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三十四章:周渊的决断(书号:13651

第四百三十四章:周渊的决断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短短的几息时间,周渊便似苍老了十年,从人生的巅峰摔落到最低谷,他所用的时间,只不过是从那山头到大营的距离。

    大帐之内死一般的寂静,三人谁也不想说话。

    “那几个盘山来的士兵,现在在哪里?”终于,还是周渊先开了口,作为一个历经沧海,长时间站在山顶看风景的人,短暂的失神之后,便已经开始盘算接下来应当怎么做了。

    “我将他们秘密关押了起来,看守的士卒都是我的心腹,绝不会有半点消息漏出去。”周玉答道,“如果此时这个消息泄漏出去,必然军心大乱。”

    “杀了,都杀了!”周渊挥了挥手。

    周玉点点头,走到帐门口,叫了周康进来,附耳咐咐了几句,周康立即如飞而去。

    “军还有多少粮草,可以支撑多少天?”辽宁卫既然已经被围,便不会再有后续的粮草会运上来,军存粮多少,便成了生死关的大事。

    “太尉,不足半月之粮!”陶启功身音颤抖。

    周渊看了他一眼,摆摆手,“现在我们只有两条路,第一条,马上后撤,力图打破对手的包围圈,突围而出。第二条,倾尽全力,半月之内,拿下和林城。置之死地而后生。”

    “太尉,我认为,马上后撤方是正理。现在熊本将军正在对和林城发动猛攻,为我们吸引了大批敌人,我们只要行动迅速,应当能突破对手的堵截。”陶启功急忙道。

    周玉却摇了摇头,“太尉,如果是这样的话,东胡人立即便能察觉到我们想干什么,此时,所有一切都已浮出水面,东胡人没有必要再藏着掖着了。他们的主力,也就是他们的王庭宫卫军,一直都没有动,便是在等待着这个时刻,后撤,便意味着我们要在行进着,遭受对方无穷无尽的追击。只怕还走不到辽宁卫,便已经全军皆溃了。我同意第二条方案,拼尽全力,置之死地而后生,就算不能拿下和林城,也可大伤对手元气。以我大功国力,数年之后,便可卷土重来,而东胡人,却没有这样的底气。”

    周渊微微点头,“我的意思也是这样。如果能拿下和林城,便可绝处逢生。咸鱼翻身,如果不能,咳,如果不能,自然是尘归尘,土归土。”

    “太尉!”陶启功踏上一步,还想再说什么,周渊去摆了摆手。“启功,你去后勤大营看一看,清点一下我们最后的资本吧。”

    “是!”陶启功不甘心的向周渊行了一礼,转身走了出去。

    周渊闭目沉默,周玉耐心地等待在一边。

    “周玉,明天,我会带着主力向和林城出发。倾力进攻,你留守,明天晚上,带着二万军主力。先向逻些方向运动,然后折向辽宁卫,争取能够突围而出,与胡彦超会合后,啥也不要想,立刻退回燕国。”半晌的沉默之后,周渊突然道。

    周玉先是一怔,而后大惊,“太尉,这怎么行,如果我带走两万军主力,如何还能打得下和林城?再说此时此刻,我怎么能弃太尉而去?”

    “多这两万人,和林照样打不下来。”周渊叹了一口气,“打了一辈雁,老了老了,却被雁啄了眼睛。一世英名,皆丧于此。”

    “太尉,不若您带两万军突围,我留下来指挥对和林的作战。”周玉目光炯炯。

    “那是不行的,我如果一走,军心立散!便不能起到替你牵制敌军主力的作用了。”周渊呵呵一笑,“想来现在,我已经成了东胡人的主要目标了。”

    “那不如让陶将军率队突围,我留下来陪伴太尉。”

    “更不可取。”周渊冷笑一声,“别说陶启功才具远逊于你,便是他刚刚的表现,亦让我失望得很,他的心乱了,将两万军主力交给他,只怕连一个人也带不回去。周玉,不用多说了,这两万人,便是我大燕日后卷土重来的资本,能带回去多少便是多少吧。”

    “太尉!”周玉怔忡半晌,此刻他的心,却是又愧又悔。

    “你怎么啦?”看着周玉难看的脸色,周渊淡淡地道:“为大将者,便当舍得,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这一仗虽然输了,但是以我大燕的国力,终于再回来的一天。何必如此小儿态?”

    “太尉,我……”周玉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却又改了口,“太尉,胡彦超此人,胆小谨慎,他守得住辽宁卫吗?”

