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八十六章 :颠倒(书号:13651

第四百八十六章 :颠倒

作者:枪手1号
    自从退入扶风,一直没有被檀锋现会的张君宝听到对方的召唤,立时喜出望外,只要对方还记得自己,便说明自己对对方还是有用的,当下也没有细想,带着吴溢便兴冲冲的直奔檀锋的住所。

    檀锋退入扶风城后,并没有住在城的将军府,却费人思量的居住在了高远在扶风县的私宅,这幢宅是由原来高远与氏的两家合并在一起的一处宅,但并不大,比起将军府来要小了许多。

    当张君宝赶到这幢宅之前时,门外森然挺立的燕翎卫,目不斜视,整个街上都是鸦雀无声,连一个人影也看不到,不由心生疑惑。

    “怎么不见其它各位大人?”他向着那个引领着他与吴溢两人前来的燕翎卫校尉问道。

    校尉满脸微笑,躬身道:“其它人我不知道,我只是奉命去通知张郡守与吴大人,兴许其它诸位大人还在路上吧,张郡守也知道,这几天城里兵慌马乱的,大家都是忙得不得了。”

    听了这话,张君宝心不由一痛,诸人都是忙得不得了,只有自己是一个闲人,什么事也没得做。

    而最为讽刺的是,自己说起来还是这片土地的主人,现任燕王登基之后,为了酬谢张守约的拥立之位,将辽西郡封建给了张守约,自己继承了父亲的郡守之位,这辽西说来就是自家的私产,但现在,在自己的家里,自己这个主人,却被喧宾夺主,完全没有了发言的权利。

    实力啊!张君宝在心哀叹,现在在城外的高远,凭什么耀武扬威,不就是他手下有那么一帮敢拼敢杀的大头兵吗?等这次危机过去,回到了辽西城。自己一定要励精图治,招贤纳谏,重新建立起一支强大的军队,只有这样,自己才能扬眉吐气。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分外痛恨起张叔宝,黄得胜,路鸿这些人来,如果不是叔宝心存非份之想,如果没有黄得胜。路鸿这些人助纣为虐,如果没有高远从推波助澜,从作梗,何来兄弟阋墙,而使得自己落得如此境地?

    像张君宝这种人,永远只会想着自己的利益,但凡有事,却只会将责任推到别人的身上,却不能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踏进院。内里仍然只看到全副武装的燕翎卫,既没有看到其它与会的众人,也没有看到檀锋。

    “两位大人,请!”校尉满脸堆笑。打头走进了大开着的大堂。

    张君宝与吴溢刚刚踏入大门,轰隆声响之,大门已是紧紧关闭,刚刚还满脸堆笑的校尉已是变了脸色。卓立大堂央,厉声怒吼道:“来人,将这两个通敌卖国的混帐抓起来。”

    不等张君宝与吴溢两人反应过来。大堂两侧的燕翎卫一涌而上,将两人按倒在地,双臂反剪,利索的用麻绳捆得结结实实。

    张君宝心大骇,脸贴在冰冷的石板之上,嘶声吼叫道:“我是辽西郡守,你们想干什么?”

    校尉嗬嗬一笑,走到张君宝跟前,蹲了下来,一伸手抓住张君宝的头发,用力一扯,张君宝疼得大叫起来,嘴眼歪斜地看着校尉,眼弥漫着浓浓的恐惧。

    “张郡守,哼,你也配这个称号,想张守约何等英雄,却生了你这么一个忤逆不孝的东西。为了夺得这个郡守之位,弑父杀弟,里通东胡,使我大燕十数万军队饮恨,张君宝,你就等着被千刀万剐吧!”校尉手用力一按,砰的一声,张君宝的脸重重地砸落在石上,顿时便青紫了一大块。

    校尉站了起来,冷哼道:“将这两个家伙先关押起来,没有统领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接近他们二人,违令者,杀!”

    “喏!”屋内,十数名燕翎卫齐声应是,瞄了一眼癞皮狗一般瘫在地上的两人,校尉厌恶地转身,向着后边走去。

    看着校尉的背影,张君宝声嘶力竭的大喊起来,“冤枉,檀统领,饶命,我还有用啊,我能帮你稳定辽西啊,不不,我愿将辽西献给朝廷,我张家不要辽西了,只要饶了我这条命就行了,檀统领,我要见檀统领!”

