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二十九章:疯狂(书号:13651

第四百二十九章:疯狂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克勒部在天亮之前的最后一刻,遭到了突然的袭击。袭击来得是如此的猛烈,如此的让人意想不到,这个时刻,是天地最黑暗的时刻,也是人最放松的时刻,因为夜晚马上就要成为过去,在外游戈,放哨的哨骑们也轻轻松松地回到了营地里,大营之,克勒部的二千骑兵正在吃早饭,吃完早饭,洗刷马匹,配上鞍具,然后向预定的目标出发。

    整个大营乱哄哄的。所以当如雷的马蹄之声传来的时候,他们的第一反应,还以为是又有一支本族人马奉命赶到了,因为在这个方向上,是不会出现敌人的,敌人此刻正应该集结起来向着和林方向前进。

    直到看到飘扬的大燕军旗,看到迎风招展的征东军旗帜,这才省悟过来,来得不是战友,而是要命的敌人。

    没有等他们装上鞍具,跨上战马,征东军骑兵营两千骑兵在贺兰雄的带领之下,风一般地冲进了大营。

    马刀挥舞,鲜血迸溅,一颗颗人头飞起,一团团的火花被从地上挑起来,在空飞舞,然后落在帐蓬之上,引发一蓬蓬的火焰。

    仅仅半个时辰之后,克勒部便完全溃散,幸存下来的士兵们抢得马匹,跨上光溜溜的马背,扬鞭猛抽马匹,亡命而逃。

    当太阳从地平线上一跃而出的时候,这场战事已经落下了帷幕,克勒部的营地,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贺兰雄策马缓缓行进在血迹斑斑的营地里。弯刀上的鲜血一滴滴的落下,盔甲之上除了鲜血。还落了一些红色白色的不明物事,往那里一站,犹如一个杀神。

    “全体换马,我们走,去干掉克钦部!受伤的还能战斗的边走边包扎,不能战斗的,自己骑马回去找主力部队。死了的兄弟,就让他们的尸骨留在这块战场之上吧。这是他们的荣耀,也是我们的荣耀,男儿自当马革裹尸,何处不是葬骨地,出发!”

    二千骑兵换马,沉默地随着贺兰雄向另一个方向疾驰而去,大部分的士兵用布带将自己牢牢的绑在马上。就这样一边奔驰一边嗑睡,下一场战事用不了多久就会爆发,他们必须抓紧一切时间来恢复自己的体力与精神。每一个哨队之,只有各级军官强撑着精神,他们奔驰在前,引领着战马向着目的地前进。

    别人可以休息。他们不能。

    就在贺兰雄袭击克勒部的战事爆发之前,在榆林城,一场恐慌正在城内漫延,攻进榆林城之后,一直秋毫无犯的征东军突然之间破门入户。按家按户抄捡,他们不要银钱不要珠宝。只要一样东西,能吃的。

    粮食,肉脯,但凡能吃的能喝的,统统打包带走。榆林城,一时之间,鸡飞狗跳,所有的百姓均被从家里驱赶了出来。

    “要想活命的,马上出城去。”征东军的士兵挥舞着明晃晃的钢刀,凶神恶煞的吼叫着,鞭在空呼啸,虽然没有落在人的身上,但那破空的呼啸之声,就足以吓破许多人的胆。

    城外,一片高地之上,高远骑在战马之上,看着一片混乱的榆林城,摇摇头,“这一次,我可是做了大孽了!这些人,只怕接下来要遭不少罪,也不知道要死多少人。东胡人可不会有哪么好的心肠来救济他们。”

    “将军,这也是不得已!”孟冲看着脸上肌肉抽摔着的高远,安慰道:“眼下我们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为了让将士们能够活着回去,也就顾不得别人了。先活自己吧!”

    “我们走吧!”高远叹了一口气,拨转马匹,向远处走去。

    榆林城,数十处地方突然窜起了冲天的火苗,片刻之后,风助火势,整个榆林城陷入到了火海之。

    短短两年之内,榆林已经第二次被人烧了。

    榆林是东胡人的重要城市,不过看眼下情景,燕国不但灭不了东胡,还得吃一个大亏,既然如此,这榆林就绝不能全须全尾的留给东胡人,一把火烧了,让他们再重建去吧!

