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三十七章:燕翎卫之变(书号:13651

第四百三十七章:燕翎卫之变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李云聪踏进蓟城的城门的时候,心情是无比的愉悦的,在辽西城潜伏了大半年,最终得竟全功,张君宝鸠杀其父,勾连辽西郡军指挥使张灼,长史彭彬,司马吴溢,趁着张叔宝带军出外作战,一举掌控了辽西,但同时,也将一个天大的把柄送给了自己。自哪一刻起,辽西郡已经算得上是宁大人的势力范围了。自己立下如此大功,宁大人自然不会啬赏赐。

    欣赏的他直想挥鞭猛击胯下马儿,快些儿回到燕翎卫的总部去,但一抬手,右臂却是一阵疼痛,心下又不由得悻悻,当日郡守府一场激斗,自己是太过大意了,挨了自己致命一刀的顾长卫临死前的拼死一击,竟是将自己的右臂生生的打得骨折了,这也要怪张君宝那个脓包,要不是他在房里的嘶声求救,自己怎么会心神大乱,没有给顾长卫补上一刀?

    想着当日书房内的情景,李云聪心还是微微发凉,如此剧毒之物给张守约服下,发作之后,他居然还能强撑着提刀追杀张君宝,自己进房之时,张君宝这个废物缩在墙角,瑟瑟发抖,而张守约的刀便架在他的脖上。

    最终还是张守约自己放弃了,那一声长长的叹息,李云聪听得极为清楚,张君宝终究是他的儿,虽然到了这个时候,张守约还是没能下得手去,那一声叹息之,无尽的苦楚,李云聪感同身受。

    钢刀落地,张守约仰天倒在书房里,屋里除了血腥气,还有一股屎尿的臭味,那个脓包,居然被吓得大小便失禁了,想到这里,李云聪便皱起了眉头,难怪高远旗帜鲜明的支持张叔宝。他是看准了这个张君宝外强干,根本无法驾驭辽西郡的那干悍将,不过对于宁大人来说,张君宝却是愈脓包愈好,这样的人,好控制。

    马蹄得得,一路奔向燕翎卫总部。正所谓春风得意马蹄疾,李云聪的内心,便如同今天的天气一般,阳光灿烂,整个蓟城也是一片喜气洋洋的景象,前线不断胜利的捷报。使得大燕的都城也是与有荣焉,虽然他们并不能体会到边城人民深受东胡肆虐的苦痛,但大燕扬威国外,惩罚蛮夷,总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

    燕翎卫的总部就在紧靠大燕王宫的一条巷之,这条巷,基本上是大燕各个部门的一些不启眼的小衙门。简陋的门面,完全不能体现燕翎卫的赫赫威名,与其它衙门口相比,他的门前,连持刀的护卫都没有一个,便如寻常家居一般,似乎随便来个人,都可以轻松的踏进这扇大门。

    但是深知这个衙门口厉害的大燕官员们。即便是只经过他的门前,也情愿靠着另一侧的街道,快速通过,似乎这扇大门内,隐藏着洪水猛兽一般,长久下来,街道另一侧的青石板被磨得极度光滑。高度也比另一侧要低上了少许。

    李云聪翻身下马,走向这扇大门,随着他踏上台阶,门内却是迅速迎上来一名卫兵。轻施一礼,牵着李云聪的战马走向了一侧的马棚,而李云聪则大步绕过了照壁,向着内里走去。

    一名裨将迎了上来。

    “宁大人在吗?”李云聪问道。

    “回李大人,宁大人今天一早便被王上召进了王宫,现在还不曾回来,檀大人一直在等着您呢!”裨将低声道。

    “檀锋?”李云聪皱起了眉头。对于这个檀锋,他一直不喜欢,不过一个纫绔弟罢了,居然成了自己的顶头上司,燕翎卫的这个位置,宁大人本来是许了自己的,但胳膊终是没有扭过大腿,王上属意于檀锋,而偏生檀锋本人又深得宁大人喜欢,是宁大人的心腹,外间有传闻说,早年丧偶的檀锋,一直在追求宁大人的独生女宁馨,而宁大人也有此意,外不间亲啊!李云聪叹了一口气。

    不过即便檀锋占着燕翎卫指挥使这个位置也无所谓,除了宁大人有自己的一套心腹之外,自己在燕翎卫之,也有一套人马,算下来,檀锋能够掌控的,不过是燕翎卫实力的三分之一罢了,要不是看在檀锋上位之后,对自己一直礼敬有加,自己早就要给他找个乐了。

    “檀大人说,请您一回来,便到他哪里去,他有事要问您!”裨将仍是轻言细语,好似声音大了一点,便会被别人听去一般。

    李云聪拂然不悦,这是在命令自己吗,还真把自己当号人物了!在谍探这个行业,浸淫了数十年的李云聪自然瞧不上这位半路出家的家伙。

    虽然腹腓不已,但檀锋必竟是正牌的燕翎卫统领,自己回来之后,也的确应该向他汇报,本来应该先去找宁大人的,但宁大人既然被王上招走了,便只能先去向这位统领禀告一番了。一边走向属于统领的那个**的小院,李云聪一边在心将所有的话复习了一遍,像檀锋这样的纫绔弟,做事也许不行,但想要找人的碴,那却是个顶个儿的好手。

