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五十一章:邀请(书号:13651

第四百五十一章:邀请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征东军在布依族侧面扎下大营,看了布依族的现状,高远也不担心他们会作乱,以这个小部族的实力,要覆灭他,不过是翻手之间的事情。

    洛风显然也是明白这一点,招待异常尽心尽力,部族里除了种牛种羊以及未成年的小牛小羊外,尽数都杀了送到征东军大营之内。已经很多天没有沾过荤腥的征东军士卒自是欢喜万分,自从过了静远之后,别说是肉食,便是粮食军也已不足,今天碰上了一个大方的匈奴族,自然是要大快朵颐。

    征东军上下吃得快活的时候,在洛风的大帐之,一群布依族的汉坐在洛风的身边,一个个愁居苦脸。

    “族长,现在这个样,冬天可怎么过啊,几千口人,没了吃食,白灾一来,也不知要饿死多少人!”一个大汉狠命地揪着自己的络腮胡,眉宇之间拧成了一个川字。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你们也看到了,这支大燕的军队,刚刚从战场之上吃了败仗下来,粮草皆无,我们运气不好,撞在了他们手里,如果不侍候好了,对方怒气一上来,别说吃食,只怕连全族的性命也保不住,对手的实力远非我们能及,只能委曲求全,等他们走后,族里的汉们多多幸苦一下,看能不能多打一些猎物回来,至于这个冬天,听天由命吧,食物先保障孩和青壮,妇女,至于族的老人,过后便离开部族,自求生路去吧!”洛风闭上眼睛,慢慢地道。

    听了洛风的话。帐里所有的汉都是神色惨然,他们之,不少人家还有老人,让这些老人离开部族自谋生路,便是由得他们自生自灭。除了饿死,或者沦为草原野狼的腹之食,还能有第二条路么?

    但除了这样,又有什么办法呢?本来族已经备足了过冬的食物,但现在,却已经成了那群不速之客的食物。为了保证部族延续下去,便只能放弃这些老人。

    “我的年纪也大了,这些人走后,我也会走进草原。洛离,我走之后,便由你来担任布依族的族长。你要记住,不论遇到什么危险,保存住部族的血脉,都是你重要的任务。”抬头看着先前发话的那名汉,洛风道。

    被称做洛离的汉大惊,“族长,你怎么能离开。布依族不能没有你。我不当这个族长。”

    “是啊,族长,您不能离开,要不是您,我们布依族早已不存在了,洛离虽然是下一任族长的不二人选,但他仍然还太年轻啊,请族长再带他几年吧!”其它的汉也都七嘴八舌地劝了起来。

    这场草原浩劫之,布依族这个小部落能够生存下来,的确与洛风的睿智与聪敏有着不可分的缘故。他是布依族的主心骨,要是缺少了他,布依族顿时便会觉得神无主。

    “洛离也不年轻了!”洛风慨然摇头,“今天你们也都瞧见了,那个大燕征东军的主将高远。不过二十出头,已经统率数千大军了,洛离今天已经快三十了,如何担不起大任?我已经五十多了,在草原之上也算得上高寿,就不在族里浪费粮食了,此事就这样定了,都散了吧,下去后记着嘱咐族人,千万不要招惹这些人。”

    “是,族长!”所有汉恭恭敬敬地跪在了地上,向洛风叩头,洛风坦然受之。

    帐凄凄切切告别,帐外却传来了嘈杂,听脚步声,只怕有不少人,一名布依族青年有些紧张地掀开帘,“族长,那位高将军带着人过来了。”

    洛风心一紧,为了招待这些军队,族已是尽其所有,莫非他们还不满足,索求无度么,族准备过冬的口粮已经全都奉献了出来,如果对手还要自己贡献,自己如何是好?

    “都起来。”洛风低声喝道,“随我出去迎接他们。”

    高远满面春风,大步而来,自从摆脱东胡军队的追击之后,便一路无阻地来到了辽河之畔,现在捆扰他的不是敌人,而是粮草,数千军队,每一天要消耗的吃食是一个恐怖的数目,到得现在,军所携粮草已经基本光了,所幸前段时间在静远碰上了一个东胡部族,灭掉对方之后,夺来了一部分,否则,根本就坚持不下去了。

    这个布依族很知趣,没有逃,没有躲,更没有虚言推辞,而是竭尽所能地来招待他们,这倒让高远不好下手了,否则,拿下这个部落,尽数掠夺了他们的牛羊之后,他们便又可以支撑一段时间,算算日,步兵他们也应当要来了,当初布置的时候,便算到了如今的困境,步兵军携带着大量的物资,只要两军汇合,便万事大吉。

