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七十章:死战(下)(书号:13651

第四百七十章:死战(下)

作者:枪手1号
    攻打积石城的天河郡兵还在展开试探性的进攻,连护城河都没有接近,双方只是在用投石机与床弩对轰,而积石山从一开始,便进入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没有试探,没有佯攻,从一开始,便是残酷的以命搏命,以命换命,其惨烈程度,让燕军军大旗之下的胡彦超与檀锋都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积石山上,只有数百守军,而进攻者却是他们的十倍有余,光是前锋营指挥雷劲第一波投入的兵力就达到两千之众。

    雷劲的打法没有什么不对,他唯一没有料到的就是这山上的守军如此悍不畏死,战斗到这个时候,眼看着第一波两千人在短短的不到一个时辰,便伤亡近千,雷劲的眼睛也红了,他立时便投入了第二波生力军,接替第一波进攻者。

    第二波二千人投入战场,战事终于逆转,山道一条接着一条的失守,何冲带着幸存的人退回到了最后一道防线之上,他们的面前,一道宽约百米的缓坡。在这里,敌人已经开始展开队形了,他们在地理上的优势已经进一步减弱。

    雷劲站在最后一条山道之上,瞭望着山顶,还有一百米,便能攻占对手的阵地,全歼对手,但这一百米,必然会被鲜血染红,但仗打到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任何可犹豫的地方了,挥手之间,一面面的铁盾在前,燕军猫着腰,尽量地将身体躲在盾墙之后,开始向前推进。

    “滚木!”何冲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喊道。不知什么时候受了伤,血一股股从头上流下来,不时就会遮住他的眼睛,眼前的景物,都变成了一片血红。

    坡道很光滑,没有任何的遮挡物,一根根的滚木从坡道顶端被扔了下来。顺着长长的坡道隆隆的滚将了下来,盾牌兵们在一片惊呼声,被滚木砸得一片混乱,人仰马翻。

    失去了盾牌兵的保护,后头的士兵立时便暴露在山顶之上的弩箭射程之,一片啉啉的箭啸之,一个个的士兵栽到在地上。顺着坡道骨碌碌滚将了下去。

    “给我在坡道之上钉上木桩,以拦滚木。”雷劲吩咐道。

    盾牌兵们重新组阵,在他们的身后,跟着的士兵们用大锤将一根根的木桩每隔数米砸进地下,随着盾牌兵们的层层推进,山坡之上。被横七竖八的木桩布满,当一根根滚木再次放下时,砸断了数根木桩之后,便停了下来,无法再造成任何的伤害。

    滚木无功,燕军立时便士气大振,向上的速度立时便大大增加。

    “所有弩箭。抛射!”何冲捡起了一块石头,“趁着鬼躲箭的时候,用石头砸死这些王八蛋!”

    一枚枚弩箭抛射到空,然后折头向下,钻进人群之,搅乱了进攻的人群,一面面盾牌举到了头顶,抵御自头顶而落的利箭。

    “砸!”何冲一跃而起。双手举起一枚石头,狠狠地砸了下去。石头翻滚着落到地上,弹起,以更快的速度向下头去。

    无数的石头被征东军士兵抛了出来,翻滚着,跳跃着,冲向燕军。木桩可以拦住滚木。对这些圆形的石头却无可奈何。

    缓坡之上,再一次躺倒了无数的燕军。

    远处的胡彦超目光抽动,手按住了刀柄,回望着檀锋。“檀大人,我亲自去。”

    檀锋摇摇头,“不必,他们已是强弩之末,通知雷劲,用投石机给我投火弹上去,用火烤焦了他们。单纯的石弹对他们不起作用,砸不着他们,但火嘛,可就不同了。”

    胡彦超怔了怔,不由拍了拍脑袋,自己真是糊涂了,积石山山顶之上,种了如此多的树,大火一起,便是铁人都给烧得立不住脚,不怕他们不出来,只要一出来,便是他们的末日。

    “来人!”胡彦超伸手,“从后勤哪里将油脂弄些来,告诉雷劲,用火攻,引燃山上树木,将这些缩头乌龟逼出来。”

    看着传令兵如飞而去,檀锋摇摇头,“征东兵善战,名不虚传,当年我再渔阳与高远共事的时候,他的兵还不像今天如此悍不畏死,不过两年,他的兵便再上一层楼了,此人,当真是一个人才。”

    听着檀锋长吁短叹,胡彦超不由斜睨了檀锋一眼,“檀统领既然如此惜才,又何必一定要置此人于死地?”

