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三十九章:抄家(书号:13651

第四百三十九章:抄家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姬陵挥挥手,乐师,歌伎躬身为礼,然后无声无息的退了下去,宽敞的大殿之内,转瞬之间,便只剩下参加宴会的十数名大燕高官,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扶刀而来的檀锋,不少人的目光转向宁则诚,檀锋是众所周知的宁党,此刻带刀上殿,是何用意?更有人的双股战战,心想着,若是宁则诚要造反,诛杀燕王,自己该如何是好?

    宁则诚心讶异不比任何人少,看着檀锋径直走向姬陵,他的心嗖嗖地不停地冒着凉气。终于,他将手酒杯重重一顿,“檀锋,想带刀上殿,要做什么?”

    檀锋回过头来,微微欠身,然后转过头去,稳步走向姬陵,躬身,双手将手里的李云聪的供词举过头顶,一名内侍急步走过来,接过供词,放在了姬陵的跟前。

    大殿内死一般的寂静,淳于燕不动声色,其它人再看向宁则诚的目光,就显得微妙之极了,此情此景,其的意味已经很明显了,檀锋背叛了宁则诚,投靠了大王。

    宁则诚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微微抖动的宽大的袖袍仍然暴露了他此时内心的愤怒。他不知道檀锋递给姬陵的是什么,但多年的政治斗争生涯,仍然让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危险和威胁,檀锋既然敢这样撕破脸皮,那定然拿着了自己的把柄,而且这把柄肯定是致命的,否则,他何敢至此?

    自己怎么就信了这个狼心狗肺的崽!

    宁则诚的脑里闪电般的掠过一个个的念头,所有的一切,都是针对自己的阴谋,现如今自己困在宫,便是有万般能耐也使不出。只要能出得宫去,一切便有可能翻转过来,即便是废王也不是难事,但问题是,自己如何出宫?

    檀锋拿到了自己什么要命的把柄?宁则诚募的想起一事。冷汗顿时唰唰地落了下来,今天是李云聪返京的日。

    “宁大人,你怎么啦?”坐在宁则诚对面的淳于燕忽然道:“怎么大汗淋漓的,这大殿之,并不炎热啊?”

    听到淳于燕嘲讽的语言,宁则诚顿时怒目而视。

    王座之上。姬陵忽地冷笑了起来,“做了亏心事,自然心有愧,安能不胆战心惊,冷汗淋淋?“

    宁则诚霍地站了起来,“王上。不知下臣做了什么违心事?”

    看着依然咄咄逼人的宁则诚,姬陵大怒,劈手将手李云聪的供词掷将出来,“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宁则诚,张守约戍边多年,劳苦功高。他与你有何深仇大恨,你竟然派出李云聪,将其暗害?李云聪的供词在此,你自己看仔细一点,看看是否有虚言?”

    嗡的一声,大殿当,登时哗然,张守约是一方郡守,竟然死了,而且是死在燕翎卫手?众人看向宁则诚的眼光顿时变得各色各样。

    宁则诚不必去看。因为那里面的事情都是真的,但他却断然不能承认。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他昂首看着姬陵,“大王就是这样对待有功之臣的么?大王流落齐国多年,没有臣等拥戴。如今能坐在这里么?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大王如要治下臣罪,尽管明言,不必如此托辞。”

    姬陵放声大笑,“果然是猪头煮熟了,牙巴骨还是硬的?诸位,下面便是燕翎卫副指挥使李云聪的供词,请大家审看。宁则诚,谋杀大臣,罪证确凿!”砰的一声,姬平霍然站了起来,“来人!”

    外面哄然应喏,以重为首,甲士鱼贯而入。

    “王上!”

    “重,如何了?”

    “回王上,王宫禁卫之,逆臣宁则诚的爪牙已经尽数伏诛,三千王宫禁卫,誓死效忠王上!”重单膝跪地,大声道。

    “好,先将这个逆臣给我拿下!”姬陵戟指宁则诚。

    重一挥手,甲士一涌而上,将宁则诚按倒在地,摘去冠冕,扯去袍服。

    “檀锋,你带燕翎卫,即刻前往宁府,抄家,此逆贼府,必然还有诸多证据,一件不拉,全都给我带回来,我要让大燕所有臣工都看一看这个逆臣的真面目。”姬陵厉声道。

    “臣遵命!”

    檀锋大步走向殿外,走过宁则诚的身边的时候,脚步微微一顿,看着披头散发的宁则诚对自己怒目而视,状似噬人,檀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抬头,昂首走了出去。

    “重,传令蓟城门,封门,你率王宫禁卫,立刻抓捕宁则诚之党羽!”

