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八十七章 :我们,也可以喊出来(书号:13651

第四百八十七章 :我们,也可以喊出来

作者:枪手1号
    南山依旧那样险峻,不过以前上山的那崎岖的的极难攀爬的山道,如今却被一级级的石阶所替代,从山脚弯弯曲曲,一直延伸到山顶,而站在山脚下,隐隐约约的还能看见山顶之上,树枝掩映之下一间八角飞檐的亭。

    这几年来,南山看梅已经成了扶风县的一处风景名胜,即便不是看梅的时节,也有不少外地慕名而来的人会登上南山,只是为了瞧一眼当年高远与菁儿留下那惊世骇俗的一句名言的所在。

    当时的扶风县令吴凯,是一个钻进钱眼里的人物,如此的机会岂会放过,拨了些银钱,修起了一条通往山顶的石阶梯道,山下修了观景的亭,在山下,自然也就有了供人休息的茶馆,酒楼,客栈等。

    檀锋与周玉并没有带随从,两人沿着石阶缓缓向上走去,这几年下来,也不知有多少人爬过了这石阶,石阶已经被磨得光滑无比。

    周玉心情沉郁,一直沉着脸,一路上山,嘴里没有蹦出半个字,而檀锋倒如同一个真正的观光客一般,眉飞色舞,不时还点评上几句。似乎这一段时间以来的惨败对他造成的打击,已经不复存在了。

    站在八角飞檐的亭里,整个南山一览无余,山的另一面,成片的梅花树已经悄悄地绽开了蓓蕾,有阵阵清香随风而来,檀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真香!周兄,我们现在所站的地方,大概就是当年高远与菁儿定情所在吧,真是一个好地方。嗯,这山上的梅花,比山下却是看得早了一些,高远家里的那些梅花树,便是移自这里吧。或许是水土不服也说不定,还没有开呢!”

    周玉侧脸看着檀锋,“你不是真带我来看梅花吧?”

    “当然是带你来看梅花,难不成这山上,还有什么别的胜景吗?”檀锋哈哈大笑,作游目四顾状,“说实话,这山上除了这梅花还可一观之外,真没有什么可看的,不过有了高远与菁儿这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做注脚。倒也真是别有一番风味,看在眼,倒也觉得与其它地方,真的颇为不同。”

    “这是高远创造的奇迹,这是专属于他的幸运,但高远的奇迹,却是我们的梦厣。”周玉叹了一口气,“檀锋,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就直接对我说吧,你也知道,我现在心情极度不好,实在打不起心情来猜度你的心思。而且。你的心思,我什么时候又能猜透了?”

    檀锋微笑,指了指亭间的石凳,“坐吧。周兄。”

    两人相对而座在亭间的石凳之上,“还真是有些冷!”檀锋挪了挪身,“当时高远与菁儿两人居然能在大雪之夜在山上坐了一夜。还真是难以想象他们是怎么熬过来的。”

    “能不提高远么?”周玉有些恼了,“冷,什么冷能比得上此刻我们心的寒冷,檀锋,我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还能笑得出来?”

    “我为什么笑不出来?”檀锋笑吟吟的反问道。

    “当初你来找我,要联合我一起来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我们图的是什么,帮助王上消除割剧势力,集权央,建立一个强大的燕国,而在进行这件事情的同时,又能扳倒那些尸位素餐的家伙,而使我们能够走到这个国家的顶端,以此来实现心抱负,协助王上振兴燕国,争霸天下,但现在呢,宁则诚也好,周渊也好,还有天南,这些大佬的确都倒了,但我们收获了什么?东胡惨败,十万常备军所剩无几,虽然收回了琅琊,汾州,接下来,周太尉的封地也必然能收回,但我们却失去了辽西,河间也不保,打垮了旧的割据势力,但却造就了一个新的更厉害的敌人出来。”周玉重重的一拳捶在石桌之上,发出澎的一声闷响,“檀锋,现在燕国的局势,比起先前更加不如,我后悔了,说句心里话,我真是后悔了。”

