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六十九章:死战(上)(书号:13651

第四百六十九章:死战(上)

作者:枪手1号
    行进的燕国常备军与天河郡兵们也同样听到了那雷霆般的怒吼之声,所有人齐齐一滞,顿时觉得连呼吸也困难起来了,似乎这天地之间的空气,在这一声声的“杀”,被抽吸殆尽,所有人都张开了嘴,像是一条被抛在了岸上的鱼,竭力想要多呼吸一些新鲜的空气。

    天地为之变色,胡彦超亦是脸色剧变。

    “擂鼓,进攻!”他厉声喝道。

    如果不在敌人势头最强劲的时刻将敌人的士气打压下去,则此消彼长,接下来的战事,必然会难度剧增。

    燕军军之,上百面战鼓同时擂响,一声声凄厉的牛角号进吹响了进攻的步伐。

    鼓声一齐,天河郡兵还有些滞涔呐的时候,主攻积石山的五千燕国常备军却是精神一振,脚下步伐顿时加快。

    主持进攻的雷劲军旗挥舞。

    “吼!”数千士兵齐声呐喊,前锋营继续向前奔进,而后续部队却停了下来,跟在队伍之的辅兵立时忙碌起来,一根根立柱被此起彼落的大锤擂进地上,片刻之间,一台台投石机便立了起来,长长的掷臂被数十名士兵用绳索拉下,死死的扣在地上,一枚枚石弹被装了上去。

    “预备!”一名军官厉声呐喊着,与此同时,前锋营两千士卒已经冲上了山道。转眼之间,他们已经越过了三分之一的积石山,再向前,便进入到了预伏在山道之上地堡的攻击范围。

    一排排厚重的盾牌在前,燕军一步步向前推进着。在队伍的后段,另有一些士兵却是扬手抛出手的锚钩。叮叮的响声之,锚钩带着长长的绳索,落在山石之上,紧紧钩住,士兵们缘着绳索向上攀爬。转眼之间,便攀到了上一层山道之上。

    在山下那一台台投石机开始立起的时候,山顶之上,何冲手长刀重重落下,“砸。”

    掩在山顶林间一抬抬投石机发出巨大的声响,一枚枚石弹自林间腾空而起,落向山下的燕军投石机阵地。石弹落地,溅起巨大的灰尘,数台刚刚装好的投石机被砸,轰然声,变成一地废墟,巨大的掷臂。立柱纷纷倒将下来,走避不及的士卒被这些巨木砸,惨呼着倒地不起,石弹击目标,在砸碎目标的同时,自己亦是四分五裂,纷发的石片带着尖厉的呼啸声。在人群旋转,所过之处,哀鸿一片。

    “还击,还击!”指挥投石机的军官脸郏之上,被一片飞石擦过,鲜血淋漓,他不管不顾,跳着脚大吼道。未被砸毁的投石机长长的掷臂高高扬起。十几枚石弹腾空而起,飞向山顶。

    “再装,敌人砸毁多少台,就给我重装多少台!”这名军官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这一次,军带来了足够的辎重,并不把消耗。而且像投石机,军的工匠一夜之间,便可以补充数台出来,而积石山上。只要损毁一台,那便少了一台。

    山下投来的石弹落在山顶石堡之上,树林之,破坏力已是大大减小,除了要防范那些四分五裂而弹起飞转的石片之外,几乎不能造成损失,何冲嘴角泛起一阵狞笑,“给我狠狠地轰,轰碎这群王八羔。”

    随着他的声音落地,身后树林之,尖厉的啸声再次响起。

    “王小五!”何冲大喊道。

    “校尉,小人在这里!”一个个矮小的汉飞一般的跑了过来。

    “从现在开始,投石机由你指挥,大部分轰击那些投石机,分出几台,给我轰山下那些蚂蚁。能多杀一个就多杀一个。”

    “得嘞!”小个满脸杀气,应声而去。

    何冲却是带着数十个弓弩手,如飞一般地向下面的山道奔去。

    第一个地堡之,程四牛咽了一口唾沫,心里着实有些紧张,在他的视野之,看不到一个敌人,将他视野完全淹没的,却是一排排黑色的盾牌,而敌人,自然就是躲在那些盾牌之后。

    “射一箭试试!”程四牛抬起臂张弩,嗖的一声,一枚弩箭疾飞而去,撞在那面盾牌之上,但效果却让程四牛异常失望,强劲的臂张弩竟然被那面黑黝黝的盾牌给挡了下来,起到的作用,只是让那名盾牌手身体微微后挫了一下。

    “铁盾,奶奶的,是铁盾!”程四牛不甘心地怒吼道。“床弩,床弩准备。”

    程四牛嘴里的铁盾,自然不是那种木制的盾牌外面包上一层铁皮,如果是这样的盾牌,根本就挡不住臂张弩一击,而现在,对手的盾牌却轻而易举的挡住了臂张弩的射击,这便只可能是完全的铁盾。