    檀锋闻言微微一笑,“你不了解此人。我要杀他,有两个原因,其一,此人与琅琊郡如果要二取一的话,我要琅琊。琅琊数百万民,无数良田,富庶仅次于天河郡。高远不死,琅琊便不能收归国有,那么他再富,与大燕有什么关系,只是肥了氏,接着肥了他而已。其二,此人有才,但却不见得忠于大燕,只看他在这里私建城池,招募匈奴人,袭击河间,将严圣浩的实力几乎消灭殆尽,此意何为,你相信他是为了替他岳父出口气?只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胡将军,你想想,现在辽西已经废了,如果不杀掉高远,你认为张君宝是他对手?只怕用不了几下,辽西便归高远了。琅琊,辽西,再加上河间郡都归了高远的话,那咱们大燕还是大燕么?以此人之才,说不定便会改姓高了。”

    胡彦超默然不语。

    “在牛栏山大营,我便与你深谈过了,也取得了你的共识,这一次王上与我,周玉合谋扳倒宁大人,周大人为首的各地封建,将他们的封地收归国有,然后一步步地建立如同秦国那样的郡县制,尽最大的力量来加强央集权,集全国之力,为将来有可能的剧变作好准备,本来一直都很顺利,但万万没有想到,我们征伐东胡会失败。”

    说到这里,檀锋深深的垂下了头,一脸的沮丧无法掩饰,“一场没有悬念的东征,最后打成了这种模样,周太尉难辞其疚,如果不是他贪功冒进。而是稳打稳扎的话,怎么会变成这样?时也命也啊,原本的计划,是我这里拿下宁大人,而周太尉在击败东胡之后,一定会做掉高远,而等他搬师回朝。有周玉为证,我们便可以以此为由,再加上周太尉其它一些不法之事,将周太尉再拿下,如此一来,便算大功告成。我掌管燕翎卫两年有余。不动声色之间,已基本掌控燕翎卫,这也是拜宁大人对我无比信任之故啊。而有周玉,我们亦可以牢牢地掌控住常备军,这样的平稳过渡,本来是最为稳当的,但是征伐东胡一败。我们几乎满盘皆输啊!”

    胡彦超点点头,“檀统领与周将军的苦心,在牛栏山大营我已是明白了,二位想振兴大燕,我自然是支持的,你们二位都是贵介公,我听闻宁大人有将独女许配檀统领,而周玉将军更是周氏一族之人。虽然是偏支,但也未出五服,二位都能如此,我胡彦超平民出身,安能不鼎力相助,我只是不明白,二位……”

    “你是想说我们为什么要大义灭亲?”

    胡彦超嘴角微微扯动。这话,他却是不好说出来。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檀锋沉默半晌,“如果连大燕都保不住。还谈什么家族?赵国如今外强干,只不过还有如赵牧等一干人撑着,如果赵牧,兰一去,赵国必垮,秦人东来,我们拿什么自保?我们如此,不但能救大燕,也正是保全家族之举。我们看起来是大义灭亲,可是不管是宁氏,还是周氏,因为我和周玉,都不会遭遇氏与令狐氏的下场,只不过是蜇伏一些年罢了。所以,这大义灭亲,胡将军可是用得错了,倒得只不过是周氏与宁氏嫡系一族而已,损失的只不过是一些财富罢了。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些财富终究会流进大燕的国库,变成刀枪,弓箭,战马。如果是将来秦人打来,那可就要统统归外人了。”

    “赵国挡不住秦人?”胡彦超惊问道:“他们可是仅次于秦国的大国。”

    “如果兰是赵王的话,那还有可能,兰主内,赵牧主外,赵国必然强大到能够威胁到秦国,可正是因为二人太强了,赵无极忌惮二人之极,兰被赶出邯郸,赵牧虽然被重新起用,却仍是挚肘不断,赵杞又回去了!”檀锋冷笑起来,“赵无极此人,看似精明强干,实则目光短浅,赵国就算不亡于他手,将来的灭亡也必然是他挖的坟坑。”

    “现在怎么办?”胡彦超看着激战之的积石山,眼尽是忧愁。

    “人算不如天算啊,我们什么都算到了,就是没有算到周太尉会失败。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既然事实已不可改变,我们便尽可能地挽回些损失吧。”檀锋脸上的颓丧渐渐消失,“所幸东胡索普是一个清醒的人,这样一来,我们便有了缓冲的余地,只要消灭了高远的势力,我们便稳定了东方的局势,收回辽西,琅琊,河间的严圣浩既然已经没了本钱,便也让他去养老吧,有了这些地方作本钱,总算还有翻本的本钱。索普既然愿与我们通商,那么我们便满足他,换回战马,组建一支强大的骑兵,高远能招募匈奴人,我们就不能么?”

    “檀统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们剿灭高远失败了怎么办?”胡彦超问道。

    檀锋的身一震,半晌才道:“所以周玉去了草原,我将你调来了这里,这一战,我们输不起,我们输了,大燕就输了。所以,胡将军,请努力吧!”

    檀锋在马上欠了欠身。

    胡彦超无声的转头,看向积石山,那里,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火海之,身着藏青服饰的征东军冲了出来,他们的大部分人,身上都燃着火焰,就这样举着刀枪,沿着缓坡向着攻上来的燕军,发起了他们人生的最后一次进攻。

    “积石山拿下了!”胡彦超叹了一口气,“接下来,让我们攻破积石城吧!”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