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五十章:辽河之畔(书号:13651

第四百五十章:辽河之畔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已是十月初时,昔日碧绿如海的大草原,已现枯黄,放眼望去,黄碧相间,随风而起伏,辽河刚刚经历一场秋汛,浩荡河水呼啸而去,将大草原一分为二。

    在辽河一侧,数百顶大帐依次林立,简易的栅栏将这些大帐围在间,茂草之,牛羊闲自得,自顾自的嚼着草料,不时抬头,望着蓝天白云,低鸣几声。

    大营之内,男正自挥动斧头,将圆木劈成一段段小料,然后在大帐外码成垛堆,垛堆一旁,是已经晒干的捡拾而来的牛马粪便,稍远一些,则是堆集如山的草料堆,这个时节,已到了为过冬准备燃料和为牛羊准备口粮的时候了。

    聚集在这里的是匈奴的一个叫做布依族的小部落,整个部落不过数百帐不到两千人丁,以前还能聚起四五百骑兵,但自匈奴为秦国所乘而大败,布依族出征的三百骑兵无一人得归,使得部落元气大伤。

    随着草原乱世的到来,布依族势弱力薄,一路迁徙,侥天之幸,竟然让他们几乎横穿整个大草原,来到了辽河之畔,这里,远离原诸国,离着东胡亦还有不短的距离,加之冬季马上就要来临,布依族族长洛风便决定暂时在此栖息,等度过冬季,春天来临,万物复苏之时节,再行迁移。

    如今的布依族,仅仅剩下了两百不到的壮年汉可以上马作战,全族上下,尽多老弱妇孺,长途迁徙,早已疲累不堪。如今能暂时在这里安顿下来,都是高兴不已,这里水草丰茂,不少人都是生了就在这里定居下来的心思。

    洛风跨骑在一匹骏马背上,含笑看着那些拿着套马杆在草原上奔驰的部族之的小孩。虽然都是骑着小马,但已经有模有样,其不少孩再过几年,便可以有成长为一条汉了,等他们这一茬长成,布依族便可以再次兴旺起来了。

    距离秦国击败匈奴已经快两年了。伤痛逐渐成为过去,逝者已去,生者还要继续,所幸的是,一直很乱的草原,现在逐渐慢慢地平稳了下来。布依族现在所处的地方,周边并没有其它部族,这给了他们一个完美的环境。

    再过几年,日便要好过了,孩们长大了,牛羊会越来越多,美好的日不会太远的。

    洛风开心地圈马回转。准备再去营地里巡视一番,冬天就快来了,草料要备足,燃料要准备好,不然大雪一至,日就难熬了。

    就在他拨马回头的一瞬间,整个人却呆在了哪里,在视野的尽头,一道黑线陡地出现,只是他眨了眨了眼的功夫。那一道黑线已经变成了黑压压的一片,那是无数的骑兵正在向着这个方向前进,地面开始震颤,洛风脸色唰地变白了。

    那些奔腾而来的骑兵,绝不至一千之数。他甚至没有看清楚对方骑兵丛飘扬的旗帜。便已经拼命地打马奔向营地,同时声嘶力竭地喊道:“有敌人来了,敌人来了,上马,所有人上马。”

    其实不用他招呼,营地所有的人都感受到了地面的震颤,男人们匆匆披挂上马,从营地之奔将出来,女人们则手忙脚乱地为马套上鞍鞯,将自家孩丢上去,至于大帐里的东西,这时候却是完全顾不得了。

    不到两百名汉聚到了洛风的身左,他们绝望地看着那边奔腾而来的骑兵一左一右分开,向着他们这片营地包抄过来,对手摆开这个阵势,那就是要将他们一网打尽啊。看着对方的速度,只怕这一次布依族要全族覆没在这个地方了。

    现在的草原之上,没有朋友,只要两族相遇,如果实力相当还好,但凡一弱一强,便是一个弱肉强食的结果。

    洛风心头一片惨淡,想不到逃亡了这许久,终于还是躲不过去。

    “族长,他们是那个族的?”洛风身边一个壮汉终于看清了那飘扬的旗帜,在他的映象之,大草原上从来没有这样一个部落的存在。

    “征东!”洛风喃喃地道,“这是那个部族?贺兰,难道是贺兰部?”