    布依族谦恭有礼,让人找不到借口,而军又多有匈奴骑兵,他不得不给贺兰雄面,今天来,却是别有盘算。

    拜访洛风,高远只带来了贺兰雄与公孙族的族长阿蛮,他们都是匈奴人,可以尽量地拉近双方之间的距离。

    洛风将高远一行三人迎入大帐之内坐下,高远也不客气,直接开口。

    “我看布依族也不宽裕,为了招待我等,族长只怕已是倾家荡产了吧?”

    听着这善解人意的话,洛风鼻一酸,险些便要掉下泪来,岂只是倾家荡产,接下来布依族马上便要面临着亲人离散了。

    “只要能让高将军满意,布依族些许财产,算不得什么!”拱手为揖,恭敬地道。

    高远笑了笑,看了看身边的贺兰雄,以前的贺兰雄比他了解得更深,因为在他没有碰到高远之前,贺兰部的窘境比起现在的布依族更加不堪,那时的惨状,现在思之,仍是心有余悸。

    “布依族倾其所有,招待我军,高某感激不尽,但我也不愿隐瞒族长,我军打了败仗,现在可算是一无所有,没有什么能够感谢族长的,便只能为族长提供一些武器,刀,矛,弩等,我已为族长备好,稍后就为族长送来。”高远躬了躬身,道。

    “那就太多谢了!”洛风大喜,对于他们来说,铁器难寻,很多族民,家的铁锅破了,都难得换上一个新的,更别说锋利的兵器了,征东军的兵器,白日里他已经见识过了,用垂涎三尺来说也不为过,只可惜,他只能看看而已,如今听说高远要送他一批,怎么不让他欣喜若狂。

    “族长不必感谢,族长赠我等食物,等于救了我军,这些兵器,于我等算不了什么,不能吃不能喝的,远不如食物珍贵。”高远不以为然地摆摆手,“不知我们走后,族长准备怎么办?”

    “走一步看一步吧!”洛风叹了一口气,对方既然和善,他也不愿讳言。

    “族长是不是要让族老人离去?任他们自生自灭?”贺兰雄突然开口,问道。

    被人一语点破打算,洛风脸上闪过异色,“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再说了,在我们匈奴部族之,这也是常有的事情。老人们离开,为青壮年和孩们留下食物,这位将军是我匈奴人吧,应当明白这也是不得已之举。”

    贺兰雄脸上伤感之色,“我当然知道,多年以前,我贺兰部族,每当白灾来临之时,族老人们便只带着一刀一弓,远远离开部族,自生自灭,我怎能不知?一离开部落,等待他们的便是死亡,离开之日,族都会为他们生祭,洛风族长,你也准备要这么做了么?”

    洛风脸色惨然,“不这样如何?食物终是不够的。要让部族延续下去,便只能如此。”

    “说来都是我军的过错。”高远亦是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我军抵达,想来洛风族长所备食物,足以熬过这个冬天,为了供给我军,耗尽了布依族的贮存,我心甚是难过,不知可有其它法避免这样的惨剧发生?”

    “无法可施!”洛风摇头。

    “高将军,我有一策,或可解去眼下之局!”阿蛮突然开口道。

    “哦,你有什么法?”高远与洛风都是惊喜地看向他,自然,高远是装的,而洛风是真的惊喜。

    “不若让布依族跟着我们走!”阿蛮胸有成竹地道,“高将军,洛风族长,二位都明白,如今我军已无存粮,而布依族也无多余口粮过冬,如果我们就此分开,便只是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可是高将军,您忘了么,我们的援军已经离此只有十余日的路程了,如果布依族与我军一齐出发,他族食物,足以让我军度过这十余天的窘境,而与我部援军汇合之后,布依族也可免去了这生离死别之苦,两全其美,岂不快哉?”

    “让我们跟着你们走?”洛风脸上闪过一丝讶色。

    阿蛮笑道:“洛风族长,你也看到了,我,贺兰将军,都是匈奴族人,如今我们都是举族投了高将军,现在我们的族人都过得富足,不仅没有这等生离死别的惨事,过得无比富足,而且有了高将军撑腰,也从来没有人敢欺负我们。活得闲自在,洛风族长何不考虑,也如我和贺兰将军一样?”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