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五十三章:停战之议(书号:13651

第四百五十三章:停战之议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我军覆灭,已成定局!”周渊眼有火幽幽燃烧,脸色显得有结狰狞,“此次大败,其责在我,唯有以死报之,诸将都随我多年,可有随我赴死之决心?”

    以熊本为首,众人轰然起立,“愿随太尉死战,以报国恩。”

    “好,很好!”周渊难得的在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大势倾覆如此,我等能所做的,便是在死之前,再为大燕做上一件事。”

    目光缓缓在众将面前掠过,“燕国主力,尽皆在此处,周玉虽率三万人突围,但现在情况如何,一无所知,他们即便回到燕国,也必然是大伤元气,现在燕国是最虚弱的时候,东胡人击败我等之后,必然会挥师西进,犯我大燕边境,而此时,我国已无余力抵御,所以,最后这一战,我等必要奋发向前,记住了,多杀一个东胡人,他们西进的力量便会弱上一分,如果以我等之死,换来东胡人再无力进南犯我大燕,便是我等为大燕立下的最后一桩功劳。”

    “拼死杀敌!”众将轰然应声。

    “很好,各将听命!”周渊拔出佩刀,一刀斫在面前的大案之上,将大案一断为二。

    被困于熊耳山的数万燕军之弥漫着一股壮烈赴死的气氛,每一个人,都在默默地擦拭着自己的刀枪,弓箭。今天晚上的月亮很圆,很亮,淡淡的乳光洒在每一个将士的身上,为他们披上了一层银白的盔甲。

    这是他们的最后一个晚上,也是他们最后一次淋浴在月光之下了,明天,他们将踏上战场,慷慨赴死。

    今夜,有人无眠,有人低泣。有人怒吼,有人骂娘,也有人高卧而眠。

    周渊慢慢地走在大营之内,此时的他,步履蹒跚,如同一个真正的老人一般,一边走。一边看着他的士兵们。

    他的心的确是有愧的,如果自己能小心一些,如果不是自己一心想要建立这泼天的功业,也就不会有眼下的大祸。

    这让他想起了从渔阳归蓟城的途,与那个异军突起的小的一番对话,当时高远对于攻击东胡的策略。并不是这样倾一国之力攻之,而是希望以蚕食之法,徐徐图之,打下一地,建城,移民,用上数年的时间。建立一个稳固的基地,然后再向前推进,但显然,他的这个意见对已入垂墓之年的周渊毫无吸引力,当时他甚至嘲笑高远如此年青的一员将领,一颗心却比他还要老迈。

    现在想来,高远当时的建议何等肯。不说别的,光是一个牛栏山大营。便将燕国的控制区向前推进了足足百里。

    可惜,这个世上是没有后悔药可吃的。

    听着,看着士兵们各种各样的反应,周渊的心愈发沉重起来,这些风华正茂的勇士们,明天,便将成为战场之上的一具尸体。一抔黄土,一簇野草,连尸骨亦不得还乡了。

    “太尉,太尉!”随着呼喊之声。陶启功急步从后赶了过来。

    “出了什么事?”看到陶启功,周渊心微微一沉。

    “太尉,东胡方面,派来了一位特使!”陶启功压低了声音,用只有周渊听得到的声音到。

    “特使?劝降?”周渊冷笑了一声,“来得是谁?”

    “图鲁!”

    “果然是他!”周渊呵呵一笑,“倒也算是老熟人了。”

    “太尉要不要见他?如果不见,末将这便去将他赶走!”

    “不,见一见,为什么不见?”周渊冷笑了一声,“我周渊的确已经虎落平阳了,但也容不得人这样上门欺辱。”

    陶启功引着图鲁自营门而入,图鲁仅仅带着两名从者,昂然而入,现在他是胜利者,自然不会像他在蓟城时那般,对谁都陪着笑脸,弯着腰,此时的他,意气风发,昂首挺胸,穿过一排排肃然挺立的士兵。

    老王米兰达与新王索普的思虑是对的,一边走,图鲁一边转忖着,虽然被围,但显然,周渊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调集了本应当低落的士气,看着那些士兵毒蛇一般的目光,图鲁不禁有些心里发怵。

    这些人不想活了,他们想拼命。想用自己的命来换东胡人的命。

    东胡人不想以命换命。因为燕人死得起,但东胡人死不起,这一战虽然东胡赢了,但也不是没有代价的,光是东胡自己的内乱,便损失了无数丁口,要不是周渊判断错误,急于求胜,而老王运筹帷幄,这一仗谁胜谁负,还真难说。

