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七十八章:快意(书号:13651

第四百七十八章:快意

作者:枪手1号
    城头之上,无数的火把将天地照得一片通透,城上城下,层层叠叠都是战死者的遗体,鲜血汇集在一起,沽沽的向着护城河流动。

    菁儿双手酸软,再也无力提起,在曹怜儿的搀抚之下,勉强靠在大鼓之上,这才能站稳,这最后一场大战,持续时间并不长,但她却已经耗尽了最后的力量。

    “我们赢了!”菁儿看着城上跳跃欢呼的士兵和百姓,声音软弱无力,却充斥着满心的欢喜。

    “我们赢了!”曹怜儿肯定地点点头,“这下,肯定打断了对手的脊梁,短时间内,他们无法再发动进攻了。”

    “我们赢了!”真握着拳头,在空狠狠地挥舞了一下,对着身边伤痕累累,相互搀扶着的唐明与王义道。

    这一战,重要的不是击退了燕军势在必得的一次进攻,更重要的是,他们打垮了对方的精气神儿,这才是最宝贵的。士气,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却是实实在在的。征东军在身后无数父老乡亲的帮助之下,艰难无比的守住了城池,死伤虽众,但精气神儿却达到了最高点,反看燕军,这最后一战,也许伤亡比城上还要小,但他们的士气却已一蹶不振。

    这一次,他们没有拿下积石城,那他们将永远也无法拿下积石城。

    胡彦超面如死灰,他久历战阵,自然知道孤独一掷却仍然失败的后果。檀锋脸色铁青,虽然竭力稳定住自己的双手。但仍然是不可遏制的轻微抖动着。

    “退兵吧!”半晌,胡彦超声音极轻。带着无比的疲惫。“我们打不下来了,除非檀统领你决定渔死网破,将这两万燕军尽数葬送在这里,以命换命,用尸体垒起通向城墙的通道。”

    檀锋紧咬嘴唇,看着远处灯火通明的积石城,从哪里,正传来山呼海啸一般的征东军。万胜的呐喊声。

    “城内军械充足,粮食充足,他们唯一的不足,便是没有足够的士兵,但现在,他们有了!”胡彦超感慨地道:“这是我见过的最顽强的守军。”

    原本以为这会是一场轻松的狩猎,但现在。却成了一场艰苦的拉锯战,檀锋的心充满了苦涩,积石城很难拿下了,这一点,他也很清楚,他当然不能堵上这里所有常备军的性命。因为,他们还有其它的用处。

    “先回营再说吧!”他无比疲惫地道,现在,他还有一个希望,那就是周玉那一边。能够旗开得胜,不管是擒获高远抑或是杀死了高远。都能从根本上瓦解积石城的士气,再等一等,或许积石城就能不战而下了。

    回到大帐的檀锋,终于明白了北城发生了什么事,满身是血的姬无情在数个侍卫的搀扶之下,踉跄踏进了大帐,看到檀锋,他两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帐内众将,看着姬无情身上的鲜血仍在嘀嘀哒哒地向下滴落,他显然受创不清。

    “北城那边,怎么回事?”檀锋轻声问道。

    “我们已经摸到了城边,燕翎卫的弟兄已经在攀爬城墙,一千弟兄正在过护城河的时候,城门突然开了,出来的是骑兵,数千人的骑兵。”姬无情号淘大哭,两千骑兵冲出来的威势,就算他不说,众人也能想象出来。

    “都死了,兄弟们都死了!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很多兄弟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战马踩死,撞死了。”

    檀锋与胡彦超对视一眼,心情沉痛之余,却又庆幸不已,很显然,积石城内一直隐藏着这样一支两千余人的骑兵,打的主意就是在燕军全军展开攻击城池的时候,突然杀出,切入燕军之,那个时候,没有任何防范措施的燕军,在这样一支多达数千人的骑兵的冲击之下,全军溃灭都是有可能的。

    万幸的是,他们在同一时刻也派出了一支军队去偷袭北门,两支军队的猝然相遇,都打破了双方之间原本的布置,但对于燕军来说,这是不幸之的万幸,他们虽然损失了姬无情与张灼的这支军队,但他们却也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让主力这边做出了一定的应对,使得对方想要破袭燕军主力的计划同样了破产了,相比之下,竟然还是自己这边占了便宜。

    “姬将军,张灼了,张灼怎没有回来?”一边,张君宝心急火燎地问道。

    姬无情摇了摇头,“当时情况太混乱了,到处都是对方奔驰的骑兵,我们被切割成了无数的小块,彼此之间,根本无法形成有效的呼应,张将军现在是生是死,我根本不知道。”

