那也代表着鸠杀张守约,伏击张君宝之事,必当大白于天下,他作为参与者,谋划者,就算不凌迟处死,砍了脑壳那是绰绰有余的。

    “长史,现在城内还有两万余青壮,武器装备也不缺,粮食也足够,赶紧召集各县县尉,准备御敌啊!”身边,一名官员急道,“高远麾下,多有骑兵,这信使所报的乃是十数天前的事情,他能赶到这里,那对方的骑兵,马上也会兵临城下了。”

    彭彬抬头,看着白痴一样的看了一眼这名官员,抵挡,拿什么抵挡,就凭这城里这群乱七八糟的县兵?如果张君宝张灼他们还在城,或许能压服这些家伙,自己又凭什么?这些县带兵的县尉,大多是张守约的亲兵,只怕到时候真相大白于天下之后,第一个要自己命的便是这些老不死的吧!

    “是啊是啊,赶紧召集他们来郡守府议事,商议如何营救郡守!”彭彬挥挥手,“你马上去通知。”

    看着那官员急匆匆地离去,彭彬站了起来,跑向后头,片刻之后,他青衣小帽,一身便服,带着数个亲信,向着城门方向急奔而去。

    重伏在钟楼之上,他的身边,一个敲钟的老兵伏卧在地上,生死不知。而在视线的尽头,重看到了无数的骑兵正奔腾而来,而那高高飘扬的旗帜上醒目的高字,让他顿时觉得热泪盈眶。

    高远,终究还是高远。他没有辜负相的期望,他来了。(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