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七十六章 :阴差阳错对对碰(书号:13651

第四百七十六章 :阴差阳错对对碰

作者:枪手1号
    郭荃放下手的刀凿,站了起来,迎了上去。

    “贺兰教头,白将军,横刀将军!”他抱拳向三人一揖,手上缠着的布条早已看不清原来的颜色,只剩下一种紫黑,那是鲜血渗透干涸,一层又一层叠加的原因。

    “郭荃,辛苦了,这些天正是因为你们这些人的辛苦,城内的投石机从来没有因为缺少石弹而停歇。”白羽程点了点头。

    郭荃笑道:“全城皆兵,全民皆兵,蒋长史说得好啊,一寸河山一寸血,十万百姓十万兵,现在城里那有一个闲人,瞧那个还被母亲背在背上的娃娃,在我们辛苦的时候,在我们想放手的时候,他的哭声刺激着我们,让我们再生出无限的力气,想着如果我们不努力,或许这些娃娃在下一刻便会没有父亲,没有母亲,甚至连他自己也没有长大的机会。我们怎么敢停下来,怎么敢不拼命!”

    听着郭荃平静的话语,白羽程悚然动容,他当马匪的时候,何曾想过这些问题,而一边的贺兰燕更是红了眼圈,这让她想起了当初贺兰部颠沛流离的日,多少这样大小的小孩,都没有长大成人的机会。

    将马缰交给了身边的乌拉,她走到了那个背着孩的母亲身边,看到贺兰燕站在自己面前,那位很平凡的母亲有些惶恐地站了起来,双手不知往哪里放,看着那双血迹斑斑的手,贺兰燕忽然有些哽咽起来。从脖上摘下一串项链,轻轻地戴在这个在母亲背上,在叮当的斧凿之声,仍然挂着甜甜微笑的小孩脖上。

    “好好地将他养他,将来,让他也成为一个保卫百姓的英雄!”贺兰燕摸了摸孩的头,冲妇女点点头。转身走了回来。

    “什么时候开始攻击?”郭荃低声道。

    “等南城的信号!”贺兰燕道。“当鸣镝响起的时候,便是我们出城攻击的时间。”

    郭荃转头看着南城方向,那里,几乎半边天都被火光照得透亮,震天的杀声不曾有丝毫间歇地传来。

    没有鸣镝响起,便说明燕军还没有竭尽全力,还没有完全投入战斗,他们便必须还要等。二千战士,除了白羽程麾下的百余斥候营战士以及贺兰燕的数十亲兵之外,其它的。正如蒋家权所言,老的老,小的小,其更还夹着不少壮妇,他们基本上都是匈奴人。

    二千人沉默不语,牵着自己的战马,静静地立在哪里。

    半个时辰便在这些骑兵的静默当,在无数老弱妇孺挥动刀凿的叮当声,迅速溜走。南城之上,一溜火光突然直冲上天,伴随着火光的,是长长的。尖厉的鸣镝哨音。

    “上马!”贺兰燕一声厉喝,翻身上马,一手弯刀,一手骑弩。白羽程,横刀,乌拉。苏拉等人紧接着跨上马匹,转眼之间,两千人已经准备就绪。

    贺兰燕举起了弯刀,向着城上做了一个手势,胯下那匹随着她已征战多年的战马,已经嗅到了战争的气息,能够在战场上驰骋奔腾让马儿极度兴奋,但没有主人的命令,它却仍然没有乱动,只是不停地打着响鼻,一只前蹄不停地刨着地面。城上,出现了一名校尉,冲着她挥了挥手。

    隆隆之声响起,紧闭多日的沉重的城门突然打开,高悬的吊桥轰然落下。

    “冲锋!”贺兰燕一声娇叱,两腿一夹马腹,胯下战马兴奋的嘶鸣了一声,箭一般的向着大开的城门冲去。

    城外,一百名燕翎卫的士兵已经摸到了墙根,每人的手,都持着一支极为尖厉的凿模样的器具,有数十人,已经利用这两件武器,向上攀爬了近两米高,在他们身后的护城河,第一批近千的袭击者都已经走了一半,正小心的,慢慢地从淤泥之艰难前行。

    而就在这时,城门打开,吊桥落下,所有袭击者的目光瞬间转向那个方向,而更远一点,张灼与姬无情两人心更是一阵狂喜,莫非城的人当真要弃城而逃了么!

    他们两人霍然站了起来。

    但紧接着,一盆冰凉的雪水从头上直浇下来,让两人全身上下,从内到外,都凉了一个透,城里冲出来的,不是逃跑的敌人,而是全副武装的敌人。

    “夺城门,夺城门!”张灼跳了起来,嘶声喊道。

    城墙根的和已经攀爬了一定高度的燕翎卫士兵反应极快,第一时间便向着城门冲去,一边奔跑,一边从腰取下了弩箭,举了起来,而护城河的那些袭击者,慌乱之,却是无法逃出这片限制他们行动的淤泥,他们唯一能做的,便是将他们手的矛或者刀猛力冲着正顺着吊桥向外疾速奔驰的骑兵。

