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百二十八章:绝境(书号:13651

第四百二十八章:绝境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榆林,这个数年之前,自己曾经来过的城市,早已经没有了大火的痕迹,作为东胡的一个重要的城市,一个联系原与东胡交易的繁华商业所在,他自愈的能力的确很强。

    走在有些泥泞的街道上,高远巡视着自己收获的这个庞大的猎物,榆林比扶风要大上一倍左右,但城内的基础设施却远远比不上扶风,一下雨,街上便泥泞不堪,前两天的一场小雨,便让整个街道变成了一条泥泞大道。

    道路虽差,但两边的商铺却是一家接着一家,战事结束了十几天,躲在商铺的商人们,终于陆续开始营业,他们来自四面八方,在这里经营着各色商品,战争于他们而言,或许更是一次发财的良机。

    城内的东胡人,早已逃得精光,那些没有开门的店铺,多半便是东胡人的产业,征东军士兵毫不客气的破门而入,将里面的东西一扫而空。

    东胡人的东西,那就是他们的战利品。

    士兵们都很高兴,因为预料之要在榆林进行一场血战的想法,并没有变成现实,这座榆林重镇,里面居然只有阿伦岱的五千铁岭部骑兵驻扎,而似乎是受到了上一场花儿营大战的影响,他们只是进行了简单的抵抗之后,便落荒而逃。

    一切的一切,都给高远一种极不真实的感觉。拿下了榆林,便可以转而攻击和林了,实现战前在和林城下汇合的预定方案。但高远却一直在榆林没有挪窝儿。

    这不像是东胡人的作风,高远与东胡人征战数年。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不经打的东胡人,即便是在花儿营,那些被四面围困的东胡人,也是死战不退,但在这里,是怎么啦?

    阿伦岱仍然拥兵五千,从实力上讲,并不比自己差。他为什么要不战而逃?

    高远觉得前边黑沉沉的充满迷雾,让他看不清楚,从军方向传来的一封接一封的捷报,让他恍若梦,难道说,在自己心一直无比强大的东胡人,就这样简单地被大燕灭国了么?

    强烈的不安让高远生出一种不妙的情绪。那就是烦燥无比。那种自己无法掌控的感觉,比什么都难受。他打过许多次仗,但每一次,战事的进行基本上都在他的算计之,即便是在渔阳,即便是与赵国大军恶斗。那场超过十万人的大战事,虽然他只是边边角角的一个不起眼的配角,但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他能预感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他应当怎么应对,但现在。这种感觉没有了,茫然无助此刻充斥着他的脑海。

    他竭力稳定住自己的情绪,他是征东军的军魂,他是他们的军胆,一旦自己露出不好的情绪,是很容易传染给其它人的。

    军心这种东西,凝聚起来很难,但要他溃散,却很容易。

    按下这种烦燥,他在榆林城四处转,想要从这里面找到答案,现在,他并不急着向和林进军,拿下榆林,便已经完成了战前的布置,和林城下,十数万燕军聚集,不差自己这几千人,而自己也有大把的借口和托辞,不说先前那无数的小规模接触,单是镇远,花儿营,榆林这连着数场硬仗,征东军损失极大,现在停下来修整,周渊也无话可说。

    我不是不来,我只是迟一些再来。

    不知不觉间,高远竟然走到了东胡人在这座城市的城守衙门之。

    “见过将军!”守在门前的几名征东军向高远行礼。

    高远点了点头,踏入了这座他在攻下榆林当天便曾来过的衙门,他总觉得这里有什么不对头。在衙门里转了一小会儿,看着那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衙门,再想起榆林城,那一些府库,高远脑里轰然一声鸣响,似乎有什么东西再这一刻碎掉了,那层困绕他的屏障瞬间破除。

    他想到了,干净,对了,就是干净。

    一座被敌人攻打下来的城市,这里头的衙门为什么这样整齐,干净,重要的东西都搬走了,不重要的东西都码得整整齐齐,那一些府库之,连压库银都没有搬走,但粮食却没有一粒,这些粮食都哪儿去了,被提前搬走走了,如果阿伦岱是仓促撤走的话,他最理想的做法便是一把火将这些府库烧掉才干净。

    可他没有!为什么?

    因为他知道,他会回来的,这些东西留在这里,自己搬不走,就算自己搬走了,他也有信心拿回来,他的信心从哪里来?

    高远大吼了一声,转身便向外走,看到门口的守卫,他愤怒地吼了一声,“不用守了,都回军营去!”