    “臣遵命!”重兴奋地应了一声,站起身来,恶狠狠地瞅了一眼宁则诚,宁氏与氏,如今可算是仇深似海,能眼看着宁则诚在自己的面前倒下,他心的兴奋自然溢于言表。

    两员大将离开,姬陵厌恶地看了一眼宁则诚,挥挥手,“将这个逆臣带到偏殿先看管起来,等他的党羽落网之后,再一齐大审。”

    “喏!”甲士拖着宁则诚,走向一旁的偏殿。

    大殿之,所有人都屏声静气,除了淳于燕,其它诸人,皆都是脸有惧色,大燕两大权臣之一的宁则臣,顷刻之间,便沦为了阶下囚,看燕王姬陵的架势,分明便是早有准备,檀锋,重早已蓄势待发,今日蓟城,自一年前蓟城大火那场风波之后,又将迎来新的一轮风暴,也不知有多少人会在这轮风暴之倒下。

    姬陵,自上位以来,在众臣的心,几乎没有存在感,天南倒台之后,一应政事皆由宁则诚把持,军事则归于周渊,他倒是坐在王座上的一个提线傀儡,几年下来,众人不免便不将他放在眼,但今日一露峥嵘,却是将众人雷得外焦里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这位一直低调得几乎没有存在感的大王出手,便是天雷轰顶,也不知他什么时候,居然拉拢到了宁则臣的心腹干将檀锋,一举将宁则诚扳下马来。

    “诸位,现在外头乱得很,还请诸位便在这里饮酒作乐,等待平静下来,再归家吧,诸位放心,你们的府弟,重是绝不会去打扰的。”姬陵看着坐下面色各异的众大臣,温言细语的道。

    “是!”众人起身,向着姬陵弯腰行礼,以前,他们向王座上的这个男人行礼,不过是因为他是大王,但这一次,他们却是心悦诚服的礼敬。

    乐师,歌伎再次进殿,乐声响起,舞姿翩纤,但殿诸人,除了姬陵,谁也是没有心思再去欣赏乐师高超的技艺,歌伎那盈盈一握的小蛮腰了。

    蓟城门,在隆隆的鼓声之,缓缓关闭,全副武装的门士卒站上了城墙,一台台的床弩被推了出来,街上,一队队的士兵纵横来去,驱赶着街上所有的人回到自己的家,短短的一个时辰以内,繁华的蓟城街头,除了士兵,再也没有其它人活动,暂时不能归家的人,则被赶到了茶馆,酒肆,客栈内,门口由士卒手持刀矛,严格看管。

    所有蓟城人都知道,又出大事了!近年来,每隔那么一两年,蓟城便会爆发出一次惊天动地的大事,四年前,令狐潮倒台,蓟城内血流成河,两年前,蓟城一场大火,近万人死伤,国相天南倒台,今天,又一次封闭了门,只是不知这一回倒霉的会是那一位重臣。

    也只有权倾天下的重臣,才会有这样的待遇,一般的芝麻小官,哪有机会享受这样的隆重?人群聚集的酒肆,茶馆,客栈之,登时议论纷纷,谣言四起。众人全都尽力地发挥着自己的想象力,勾划着自己想象的事件真相.

    宁府,已经被士兵团团围得水泄不通,檀锋站在宏伟的大门之前,看着这熟悉的地方,微不可察地叹了一口气,这个地方,他来过许多次,那都是做为客人,做为宁则成倚重的心腹,作为宁馨的好友来的,可是这一次,他却是来抄家的.

    “檀统领!”一名燕翎卫军官跑到檀锋跟前,”一切都已准备就绪,宁府之内有不少的门客死士,只怕他们会反抗.”

    “但凡反抗者,格杀勿论!”檀锋挥了挥手.

    “遵命!”军官转身,手臂高举,重重地落下,”动手!”

    士卒们抬起沉重的擂木,呐喊着冲向紧闭的大门,轰隆一声巨响,朱红色的大门在巨响之向后倒塌,门后传来惨叫之声,士兵们一涌而入,院响起了兵器交击之声,呐喊声,惨叫声响成一片.

    檀锋举步,向着大门内走去,在他左右,一群燕翎卫高手将紧紧地围在间.

    宁府之,的确有许多门客死士,这些人个人武技高明,但在军队面前,仍然显得不堪一击,你武功再高,面对着数十把长矛一齐攒刺,除了死,哪里还有第二条路.

    军队势若破竹,犹如狂涛,将眼前的阻碍一一击碎,踏着这些人的尸体,涌进了宁府,从外向内,层层推进.

    宁府后院,一幢高楼之上,宁馨卓然而立,眼有震惊,有恐惧,她紧紧地抱着自己心爱的瑶琴,在她的身边,两个心腹婢女瑶儿和琴儿已经是吓得瘫坐在地上.

    “终于来了.”宁馨闭上了眼睛,两颗大大的泪珠,顺着有如凝脂的脸庞滑落下来.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