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五十五章:噩耗(书号:13651

第四百五十五章:噩耗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明知是毒饵,却还不得不吞下去。

    大燕需要时间,东胡人也同样需要时间来休养生息,就算双方签定了和平条约,大燕也不得不在辽西驻扎军队以防备东胡人突然撕毁条约,辽西郡兵已经全废,原张守约麾下的大将除了张灼以外,路鸿,黄得胜,顾长卫等老将尽皆被杀,而支撑辽西的另一根支柱高远也将不复存在,如果不在辽西驻军,等于便向东胡人敞开了大门。

    更何况,东胡人还塞了一个大麻烦回来。那就是周渊,怎么处理他,也是一个大问题。

    “周太尉回来后怎么办?”淳于燕看着檀锋,忧心忡忡。

    “他一入辽西城,立即秘密逮捕。”檀锋眉头一拧。“然后立即押往蓟城。”

    “可即便那些士兵被扣在东胡回不来,但是高级将领也会回来,另外,周玉麾下那数万将士,他当真能节制得住?”

    “没有关系。周玉统辖下的那数万大军先驻扎在牛栏山大营,将他们与周渊隔离开来,逮捕周渊之后,在押赴蓟城的途,太尉说不定会因为大败而归,忧思成疾,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哪又有谁能说得清呢?至于其它的那些大将,哼哼,蛇无头不行,没有了周渊,他们又能如何?想想李云聪吧,如今还不是乖乖地为我们做事。”檀锋冷笑。

    看着檀锋,淳于燕突然觉得背心里凉嗖嗖的。

    数日之后,淳于燕偕同图鲁直奔和林,前去东胡王庭与索普磨嘴皮,明知在这样的条件之下,不可能再争取到什么,但终于做点事情来表明大燕的态度。

    而檀锋,则率众奔赴草原,追赶张君宝而去,周玉哪头他并不担心。但对于张君宝,他却是一百二十个不放心,高远主力虽去,但征东府众人身边,还有真统率的一千原氏私兵,这可也是一支劲旅,檀锋可不想阴沟里翻船。将大好局面毁于一旦。

    一切皆已就绪,箭在弦上,劲已蓄足,只待引弓。

    而此时在草原深处,征东军却是一片喜气洋洋,步兵统率的积石城援军。按时抵达了预定地点,与高远胜利会师。

    步兵,横刀,虎头,公孙义等一干将领统率着数千将士,携带着无数的军粮物资汇入到了高远的军队当,这使得高远的军队从三千步卒一千余骑兵骤增到了千步卒有三千骑兵。声势骤增数倍,看到这些龙腾虎跃的军卒,洛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暗自庆幸自己又一次作出了正确的选择。来援的征东军,他看到了更多的匈奴人,特别是那一千五百名骑兵队伍之,尽然有上千人是匈奴人,而他们显然与那些大燕士兵已经完全融合到了一齐。双方说说笑笑,勾肩搭背,亲热异常,大家都身着统一的制式服装,若不是面相迥异,当真是很难区分他们的民族。

    这让洛风很是感慨,多少年来。匈奴人与原人见面,除了彼此厮杀,仇视之外,根本不可能这样和谐相处。而现在却在他眼前发生了。

    洛风庆幸自己抱上了一条粗腿,看着那些生气勃勃的同袍,再看看自己有些面红肌瘦的族人,不禁暗自嫉妒起来,自己怎么没有早一点遇上高远高将军呢!

    洛风热情地后来的那些匈奴人攀谈起来,他们都来自高远向他所述的那一片热土,洛风原本有些半信半疑,但从这些匈奴人嘴里说出来,哪可就不同了。

    只要去了积石城,便会分给房屋,土地,牛羊,愿意农耕,便有人来教各植技术,原意继续放牧,便会分给你一块牧场,闲暇之时,城内有无数的工作在等着你,按天付酬,决无拖欠,城内城外,聚集着超过十万人,胡汉混居,但却彼此关系融洽。

    听着这犹如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洛风便恨不得一步飞到那积石城去。飘泊太久,他与他的族人都渴望着有一个安安稳稳的家。

    士兵们一片欢庆鼓舞,而在另一边,高远却神色凝重,在他身前,步兵正在对他讲着在他离开的这一段日里,辽西,扶风,以及蓟城发生的一切。

    “宁则诚就这么倒了?”高远震惊无比。特别是下手的人,居然是那个他熟悉的檀锋时,他心的愕然,当真是无以复加。

    檀锋在渔阳之时,多次合作,在他夺下全城之时,正是檀锋第一个率领骑兵赶到,解了他的危局,而且从他那时的表现来看,他绝对是宁则诚的心腹之一。

    他万万没有想到,宁则诚居然是倒在这个人手。

    “蒋长史说,这个檀锋比起宁则诚来,要危险得多。”步兵郑重地道:“此人心胸城府,比起宁则诚,要更厉害,他隐忍多年,一朝发难,便准确地打宁则诚的七寸,以宁则诚的本事,毫无还手之力,便被檀锋一举拿下,长史说,一定要小心这个人,而且看此人近期所作,只怕琅琊有危。”

