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八十五章 :五年之约(书号:13651

第四百八十五章 :五年之约

作者:枪手1号
    檀锋沉吟不语,对于张君宝的死活,他原本就不在意,容忍他的存在,只不过是想利用他来控制辽西,以张氏的威望聚拢全郡的力量,在燕国的边境筑起一道防线,稳住燕国的东方,但现在,高远釜底抽薪,活捉了张灼之后,张君宝所做的事情,已经是无法掩盖了,事情一公开,张君宝必然天怒人怨,张氏对于辽西的统治,至此已经算是终结了。

    “檀统领!”蒋家权站了起来,道:“张君宝先前栽赃我家将军里通东胡,而现在,统领你既然要与我家将军议和,如果还让我家将军背着这个罪名,只怕不仅是于我家将军,于你,于朝廷,也绝非好事吧!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将这一切安到张君宝的头上,辽西前任郡守张守约有意将郡守之位传于二张叔宝,张君宝得知此事之后,恼羞成怒,里通东胡,陷张叔宝于绝地,使张叔宝战死沙场,同时又以毒酒鸠杀张守约,为了掩盖罪行,栽赃征东将军高远,正是由于此人利欲熏心,为了谋害张叔宝,泄露我军作战计划,导致征伐东胡之举大败。此等人渣,生在世间,岂不是张氏之耻?辽西之耻?大燕之耻?”

    “此话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是蒋长史,你们要的太多,我们却得到的太少。你们提出了三个要求,却只答应让我们离去,而且还是如此狼狈的离开,我们吃亏了。”檀锋道。

    蒋家权笑了起来,“檀统领,说句实在话,辽西现在就已经可以认为是我们的了,而那些留在扶风和牛栏山大营的军械粮草,你真难带走吗?”

    檀锋冷笑:“长史,不要一切都觉得胜利在握,你我都知道。如果你我双方撕破脸皮,对谁也没有好处,打起来,我承认我们基本上会交待在这里,但高远还能胜多少人?到时候,这头便宜了东胡人,西边便宜了赵人,我们两家便都是输家了。”

    “檀统领肯鱼死网破?”蒋家权不以为意。

    “一个已经输得很惨的人,为了翻本,有时候说不定会失去理智。做出一些连他自己也想不到的事情来。”檀锋摊了摊手,“蒋长史,我现在就是那个输红了眼睛的赌徒。你们逼急了我,嘿嘿,宁与外贼,不给家奴的事情,我不是做不出来的。”

    看着檀锋,蒋家权的脸色第一次有些变了,脸上的微笑消失。“檀统领这是威胁吗?”

    “如果你这样理解,也未尝不可!”檀锋浓眉竖起,干脆地道。

    “你想要什么?”蒋家权问道。

    “五年之内,高远不得踏足琅琊!”檀锋伸出了一个巴掌。

    蒋家权脸色一沉。“琅琊是氏的。”

    “现在不是了,现在他是朝廷的!”檀锋分毫不让,“高远有了辽西,河间也难逃他手。他就不怕撑坏了肚么?”

    “这我不能做主。”

    “你可以回去问高远,这个条件不答应,那就没得什么好谈。咱们鱼死网破吧!”檀锋道。

    蒋家权吸了一口气,脸上因为愤怒而有些扭曲:“檀统领还有什么要求,不妨一便说出来吧?”

    “剩下来的就不值一提了!”檀锋哈哈一笑,“根据东胡与我们的协议,他们将在随手释放我军一万士兵,这些人你们不得截留,让他们能以最快的速度回去,蒋长史,你也知道,我们可以绕道,绕过扶风,但这样一来,不免要花费多出一倍的时间,而在渔阳,我们需要这批士兵。”

    蒋家权点点头:“你的要求我会带给高将军的,至于结果如何,那就不好说了。”

    “高远一定会答应的!”檀锋大笑:“辽西,河间,已足够他一展手脚了。”

    “五年!檀统领就认为五年之后,高将军拿不回琅琊吗?”蒋家权有些好奇地看着檀锋:“我很想知道,檀统领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

    “现在大燕已经不是以前的大燕!”檀锋看着蒋家权,很认真地道:“即便我们在东胡打败了,但我们仍然完成了一部分以前想要做到的事情,王权将前所未有的强大,一个类似秦国的高度央集权政府已经出现,秦国能做到的事情,我们也能做到,王上不比秦武烈王差。五年时间,虽然还不够让燕国有一个质的改变,但至少能做到外御强敌,内灭不臣。我知道高远也很有能力,他拥有了辽西,河间两地,肯定也会有长足的进步,但是不要忘了,他不仅要面对东胡的挑战,而且因为他大量聚集匈奴人,秦人也会将目光投注到他身上,与他比起来,大燕拥有广阔而更富裕的地盘,拥有比这两地多上数十倍的人口,更有大义的名声。所以,我们有信心。”

    “五年之后,高远不见得有能力来取琅琊,但我们一定有能力来收复辽西,河间,消除割据,再战东胡,进尔进军原,争霸天下!”