    成千上万被从榆林驱赶出来的百姓,看着火光熊熊的榆林城,顿时大声嚎哭起来,他们的家当,他们的财产,都在这一场大火之化为了飞灰,越来越多的人无力的竣倒在地,极少数更是双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就在一片惨绝人寰之,征东军的士兵一队队的远去。

    征东军刚刚离去,人群之,便有十数人飞快地奔向了远方,半天之后,他们到了一个普通的房屋之,从后院牵出战马,跨上马匹,如飞一般向着和林方向奔去。

    阿伦岱一直在等着高远的征东军出发前往和林,这一次,他布下了口袋,只等着高远一头钻进来,可是高远却窝在榆林不走了,一呆便是半个月。不过这一次阿伦岱也不着急了,与高远数次交锋,数次落败,连着两次,他都是险些丢了性命,能逃出来,完全是运气好到爆,这让他明白一个道理,对付高远,急不得,一急就会落入对手的圈套。这一次虽然高远窝在榆林城不动,他却也耐得住性,高远总是要前往和林与大部队汇合的,这便是他的机会。就算高远当真窝在榆林不走了,等到克勒,克钦,克摩三部的人马汇集,高远也是插翅难逃,到了那个时候,他们的后路已经被东胡大军截断,没有援军,没有粮草的征东军,便是翁之鳖,迟早是自己的碗菜。

    四王对这个高远是恨之入骨,如果能活捉住这个家伙,想来四王一定会非常高兴。每每想到这个结果,阿伦岱便是喜从心起。四王登上王位,像自己这样的死忠,升官那是定定的啦。

    但是随着安插在榆林的探飞马带来的消息,阿伦岱顿时惊呆了。

    “什么?高远跑了?不但跑了,还一把火烧了榆林?”阿伦岱呛的一声抽出弯刀,怒吼一声,将帐里的大案一劈为二。

    不但烧了榆林城,还在临走之前,大肆搜刮城内一切能吃的东西,这只能说明,高远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后路被截断,才会有此一举,他要跑。

    为什么这个家伙总想长着一个前知前觉的鼻,总能在事先嗅到危险?这让阿伦岱感到异常奋怒。

    他要往哪里走?这是阿伦岱现在需要考虑的问题。

    “来人,马上和林,禀告王上,燕军已经发现他们后路有被我军断绝的危险,征东军部已准备逃窜,我部准备追击,请王上提前发动盘山反击战,关门,打狗!”阿伦岱招来了亲兵,吩咐他前往和林报信。

    军大帐击鼓,聚将,阿伦岱现在需要确定的是高远要走那一条路,但不论他走哪一条,这一次,优势却是在自己手,因为自己有时间,而对方,没有时间。

    就在阿伦岱集结全军,准备开往榆林的时候,连二接三的信使的到来,让阿伦岱知道高远的打算的同时,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连着三波信使,带来了克勒,克钦,克摩三部遭到征东军的突然袭击,三部人马,皆已被击溃的消息。

    他要去静远,渡辽河,进河套平原,然后穿越大草原逃回去!这个结论让阿伦岱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高远选择了一条最远的道路。

    静下心来,阿伦岱也不得不承认,高远所选择的这一条道路,虽然最远,却是最容易的,现在如果回头,想要从镇远逃回辽西去,路程虽短,但一路之上,都会有东胡的截击,根本就不可能在缺少补给的情况之下,突破东胡军队的防线。

    三支本来准备围攻高远的部落军队,已经被高远击溃,高远逃望静远的大门已经打开,这一着,的确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愤怒之余,阿伦岱不得不对高远佩服有加,高远的这一击,让他在不可能之抓住了一线生机。

    “但也只是一线而已!”阿伦岱冷笑着跨上了战马,“只要我阿伦岱还在,你就别想能逃到静远,进入河套平原,拖,我也拖死你!”

    克勒,克钦,克摩三部的信使已经被打发回去,他们的部落族长现在只有一个任务,那就是尽可能地聚集起溃散的部族武装,然后追上自己的脚步,一齐加入追击高远的战斗去。如果做不到,那么,战后,他们的部落也就不必再存在了。

    阿伦岱一腔愤怒,满心仇恨出发追击高远的时候,在距离榆林十余里的地方,征东军所有还能战斗的五千余人布下了一个埋伏圈,静静地等待着阿伦岱的到来。

    高远明白,如果不能将阿伦岱彻底击败的话,那么在接下来的日里,必然要面对对方无休无止的追杀,在东胡铁骑的面前,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可能能逃出生天,从榆林到静远,差不多五百里的距离,足够阿伦岱将自己的军队毁灭数次。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