    几个士兵莫名其妙,但看着高远的神情,却是不敢做声,在哨长的带领下,迅速离开了这里。

    这是一个陷阱,绝对是陷阱,现在高远只是不知道这个陷阱到底有多大,是只针对自己呢,还是针对着所有的燕军?连榆林都让出来了,这得要多大的胃口啊?

    高远大步走向军营,刚刚到辕门,便看到颜海波冲了出来。

    “将军,您回来了,曹天赐来了!”颜海波大声道。

    “天赐来了?”高远一愕。

    “是,天赐来了,不过途他遇上了东胡的斥候,恶斗了一场,他受了不轻的伤。”颜海波看向高远的眼,也是无尽的疑惑。

    高远心的猜忌,又被证实一分,他的脸色更是阴沉下来,“小颜,马上召集所有将领到我这里来。”

    房,随军的医生正在给曹天赐裹伤,一踏进房门,高远便看见了曹天赐身上那十数道伤痕。

    “将军!”曹天赐一下站了起来,牵动伤口,疼得龇牙咧嘴。

    “天赐,出了什么事儿?”高远两手按着曹天赐的肩膀,将他重新按得坐了下去。

    “将军,陷阱,这是一个大陷阱,我们的后路,路军的后路,都被截断了,东胡骑兵,隐藏在盘山之。”曹天赐脸色煞白,在鹭山,他抓住的那个哨骑,在无法忍耐曹天赐的折磨之下,终于吐露了实情。

    听着曹天赐的讲述,高远终于明白,整个大燕的军队,都已经陷入到了极大的困境当,不,这不是困境,而是绝境。

    “那些东胡人,是那个部族的?”他阴沉着脸,问着曹天赐。

    “阿固部!”曹天赐说出的第一个部落,便让高远的心凉了一份,紧接着曹天赐一口气说出了数个部落的名字,这都是燕军所得的情报之显示的已经被索普干掉的支持索克的部族。

    什么东胡内讧,全都是哄骗人的勾当,周渊上当了,整个燕国都上当了。东胡人好大的手笔,为了引燕军上勾,连阿固部族长的脑袋都舍得拿出来当诱饵。

    高远终于明白,为什么路军能长驱直入,而自己与张叔宝这左右两翼却遭到了拼死的阻截,原来东胡人需要自己与路军之间这一两百里地域的空间,他们正是利用这段空间,插入到了两军之间,藏进了盘山山脉之。

    盘山山脉如此之大,便是数万军队隐藏其间,也不会轻易让人发现,更何况,这些插进来的东胡部队,在燕国人的计划当,都是早已不存在的部落。

    想必现在,东胡人马上就会展开对镇远,对盘山要塞,甚至对辽宁卫的大规模反攻,将燕军围困在辽宁卫与和林之间,然后翁捉鳖。

    虽然燕军还有超过十万人的部队,但是,没有了粮草,没有了后勤补给,支持不了多长时间,战争便会变成一面倒的屠杀。

    砰的一声,高远重重一拳击在桌上,好精妙的算计,好高明的圈套。索普,原来如此厉害么?或许这是米兰达的手腕?

    高远终于认识到了这些老牌的枭雄的厉害之处。

    孙晓,孟冲,郑晓阳,那霸,颜海波,贺兰雄等将领涌了进来,看着麾下诸将,高远长吸了一口气,“诸位,我们的后路被人断绝了,不仅是我们,整个燕军都被断绝了后路,接下来,我们便要苦苦求生了。”

    高远的一句话,让所有将领都惊呆了,由大胜到大败,转换的时间未免也太快了一些,这让所有人都有些不适应。

    简单的将曹天赐带来的情报讲述了一遍,看着众人难以置信的表情,高远叹了口气,幸好自己在战前作了一些其它的安排,不然这一次,可能真得要全军覆灭在此了。

    哗拉一声,地图被铺了开来,将领们都围了上来。

    “诸位,现在我们后路断绝,想回去是不可能的了,阿伦岱必然也没有走远,他肯定在附近窥伺着我们,不仅仅是他,也许还有其它的东胡军队,之所以他们还没有动手,有极大的可能是他们想等着我们往和林方向去,而他们将在半路之上伏击我们。所以,和林我们是绝对去不了了,即便能去,我们也去不得,东胡人的主力,肯定是要去对付路军的,他们的宫卫军还有那些大部落的人马,肯定都聚集在和林附近,我们去哪里,是自投罗网。所以,我们反其道而行之。”他抬起了头,“我们在战前的布置还是起了作用,不过我用来防范周渊诡计的这一着,却阴差阳错的成了我们的救命稻草,真是想像不到。”

    “向静远方向突围,步兵带着援兵在静远附近等待着我们,抵达静远,渡过辽河,横穿大草原,我们回家!”高远大声道。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