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八十八章 :南山定策(书号:13651

第四百八十八章 :南山定策

作者:枪手1号
    雪下得大了一些,在刺骨的寒风带动之下,毫无规律的上下飞舞,随意地在空组合着各种形状,不少雪花随风飞进了亭里,栏杆上,地面上,石桌上,很快便覆上了一层淡淡的白雪。

    山顶真得很冷,但亭的两个人,心却有一片火热,就如同当年高远心有着强大的信念一般,现在的这两人,也将这股信念提到了极致。

    檀锋伸出手指,在石桌薄薄的那一层白雪之上,随意勾勒了几笔,周玉能看出这是辽西,河间,渔阳的一副简易地图。

    “出辽西境后,周将军便带着这两万常备军穿河间,直奔渔阳,赵牧动手迫在眉睫,姜新亮驻守五城,他不是赵牧的对手,连姜大维也不是。”檀锋道。

    “只怕我赶不及。”周玉摇头道。

    “五城丢了不要紧,但要守住渔阳,你去的一件重要的事情,便是告诉赵牧,他如果不知进退,我大燕也不惮于鱼死网破。我已经派人去见姜新亮,以保存实力为主。”檀锋顿了一顿:“赵牧也不过是想重新夺回五城,取回赵国对我国的战略优势,大举进攻的可能性不大,他更想看着我们与高远打个天翻地覆。他的主要精力,应该还是放在秦国一线之上。近期,秦国与韩国的边境摩擦规模日益加大,李信离开了函谷关,应当是去秦韩边境,他一抵达,便代表着秦韩大战在爆发了。”

    周玉点点头。“我会力保赵燕边境。“

    “姜新亮这个人,可以好好利用。”檀锋突然笑了笑,“经过上一次燕赵大战之后,这个昔日的纨绔弟倒似变了一个人一般,看来受高远的刺激不小,他与姜大维的关系却日益恶化了,稳定燕赵边境之后,这个可以好好利用。”

    听到檀锋说起这个话题。周玉笑了起来,“姜大维新娶了昆州莫仁的女儿,生了小儿,也难怪姜新亮不耐烦。”

    “姜新亮对于他母亲的死,一直有所怀疑,我已经派人去做这件事了,一定要不遗余力的让姜新亮相信,他母亲是死于姜大维之手,让他父反目,而你驻扎渔阳前线。竭力支持姜新亮,一步步地将渔阳也拢回朝廷手。不过这件事情,要细水长流,慢慢的一步一步来,急不得。”

    “这个我明白。”周玉点头道:“渔阳的实力,的确是很强的。”

    “你过河间的时候,给严圣浩留点东西吧!”檀锋突然叹了一口气,“严圣浩虽然已经很难扶上墙了,但他能为我们多争取一点时间也是好的。”

    “保康营口已经落入高远手。征东军就像打了一支楔般深入到了河间郡,严圣浩又才能平平,河间郡兵已经被高远打寒了胆,很难起到牵制作用了。”周玉摇头道。“不过我还是会给严圣浩留下一批人的。”

    “周兄的做法是极好的,给他留下一批基层军官,高远现在首要的事情是拿下辽西,安抚辽西全境。毕竟张君宝是张家最后一点根苗了,罪再大,要杀他。还是会有一些不同声音的,平定全辽西之后,他还需要去抚平这一次大战的伤痕,至少到明年上半年,对于河间他还是无暇顾及的,我们有半年的时间,来替严圣浩重新练出一支军队来。不指望他们能打什么胜仗,但只能能牵制高远即可。”

    “如果在外线不敌,便全军撤退到河间郡城,而在此之前,更要在郡城之内广积粮草,贮备军械,到时候高远即便取得河间全境,但只要郡城不倒,便有希望,河间坚持的时间越长,舆论于高远便会愈加不利。”周玉点了点河间城所在的位置,“肆意攻伐贵族封地,会引起众人同仇敌忾的。”

    檀锋笑了起来,“我们替王上谋夺诸封建之地,还只能阴谋暗算,不敢明目张胆,高远如果大张旗鼓的攻打河间,必犯众怒。到时候我们在煸风点火,给他制造更多的麻烦。”

