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六十二章:大风起(4)(书号:13651

第四百六十二章:大风起(4)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赫连,布依两族加起来只有不到五百骑兵,在周玉麾下近两千骑兵之不到四分之一,但此时的突然反水,所造成的破坏力却无以伦比,他们在冲锋的时候,刻意的落下了一个马头的距离,大雁岭那长长的斜坡虽然不怎么陡峭,甚至很平缓,但冲锋起来的战马,在这样的地形之下,却是休想掉转马头,这一刻,他们只能任由对手屠杀而无力还手。

    有机灵的打马向两边奔去,但也只是最边上的那一些,他们拨刀远远向两侧狂奔,重新向岭上冲锋,奔上一段距离之后,这才能够回过头来,兜着匈奴人的尾巴追杀起来,有人开了头,燕军终于回过气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先向两边,然后再向上,兜个圈杀回来。

    山下高远看到燕国骑兵的这些战术动作,不由微微点头,能在这样的境况之下,马上就找到最合适的方法找到反击点。高远自问,如果是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下,唯一能想到的反击方法也只有如此。

    此战尚未开始,便已注定结局,高远拔刀,抬手,重重落下,在他身周游戈的贺兰雄等人一声唿哨,双腿一夹马腹,径直冲了上去。

    贺兰雄麾下还有一千余骑兵,加上赫连,布依两族,骑兵数量之上与燕国常备军已经相差无几,但在战斗力上,他们却更有过之,此时燕国骑兵已经被赫连勃,洛雷搅成了一锅粥,有的向下冲,有的左右两边奔行绕上,有的却从两族背后反冲,长长的大雁岭坡道上,骑兵们搅成一团。

    有的人是被砍死的,有的人却是连人带马被撞翻,还有的。则是马术不精,在这样的坡道上战斗,一个不慎,便自己连人带马翻带,即便不被人马踩死,骨碌碌的一路滚下去,一条命也去了一半了。

    高远只是斜睨了一眼坡道之上的战斗。便不再关心,这支燕国骑兵完蛋了。他将注意力转到了正在缓缓推进的最前方的步兵队伍之上。

    原军队,本不以骑术见长,更加强大的则是他们的步卒,能够在这种双方步卒的对决之获得胜利的话,征东军的步卒将踏上一个新的台阶。

    燕军骑兵此时已经被死死压住。虽然苦苦支撑,但失败也就是时间的事情,但即使如此,最前方奉命堵截的那三千燕军步卒却没有丝毫慌乱,他们甚至只在开头看了一眼坡道上的战斗,便又将注意力集到了他们的前方。

    骑兵完了,获胜的希望。便落在了他们的头上,如果他们能顶住对手的攻击并反切入对手的军阵当,挽回失败的局面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指挥这个方阵的燕军将领是一员须发皆白的老将,此时的他,站在队伍的正间,须发挥舞,手握着一柄长刀,高高举起。

    “进!”

    随着他的喊声。前两排燕军大声呐喊,向前踏出十步左右,前腿踏成弓步,后腿死死撑住,手长枪尽量前伸。

    而在他们的对面,孙晓手执陌刀,怒吼道:“突!”

    第一排陌刀手们开始小跑起来。手的陌刀高高举起。等他们跑出十步,第二排又开始奔跑起来,每隔十步,便有一排陌刀手开始奔跑。刚刚还聚在一起的陌刀兵们在这一瞬间,化成一道道浪潮,冲向前方。

    “射!”白发老将长刀前指。

    啉啉的箭啸之声自长矛兵之后如蝗飞出。

    箭条在刀上,叮当作响之,无力地跌落在地,射在甲上,破甲而入肉半寸,持刀而奔的刀手们丝毫不顾身上挂着的长箭,仍然咆哮着继续向前。亦有射面门,咽喉这等要害之处,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刀落下,枪刺出,血肉崩裂。

    双方谁都没有退缩,身为步卒,每一个人都知道,退不了,也不能退。只能以命搏命,以命换命,以自己的命来换取那么一点点的时间,一点点的胜机。

    枪很长,狠狠地刺进陌刀手的身体,三箭不如一刀,三刀不如一刺,铁甲挡不住长枪的全力一刺,一枪捅过去,当即便破体而入,直入胸腹。

    枪狠,刀凶。

    枪很长,但陌刀也不短,长枪入体的一瞬间,圆睁双眼的陌刀手们手的大刀已经重重落下,几乎就在他们毙命的同时,大刀亦将对手的头颅分开,鲜血如喷泉一般直冲上天,将双双毙命的两人一齐染成了红色。

