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六十六章:托孤(书号:13651

第四百六十六章:托孤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城更鼓已敲过第三次了,氏终究是妇人,长途跋涉,又心怀忧惧,终于还是抵不过如山的疲倦,在天南还目光炯炯的时候,已是沉沉睡去。

    天南却是毫无睡意,自出琅琊郡以来,他便一直在想着这其的环节,时至今日,心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脉胳,只可惜现在的他被燕翎卫看守着,外面的消息是一点也传不进来,不知道高远如今到底如何了?

    高远大婚之时,他曾与高远说过一句话,氏今后是兴旺还是颓废,全系于高远一身,没有想到一语成谶,没过多久,就兑现了。

    高远这一次如果战败身死,只怕自己走不到蓟城,便会一命归西,王上要的是琅琊郡,现在所忌惮的也不过是高远而已,高远战败的话,王上便再也没有了顾忌,在半道上赐死自己便是最好的选择,眼不见心不烦,否则真见到了自己的面,不免会心有愧,要知道如果不是自己,现在的王上只怕还在齐国都城邓难度日,哪有如今的高高在上。真等自己到了蓟城,他再下令处死自己,不禁会让蓟城贵族们心寒,亦会为各国耻笑。

    半路暴病而亡自然是最佳的选择。

    如果高远击败了周玉,等待自己的只怕是另一个截然相反的结局。便是重归相位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

    想到这里,他不禁冷笑起来。

    这些天燕翎卫一路之上拖拖拉拉,走得极慢,想必便是在等着前线的消息吧。自己不惧死,只是可怜了氏,随着自己没有过上多少好日,便又要陪着自己去阴曹地府了,还有枫儿,这个命运多舛的儿,从小遭罪受苦。而且他还是府现在唯一的一条根,也要随自己而去了。

    天南鼻有些发酸,险些儿便掉下泪来,自己殚精竭虑,苦熬半生,得来的竟是这样一个结果么?让氏一门再一次覆灭,连一个继承香火的人都没有了?

    他心恨!

    大燕。我氏一门为你们尽心竭力,即便是十数前满门被杀的时候,也未对你起过丝毫异心,反而是想尽办法让你能重新强大起来,但你就是这样报答忠于你的臣的么?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一定会选择一条不同的道路的。

    天南死死的握紧了拳头。指甲深深地嵌进了掌心之。

    卡的一声极轻微的响声从门边传来,天南霍地转头,看着那一扇被缓缓的推开了一条缝隙的门。

    天南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相反,这个世代任何一个贵族,无一不是武皆通之辈,而天南十年流亡。更是精通技击之术,虽然除了在逃出燕国的那个时段,他根本没有施展的地方,但并不代表着他没有能力。身体在被窝之崩得极紧。

    难道高远已经失败,燕翎卫准备下手了么?

    门缝之,闪进一个人影,那人狸猫一般的向着床榻走了过来,看到一个极其熟悉的身影。天南不禁愕然,绷紧的身体一点点又放松下来。

    “相爷!”熟悉的声音让天南终于放下心最后一丝警戒。

    “重,怎么是你?”天南掀开了被褥,坐了起来。

    重抢前两步,跪倒在床前,“相爷,您受苦了!”语音极氏。带着浓浓的鼻音,强忍着想要流泪的想法。

    “你是怎么跑出来的?王上要对我下手,没有现由会放过你啊?”天南没有下床,就在黑暗之轻声问道。

    “相爷。我在禁卫军当统领已经数年,岂会没有一点准备,燕翎卫想对我下手之前,我便提前知道了消息,知道大事不妙,便提前溜走了。果然前脚刚出蓟城,追捕我的燕领卫便后脚追来了。”重的语气之满含怒气,“王上当真是绝情之极,过河拆桥,卸磨杀驴,丝毫不顾旧情。”

    天南叹了一口气,“如果站在另外一个角度之上,燕国有这样一位王上,未尝不是福气!”他突然笑了起来,“当然对我们而言,就绝不是什么好事了。对了荀师如何?”

    “荀师只是一介书生,年纪又大了,名气又大,料想王上不会对他怎样,当时事态紧急,我也没有时间去通知他!”重有些惭愧。

    “你没有做错什么!”天南摇摇头,“荀师或许会受些刁难,但绝不至于有性命之忧,而你落在他们手,却不一样了。外面情况如何?”