    小院内,明哨暗哨林立,个个全副武装,神情严肃,看着如此模样,李云聪心便不禁耻笑,燕翎卫总部之内,也要摆出这番威风,是在炫耀自己的威权么?心不屑,脸上却是丝毫不露异样,直接走到了门前。

    门前的侍卫躬身为礼,“李大人,统领在房等您。”

    李云聪点点头,推开房门,走了进去,看到檀锋的模样,李云聪心立时便冒起一阵怒火,此刻的檀锋,高据在大案之后,手里拿着一本书,正自看得津津有味,李云聪进门,他竟是似乎没有听到看到一般,眼睛仍然盯在书上。

    强自压下心里的不满,李云聪向前两步,向檀锋弯腰行礼,“统领,属下回来了。”心却暗骂道,装什么大尾巴狼,便是宁大人,看到自己回来,也会下座亲自迎接,拍拍自己的肩膀,道一声辛苦了。

    随着李云聪的这番话,檀锋才似乎被惊醒过来,抬起头,放下书,看到李云聪,脸上微微一笑,人却依然是高据在大案之后,“李副统领,你终于是回来了,辽西城的事,做得如何?”

    “一切顺利!”李云聪有些得意,悄无声息地杀了一位位高权重的郡守,而且是名震天下的张守约,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自己潜伏大半年,才终于成功。

    “哦,一切顺利,不知李大人做的是什么事?”檀锋笑问道。

    李云聪一愕,自己在辽西城做什么事,檀锋岂有不知之理?抬眼看着檀锋那眯得极细的双眼,李云聪忽地身上寒毛倒竖,一股极度的危险感浮上了心头。

    “属下在辽西城做的事情,统领大人不知吗?这是宁大人亲自布置的,我以为檀统领知道!”李云聪搬出了宁则诚。

    “宁大人布置的!”檀锋点点头,“不知宁大人布置你在辽西城做些什么事?”

    李云聪瞪视着檀锋,心的不安越来越强烈。

    檀锋微笑着从案上抽出一叠纸来,轻轻的拍在桌上,“我得到情报,辽西郡守张守约暴毙,疑似毒身亡,张守约是守边大将,一方重臣,王上知道后非常震怒,要我查明真相,李统领,张守约之死,莫非与你有关?你在辽西潜伏大半年,就在谋划此事?”

    李云聪目瞪口呆地看着檀锋。

    “哦,对了!”檀锋似乎是刚刚想起来,“刚刚你说这一切都是宁大人安排的,莫非是宁大人指使你做的这件事么?”

    李云聪盯着檀锋那张可恶的笑脸,脑里却是如电闪雷鸣一般,清洗,政变,一系列的词在他脑海之转个不停,檀锋这是背判了宁大人,而他的背后是谁,不言自喻,那位年轻的王上,要借机收权。

    “我要见宁大人!”李云聪涩声道。

    檀锋哈的一声笑:“宁大人被王上招进宫了,听说是王上要宁大人陪着下棋,下完了棋,自然是要赐宴的,一时半会儿是回不来了。李副统领,你还是先于我说清楚这件事吧!”

    李云聪背心冷汗唰唰地冒了出来,他突然想起檀锋这个院,那密布的明岗暗哨,全副武装的侍卫,这不是檀锋摆花架,而是用来对付自己的。

    心念刚动,李云聪的脚步已经开始倒退,这里已经龙潭虎穴,他要逃出去。

    看着李云聪的架式,檀锋微微一笑,轻轻拍了拍手掌,门霍地被推开,在李云聪的背后,出现了四名侍卫,每个人的手上,都提着一支弩,闪着寒光的弩箭,无一例外都瞄准着李云聪。

    “听闻李副统领武功超群,不知道在这样的距离之下,能不能够躲得过这弩箭攒射?”檀锋笑咪咪地走下了大案,“李副统领,你的事儿发了,附隅顽抗,只会适得其反,束手就擒吧!”

    更多的卫士涌了进来,李云聪脸色灰败,檀锋早就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等着自己回来了,他长叹一声,放弃了抵抗。任由数名卫士一涌而上,将他按倒在地,五花大绑起来,右臂刚刚受过伤,此时又被反扭过去缠上了数道绳索,一阵阵钻心的疼痛传过来。

    “檀锋,宁大人不会放过你的。”他盯着檀锋,厉声道。

    檀锋微微一笑,“哪是我的事,李副统领,关于这件事,我需要你有一个详细的报告,不得有一点遗漏,你是知道燕翎卫的刑室的,咱们同事一场,我可不想把你带到那个地方审讯,所以,你还是自觉一点吧!”

    李云聪身上登时凉嗖嗖的。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