    “虽然用处不见得会很明显,但聊胜于无,可以尽最大的量力来延缓此人发展的速度。”周玉眼睛发亮。

    “再加上东胡举兵来袭,到时候高远便腹背受敌,手忙脚乱,战事不断的他,民生发展必然受阻,经济不振,战事必受影响,长年累月下来,拖也拖死了他。”檀锋补充道。

    “赵国那头,除了军事的防范之外,外交之上,也应当施加一些影响。”周玉一旦摆脱了消极颓废的情绪,脑袋便也立时清醒了起来。

    “这件事情,我们已经开始做了。王上已经派淳于燕再一次出使赵国,赵牧不是要五城么,我们给他,淳于燕此行的目的,是谋求与赵国建立一个抗秦同盟。而我们燕翎卫,也有所行动,李云聪在淳于燕之前,已经出发了,他此行的目的是挑起赵无极与兰之间的矛盾,在赵无极的心,恐怕兰的威胁比起我们燕国来,还要强上许多,如果赵无忌与兰的矛盾激化,赵国内部必然不靖,赵牧即便是神,也无法在内部不安的情况之下,再对我们有什么举动。”

    “李云聪?”周玉讶然道:“此人可信?”

    “李云聪本是燕翎卫副指挥使,是相当有才能的一个人。宁则诚倒了,他如果不想陪葬,自然要投向我们。他是一个聪明人,我不会将他留在国内,派他出去,便是最好的选择。他原本主要的任务就是在国外,燕翎卫外勤之,忠于他的人不少,如果杀了李云聪,这些人便会出问题,所以留着他,让他接着为王上服务,他的任务就是在赵国搅风搅雨。”

    “齐国那头呢?”周玉摸了摸脑袋,所谓墙倒众人推,现在燕国就面临着这种局面,齐国田单虎视眈眈,本来他就对燕国有了极大的怨气了,当年力助燕陵回国继任王上,本想捞着些好处,不想燕陵继位之后,立即便将齐国抛到了脑后。

    檀锋狞笑,“田单在齐国这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盛气凌人,齐王几成摆设,田氏一族,更是气焰熏天,只要略施小计,广施金帛,不怕齐国之内没有人站起来反对他。”

    “田单之妹,乃是齐国王后,恐怕很难扳倒田单。”

    “哪又有什么关系呢?”檀锋笑了起来,“只消让田单感受到巨大的威胁,无力在来找我们的麻烦就好了。相比于从我们这里捞一点好处,他在齐国的统治地位,才是重之重。只要齐国国内有些风吹草动,我敢保证这家伙一定会着急忙慌地赶回去。”

    “檀兄果然思虑周全,如果一切都顺利的话,我们将会争得数年的喘息之机,而我大燕能否摆脱困境,也就看这几年了。”周玉道。

    “我们一定会成功的!”檀锋信心满满。

    当山下等候二人的燕军军官信再一次看到檀锋周玉二人之时,周玉已经一扫先前的颓废,转而意气风发。

    就在燕军缓缓离开扶风,离开辽西的时候,扶风征东将军府内,张君宝被提到了高远的面前。

    此时的张君宝,浑然没有了先前的风采,披头散发,满脸乌青,衣服之上,沾满了污泥草屑,显然被一路带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吃了不少的苦头。

    被按着跪倒在大堂央的张君宝,有些吃力的抬起头来,看着上面冷眼看着他的高远,心不由痛悔无比,这个昔日他从来没有看在眼里的小小县尉,如今已是高高在上,而自己的性命却已经落在了他的手,是死是活,全在此人一念之间。

    要知道,论起结识高远的时间,他可是远远在弟弟张叔宝之前,可最后,这个本来可以成为自己助力的人,却成了自己最大的敌人。

    “张君宝,你毒酒弑父,碧秀锋伏击叔宝将军,残杀叔宝将军,路鸿将军,黄得胜将军以下千余人,可知罪否?”高远冷冷地问道。

    堂上众多将领都是脸露愤然之色,特意从积石城赶过来的黄湛手按腰间佩刀,瞪着对方的双眼更是一片赤红,如果不是一边的孙晓拉着他,只怕他已是跳出去,拔刀相向了。

    张君宝知道此时此地,狡辩没有任何的意义,就算不是自己做的,对方要安在自己身上,也是易如反掌,更何况,这事儿千真万确都是自己做的,张灼,吴溢纷纷就擒,他们为了保命,必然不会替自己遮掩的。

    “高将军,张家就剩下我一人了,只要你能留下我一命,我能助力顺利的掌控辽西,父亲在辽西威望素著,我张氏在辽西亦可算是一言鼎,我能助力,只要你留下我一条命即可,日后愿为将军你做牛做马,报答你不杀之恩。”

    高远闻言先是一愕,紧接着却是大笑起来,“时至今日,你竟然还想着要活命,当真是不知羞耻。张君宝,你的死期到了。不过不是在这里,我会将你押到张守约郡守墓前,就在他的墓前,将你处死。”(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