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三十六章 :教训一下张君宝(书号:13651

第四百三十六章 :教训一下张君宝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一队士兵冲到了征东将军府门前,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将军府门前连一个卫兵都没有,朱红色的大门紧闭,除了两个张牙舞爪的石狮,竟是鬼影儿也看不到一个,带队的军官楞怔了半晌,本来以为还要打上一场的,没有想到,居然是闭门羹。

    轰然作响之,大门被撞开,整个征东将军府内,早已人去屋空,什么都没有留下。屋前屋后搜寻了半晌,带队军官确认,这里不但没有人,连一点有价值的东西也没有,无论是高远平日办公的地方,还是长史房,后勤司,军法司,一片纸也没有留下来。

    呆了半晌,这位军官方才想起回去复命。

    与他同样遭遇的还有前去高远私宅以及吴家酒庄的所有军人,看着一个个空手而归的部下,吴应东只觉得牙齿阵阵疼痛了起来,策划周密的事情,居然尽皆扑空,上头指定要抓的人一个也没有抓着,不但蒋家权,曹天成,曹天赐等征东府的重要人物一个不见,连吴氏满门也不见了踪影,而那些宁则诚点名要抓的酿酒的老师傅也是一个不见,吴氏酒庄,除了空荡荡的一个个硕大的酒缸之外,什么也没有剩下。

    这怎么交差?想起张灼郑重其事的交待,吴应东不由头痛起来。

    “吴将军!”一名军官大步走了过来,“抓住了扶风县令郑均。”

    “郑均?”吴应东不由大喜过望,总算抓住了一个还有些份量的家伙。

    “把这个家伙给我带上来。”他怒喝道,要抓的人没有抓到,他们的下落,却要着落在这个扶风县令的身上了。

    郑均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扯破了,踉踉跄跄的被推推搡搡的带了上来,看着吴应东,他一脸的迷茫之色。

    “吴将军。你想干什么?”他厉声质问道,“我乃扶风县令,你们想干什么,造反么?”

    “造反?”吴应东狞笑一声,“造反的不是我们,而是征东将军高远。”

    “什么,高将军造反,这怎么可能?”郑均大惊失色。

    “哼哼,这个小儿,有什么不可能的。他勾结东胡,意图陷我征伐东胡的大军不利,被周太尉察觉其阴谋,现在事发了,吾奉命逮捕征东军余孽,郑均,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吴应东呵呵冷笑。

    郑均两腿一软,坐倒在地,脸若死灰。连连摇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

    “这知道不知道。你自与上头说去,郑均,我也不来为难你,你只消告诉我。这征东府里的人都到哪里去了,还有,哪吴氏酒庄的人哪里去了?”

    郑均摇头。“我不知道,他们什么也没有对我说。”

    看着脸色灰白的郑均,吴应东心里已是有了几分计较,看来这个家伙,根本就没有入高远的法眼,虽然就任扶风县令,但真正的大事,却是什么也不知道。

    “郑大人,你好好想想,他们能去哪里?这可是你将功折罪的好时候,你身为扶风县令,常来征东府办事,难道就没有察觉出有什么猫腻,发现有什么反常么?”吴应东耐心地问道。

    郑均偏着头,半晌,突然道:“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前些时日,我去将军府,在长史门外,听到那曹天成与长史说起了什么草原那边已经都准备好了什么的,当时也没有在意,自己进去之后,他们就换了话题,没有继续再说了。”

    吴应东大喜过望,“我知道了,他们定然是提前知道了消息,所以逃往草原了,郑大人,你却在此稍稍委屈几日吧,高远勾结东胡,妄图造反,与他有勾连的人物,自然是逃不了的,但我看你,倒不是与他们勾搭的人物,但是与不是,我说了也是不算的,等燕翎卫的人来了再说吧,来人,请郑大人去后面休息。”

    郑均感谢,站起身来,随着几名军士走向后面。

    前头,吴应东已经在大声下令,集结军队,准备前去追击征东府诸人,正往里头走的郑均并没有回头,只是低垂的脸庞之上,口角微微勾起了下弧,似乎是在冷笑。

    居里关,当年高远曾经驻扎过的地方,现在,这里已经变成了由数个村落组成的聚居地,这些村落,将居里关围在间,在最核心的地方,便是以前扶风军的各色作坊,但当吴应东率军抵达这里的时候,这些作坊也毫不例外,已经人去屋空,除了那些已经变得冰冷的炉灶之外,什么也没有剩下,便连那些沉重的铁锭,也被搬走了。这让吴应东心沉淀淀的,想将这些作坊撤离得如此干净,显然不是仓促之间便能完成的事情,如果对方早有准备的话,自己只怕这一趟便要走空了。