    张君宝如坠冰窖,今晚一战,张灼带走了辽西郡最后的一点精华,现在看起来,只怕也是肉包打狗,有去无回,如果连张灼也死了,那自己麾下,将再也没有一员大将了。

    燕军大营之,陷入到了一片沉寂当,这一场败仗彻底让他们失去了拿下积石城的勇气,而檀锋之所以不撤军,只不过还抱了一个希望,那就是周玉那一边,能够击败杀死高远,最好的情况便是能活捉高远,如此一来,积石城失去了主人,他们的斗志将会马上被瓦解,积石城将不战而下。

    而此时,在积石城内,却是欢腾之,又夹杂着悲伤。

    城守住了,但城内的伤亡却也是很惨重的,最后时刻,城内无数的百姓涌上城头帮助作战,借助着人数上的巨大优势,硬生生地将燕军挤下了城去,但这些毫无作战技巧和保护自己的能力的百姓,是用自己的生命在捍卫这座城池。

    幸存下来的人,将一具具战死者的遗体抬下城去,悲伤此时才在城漫延开来。而在城头,白羽程拖着一个被五花大绑的燕军将领走上了城头。

    “张灼!”不少人惊呼出声。

    这个身上有数处伤痕,鲜血淋漓,披头散发的将领正是辽西郡硕果仅存的最后一员大将张灼。

    真身边的黄湛一下便冲了出来,手那把已几乎变成锯的刀扬了起来,带着风声向着张灼落下。

    “张灼,我**的,你也有今天!”黄湛怒骂道,在碧秀峰,张叔宝,路鸿,黄得胜等人,便是尽数丧在张灼之手。

    手腕一紧,白羽程伸出手来,牢牢地扣住了黄湛的手腕,“黄将军,冷静。”

    白羽程劲大,这一扣之下,黄湛便再也动弹不得,他怒目而视着白羽程,吼道:“松手,这是我的杀父仇人,不共戴天,谁阻我报仇,便是我的敌人。”

    “黄将军,此人是辽西郡的重要人物,辽西城很多事情,此人都一清二楚,他是参与者,也是策划者,你应当清楚,高将军现在被诬陷通敌卖国,这个黑锅要想洗去,这个家伙便是一个很重要的旁证,如何处理,必须等将军回来,你不能以私刑加之。”

    真走了过来,伸手搂住黄湛的肩膀,低声在他耳边道,“黄湛,此人已经落在我们手,早杀晚杀,有什么区别么,但在他死之前,我们总得榨出他身上的最后一点油水,忍忍吧,等到了那时候,我们去求将军,让你亲自动手如何?”

    当的一声,黄湛手的大刀落在地上,他仰天号淘着,转身离去,再也没有看张灼一言,他怕再看一眼,自己便会忍不住冲上去,活活地咬死这个不共戴天的大敌。

    张灼脸如死灰,想硬挺着保存一点尊严,但白羽程在他的膝弯上轻轻一踢,他已是不由自主的双膝一软跪了下去。

    真看着披头散发的张灼,长笑一声,“张灼,你也有今天啊!你等着吧,等高将军回来了,再来慢慢地与你说话。”

    张灼深深有吸了一口气,冷笑道:“将军难免阵前死,这也算不得什么,不过高远,你们竟然还在指望着他回来么?实话告诉你,周玉将军带着一万常备军,早在一月前,便已赴高远西归必经之路上伏击于他,以高远在东胡百战而回剩下的那点残兵败将,岂是周将军对手,只怕你们等回来的不是高远,而是他的脑袋。”

    真看了白羽程一眼,两人都是大笑起来,真蹲在张灼面前,戏谑地看着他,道:“好教你知道,高将军的确是在东胡折损了不少士卒,周玉也的确挡在高将军西归的必经之路上,但是高将军麾下却不是残兵败将,而是统率着超过千的士卒,还有三千余骑兵,周玉的一万人,你觉得会是我家将军的对手么?”

    张灼瞪大了眼睛,满是不可思议的神情,“这,这怎么可能?”

    “还记得步兵将军么?”真快意地大笑起来,“他没有随高将军去东征,你觉得他是去做什么了?”

    “步兵已经是一个残废了,他能做什么?”张灼大叫起来。

    “哈!”白羽程冷笑起来,“残废?告诉你,步兵将军即便只剩下一只腿了,收拾你这样的家伙,亦是轻而易举,便来十个,也是白搭。檀锋不肯撤军,是在等着周玉回来吧?恐怕他等不到周玉,等来的却是要命的修罗!”

    城上众人,都是快意的大笑起来,而张灼,却是彻底被击倒,死狗一般的竣在了地上。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