    从他们的反应来看,这批精心挑选出来的士兵,不愧是精挑细选出来的。

    贺兰燕一马当先冲过了吊桥,眼前的一幕却吓了她一跳,在她的眼前,突然齐唰唰地站起来无数的人影,这些人便像是从地底突然冒出来一般。而跟在她身边的白羽程,横刀等人也都是瞪大了眼睛,眼前的一幕,实在太让人难以相信了,他们准备从这里出城去袭击燕军,而燕军竟然也准备从这里偷袭他们。

    不过这三人都是从小战斗到大的人物,平生经历的战斗,当真是数不胜数,突然出现的敌人,也仅仅是吓了他们一跳而已。

    “敌袭,战斗!”贺兰燕尖厉高亢的声音响了起来,马速不减,风一般地冲向近在眼前的敌人,手的骑弩抬起,嗖嗖嗖三声,前方的人影已是倒下了三人,抬手砸出空了的骑弩,右手的弯刀挥舞,向着人数最多的地方狂冲而去,她的贴身护卫苏拉和乌拉两人亦是呐喊一声,一左一右,紧贴着贺兰燕冲了过去。

    白羽程,横刀的脸上露出一丝狞笑,手大刀舞得风车一般,一头扎向人头最密集的地方。

    护城河下飞起来的刀枪。将随后冲出来的骑兵连着扎下十数人,这些骑兵连人带马载倒在护城河,巨大的身躯之下,压倒的燕军士兵大声惨叫。

    冲出城去的骑兵,对于护城河的燕军却是有些鞭长莫及,此刻的他们,随着将领径直冲过了吊桥,冲向了不远处更多的敌军。

    护城河的敌军,惊喜的发现,从城内冲出去的骑兵居然没有理会他们。而是径自去剿杀身后的队伍,自感大难不死的他们拼命的从淤泥之拔着自己的双脚,冲向那大开的城门。

    但他们当,最前面的那一排还没有踏上岸时,却发现城门洞,冲出了更多的人。

    第一个踏进城门洞的是一名燕翎卫士兵,他的反应是最快的,在他的身后,有数十名燕翎卫士兵紧跟着他冲进了城门。但他却没有丝毫喜悦,因为他发现,迎着他冲来的,不止是这里看守城门警戒的士兵。

    在一名校尉的带领之下。在这边看守的数十名士兵手挺长枪直冲了过来,这个校尉叫厉无量,现在的他很是懊恼,他负责这里警戒。却让这么多的敌人摸到了城门之下而毫无所觉,如果不是凑巧此时骑兵正好出城作战的话,那么此刻。只怕北城门已经失守了。

    “杀!”厉无量狂吼着。

    数十名燕翎卫冲出了城门洞,但眼前看到的一切,却让他们在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斗志,因为在这些冲锋的征东军士兵之后,他们看到的是黑压压的,看不到尽头的人流,这些人只是一些老人,孩,妇女,但他们不是逃亡的,因为他们的手,拿着刀,凿,还有石头。

    数十名燕翎卫的士兵的确反应很快,一声惊呼之后,他们转身就跑,他们曾经无比希望想要进去的城门,此刻竟然成了他们逃跑的通道。向城内跑,根本没有生路,因为他们目光所及之处,除了人,还是人。别说动刀动枪了,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掩死他们。

    他们没有跑多远,因为恼羞成怒的厉无量和他麾下的士兵们跑得比他们更快,一阵哧哧的刀矛入肉的声音响起之后,这些燕翎卫的士兵无一例外的躺倒在城门洞,躺倒在吊桥之上,最远的,也仅仅是跑过了吊桥,便被干掉了,而更让他们感到耻辱的是,他们都是背后冲刀而死的。

    郭荃带着这里所有的人,从城内蜂涌而出,护城河,上千名袭击者绝望地在淤泥之挣扎着,不等他们拔出自己的泥脚,无数的石头,便迎头砸来。

    张灼与姬无情绝望地嚎叫着,贺兰燕,白羽程两人带着他们的骑兵,一次次地反复冲杀,在他们的队伍冲散,驱赶,然后在他们的绝望之,将这些士兵一一杀死,撞死,踏死。

    南城门突然传来的激烈无比的喊杀声吓了真一跳,转瞬之间,他想到了最可怕的一种可能,一时之间,全身都被冷汗湿透了。

    但此时的他,却无法分出哪怕一个兵来,因为全线展开的燕军正比先前更加疯狂的劲头向着城头扑来,此时,城头之上,已是处处都陷入了激烈的厮杀。

    真手脚冰凉,而在城外燕军军,檀锋与胡彦超两人也是大惊失色,因为他们听到了马蹄之声,檀锋是骑兵,自然能分辩出,能有如此声势的骑兵队伍,起码有数千骑兵。

    一时之间,檀锋与胡彦超与真一样,同样的手脚一阵冰凉。

    (哎呀呀,这一章写得很快活呀,两军作战,你算你的,我算我的,但有时候,当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呀!这样的对对碰,双方的主将谁都没有想到,纯粹的是一场遭遇战,不过骑兵对步兵,胜利当然是属于征东军的,檀锋连对手的实力都没有搞清楚,便想着要干掉对手,自然是要失败的。不过对于檀锋此人,包括胡彦超,周玉,枪手我并没有丝毫恶感,想来网友们也有这种感受吧!站在主角的立场,高远自然是没有错的,但站在檀锋的立场,他亦是一个为国家的强大而在不断奔波着的勇士,孰是孰非,很难说呢!这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的呀!)(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