    脸色沉重地走出这些作坊,映入眼睑的是周边长势极好的庄稼,放眼看去,竟是一眼无法看到尽头,而这些聚居在此的村民,吴应东也知道,基本上都是高远从东胡人手里抢回来的奴隶,以及退伍的军人。

    这个高远,是一个人才,只可惜,他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现在,看起来要殒命他乡了,便是死了,也会落一个永世也无法洗去的污名。

    吴应东叹了一口气。

    “吴将军!”一名偏将急步走来,“我找这里的村民打听了一些,他们说,一天前,的确有大队人马从这里离开了,听他们描述的样,应当便是蒋家权一行无疑。”

    吴应东大喜,“他们往哪个方向去的,可打听清楚了么?”

    “往西!”偏将肯定地道。

    “他们会不会骗我们,这里的人,受高远的恩惠极多.”吴应东有些担心。

    “不会,他们并不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我说我们是高将军的部属。”那偏将得意地道:“我分开问了好几个人,大家都这么说,应当是可信的。”

    吴应东大笑,“好,你小够聪明,走,出发,追上这些家伙,一个也不要放过!”

    一千兵马立即上路,穿过碧油油的庄稼地,向着西方急追而去,听那乡家的描述,蒋家权一行人等,带着大车小车极多的行礼,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有自己走得快的。

    一天之后,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吴应东终于看到了在他的前方,出现了一群一群的黑点,“他们在哪里,快,加快速度,追上他们。”吴应东大为兴奋,终于要追上他们了。

    在他们的前方,那些人马似乎察觉到了后方的追兵,不过出乎吴应东的意料之外的是,他们居然没有再逃,而是原地停了下来,倒似乎在等待着他们似的。

    双方迅速的接近,吴应东终于看清楚了对方的身影,无数的大车首尾相接,排成了一个圆阵,大约三四百名士兵列阵其,飘扬的征东将军旗帜之下,站着的正是将军府长史蒋家权,在他的身侧,是征东府司马曹天成。

    “征东府诸人听好,征东将军高远勾结东胡,意图谋反,本人奉命缉拿征东府余孽,只拿首恶,余者不论,但凡有协助本将军缉拿反贼蒋家权,曹天成者,不但不究前事,还重重有赏。”吴应东大声喝道,身后,一千士兵已经排好了阵势,准备进攻。

    听到吴应东的话,征东府诸人之的反应却是大出吴应东的意外,他们无一例外,竟皆大笑起来,嗬嗬哈哈之声,不绝于耳。

    吴应东大怒,抽刀怒喝,“尔等要作死么?需知刀兵一动,尔等死无葬身之地。”

    蒋家权举起了马鞭,在空摇了摇,大笑之声立时顿住,看着吴应东,蒋家权讥笑道:“吴应东,看你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莫非张守约大人已经鹤驾西归了么?”

    吴应东顿时呆住,半晌才反应过来,“蒋家权,你信口雌黄什么,张大人好好的,你怎敢咒骂于他?”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蒋家权戟指对方,“尔等助纣为虐,猪狗不如,既然来了,那就不要走了!”

    吴应东勃然大怒,“找死。”

    蒋家权仰天长笑,大他的大笑声,鼓号之声四起,数支人马骤然从远方出现,缓缓向这里围拢。

    “有伏兵!”吴应东顿时大惊失色。

    从远处而来的,不仅有步兵,还有大队的骑兵,正从四面合围而来。两面大旗迎风飘扬,一为,一为步,却是真与步兵二人。

    “全部拿下,一个也别让他们跑了!”蒋家权戟指着吴应东,大声吼道。

    真统率着一千氏私军,尽皆身披重甲,而另一侧而来的步兵,所率领的却是五百骑骑兵,一左一右,逼近了吴应东。

    吴应东统率的五百辽西郡兵,五百常备军顿时慌了手脚。

    战斗基本上没有任何悬念,先是步兵率五百骑兵冲阵,紧接着真的一千重甲兵展开扫荡,一柱香功夫,吴应东的这一千兵马便溃不成军,任人宰割。

    真与步兵根本不会亲自参加这种级别的战斗,两人策马到了蒋家权身边,抱拳行礼。

    “将军,辛苦了!”

    “不敢!”

    “步将军,为了将这些尾巴斩断,生生将你留了十日,接下来,你可要夜以继已赶路了!”蒋家权又转向了步兵,笑道。

    “我部一人双马,一路之上,换马不换人,用不了多长时间,便能赶上孙大哥的大部队,不会误了接应将军的大事!”步兵笑盈盈地道,“今天,便算是给张君宝的第一个教训吧,等高将军回来了,我们与他们再一笔笔的好好算一下。”(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