    第一排长枪手与第一排陌刀手,几乎无人生存。

    第二排陌刀手们狂喊着,越过了双方的尸体,手的陌刀重重的落下。

    枪戳出,刀落下。双双倒地。

    第三排又冲了上去。

    此时,燕国步卒们的队形终于出现了一些缝隙,不是因为他们不够勇敢,而是因为长枪戳出之时,有不少悍勇的陌刀兵在枪之后,却仍然顶着枪兵向后,刀落下,人死去,但强大的冲击力,却将身前的枪兵顶进了他们身后的枪兵丛,将原本整齐的队形给挤得深深地凹了进去。

    陌刀手们终于找到了胜利的机会。

    高远的手在微微颤抖,如此惨烈的步兵对决,于他而言,这也是第一次看见,碰上。他精心训练的士兵,历经了无数次的战火考验,此时,却倒了这个地方。

    他抬首看向山岭,周玉也正看向他,双方的目光在空对撞,火花四溅。

    看着山下的状况,周玉不禁是手在抖,心也在抖,坡道之上,骑兵已经溃不成军,此刻正被对手肆意屠戮,而山下,殂击对手的方阵也已经被敌人突破了。

    不能再等了。

    令旗招展,隐于林间的三千燕军蜂涌而出,而在山上,周玉亦高高举起了手钢刀,他身后,两千预备队亦同时举起了手的刀枪。

    “杀!”周玉带着两千预备队,潮水般的冲向山下。

    他要用人海战术淹没对手,哪怕是将这一万人全都葬送在这里,他也要将高远杀在此处。

    看着周玉伏兵尽出,已是孤独一掷,高远哈哈大笑,“发信号,决战的时候到了。”

    一支鸣镝破空直上云端,凄厉的啸叫声远远传出去,一只鸣镝尚未落下,远处,便又有一只鸣镝飞上了天空。

    高远举起了手的陌刀,拨马向着周玉迎了上去。

    “杀光他们!”高远怒吼。

    双方剿杀在了一起。

    这是两支真正的军队,每一个士兵都是勇者,或者他们本来应该并肩作战,但此刻,他们却是不共戴天的仇人,每一刀,每一枪,都试图置对方于死地。

    鲜血染红了大雁湖。

    高远与周玉两人奋力地向着对方靠近,两人都明白,杀死对手,就能让对方的军队失去战斗的意志。

    直到此刻,周玉仍然认为自己是有胜算的,在兵力上,他还占有优势,虽然己方的骑兵已经溃不成军,但此时双方的步卒绞杀到了一齐,骑兵能起到的作用已经十分有限了。

    杀死高远,一切结束。

    他与高远就像两个热恋的"qing ren"一般,眼冒着火光,彼此无比渴望靠近,但在他们两人之间,却隔着无数的战士正在拼死厮杀,想要向前挪动一步,需要砍掉的不只是一个脑袋。

    远处,马蹄声再次响起。

    不只是马蹄声,还有如雷的脚步声,还有震耳欲聋的呐喊声.

    周玉面色巨变,抬起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飘扬的大旗,藏青色的制服刺痛了他的双眼,征东军万胜的口号声让他在这一刻几乎失去了思考,征东军竟然还有伏兵未出.

    步兵率领着千余骑兵蜂涌而至,公孙义,虎头两人各率一队人马,咆哮着冲进了战团.而步兵却是停在了战场的边缘,取下鞍旁的大弓,手指一捻,一根羽箭呼啸而出,战团之,一员凶悍的燕将仰面栽倒.

    箭声不断响起,一个又一个的燕军将领倒在了战场之上.步兵的羽箭便如同勾魂的牛头马面,所过这处,燕军军官几无幸者.

    军官的不断死亡,让燕军的指挥系统瞬间便崩塌,而更让燕军士气跌入谷底的是,在距离战场的不远处,又一支数千人的征东军出现,正在向这边奔来.

    横刀,铁泫,丁渭撩开大步,不停地摧促着士兵快速挺进.

    “快跑快跑,跑得快有肉吃,跑得慢点儿,敌人就要逃了,你们连汤都喝不上一口!”横刀吼叫道.

    燕军崩溃了,没有等横刀铁泫丁渭三人率部赶到,战场之上的燕军转身就跑,

    这仗已经没法打了.

    等三人赶到战场的时候,大雁湖畔的战事已经结束,燕军正在奔逃,而追赶溃敌的任务,显然只能由骑兵来完成,贺兰雄,步兵,公孙义,阿蛮,赫连勃,洛雷等人带着自己麾下的骑兵,一路追赶,大草原上,燕军伏尸处处,鲜血一路洒向远方.

    是役,周玉统率的一万燕军,几乎幸存者,能随着周玉逃出生天的,不过数百人而已,可怜之些燕军,好不容易从东胡人的围困之突围而出,但却又倒在了这里.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