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五十六章:心气儿(书号:13651

第四百五十六章:心气儿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草地之上,众人席地而坐,高远环顾四周,孙晓,郑晓阳,孟冲,许原,那霸,颜海波,步兵,贺兰雄等人以自己为原心,排成了一个圆圈,这竟是自高远成军以来,大家聚得最齐的一次,可以说,所有的征东军高级将领第一次完整地聚在了一起。

    招眼眺望,四面大军云集,千步卒,三千骑兵,可谓是人强马壮,龙腾虎跃,比之刚刚从扶风出发之时,还强大了不少。如果不是这一次在东胡折损了三四千人,征东军就更强了。

    虽然战死了这么多人,但他们却给东胡人造成了更大的损失,不像路军周渊那般,数万将士给困在城下,进退不得,覆灭在即,想到这一点,高远却觉得自己有资格骄傲。

    洛风,洛雷被邀出度这次军事会议,以布依族的实力,较之公孙一族也不如,之所以他们能出现在这里,却是因为对于脚下这片土地,他们比这里所有人都要熟悉,一路从巴托迁徙而来,这一路之上,每一寸山山水水,他们都曾经淌过,走过,驻扎过,放牧过。

    “多大燕此次兵败,影响极大!”高远的目光扫过每一人,特别在洛风和洛雷的身上停留得久一些,“十万大燕常备军,能逃出来三四成就算是了不起了,大燕一败,赵国赵牧虎视眈眈,齐国田单磨刀霍霍,都想来分上一杯羹,而秦国势大,自不必说了,值此多事危望之秋,我大燕上下本应齐心协力,共渡难关,但朝堂之上,却是奸臣当道,竟然诬陷我里通东胡,勾结东胡人以至于此次征东之举大败。当真是可笑之极。想要剪除异己,把持朝堂,竟然不顾国家之大义,颠倒黑白,可谓无耻这尢。”

    听到高远的话,孙晓,颜海波等人顿时义愤填膺。那霸一下蹦了起来,“妈拉个巴的,老们跟着将军打东胡人的时候,他们还在蓟城花天酒地呢,这些年,死在我们手里的东胡人。数以万计,要不是他们来捣乱,过得些许年,将军定然能一步步将东胡置之死地,现在他们想来捡桃,吃了败仗,竟然将黑锅扣在我们头上。当天下人都是瞎么?仗打得这个地步,只要稍通军事者,一复盘,便能知道这仗是如何败得,要诬陷我们,门儿也没有。”

    高远抬抬头,“那霸,你心里气愤我是知道的。其实我们心里也都清楚,他们所需要的,不过是一个名义而已,重要的是,我们的存在,影响了某些人独霸朝堂的野心,剪除我们。便成了他们当然得选择,不仅是我们,连张守约张郡守,张叔宝将军。路鸿将军,黄得胜将军,已尽皆被他们害死。现在,轮到我们了。”

    颜海波嘿然冷笑,“我们可不是张守约张叔宝,他们想要我们的命,却来试试我等刀锋。”

    高远抬起手,指着他们将要前进的方向,“现在,在我们的前方某人地方,周玉率领一万燕国常备军,正准备伏击我们,而在积石城,数千天河郡士兵以及辽西张君宝这个逆贼的手下,正准备闯进我们的家,大家说,我们该怎么办?”

    “杀,杀,杀!”所有将领,都是一跃而起,拔也腰间佩刀,愤怒地吼叫起来。

    “对,杀过去。”高远霍然站起,“他们想一手遮天,我们便将这天捅个窟窿,让被他们遮住的阳光普照天下,打垮他们,揭穿真相,让世人明白,究竟孰是孰非,谁黑谁白。天道昭昭,邪不压正,没有什么能挡得住我们前进的脚步。”

    “征东军,万胜!”孙晓振臂疾呼。

    “征东军,万胜!”所有将领们挥舞着佩刀,一齐狂喊。

    他们的喊叫之声,惊动了不远处的驻军,虽然不明白将领们为什么突然发狂一般的大吼起来,但最近的士兵们仍然举起刀枪,戟指天空,异口同声地呐喊起来,呼应着他们的将领。一时之间,征东军万胜的口号此起彼伏,响彻天地,一浪接着一浪,从最近处,滚滚波及远方,声势如雷,使得刚刚加入征东军的洛风洛雷等布依族人,赫然色变。

    高远极其满意,此次东胡兵败,虽然脱困而出,但伤亡过半,士气仍然是不可免得受到了影响,步兵率部来援,这让士兵大幅度的提升恢复,而孙晓刚刚的这一举动,可谓是将征东军的士气又提升到了顶点。