    燕军真他妈的下本钱啊!程四牛很是不甘心,这种铁盾,每一块都重达数十斤,举着它移动可不是一件太容易的事情,而且这样的铁盾,必然不会很多。真是可恶,他想象的弩箭飞出,立时血肉横飞的场景是不可能出现了。

    地堡不大,只能容得下一台床弩,而床弩的装填速度太慢,这便注定了这一场战斗将有大麻烦了。

    “我来射床弩,你们几个给我瞄准罗,到时候撕开缝隙,你们也给我准备在弩箭从缝里射过去,收几条人命!”程四牛从牙缝里蹦出了几个字。

    手握住床弩的机括,这个距离之上,用不着瞄准,因为他面前的山道之上,尽是燕军。

    “呀呔!”程四牛猛地扣下机括。床弩机身向后一震,一枚床弩立时便带着尖啸之声扑出,轰的一声,铁盾吃不住床弩的巨大力道,裂成了四块,后面手持铁盾的燕军惨叫一声,身向后砸出,持盾的手臂臂骨被这股大力撞得粉碎,击破铁盾的床弩弩箭余力未消,直接透过了他的身体,将他与身后另一名燕军串到了一起。

    密集的铁盾被撕开了一米不宽的缝隙的时候,臂张弩的啸叫之声恰到好处的响起,顺着这一米来宽的空隙射了进去,对面,立时便传来阵阵惨呼之声。

    程四牛裂嘴笑了一下,以臂张弩的力道,除了这种变态的大铁盾,挨上一枚,不死也休想再参加战斗了。

    “留两个人,在这里装填床弩,其它的人,出堡,到堡顶去,给我射他们的后头!”程四牛喊道。

    程四牛这里,只是整个山道之上的一个缩影,燕军的攻击不是按部就班,一条一条山道的攻占,他们是全覆盖的,同时向所有山道击攻,这让这些地堡的披此掩护的能力丧失殆尽,只能陷如各自为战的境地。床弩的射击速度太慢的弱点,再这里暴露无遗,当初建造地堡,考虑了隐蔽性而忽略了他的容量的问题,此时也尽显出弱点,如果堡垒很大,里面有三台床弩的话,三台床弩交替射击,便能形成连绵不断的破坏能力,这些铁盾兵,便不足为虑。

    何冲率着数十名弓弩手冲下来的时候,他的眼前,正好出现了一批自下面山道之上沿着锚索攀爬而上的燕军。

    “干死他们!”何冲单膝跪下,抬起了手的骑弩,哧哧哧连着三声,三名燕军翻身栽下了山道。

    这山上,只有何冲一人手持有的是这种三连发的骑弩,另外随着他冲下来的,都只是普通的臂张弩,不过一个带着两张。

    随着何冲的射击,几十枚弩箭射出,刚刚攀上来的燕军下饺一般又掉了下去。

    “一半人装弩,一半人准备搏杀!”何冲抛掉了手的骑弩,拔出了佩刀,冲道到了山道的边缘,手起一刀,便将一根锚强砍断。

    十几名士兵跟着何冲奔了过来,手起刀落,一根根锚绳断裂,而在他们后面,另一半士兵紧张地蹲在地上,快速地给射空的臂张弩里填装弩箭。

    一批锚绳断裂,更多的锚绳抛了上来。一个个燕军猿猴般的快速攀爬上来。

    前一批同伴的死亡和锚绳的断裂,让他们知道,在他们的头上已经有了敌军的阻截,此时,只有以最快的速度向上爬去,更多的人爬上去,才能让对手防不胜防,只要有一小部人再上面站住脚跟,这最后一条山道便破了。而破了这最后一条山道之后,面临的便是一道开阔的缓冲坡,那敌人便无法阻挡了。

    程四牛又射出了一枚床弩,随着一声巨响,已经逼的堡前不到十步远的燕军倒飞而也,这一击的力道,足足杀死了四五名燕军,接下来,程四牛的眼前便是一片黑暗,铁盾涌上来,堵住了他的视野。他毫不犹豫地弃掉床弩,伸手绰起插在脚边的一柄刀,冲向后面的暗门。

    头上传来短促的声声惨呼,程四牛能听出来,那是自己这个堡里的兄弟。他狂呼着,冲出了暗门,一脚刚刚跨也,一刀便迎面砍来,程四牛一眼望去,前后左右都是燕军。

    迎面一刀来得如此之快,劈出这一刀的燕军脸上露出笑容,这已是这个堡里最后一名敌人了,杀了他,这条山道便彻底净清了。

    程四牛没有躲避,也没有招架,他很清楚,挡开了这一刀,会有更多的刀劈下来,他仍然是一个死字,既然如此,何不拉上一个垫背的。

    他直直的一刀向前捅去。

    刀落下,自程四牛的右肩劈了进去,刀锋深深地嵌入他的身体,与此同时,程四牛的这一刀,深深地插进了他的腹部。

    这名燕军睁大眼睛,不敢置信的倒了下去,他竟然还死在程四牛的前头,他临死前的最后感官,便是程四牛嘿嘿的冷笑声。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