    他们想拼命,但东胡人不想拼命,图鲁此来,就是打消周渊拼命的思想。

    人在陷入绝境的时候,会迸发出极大的力量,但如果还有生机,这股力量便会消失,而消极的情绪一旦燃起,想再熄灭,可就不容易了。

    周渊的大帐就在眼前,图鲁收拾收情,脸上浮起笑容,大步走进了灯火通明的大帐。

    燕军大将两边林立,周渊高据案头,人人都虎视眈眈地盯着图鲁。

    “图鲁见过太尉!”图鲁一揖到地,他常往来原,对于原人的礼仪却是熟悉之极。

    “你胆很大,不过运气不好,我正需要有人祭旗,以此来激励士气,想不到你就来了,更让我想不到的是,来的居然是你。能在进行决战之前,有你这样地位的人来祭我王旗,想来会让我的士兵多杀几个东胡人!”周渊森然道。

    图鲁笑了,“原来太尉已经决定自杀了么?太尉,战事一开,这大营之内,数万燕军将士,还能有一人活着回家么?此刻在这熊耳山周围,我东胡已经集聚了十万铁骑,如果有需要,我们还可以征集十万兵马。”

    “也就仅此而已了吧!”周渊狂笑,“也就仅此而已,我数万大军,就算全殁于此,你东胡人也得付出惨重代价,想来你也明白。这代价,我燕人付得起,而你们付不起,数年之内,我大燕必将卷土重来,那时候,便是你东胡族灭的时候。”

    图鲁点点头。“太尉说得不错,虽然双方打起来,我们不见得会有太尉想象的那么多的伤亡,但我亡仁慈,不愿多造杀孽,多有死伤。所以让我前来,与太尉商议停战事宜。”

    “停战?是想我投降吧?想也别想!”周渊冷笑,“宁死,不降!”

    “不,不是投降,是议和,停战!”图鲁淡淡地道。“周太尉。你也死不起这些人的。这片土地之上,可不是只有你大燕一个国家,你现在被围,恐怕有些消息你还不知道,赵国赵牧已经就任太尉,赵军正在向四方城,全城方向运动。想来太尉也知道赵牧想做什么,当初相与太尉等人费尽心力夺下的四座城池。如果再次失去,那么,燕赵之间的攻守之势将再次相易,太尉如果死在这里,不知燕国还能不能抵挡得住赵国的攻势?”

    周渊顿时呆住。

    “不仅是赵国,齐国田单在单城也在开始集结人马,当初齐国助燕王登上王位。可是贵王上回国之后,便一脚将齐国蹬开,让田单一无所获,想来田单不会介意在燕国的伤口之上再洒一把盐的。”图鲁微笑道。

    “死。很容易,可是死之后呢,太尉可否有你死之后,哪管他洪水滔天的觉悟?燕国覆灭在即,太尉也不为之所动么?”

    听到这么多的消息,一时之间,不仅是周渊,帐内所有大将也都呆住了,他们有死得觉悟,投降,只会让他们的家族蒙羞,受辱,甚至是被剥夺贵族的资格,沦为平民,所以,他们愿意用死来换取一个英烈的名号,来换取家族的平安,但如果天下大势当真变化如此剧烈,只怕燕国便当真会倾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看着帐内各人的表情,图鲁满意的点点头,“所以太尉,我家王上愿意与你们议和。双方罢去刀兵,和平相处。”

    “索普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他就不想也借着这个机会啃我大燕一口么?灭杀我等,然后挥师进军原。”周渊沉声问道。

    “不不不!”图鲁的头摇得如拨浪鼓一般,“人贵有自知之明,我东胡人便有自知之明。我族人丁稀少,即便全盛之时,也不过能集控弦之士十万而已,而现在,我族经历内乱,又与你大燕大打了一场,虽说胜了,但也损失惨重,我们如果这样想,那离灭族之祸就不远矣。所以,我们愿意停战,用这唾手可得的胜利来换取我们之间的和平共处。甚至在大燕有需要的时候,我东胡还可以出兵相助你燕国,共抗外辱,周太尉,这便是我们的诚意。请周太尉三思。”

    众将的目光,一齐转向周渊。

    “好!”周渊霍地站了起来,“如果你们真有诚意,便请放开道路,容我军离开。”

    “太尉!”图鲁淡淡地一笑,“此次可是你大燕来侵略我东胡,不是我东胡去打你们。”

    “这么说来,你们还是有条件得罗?”周渊冷声道。

    “条件自然是有的。”图鲁嘿嘿笑道:“如果周太尉有意议和,那么,便请贵国王上派特使前来,与我家王上商议停战议和等细节,双方签定条约这宾,周太尉你才能离开。”

    周渊仰天大笑,“当真是可笑之至,你明知道我军粮草将尽,难道说我在这里等着我军都饿成软脚蟹之后,任你予取予求吗?”

    “为了表示我王的诚意,只要周太尉答应议和,那么,三天后,我王将每日为贵军提供粮草。当然,是一日一供。贵军应当还有四到五天的粮草吧!”图鲁胸有成竹。

    周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东胡人尽然连自己军还剩多少粮草都清清楚楚。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