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六十七章:给一个借口(书号:13651

第四百六十七章:给一个借口

作者:枪手1号
    重不是小孩,他是跟着天南流亡十数年的重臣,朝堂之上诡谲难辩,风起云涌之事,他不知见过多少,天南的一席话,如何能让他相信?他一下直挺挺的跪在了天南的身前。

    “相爷,何必如此,何苦至此?高将军若胜,相爷可去为他筹谋,以相爷在这天下的交游之广,布局天下之能,必能使高将军在这天下更加举足轻重,高将军若败,相爷可效十数年之前,卧薪尝胆,以期东山再起。”

    天南微微摇头:“今日已不是十年之前了。高远若败了,氏便败了。高远若胜了,我更不能去他哪里,这岂不是与人口实,陷其于两难之境?”

    重眼一阵酸涩,慢慢地道:“高将军若胜,相是想给高将军一个借口?”

    天南微微一笑,“重,你长进了!既然明白我的心意,何必多言,带着枫去吧,以你之才,以高远用人之能,到了他哪里,远胜你跟着我,若真有哪么一天,枫还需要你看顾呢!”

    重不再说话,重重地叩了三个响头,站了起来,抹了一把眼泪,转身,消失在黑暗之,他本是干脆之人,见天南心意已决,便不再多劝。

    看着重消失,房门被掩上,天南回过头来,淡淡的月光之下,身边仍然闭着眼的氏脸上却是珠泪滚滚。

    “你醒了?”天南叹了一口气,“也都听到了吧?”

    氏睁开双眼,看着天南,“老爷,你真要这么做吗?”

    天南沉默半晌,“当年大周一统天下,分封诸候无数,这些年下来,无数小国被灭。才兴起这天下七国,像秦国赢氏,以前也不过是大周的一个臣,还是那种最为偏远最不起眼的臣,但百年下来,你看又如何?现在的赢氏已经是天下第一大国?”

    “老爷,你是想让高远效仿秦国赢氏之举?”

    “高远对我说过一句话。当时觉得甚是大逆不道,现在想来,却是极有道理,王候将相,宁有种乎?”天南笑道:“他秦氏能崛起于边地,现在却武慑国。说不定高远也能做到这一点。只看他不经意之间落下的棋,便能看到高远的确是有志于这天下,既然如此,我便再推他一把,成与不成,便看他的造化吧!他若成功,我氏必当再兴旺百年。夫人。这是一场豪赌,不过对于我们来说,以现在几乎微不可道的赌本来参赌这一场天下豪局,不管将来是输是赢,我们都赚了呀!”

    氏没有说话,只是转身,紧紧地拥住了天南,“老爷既然心意已决。妾身自然是相陪。”

    “只是对不起你了。”天南歉然道。

    “老爷这是说什么话,我们是夫妻,自然是夫妻一体,夫唱妇随,同生共死。”

    再无睡意的二人,干脆坐靠在床上,相拥在一起。絮絮叼叼地怀念起了几十年前的往事,氏的脸上散发出阵阵光辉,嫁给天南这么多年,她何曾有过这样的时光?虽然知道时日已不多。但此时的她,心却是无比的幸福。

    时光便在夫妻二人的唠叼之点点逝去,直到外面传来一阵骇人的惊呼,两人这才相视一笑,一夜未眠,两人却丝毫不见疲倦,反而有点兴奋。

    门就在此时砰的一声被撞了开来。

    狄愁飞站在门边,看着神色平静的天南夫妻两人,圆瞪着双眼,眼神之的震惊与不解兼而有之,但更多的却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紧绷着的肌肉在此时却是放松了下来。

    他弯下腰去,向两人深深鞠躬,“相,夫人,实在对不对,打扰了。”

    天南看着他,“你是?”

    狄愁飞仍然弯着腰,脸上的神色变得谦恭了一些,“在下是燕翎卫驻天河郡指挥,狄愁飞。”

    “原来是狄指挥!”天南笑了笑,“外间出了什么事?竟然让狄指挥如此失态?”