    这便是自己部队的心气,胜不骄,败不馁,只要一息稍存,便会是另天下人战栗的一支强军。

    “坐,都坐!”高远双手下压,“只要我征东军有这股心气,这天下便没有我们不能击败的军队。”

    许原连连点头,鼓着一双三角眼,恨恨地道:“周玉算个锤,当初在渔阳之时,我便看出他不是什么好鸟,当时将军率领我们拖住了数万赵军,这个龟孙硬是不出兵侧击呼应我军,要不是将军突出奇谋,我,孟冲可就全死在哪里了,这个王八蛋,这一次居然将主意打到了将军身上,正好新帐老帐一齐算,灭了丫的。大燕有名的将领,这一次全让周渊给葬送在了东胡,就这个周玉成了漏网之鱼,咱们再将这周玉灭了,将军干脆领着我们一路打到蓟城去,将军来当这个太尉,岂不比周渊强得多。咱们也都跟着将军升官,也弄个大将军干干,保证比那些尸位素餐者强得多,大家说是不是?”

    众人轰然应声,“说得好!”步兵跳了起来,铁脚在地上石头之上碰得叮当作响,“只要将军当了家,管他什么赵国齐国,都不在话下,便算是秦国,咱们也有胆碰上一碰。”

    这便是征东军诸将的心气儿,哪怕现在尚未脱困,身处险境,但没有人将这些困难当成啥事,以前比眼下这处境可要难上多少倍啊,大家还不是一路走过来了。从百把人的扶风县兵,一路发展到如今上万大军,还有积石城这样一座坚固的后院,高远高将军展翅高飞,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高将军得了志,他们这些心腹大将岂会没有好处?

    聚在这里的人,要么便是高远当初的患难兄弟,要么便是如孟冲许原这样本身大有才能,却在原藉给排挤得无法立足之人,或者便是贺兰雄这等草原蛮夷,一想着能进入到蓟城这样的花花世界之起居八座,呼风唤雨,哪有不激动的道理!更何况,眼下大陆风起云涌,正是英雄辈出之时,王候将相,焉知没有他们一份儿?

    许原似乎是没心没肺的一句话,却是将大家的斗志全给挑了起来,高远扫了一眼微笑的孟冲,心一动,许原虽是将才,但这等话,这种事,却不是他能想出来的,看来这后头,定然是孟冲在撺掇。

    像孙晓步兵等人,对自己忠心耿耿,但却不会想得这么远,他们都是唯自己之命是从,自己喊打到哪里去,他们拔刀便会冲上去,而孟冲,显然要比他们高上一个档次。

    从在渔阳开始,高远便对孟冲极其欣赏,这是一匹千里驹,只要驾驭得当,必然会成为自己的得力助手。

    想成大事者,不但要有孙晓步兵这等忠心不二的悍将,也得有蒋家权这样的思虑深远的谋士,更要有孟冲这样有想法,通军略,独挡一面的帅才。

    “好了好了!”高远笑着双手下压,“有多大肚,吃多少饭,饭要一口一口的吃,路要一步一步的走,万万不能好高骛远,眼下咱们还想不了这么多,有些事,现在不宜能,不能谈。”

    众将心领神会,孟冲更是喜笑颜开,许原的试探,让在场所有人都明白了高远的心意,不是不能谈,而是现在的实力不宜谈,那等到实力足够了呢?

    辽西,河间,琅琊,别的不说,单是这三地,只要握在了高远之手,他的力量便足以让大陆之上任何一个势力为之侧目。

    而这三地,等高远脱困之后,都有足够的理由去拿到手。

    “周玉料敌不明,他以为我军只有三四千疲兵,兵微将寡,物资缺乏,定然是不堪一击,只凭这一点,这一仗,他便必输无疑。”高远笑着看向众人,“不过我们也不要大意,战略上藐视敌人,但在战术之上,具体的打法之上,却一定要重视敌人,周玉不是无能之辈,单看他能突出东胡人的重围,便应当尊重他,而且,我想要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胜利,每一个士兵都是我征东军的财富,能少死一个,便少死一个。”

    “将军仁慈!”孟冲点头道,一将功成万骨枯,高远的这一心理,或许会给以后的征战埋下隐患,但却无疑能更让士兵归心,有利便有敝,只看当时的情况,是利大于敝还是敝大于利了,或许以后随着高远实力的增强,地位的上升,这个情况会得到改变。“周玉想要的是将军的命,想要的是将我们征东军彻底打垮,那他能选择的战场便不多了,否则让将军脱身,他的计划便失败了大半。”

    高远点头,“孟冲说得极是,周玉想要的便是这个,洛风族长,你对这一路上的地形了如指掌,你认为,周玉会选择哪里作为战场?”

    高远的目光转向了坐在最远端的洛风洛雷二人。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