    “胆小谨慎?”周渊哈哈大笑,“你看错他了,他的心,狠着呢!你放心吧,辽宁卫虽然被围,但他一定能守住辽宁卫。你只要能抵达那里,便能与他会合,城外的无数后勤大营肯定已经保不住了,但城内却还有数座,足以让你补给完整,然后突围而出。至于最后能回去多少,那就只有看天命了。不过我对你有信心。”

    “辽西张守约知道了这里发生的事情,一定会倾尽全力前来救援的,所以,你不必有太多担心。”

    周玉心苦涩,此时,只怕张守约早已一命归西,剩下张君宝那个空心萝卜,听闻此事,必然慌了手脚,哪里还会有援兵来。

    但这话,却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

    “是,太尉,末将必不负太尉所托,将这两万人马,带回燕国去。”周玉郑重地在周渊面前跪了下来,咚咚的叩了三个响头。

    “你如果能回去,燕国以后的太尉非你莫属。”周渊沉吟道:“你要记着,燕国若想有争霸天下的实力,有如秦赵楚等大国瓣手腕的能力,辽东必须要拿下,东胡必须要毁灭。在此基础上,对赵齐等周边国家,可以忍让,委曲求全,直到我们灭掉东胡,才掉转头来对付他们,君报仇,十年不晚,国仇,便是五十年,一百年又有何妨?”

    “末将明白了。”

    “我军主力如此,左右两翼,只怕也完蛋了!”周渊沉吟了片刻,突然笑了起来,“就在前两天,我还在琢磨着如何利用这一次的大胜做掉高远,永绝后患,想不到东胡人倒是替我做了,不过此狡诈,兴许能逃得性命,周玉,你要记得,此人狼野心,断不可留。”

    “太尉!”周玉抬起了头,有些诧异。

    “你不用多说!”周渊绝然地摆摆手,“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高远此人,的确极具才干,燕国此次大伤元气,这样的将领自然能够有助于大燕重新崛起,但我周渊数十年来,看得人多了,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此才具愈高,危害愈大,你若心软,留下他来,说不定他日他便会成为大燕的掘墓人。如果这一次,他死了便一了百了,他若未死,想千方设万计,也得杀了他,永绝后患。”

    “是,太尉!”周玉重重的点了点头。

    “好了,我也没有什么可说得了,你也下去准备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周渊闭上了眼睛。

    周玉在帐内静立片刻,转身出帐而去。

    而此时,周玉所担心的胡彦超顶盔贯甲,手持长刀,正卓立在辽宁卫的城墙之上,看着城下不远处,在东胡人马刀驱逐之下,弓箭威逼之下,扛着云梯,推着攻城车,撞车槌等攻城器具战战兢兢而来的俘虏,眼神之尽是杀气。

    这些俘虏神情绝望,城头之上,沉寂无声,只有无数闪着寒光的箭头,对准着城下的攻城者。

    “不要杀我们啊,我们也是被逼的。”不知是那个民夫,突然张嘴大喊了一声。如同一石激起千层浪,俘虏之,无数的人开始喊叫起来,呼朋唤友,叫邻居喊大爷,苦苦求饶。城墙之上,士兵们的手开始发抖,下面那些攻城者,有他们的熟人,有他们的朋友,甚至还有他们的亲人兄弟。

    “弟兄们!”胡彦超大吼道;“此刻他们,已经不是我们的同袍,不是我们的兄弟亲人了,他们是敌人,他们正在充当东胡人的马前卒,想要打破辽宁卫城,我胡某也勿需多话,这些人肯定活不成了,如果你们想与他们一样死在东胡人的刀箭这定,那便无需动手,等他们爬进城来,等东胡人杀进来,连你们也一起杀掉,东胡人的手段,你们是清楚的。如果你们想活着,那就不要犹豫,不要胆怯,胆敢靠近城墙者,胆敢攻击城墙者,杀无赫,放箭!”

    胡彦超嘶声大吼,短暂的沉默之后,一枚床弩破空而出,激射入城下的人群之,立时便从人群之开出了一道血胡同,这一箭打破了沉默之后,城上,无数床弩,羽箭立时如瓢泼大雨一般自天而除,城下,顿时血流成河。这些民夫,连最基本的军事素质没有,完全没有在战场之上自保的手段,在城上的雷霆打击之下,顷刻之间,便死伤惨重,哭喊声,他们转身便逃.

    刚刚逃出城上弓箭的射程,迎接他们的却是东胡人更为密集的箭雨,“向前,攻城,后退者,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