    狄愁飞直起身,看着天南,脸上的神色却有些奇怪,似乎有些愤怒,有些惊讶,又有些不解,多样神色掺杂在一起,便让他的脸色看起来极其精彩。

    天南大步走到外间的晒台之上,入目之处,亦是脸色微变,难怪狄愁飞如此失态,院里,走廓,大门边,一个个押送自己的燕翎卫尽都软倒在地。

    “都死了?”他转头看着狄愁飞,脸上却闪过的是一丝幸灾乐祸之色。

    “只死了几个人,剩下的,却都是被人都晕了!”狄愁飞脸上怒意一闪而过。

    “看来没了宁则诚,你们这燕翎卫尽是一天不如一天了!”天南呵呵一笑,言语之尽是讽刺。

    狄愁飞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不知如何回答,就在此时,楼梯一阵响声传来,一名燕翎卫探飞奔而来,在狄愁飞耳边低语了几句。

    狄愁飞脸色大变,转头看着天南,“相,末将有一事不解,还请相解惑。”

    “请说!”天南摊了摊手。

    “既然贵公已经离去,相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昨晚如果相要走,我相信这里没有人能留得住你!”狄愁飞是真的不解。

    “枫儿已经不在这里了?”天南故作惊讶,“他竟然是你们燕翎卫环伺之不见了?看来狄大人需得给我一个说法。”

    狄愁飞看着有些得意的天南,叹了一口气:“相,朝堂上的那些事情,我们这些小人物是不懂的,我们亦只是奉命行事,相是大人物,何必与我等这些小虾米置气,昨晚想来是重将军来过了吧?将军当真是好本事,我今早才接到缉捕将军的公,将军却早已到过此地了,既然他能接走贵公,自然也能带走您,为什么您不走呢?”

    天南收敛起了笑容,“你官虽不大,但倒也是明白人,我不走,自然有不走的道理,至于重他们,你们也不必费什么心思去追捕了,找不到他们的。”

    狄愁飞听到天南坦承此事,点了点头,“相既然不走,我便放了心,相是大人物,此去蓟城,想来也不会有事。既然如此,末将便告辞了,这倒了一院的人,总得要去善后。”

    “狄指挥请便。”天南袍袖一拂,转身进了屋内。

    狄愁飞盯着关上的门板出神半晌,这才转身下楼。

    “指挥!”一名部下走了过来,“死了三个,其它的人,要么被迷烟弄昏,要么被人敲得半死不活,捆得跟粽一般。”

    狄愁飞冷冷地道:“三十老娘倒崩孩儿,咱燕翎卫本来最擅长这个,却被人以其人之道还置其人之身,羞也羞死了,许言茂死了没?”

    许言茂便是来自蓟城燕翎卫总部,负责押送天南一行的官员。

    “没有。”

    “不死前程也完了。”狄愁飞摇摇头,“将他们都弄醒,该请大夫的请大夫。”

    “指挥,要不要上禀姬郡主,调军队搜捕。”

    狄愁飞仰首看天,长长了吐出一口气,“报告是要报告的,但搜捕嘛,还搜个屁啊!下手的是重,那是何许人也,跟着相逃了十几年的人,不说他别的本事,就是这隐匿逃亡的本事,在咱们燕翎卫之,便无人能比得了,如何找得他?再说了,只要相还在,枫逃了便逃了吧,一个小孩,能翻起什么大浪来。”

    “明白了,指挥!”

    看着部下匆匆而去的背影,狄愁飞握了握拳头,又转头看了一眼楼上那紧闭的房门,算是结个善缘吧,如果真要搜捕,未必便不能搜到,不过自己又何苦来哉,本来这事儿就不归自己负责,面上的事情做到就好,高远对于大燕,可算是战功赫赫,如今被人泼了一盆脏水,自己没有帮衬的本事,却也不必落井下石,再说了,高远也不见得便败,他若胜了,以后再遇见他时,自己也多条后路,他若败了,一个小枫和一个丧家之犬的重,亦成了不什么大事。

    一日之后,许言茂脸色苍白的重新带着天南夫妻二人上路,不过这一次,除了燕翎卫的人,他还从天河郡征调了一支千人的部队环伺左右。

    就算将天南顺利的押送到蓟城,他的前途也完了,这一点,他心里清楚得很。

    就在天南被押赴蓟城的路途之,草原深处,一场攻防大战,正在如火如荼的展开。

    檀锋这一次倾其所有,将在牛栏山大营里修整的两万燕国常备军尽数调来,无数的攻城器械也随之被运到,积石城下,檀锋麾下军队已超过三万之数,而指挥作战的将领也换成了胡彦超。

    胡彦超守辽宁卫,不到一万的燕国常备军,顶住了七八万东胡军队的攻击,在守城之上,自然是极有心得之人,擅守城者,自然也擅攻城,这一点,檀锋很清楚,是以胡彦超一到,檀锋便将指挥权交给了胡彦超。

    他只有一个要求,攻破积石城。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