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三十一章:后路断绝(书号:13651

第四百三十一章:后路断绝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如果阿伦岱知道,此刻正踏刀如雷如火如风而来的贺兰雄的骑兵,每一个人都是精疲力竭,只是勉强骑在马上的话,他一定还会再争取一下,再努力一把,因为此时高远虽然占着上风,但他并不是没有一搏之力。

    但是,前几次的失败在阿伦岱的心留下了浓重的阴影,让他始终觉得一切皆在高远的掌控之,无论自己怎么小心,还是坠入了对方的算计之,对方甚至连自己在遇到袭击时如何反应都计算到了,这不能不让他胆战心惊。

    他被高远打怕了。

    先前他的马被绊马索绊倒,早已跌断了双腿,重新跨上马的阿伦岱再看到贺兰雄的骑兵营如风而来的时候,他毫无节操地率先逃跑了。作为四皇的心腹,他不想在四皇登上王位,封赏有功之臣的时候,自己却在阴曹地府暗自垂泪自伤。

    来时气势汹汹,逃时如山崩地裂,顷刻之间,数千东胡骑兵便如同雪崩一般,垮掉了。

    铁岭部的垮塌来得迅猛,而且毫无预兆,这让高远亦是为之一愕,与东胡人作战多年,他还从来没有见过东胡人的心理变得如此脆弱,这愕然之间,便让阿伦岱抓住了机会,约一半人马,突出了重围。

    但也仅此而已,醒悟过来的高远马上指挥兵马,随着征东军一队队的穿插,变阵,剩下的东胡兵全都被困在了核心,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高远挥刀将对面一名东胡将领劈下马来,在他身前,已经没有了东胡兵,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看着困兽犹斗的那些东胡人,脸上情不自禁地浮起了笑容。

    原本预料之的一场苦场,草草收场。虽然让阿伦岱再一次逃掉了,但反过来想,却也是保存了无数征东军士兵的性命,这比起全歼阿伦岱要重要多了,经此一战,阿伦岱将再也没有能力,也没有胆量来追击自己了。

    “还真是杀不死的小强啊!”高远由衷地感叹了一声。这位在自己手下屡败屡战的家伙,生命力倒是顽强。

    骑在马上,凝视着身前不远处最后的战事,已经不需要他再去冲锋陷阵了,征东军井然有序的指挥体系正在高效的运作,一个个的东胡人在绝望的吼叫之。被扎下马来,被砍下马来,被拖下马来,然后了无声息。

    一个时辰之后,最后一名被围的东胡人也倒毙在战场之上,直到此刻,欢呼之声才在战场之上响起。

    高远微笑着看着在自己身前聚集起来的又蹦又跳的征东军士兵。高高地举起了手的陌刀,大吼道:“征东军!”

    “万胜!”回答他的是无数征东兵震耳欲聋的呐喊!

    短暂的欢庆胜利之后,步兵们忙着去打扫战场,完好无损的战马带上准备换骑,受伤的战马补上一刀,东胡兵的盔甲剥掉,怀里的银钱被掏摸干净,征东军秉承了他们的前身扶风军打扫战场的彻底性。什么也没有放过。

    那些死掉的战马,按照孟冲许原等人的意思,那也是拖上带走准备在路上吃肉的,但在贺兰雄等骑兵将领的强烈抗议甚至要翻脸的情况之下,只能悻悻作罢。

    对于骑兵来说,战马是他们的战友,亲人。他们可以战死,但却不能作为食物。对于这些骑兵的偏执,孟冲等人虽然不以为然,但也不得不尊重骑兵们的意见。最终,这些战死的战马,都躺在了他们倒下的这片战场之上。

    天色擦黑的时候,已经休息好了的征东军踏上了前往静远的路途,那里,有他们的战友在等待着他们,那里,是他们归家的。

    榆林废墟,阿伦岱跪倒在断垣残壁之间,巨大的耻辱感记他泪如滂沱,双手狠狠地捶在地上,片片飞灰腾起,沾在他的脸上,将他的脸染得乌七麻黑。

    “高远,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我一定会打败你,我一定会赢你的。”阿伦岱仰天长嘶。

    他在榆林足足呆了三天,收集溃部,三天,克勒,克钦,克摩三部也陆续有被打散的部队汇集而来,阿伦岱手又汇集了五千骑兵,但他,却无论如何也鼓不起勇气去追击高远了。

    从这里到静远有五百余里,如果自己追上去,天知道什么时候又会遭到那个比狐狸还要狡滑的高远的伏击,短短的时间里,自己统率的铁岭部已经被高远伏击了两次,从最盛时候的一万铁骑到如今的三千余骑,克勒克钦克摩三部也被打破了胆,根本就没有长途追击作战的能力了。