    高远默默地点点头,心却有些难过,此人纵然不算是自己的朋友,但在自己内心底,却还是极欣赏此人的,想到以后便要互为仇敌,不免有些心有戚戚。

    “还有一件事。”步兵犹豫了一下,看着高远,欲言又止。

    “什么事,干么吞吞吐吐的,难道说还有比宁则诚倒台更惊人的事情么?”看着步兵的脸色,高远莫名其妙地道。

    “将军,这件事如果说起重要性,的确比不上宁则诚倒台,便他对于将军而言,却肯定是更重要的了。”步兵叹了一口气。

    “什么事?”高远的脸色沉了下来,“讲!”

    “路将军不幸过世了!”步兵低下头,声音也沉痛起来。

    “你说什么?”高远一下跳了起来,“路叔叔不在了?是谁杀了他,东胡人么?叔宝他们全军覆灭了?”

    “不是!”步兵摇摇头,“右路军见机得早,叔宝将军率众突围,虽然损失惨重,但叔宝将军带着路将军,黄将军等都突围而出了,但在赤马境外碧秀峰,他们遭到了张君宝与张灼的伏击,三位将军以及麾下一千多突围而出的辽西郡兵尽皆丧命于碧秀峰上。黄湛因为断后,晚到半天,却是躲过了此劫,他在现场找到了诸多证据,还有一个侥幸身受重伤却没有丧命的士兵,从他的口,得知了直相,现在黄湛便在积石城。”

    轰的一声,高远将手的头盔重重地惯在地上,溅起一地的灰尘,如果路叔叔他们是死在东胡人手,他也没什么可说的,与敌厮杀,将军殒命沙场,这本来就是宿命,你不杀我,我便杀你,没什么可怨愤的。但这样冤枉的死在张君宝手,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张君宝杀他们,是为了这辽西郡守之位么?”高远语气森森地道。

    “是,张君宝勾结燕翎卫李云聪,毒杀了张守约,但他也知道,只要张叔宝回来,他的这郡守之位便坐不稳,所以一不做二不休,设伏杀了张叔宝,路将军他们三人,如此一来,檀锋便无选择,只能扶持张君宝来稳定现在的辽西形式。而路将军他们的沉冤根本无法得到昭雪。”

    高远仰天长笑起来,“他以为抱上了檀锋的大腿,便可以坐得稳这辽西郡守之位么?嘿嘿,却让他先快活一时吧,等我回到了积石城,再慢慢找他算帐,张君宝,张灼,我要生擒活捉了他们,生祭路叔叔以及步宝和得胜将军。不杀他们一千刀,绝难泄我心头之恨。”

    步兵点头道:“这样的牲畜,自然不能让他死得太容易。但是将军,蒋长史说,我们的危机恐怕现在才开始。张君宝栽赃将军您里通东胡,陷大燕军队于绝境,偏生这一次周渊的主力尽数被困于和林,右路军张君宝全军覆灭,连他自己都死了,就只有您这左路军安然退回来,到时候,只怕愚夫愚妇,根本就不辩真假,我们的处境便会极为困难。而檀锋既然不能拿下张君宝而要扶持他,便也只能默认他加于将军身上的这个罪名。所以长史才说,琅琊有危,以檀锋的本事,自然能从这件事上,找到于他最有利的契机,那便是将琅琊趁机收回。”

    “可是我还在!”高远冷然道。

    “我在协助真打垮了张灼部将吴应东对征东府的追击部队之时,扶风城的郑均送来了情报,从东胡战场归来的周玉部队正在调集粮草,准备军械,郑均多方打听,刺探到了周玉竟然将率军前来草原。”步兵道。“他恐怕是来对付将军的。”

    高远仰天长笑,“好,好得很,外敌未去,便要自相残杀了,既然你不仁,那也休怪我不义了,周玉,你敢来,我便敢灭你。到时候,我倒要看看你们的脸色会是如何的精彩。”

    “长史也说,那周玉只会以将军发出前的军队来猜测将军的部众数量,万万想不到我们这里还有一支隐藏的军队,以将军的本事,一定会将周玉打得落花流水。”

    “他倒是信任我!”高远笑了笑,“他们既然对我这里下手,想来对积石城也不会放过。积石城哪里,长史有把握么?”

    “长史说,一切都请将军放心,积石城定然稳若磐石,如果将军这边打得快,打得好,说不定返回积石城时,还能赶上去扫尾!”步兵微笑道。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