    “我知道你动摇了,后悔了,所以我才邀你今日来爬山!”檀锋脸上的笑容收敛,郑重地看着周玉,“周兄,你仔细想想,就算我们没有做这些事情,东胡之败能避免么?战前,我们都太乐观了,我们天真的认为东胡米兰达已死了,索普索克的王位之争达到了白热化,所以我们乐观的认为,这是一个最好的机会,但事实是,米兰达在死前,还是给我们下了一个极大的套,我现在甚至怀疑索普索克的王位之争,就是米兰达刻意造就的,他在很多年前,便在计划着这样一件事情,然后用这件事情来打垮我们,以此换来东胡今后的太平安乐,现在他做到了。而辽西张守约之死,我们只不过是顺水推舟,没有阻止而已。至于高远,这的确是一个意外,我们觉得已经够高看他了,但现在我们知道了,我们仍然看低了他。”

    周玉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

    “但我并不后悔对付高远。此人或许是旷世良将,但更是乱世枭雄,你在大雁湖之败,不是因为你轻敌,也不是因为你的战术不对,而是我们错误地估计了他的兵力,他带到东胡去的,不是他兵力的全部,他在事前,便有布置,他竟然事先便料到这一战我们要输了一般,”檀锋摇头,“偷偷地建起积石城,然后在征伐东胡的时候,还藏起了一部分兵力,这样的人,他能为大燕尽心尽力吗?”

    “可我们不该让他成为我们的敌人。哪怕不能成为朋友,也不该成为敌人,就算要成为敌人,我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周玉有些痛苦地捧着脑袋。

    “他会成为我们的敌人,这几乎是不可改变的宿命!”檀锋却摇头道:“早一些,晚一些,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我反而庆幸发生的早一些。以高远的能力,如果不是现在这个样的话,也许过不了多少年,他就会成为咱们大燕的军第一人,坐上太尉的宝座,到了那个时候,谁还能制约他?更何况,现在即便成为了我们的敌人,又能如何?他照样要将主要的精力集在与东胡争斗之上,直到他们分出胜负。周兄,他与东胡争斗的这些年,便是我们奋发图强的时候,如果你一直这样萎靡不振的话,不若咱们现在就下山到扶风城去,向高远纳头便拜,俯首称臣吧!”

    “你胡说些什么?”周玉不满地瞪了他一眼。

    檀锋大笑起来,“你终还是不服气的。周兄,我今天和你到这儿来爬山,还有另一层意思,你这个时候明白了么?”

    周玉站起来,坐到亭边,思忖片刻,“你是想告诉我,当年高远与菁儿站在这里的时候,心里想必比我现在的心情更绝望。”

    “周兄,你说对了!”檀锋霍然立起,走到周玉身边,与他并肩而立,寒风呼啸而来,吹起两从的衣袂,扬起两人的发线,檀锋张开双臂,“四年前的这个时候,高远比我们要惨得多,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县尉,手里只有几百兵力,但他敢向着天下人喊出,要骑着高头大马,带着八抬大轿去国相府将菁儿娶回来,我们呢,我们现在还拥着整个燕国,拥有数万大军,只要我们奋发图强,励精图治,数年之后,安知我们不能拥有十万大军抑或更多。难道我们就不敢向着天下人喊出逐鹿天下的宏伟大志吗?”

    周玉的脸庞慢慢地涨红起来,本来显得有些佝偻的身体,开始渐渐的挺直。一股久违的自信,开始在他的身上重新绽放。

    檀锋伸出了手,“周兄,让我们齐心协力,为了大燕,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周玉伸出手去,紧紧地与檀锋抓在了一起。两只手在空用力地晃动着,檀锋笑了起来,周玉也笑了起来,两人的笑声,击碎了寒风,亦击碎了这片天地的寂静。

    天空之有雪落下,檀锋仰头,看着天空,片片雪花如絮如花,飘然旋转落下,随风而进八角小亭,落在了他的脸上,一片沁凉。

    檀锋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周兄,当年高远与菁儿分别之时,亦是大雪漫天,今日你我上山,这雪亦落下,这或许是一个巧命,但也说不定是冥冥之自有的天意,预示着我们,必然会成功。”

    “借你吉言,如你所愿!”

    两人相视大笑。

    檀锋转身,坐了回去,“周兄,心结既去,咱们该好好说说下一步的事情了。”

    “山河破碎,内忧外患,时不我待,每一刻对于我们而言都是珍贵的,檀兄,我很惭愧,大雁湖一战,几乎打碎了我的信心,如果不是你,我将谅此沉沦,多谢!”周玉抱拳,向檀锋深深一揖,“愿你我之友谊,能天长地久,永远相互扶携,协力助我大燕万世永昌。”

    檀锋肃然起立,“周兄,相互扶携,不背不弃。愿我大燕,万世永昌!”(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