    仰天长叹的阿伦岱率部赶向和林,相对于逃掉的高远的数千征东军而言,现在被困在和林的那十万大燕主力者正餐,高远逃就逃了吧,几千人马,成不了什么气候,击垮了周渊统带的路军,才能让大燕伤筋动骨。

    阿伦岱决定要在周渊的身上,将丢掉的尊严统统找回来。

    辽宁卫现在已经成为大燕军队攻击东胡的后勤大本营,数之不尽的粮食,药品,军辎在辽宁卫堆集如山,一个又一个的后勤大营林立,每天都有源源不绝的车队,将这些东西送往前线,送到征战的军队手,可以说,这里如果一旦出了问题,那么已经抵近和林的大燕主力军便将遭到灭顶之灾。

    辽宁卫曾经是东胡人的重镇之一,但现在,这里已经被燕人淹没,周渊离开辽西卫的时候,留下了一万军队,由大将胡彦超统带,主要任务便是保护,分配这里的物资,虽然东胡主力已经撤退,但小股东胡人的偷袭总是免不了的,大军就算是篦,也会在缝隙之漏下一些小鱼小虾。

    但小鱼小虾如果不小心,也会造成重大的后果,周渊可不想辽宁卫像数年前的榆林一般,被不到一千人的骑兵偷袭,一把火将榆林烧成了白地,将米兰达积蓄了数年的粮草变成了灰烬,最终使米兰达进攻辽西的成空,而也让燕国在结束与赵国的战事之后,将目光投向了这片土地。

    辽宁卫这里,除了一万大燕正规军,还有接近十万征招起来的民夫,无数的粮草辎重,便是有这些民夫肩扛背驼车推的送到前线军营之,成为大燕军队向前征战的动力源泉。

    胡彦超是一员老将,一个很小心的人,一个极其兢兢业业的将领,不求有功,但求无功,正是他的这种态度,才让周渊选定由他来掌控辽宁卫,因为在这里,只要不犯错,便是大功一件。

    一直以来,胡彦超都没有出过任何差错,安排民夫将各类物资启运,每天都会有无数的巡逻队在周边巡逻,一旦发现可疑人等,胡彦超是宁可杀错,不可放过,他这里,是出不得一丝差错的。

    胡彦超所有的一切命令,对策,都是针对小股东胡骑兵的骚扰来布置的,他从来没有想到过,在大燕军队已经征服的后方,在有军队驻扎的盘山要塞方向,会出现大批的东胡军队,不是小股队伍,是铺天盖地,数之不尽犹如蝗虫一般黑压压扑过来的东胡骑兵。

    那一刻,胡彦超正站在辽宁卫的城楼之上极目远望,身后眼视尽头,那一道黑线倏忽而来,伴随着陷陷的闷雷声,第一眼,他以为是自己眼花了,特意揉了揉眼,待他再睁开眼睛时,那一道线已经变成了黑压压的一片,不再是闷雷,而是响彻天地的霹雳呐喊之声。

    东胡大股人马!胡彦超的脸唰地一下变得苍白,他们是从哪里来的?

    盘山要塞早已失陷,盘山要塞里的燕军此时还在向这里逃跑,攻下盘山要塞的东胡军早已跑到了他们的前头。

    雷霆般的马蹄之声和呐喊之声响彻天底,蚂蚁一般正在各个大营之忙碌的民夫们先是愕然,然后是惊恐,最后是心胆俱裂,发一声喊,便向着辽宁卫城方向发狂般地逃来,身在无遮无挡的野外,他们就是东胡骑兵眼最美的猎物。便连在那些后勤大营之驻扎镇压的燕军,也惊恐地跑向了卫城。片刻之间,卫城之外,便已经挤满了密密麻麻的人群。

    但是,辽宁卫城,已经关闭了城门。在最初的震骇之后,胡彦超便当机立断,下令关闭辽宁卫所有的城门。胡彦超是一个很小心的人,但并不是一个无能的人,当看到如海潮一般的东胡骑兵涌来的时候,他便明白,城外的数座后勤大营已经不保,而在辽宁卫城当,还有数座大营,外面的保不住了,内里的一定要保住。

    想逃进城内的民夫,燕军,看到的高高的城墙与城上胡彦超冰冷的眼睛。

    哭泣,哀求,怒骂,都无法动摇胡彦超的心,因为他明白,打开城门,也挽求不了这些人的性命,还会搭上城内所有人的性命以及所有的后勤物资。

    此时的他,心只有决绝。城内,还有千大燕常备军,还有数万民夫,还有那无数的军械以及粮草,他要守住辽宁卫城。

    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