    征东的大旗之旁,飘扬着另一面将领,上面却是写着贺兰两字。

    这支骑兵,正是自静远而来的征东军高远所部,由贺兰雄统辖的骑兵营。当他们发现这里的这个匈奴部族之后,当即一左一右,包抄而来,将这个部族包围了起来,而此时,在他们的身后,更多的征东军士兵才刚刚出现在地平线上。

    从八月底自榆林向静远出发,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他们终于抵达了辽河之畔。虽然现在的他们一个个衣裳褴褛,人个个都瘦了一圈,但却依然显得极其精神,此时,一柄柄马刀出鞘,将布依族人围在间。

    洛风紧张地咽了一口唾沫,这些汉一个个看起来骠悍之极,身上那浓浓的杀气,简直是扑面而来,再看看自己身边紧张的族人,洛风知道,这根本就是没有任何悬念的对峙,对方只要一声令下,整个布依族就将不复存在了。

    他哀叹了一声,翻身下马,将握在手里的弯刀高高抛在了地上,同时回过头来,对着族人大声道:“下马,抛掉武器!”

    布依族的战士们迟疑地看着族长,在他们的身后,是他们部族的妇孺老人孩,现在,这些人都被堵在了大营里,如果放下武器,岂不是任人宰割么?

    “放下武器!”洛风大吼道,对方这样的阵势,便是开战,结果有什么两样么?

    在族长的厉喝声,布依族的男人们无可奈何地抛掉手上的弯刀,翻身下马。洛风松了一口气,将双手高高的举过头顶,向着对面骑兵之那个领头的人走了过去。

    看到对手放下武器,贺兰雄也松了一口气,“你们是匈奴人,是哪个部族的?”这句话,却是以匈奴语问出来的。

    看到对方出语相询,洛风高悬着的心终于稍稍放下了一些,没有立即下令动手,此事便还有转机:“这位大人,我们是布依族,我是族长洛风,自远处迁徙而来,我们不知道这里是大人您的草场,还请大人大人大量,放我们离开,我们愿意为大人您的部族贡献牛羊马匹。”

    在这里成然碰上远道迁徙而来的匈奴族人,贺兰雄倒是又惊又喜,翻身下马,大步迎了上去,“布依族,我听说过,我是贺兰族的贺兰雄,这里也不是我们的草场,你们布依族不是在巴托一带放牧么,怎么到了这里?”

    “原来当真是贺兰部族的贺兰雄族长!”洛风大喜,“我也听过贺兰族长的名字,听说贺兰族长如今在为大燕做事,怎么也到了这里?”

    贺兰雄摆摆手,“我随大燕征东将军讨伐东胡,现在仗打完了,准备回家,你们怎么走得这么远,在向前,就要进入东胡人的地盘了,那可是一帮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

    洛风看着贺兰雄一行人的模样,猜测莫非是打了败仗,否则怎么会如此狼狈,一念及此,不由又紧张起来,吃了败仗的军队,可是更加凶残的。

    “大草原如此混乱不堪,部族之间,征战不已,布依族族小力弱,牛羊有限,只能一路逃到这里。”洛风道。

    “都过了半年了,还是这样么?”贺兰雄有些郁闷,“就没有一个大部族出来收拾残局么?”

    洛风摇头,“大部族要么迁走了,要么互相征战,像我们这样的小族,如果还呆在巴托,只能是变成别人的奴隶,我们只能离开,不过听说现在在积石山的公孙家族在大量收扰匈奴人,还有秦国新设下的山南郡,也在招募我族骑兵。”

    听到洛风提起积石山,贺兰雄脸上不由露出了笑容,想不到积石山现在这么有名气了。看着洛风的紧张模样,贺兰雄笑了起来,“洛风族长,你不必担心,我不是草原马匪,也不是草原强盗,我现在是大燕征东将军高远将军麾下骑兵统领,我军军纪严明,决不会乱来的,族长大可放心。”他转过头来,指着地平线上正向这边行来的军队,“瞧,哪里便是我们的主力所在,高远将军亦在其,我们只不过是从这里返回辽西罢了。”

    听到贺兰雄如此说,洛风终于完全放下心来,躬身道:“草原礼节,相逢便是客,贺兰族长,不知我布依族能为你们做些什么?”

    贺兰雄微笑道:“倒还真有请族长帮忙的地方,不瞒你说,我们吃了败仗,只能绕道草原回家,粮草已经吃光了,想请族长相助,助我等渡过难关,日后自有回报。”

    洛风看了看贺兰雄身边的千余名骑兵,再看看远处正在迅速接近这里的那些步卒,脸色发苦,看远处的阵势,步卒起码超过三千人,布依族的这点家底,只怕也只够填饱人家的肚。但他没有选择,只怕他敢说个不字,这些凶悍的骑兵便会纵马入营,到时候,财产保不住,连命都没有了。

    心痛惜,脸上却是满是笑容:“能为大军效劳,是布依族上下的荣幸。”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