    檀锋的话掷地有声,因为激动,脸色涨得绯红。

    当高远听到檀锋的话后,不由失声大笑起来,“五年,檀锋这家伙,以前真没有发现他的心计这般厉害?”看着蒋家权,他摇头道:“无论五年后他能不能做到,至少现在他给我们下了一个套,换来我五年不动琅琊,厉害,厉害之极。”

    “将军,这个要求的确让人恼火,如果我们拒绝,檀锋终是不会鱼死网破的,他的确是输红了眼,但像这样的人,即便是输红了眼,也绝不会失去理智。”蒋家权此时已经冷静下来,“这家伙,只不过是在进行一场政治诈骗而已。”

    “不,答应他!”高远淡淡地道:“有一点他说得不错,接下来,我们还会面临东胡这个麻烦,而且,辽西,河间,也足够我们经营一段时间了,琅琊是好,但正因为他太好了,现在的我们,反而要不得,这会惹人眼红的。我们本来占着道义上的优势,借此拿了辽西,河间这等偏僻郡地,不会引起太大的反弹,但如果占了琅琊,只怕麻烦便会上身了,而我们现在,还能做到视麻烦为机遇。”

    “将军这话说得的确在理,只有实力强大的一定地步,才会将麻烦看成扩张实力的一次次机会,不过,放弃琅琊,夫人哪里怎么交待?还有真,另外,重带着二公跑了,如果我估计不错,他们一定会来找你。到时候,他们肯定会希望你能收复琅琊,重振家。”蒋家权有些担心。

    听到蒋家权的话,高远沉默了片刻,“琅琊,我们暂时吃不下,你说得也是一个事儿,不管是真,还是重,都是我需要的人才,长史你也知道,我麾下将领虽多,冲锋陷阵不错,但真能独挡一面的却是少之又少,孟冲算是一个吧,孙晓次之,其它人,只能为将,不可为帅,而真,重,从小接受系统的训练,跟着岳父走南闯北,不管是实践经验,还是眼界,都是上上之选,所以,这件事情,我也要给他们一个交待,还有菁儿,我总不能让她伤悲。长史,这件事情你去跟檀锋说,我要将岳父母的灵柩移回琅琊安葬,我要在琅琊为岳父母营建一个豪华,显眼,让琅琊人看一眼都能记住的墓地。”

    “为将来夺回琅琊留下一个尾巴!”蒋家权稍一沉吟,便明白了高远的用意。

    “岳父之所以要死在大燕王宫之前,无非便是要让我以后拥有一个名正言顺的借口,现在我吃不下,不等于将来吃不下,留下这个小尾巴,以待来日。”高远冷笑,“檀锋既然定下五年之约,我们便在五年之后看看,是我击败东胡,取回琅琊,还是他振兴燕国,灭了他眼的我这个内贼。”

    扶风城,张君宝焦燥不安,现在的他,几乎就是一个孤家寡人了,张灼失陷在积石城,而辽西郡兵最后的精华也在积石城北门外,被贺兰燕白羽程带着的骑兵以及郭荃带着的无数积石城百姓杀了一个精光。眼下身边,只不过剩下了百多个贴身卫士,还有就是吴溢等一介官。

    自从撤退到扶风城,檀锋与周玉两人都没有再搭理过他,这让他异常的惶恐不安,他深知,一旦自己失去了檀锋的支持,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下场。现在扶风城外,高远大军虎视眈眈,如何回到辽西城,是他现在日思夜想的事情。但他现在想什么都是白想,没有檀锋周玉的大军卫护,只消出了这扶风城,只怕便马上落在高远手。而落在高远手里,自己是什么下场,用屁股想也很清楚。

    他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自己对檀锋周玉还有用,自己张氏的血脉将是挽救自己的唯一砝码。以自己的名久控制辽西,以此来对抗高远,阻击东胡。

    这两天,他知道高远派了人进城来与檀周二人谈判,但谈判的过程并没有通知他参与,而谈判他的结果,他更是一无所知,这更让他心惶然。

    正自慌乱之间,檀锋身边的卫士却适逢时会的走进了他的房间,对房正在商议对策的张郡宝与吴溢躬身道:“张郡守,吴大人,檀统领请二位过去商议如何退兵。”(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