    天南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外面的情况,他被隔绝消息,已经有些许时日了。

    “相爷,高将军从东胡突围而出,走得是经静远,过河套,度辽河然后返回扶风的路。”重知道天南现在最想知道的是什么。

    “这条路好!”天南点点头,“高远为将,当真是不输于赵牧的奇才。

    “高将军回家之路虽然选得好,但是自东胡归来的周玉,已经率一万余人前往草原堵截,意图消灭高将军所部!”重低声道。

    “草原广袤,高远统兵之能,远胜周玉,这一战,谁胜谁败,殊未可知!”虽然心焦急,但天南却仍是满怀信心,尽力地向着好的方向去想。

    “再者,檀锋集结了数万大军,正在草原深处进攻高将军的老巢积石城!”重道。

    “你说什么?”天南愕然,“数万大军,老巢,积石城?”

    “是的,相爷,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高将军但在草原深处筑起了一座城!”重直到此时,也还是满心惊讶,“这个消息,我也是今天方知。从天河郡府的一个书吏哪里探听得来,来往的军报之上,提到了这样一个地方。能让檀锋动用数万大军去进攻的城池,必然不小,真是无法想象高将军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天南心的震惊无以言表,同时心也极为恼怒,高远能修起这样大的城来,自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可是与菁儿大婚之时,他在自己面前竟然一点口风也没有露,看来这个女婿,对自己并不是全无保留的。

    “草原深处,一座大城。”天南沉吟半晌,脑一时之间,千头万绪,无数个念头霍霍转动着,渐渐的明亮起来。

    “重,高远与周玉这一战,高远必胜,周玉必败!”他用肯定的语气对着重道。

    “相爷为何如此肯定?”重有些不解,在他看来,高远虽然自东胡突围而出,但必然是损兵折将,精疲力竭,如何是周玉的对手?而且对于周玉有可能的突袭,高远更是一无所知。

    “高远不动声然地草原深处筑起了城,为了什么?他是在给自己留后路,显然,他早就在防着宁则诚与周玉了,选择自静远而归,恐怕也不是随意选择的,说不定他在战前就已经布下了后手,连城都筑起来了,嘿嘿,我当日送给他的那数万丁口恐怕就在哪里吧?”

    “是,我听那书吏说,积石城人丁已达十万之众,算是一个等规模的城市了!”

    “好,极好,高远击败周玉,而檀锋无法在他归来之前拿下积石城,这一战,高远便要大获全胜了!周玉与檀锋这一次必然输得灰头土脸。”天南笑了起来,“重,我有一件事情要你去办。”

    “相爷,这一次我来,便是要带着相爷离去,这驿馆里的警戒的燕翎卫,都已着了我的道儿,不到明天日上三竿,醒不过来的,城里头我其它的兄弟也已经趟出了路,高将军既然无恙,相爷便带着我们去投高将军。”重喜道。

    “不,我不走,你带着枫儿走就可以了。这是我氏的一根独苗了,你带着他去找高远。”天南微笑道。

    “相爷!”重震惊地看着天南,“你如果进了蓟城,生死难料啊,现在的王上可不是在齐国时候的质了!”

    天南从鼻里冷哼了一声,“于他,我早就失望了。重,如果高远万一失败了,我家必然死路一条,你带着枫儿远走高远,找一个无人认识你们的地方隐居下来,替我氏将香火继承下去,我亦死而无憾。而如果高远胜了,王上必然会改变主意,我又哪里会死,只怕还会重归相位,手握大权呢!那时的我,又有什么危险?不过我对王上已经失去了信心,无论高远胜败,枫都不能再留在我的身边,你带着他,看具体情况,自己决定吧。”

    “相爷,请您也跟我一起走吧,十数年之前,我们能逃出生天,今天,我们照样也能走出燕国,天下之大,何处不能去得。”重急道。

    “我年纪大了,不想再去流亡了!”重摇摇头,“十数年之前,我还只有三十余岁,年富力强,雄心勃勃,满心想得都是复仇,可现在,我已经五十有余了,再去流亡十年么?”

    重满目惶急。

    “你放心吧,我先前就已经说过,高远败亡的话,我氏还有枫继承香火,亦无遗憾,而高远胜,我自安然无恙,那时再相会吧。重,带着枫走吧,这小有点犟,你去弄昏他,先将他带出去再告诉他。不必再来见我们了。”天南挥挥手,道。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