    一边的吴溢自从被按倒在地,便面如死灰,此时他偏转头来,看着张君宝,绝望地道:“郡守,不用叫了,檀锋已经与高远达成了协议,我们被卖了,想来我们便是高远放过城内常备军的条件之一,我们,死定了。”

    听了吴溢的话,张君宝的脸色由红转紫,再转成雪白一片,短短的寂静之后,他拼命地扭动着身躯,想要挣扎着想要再一次大呼,但这一次,他却是喊不出来,身后的燕翎卫将两人从地上拖了起来,手一挥,一大团东西塞里了张君宝的嘴里,也不知是从哪里掏摸来的抹布,一股恶臭只冲鼻际,险些便昏了过去。

    两人被拖死狗一般的拖了出去。

    檀锋拖了一把椅,静静地坐在后院里那数十棵梅树之间,此时的梅树,离开花还有一段时间,但树枝树杆之上,却已长出了无数的小蓓蕾,有些已经悄悄地绽开了两三片,院里有一股淡淡的梅香弥漫。

    檀锋闭着眼,伸长四肢,极其放松地将自己丢在这株株梅花之间。

    脚步声响起,抓捕张君宝的那名校尉稳步从梅树之间穿了出来,束手立于檀锋身后,却没有作声。

    好半晌,檀锋才睁开了双眼,“都办好了?”

    “是,都办好了,张君宝,吴溢已经被抓捕,他们的贴身卫士此刻也应当被缴械了。”校尉躬身道。

    “好,将这两个人给蒋家权送去,告诉他,我答应的事情做到了,他们该让路了。”

    “明白了!”

    “周将军哪头准备好了么?”

    “周将军那边已经全准备好了,只要一声令下,大军便可开拔。”

    檀锋点点头,又沉默了半晌,这才一挺身站了起来,伸手从梅花树上折下一根枝条,拿在手,转身径直向外走去。

    扶风县衙,易彬大步走了进来,看着郑均:“郑县令,燕军最后一支部队已经开出城去了,高将军马上就要进城接管了,你这里都准备好了吗?”

    “自然都是准备好了!”郑均哈哈大笑起来,“走,咱们去城门口迎迎高将军,对了易彬,人手都安排好了么,檀锋这个人阴得很,说不定会在城里留下刺客什么的,高将军的安全一定要加强防护。”

    “放心吧,该安排的我都安排了,这扶风县是将军的老巢,什么刺客在这里藏得住身?”易彬笑道。

    “说得也是,不过该做的一定要做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呢!真要有什么刺客的话,高将军擦破了一点油皮,曹天赐回来,生剥了你的皮!”郑均打趣地道。

    易彬顿时打了一个寒噤,一下站住了,“你一个人去接高将军吧,我还得再去看看。”

    郑均顿时楞住,看着易彬匆匆而去的身影,不满地道:“曹天赐这小家伙就这么可怕?一句玩笑话,将你吓成这样!”

    扶风的城门在高远的面前缓缓打开,以郑均为首,老扶风人蜂涌而出,从门洞里直涌出来,高远身后侍卫赶紧排成两排,将热情的人群挡在两边。

    高远没有骑马,也没有顶盔带甲,而是身着一袭便衣,就这样施施然的走了过来,眼睛扫过围观的欢呼着的人群,从内里发现了无数的熟悉的面孔,高远举起了手,向着他们挥了挥,大声道:“乡亲们,我高远又回来了!”

    “高远,高远!”人群之,老扶风人热情激昂的回应着。

    “高将军!”郑均踏上一步,向着高远,深深一揖,“将军当初的吩咐,郑均幸不辱命。”

    高远双手扶起郑均,用力的点点头,“郑县令,辛苦了。走,我们一起回去。”携着郑均,两人并肩一起走向扶风城的将军府。

    两万燕军垂头丧气的离开了扶风县城,向着远处行去,以这种方式,每一个人都觉得非常屈辱,但是相比起在东胡的惨败,这点屈辱又算得了什么呢?

    周玉的脸色很灰暗,一败于东胡,再败于高远,让这个昔日也曾意气风发的将领整个人都苍老了好几岁,满脸的胡也不知多久没刮了,整个人显得异常颓废。

    “周将军,咱们去爬爬南山吧!”他身侧的檀锋侧脸看着他,此时脸上却是笑盈盈的,丝毫看不到有什么沮丧之色。

    “你还有心情爬山?”周玉瞪大了眼睛。

    檀锋指着南山,笑道:“这山上长满了梅树,数年之前,这里可有一段佳话传遍大陆,待我长发及腰时,君来娶我可好?如此胜地,如果不去游览一番,岂不是一大遗憾!”(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